乐读窝 > 武侠仙侠 > 成为了道医之后 > 九三六 斗法魔龙

九三六 斗法魔龙

    李郸道教化李承乾,那是奔着治世去的,自然好好培育。

    只是李承乾,学着几何,第一次感觉到了人生的路还很长……

    比起儒家修身,齐家,治国,  平天下,又或者道家道可道,又或者韩非子……

    那些都是可以以文字载道的,但几何不是。

    人逼急了,我们事情都做得出来,但做不出几何。

    天文术数,地理数术,这些是一个太子该学的东西吗?

    李承乾不禁陷入了沉思。

    今晚吃什么?

    明天要不要请假呢?

    表哥的皮肤好白啊……

    而另一边,  降伏了龟蛇二魔王,  修成了地仙的刘长生此时意气风发,又得了金丹,少走起码五十年弯路。

    此时从肚中破出,披头散发,持剑指北。

    当下有北极星光落下,在真武剑上刻画七星,有降妖伏魔之威力。

    此龟蛇二魔王被降伏,当下惊动了那头黑蛟。

    那黑蛟离着化龙只差最后一步,迟迟龙珠不得纯化,早早就陷入了补天魔功的陷阱之中。

    被那南极老人蛊惑,若以十万生人之造化做引子,便可一举化龙,成为天地间第一条魔龙。

    此时腾飞而出,  带着一众招兵买马而来的妖魔鬼怪,乌压压的一大片。

    化作一个黑甲壮汉,脸上有着夸张的紫色妆容和畸形的独角。

    见着木椿子,先是一愣,然后是冷笑“废物东西,还没死啊,今日是来送死的么?”

    木椿子见他如此挑衅,当下喝道“今日要死的是你。”

    只见他身穿破烂祖师法衣,头顶一个破落豁口的黑碗,手上拿着一根包浆的手杖,于此同时一道五雷号令的雷击枣木令牌也在熠熠生辉。

    这身法器行头虽然看起来极为破落,但黑蛟覆海却面色凝重。

    “老家伙的传承果然给你了。”黑蛟冷喝道“他若不偏心,怎么会不把掌门之位传给我,反而传给你这个废物点心?”

    却是戾气十足。

    金花不由喝道“你欺师灭祖,堕入魔道,狼子野心,你还有理了?如今更是残害生灵,荼毒洞天福地,将其化作人间炼狱。”

    “今日我等齐聚于此,便是你的孽业果报到了。”

    谢自然体内的青芝仙子也开口道“当初你自北海出逃,犹如丧家之犬,亏得百禽道人收留你,你却残忍将其杀害,  以修炼魔功,可见你心中之恶,  早已注定,今日不除,待你真的化龙,便是苍生浩劫。”

    “废话少说,一个个道貌岸然的样子,本王看着就恶心,这个世界本就强者为尊,该是本王的就是本王的,你们却喜欢搞什么排资历,论德行,最是恶心。”

    黑蛟大喝一声“今日正好,将你们这些余孽一网打尽,也枉费本王一一去搜寻。”

    却口吐魔冰,当下冰霜千里,那些个小妖小怪,各个也是修行魔功,吞吃血肉,嚼骨吃肉的。

    因此妖氛森森,魔性荡荡,飞沙走石,眼睛或是全黑,或是绿油油,或者赤红赤红的。

    烟尘之中便携带着各种妖法,对着刘长生等人打来。

    却见木椿子面色一凝,那破烂黑碗放出乌光,那乌光有收摄之力,当下那乌烟瘴气之中,许多妖魔被吸入其中。

    不过呼吸之间,化作一摊脓水。

    金花拔下头上的发网,变作一张天罗,一兜出去,便也捕捞了不少。

    只是这网越来越缩小,越来越紧,血肉被勒紧,很快便爆作了许多尸块,成为了血肉泥吧。

    谢自然将手上灵芝法器微微一点,当下便有无数藤蔓自大地之下蜂拥而出,各自缠绕,将各类妖魔拖住,缠绕,绞死,吞吃血肉之后,开出致命而美丽的花来。

    而那些花散发着香气,却又是乙木之毒,闻之便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刘长生手持七星斩妖剑,一道天遁剑炁使出,便有伏魔之光,剑炁所到之处,一切湮灭。

    但这些妖魔都只是喽啰,黑蛟招兵买马,自由十万妖魔部下。

    但如此下去,只怕军心不稳,黑蛟提着一柄断水分浪剑便直奔木椿子而去。

    木椿子手中手杖乃是大禹治水之时,登山绘图之时所用手杖,也有分浪之能。

    与那宝剑招架,但木椿子只是黄鼠狼得道,黑蛟却是龙种,黑蛟力气之大,一剑便将木椿子击退百丈开外。

    “三百年了,一点长进也没有,你拿什么跟我斗?”

    宝剑一剑一剑刺去,木椿子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力。

    金花看得心疼,当下也举着兵器,左手青龙宝剑,右手白虎宝剑,身后两个绣球儿,两个绣球儿阴阳轮转,演化太极,将金花娘娘护住。

    两把宝剑却如同一把剪刀一般,向黑蛟剪杀。

    “区区一条小蛇,也敢和蛟龙斗法?”

    “龙威!”

    黑蛟放出自身龙族威压,呵斥金花。

    金花娘娘当下一软,身后一条百丈金蛇法相若隐若现,看样子很为龙形所制。

    “师姐,不必管我,我已经习得屠龙,他杀不得我的。”

    木椿子被巨力震伤内腑,吞下自喉间涌出的鲜血。

    “屠龙?你也配!”黑蛟被逗笑。

    “有什么不配的。”刘长生脚踏龟蛇,刚刚已经化解了黑蛟所吐寒气,此时北斗七星斩妖剑在手,整个人都有着一股“北冥逍遥”的意境。

    “李郸道的徒子徒孙?”黑蛟有些忌惮。

    因为南极老人说过,他修行造化魔功,本身的造化气数,迟早为李郸道所吞噬,若不快人一步,便只有身死道消。

    “不过是刚刚成地仙的毛头小子,本王就替你师傅教训教训你。”

    却见黑蛟化作原形,竟然是三首黑蛟,三个脑袋一个吐出寒气,一个吐出毒焰,一个吐出毒火。

    同时和金花,谢自然,刘长生,木椿子斗法,竟然不落下风。

    而那些裹挟的妖魔鬼怪,当下也惊动了附近修道学法之士。

    一些本地万仙,若心怀正义之炁,也奋不顾身,纷纷抵抗。

    “推倒魔龙,还我家园!”

    正是如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