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青葫剑仙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破局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破局

    骷髅印记再现,诡异的力量透过地面,传递到了众人脚下。

    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这是什么法阵,怎么从未见过?」

    「这是鬼道秘术,我们琅嬛百族的图腾上,绝对没有这种术法!」

    「只有神农山的修士有可能修炼,他们从来神秘,对自己的功法秘而不宣,我们只知道七绝技却不知道他们的根基功法是什么?」

    「难道神农山都是伪君子,这么多年来都只是为了控制我们?现在到了献祭的时候?」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再次被点燃!

    「妈的,想要献祭老子,老子绝不坐以待毙!就算是神农使者又如何?既然左右是死,不如大家一起上,为自己搏条生路!」

    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吼了一声,十大部族的修士群情激奋,再也控制不住。

    「对!和他拼了!咱们这么多人,总不能被他当猪杀!」

    「拼了!」

    「杀!」

    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既然有人起了个头,场面就无法控制。随着第一个暴脾气的修士含怒出手,其余修士也都各展神通,同时对唐真发起了攻击。

    半空之中,各种神通法术,神兵法宝,从四面八方破空而来,目标都是唐真。

    唐真虽然知道这是一场误会,暗中谋划之人就是希望自己和十大部族的修士交手,但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面对众人的联手攻击,唐真脸色凝重,双手法诀急掐。

    四道红光在他身旁依次出现,然后冲上半空,在他头顶凝聚,之后又徐徐展开,化为一个巨大的华盖。

    这个华盖足有十丈方圆,坚不可摧,将众人法术神通,神兵法宝,全都挡在红光之外。

    轰隆隆!

    一连串的巨响传来,半空之中,光晕炸开,各色法术疯狂乱舞,而唐真的红色华盖也是震荡不止,摇摇欲坠!

    唐真牙关紧咬,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虽然是通玄境的修士,但这里围攻自己的修士足足有三百多人,而且其中还有二十多个金丹境的修士。

    最关键的是,十大部族之中都有合击之术,这些人联手摆下阵势,就算是自己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杀了他,为死去的族人报仇!」

    部族之中,修士间的感情非常深厚。

    像这种大量遭遇屠杀的事情,他们此前从未经历过,此时都把怒气宣泄在唐真的身上,恨不能带头冲锋,拼死搏杀!

    渐渐的,唐真用灵力凝聚出来的华盖也坚持不住,被众人的神通打出一道道裂痕。

    十大部族之中,有一些修炼了诡异神通的修士,开始绕过红色华盖,直接进攻唐真本尊。

    比如丹王族的巫马,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个破旧的坛子,将坛中的黑色粉末撒在了地上,然后低头轻轻一吹。

    那些黑色粉末被风扬起,渐渐消失在半空,片刻之后又在唐真的华盖之内重新出现,直奔唐真的身上飞去。

    再比如黑泥族的一个独眼龙,他拿出一个雕像,把雕像的双眼隔空对准了唐真,又掏出一柄古朴的短刀,把雕像的右臂缓缓砍下。

    ......

    唐真一边运功维持头顶的防御,一边也在凝神观察四周。

    他发现巫马的黑色粉末无视了自己的防御神通,直接撒了进来不由得眉头微皱。

    「黑血毒?你倒是阴狠!」

    唐真怒喝一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鼓足灵力,张口一吹。淡黄色的旋风从嘴里飞出,将黑色粉末卷入其中片刻后就消失不见。

    才刚刚破解巫马的神通,他就感到一股诅咒之力从远处传来,自己的右肩上竟然出现了疼痛的感觉。

    回头一看,发现是黑泥族的修士。

    「咒灵术?哼!」

    唐真冷哼一声,飞起一脚,一道弧光飞出,直接撞在黑泥族的独眼龙身上,把他撞得口喷鲜血,向后倒飞了出去。

    他虽然被众人围攻,但也知道不能对这些修士下死手,如果自己大开杀戒,那就正中了暗中谋划之人的下怀!

    所以刚才这一脚,唐真并没有用全力。

    独眼龙虽然重伤,但他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暂时失去了斗法的能力。

    只不过在场的众人群情激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还当唐真出手杀人,都变得更加暴躁起来。

    一个接一个法术袭来,唐真虽然修为高深,也渐渐有些支撑不住。

    忽然,头顶传来一股凉意,唐真抬头看去,发现自己的防御神通已经被攻破,第一个冲进来的人是叶香平!

    她的眼中满是愤恨之色,左右双掌怒拍,水系灵力奔腾而出,化为长江大河的虚影,从高空中灌下。

    唐真知道,就算硬接这个法术,也不会要了自己的性命,最多只是受一点点小伤。

    但这点小伤,很有可能成为众人的突破口,一旦众人抓住这个弱点猛攻,自己今日还真有可能殒落在这里!

    被逼无奈之下,唐真只能一指点出,使出了自己的「封脉指」神通。

    他在神农山学道数百年,深得这门绝技的精髓,威力远远超过「夜明教」的那些模仿之人。

    一道青光冲天而起,直奔叶香平的丹田射去。

    唐真的本意是封住叶香平的经脉,让她无法调用灵力,暂时失去斗法能力。

    然而从华盖外面涌入的修士越来越多,其中一个人影紧随在叶香平的身后。此人是和她同为天水族的罗天,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的遁光和叶香平几乎重叠,一股暗劲涌来,竟然把叶香平的身体向下撞低了一尺。

    就因为这一尺的距离,原本射向叶香平丹田的青光,改变了位置,如今对准了她的心窝。

    「封脉指」可以封锁一切经脉,如果点在丹田,那就是封印人的灵力,但如果点在心窝,就能斩断心脉!

    之前的韩彩蝶和刁重光就是例子。

    他们同时用「封脉指」点向自己的心口,最终自断心脉而死。

    如今,唐真的「封脉指」也对向了叶香平的心口。

    以他通玄境的实力,叶香平如果中了这一指,几乎是必死无疑!

    「糟了!」

    唐真看出了猫腻,脸色大变,有心想去救她一命,奈何叶香平的神通已经落在自己头顶,而周围又有十大部族的修士蜂拥而来,让他根本腾不出手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香平死在自己面前......

    就在这关键时刻,半空之中忽然有一股无形波动,由远及近,在场众人没有一人察觉,只有唐真眉头微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下一刻,这股无形波动出现在叶香平的身前,露出锋锐的光芒,直接斩在了「封脉指」的青芒之上。

    刷!

    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无形波动徐徐散去,「封脉指」的青芒居然被斩为两截,分别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射去。

    叶香平只觉得眼前一花,两道青芒贴着自己的左右耳朵向后射去,「嗖!嗖!」两声,斩下了两缕发丝,让她惊出了一声冷汗。

    她知道自己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回来,刚才的情形太过离奇自己似乎是被某个人撞了一下,差点就死在这里?

    还不等叶香平仔细回味,就听一个男子朗声喝道:

    「住手!」

    这一声犹如天雷之音,滚滚而来,响彻四方,直冲云霄!

    在场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神魂好似被人迎头一棒,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进攻。

    「谁?」

    不少人惊讶回头,却见一个灰衣男子,负手立在一株枯木之上。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白衣男子,脸色略显苍白,似乎刚刚受伤。

    「他是何人?」有不少人脸色惊讶,暗暗打听了起来。

    「梁致道!」

    石灵族的修士都认得梁言,立刻叫出了他的名字。

    「古行云,你怎么也在这里?」石灵族的「红云三士」之中,修为最高的是罗凯,他看了看古行云,眉头微微一皱。

    「哼!你当然希望我死了。」古行云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冷笑连连。

    「你这是什么意思?」罗凯脸色阴沉。

    「你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还用我来说吗?身为夜明教之人,这地上的尸体只怕少不了你的功劳吧?」古行云似笑非笑道。

    「古行云,你胡说八道什么?难道你已经和唐真串通好了,在这里血口喷人?」罗凯神情愤怒,但眼神之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此时,一个声音呵呵笑道:「罗兄何必如此急躁?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梁某之所以走这一趟,就是要让真相大白!」

    说话之人,正是梁言。

    他刚才先用定光剑丸施展《星月无形剑诀》,在千钧一发之际破了唐真的「封脉指」,紧接着又催动《八部衍元》,施展「雷音天击相」,将林中的混乱厮杀暂时镇住。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只觉得此人神妙至极,虽然看上去是金丹初期的修为,

    但给他们的感觉却足以和唐真相提并论。

    「你既然是我十大部族的修士,为何要帮着唐真?须知他亲手杀死了我们的族人,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人群之中,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是天水族的罗天。

    梁言瞥了他一眼,忽的笑道:「有目共睹?你们有谁亲眼看到唐真杀人?」

    「这.......」人群之中窃窃私语,忽听「盘龙族」的霍光叫道:「这还用说吗?那些死去的族人,都中了神农山的‘封脉指,。试问现在龙鼎山上,除了唐真以外,还有谁会‘封脉指,?」

    「哦?」

    梁言眉头一跳,盯着霍光,似笑非笑道:「阁下的意思是说,只要我在这龙鼎山上找到第二个会‘封脉指,的修士,那唐真就不是凶手了?」

    霍光被他目光一扫,不知为何,心中猛地一跳,暗暗感到有些不妙。

    但他还是强作镇定,点了点头道:「不错!除非你能在龙鼎山上找出第二个会‘封脉指,的修士,否则就是说破了天去,我们也不会相信!」

    「很好。」

    梁言笑了笑,伸手在自己腰间的太虚葫上轻轻一拍,只见葫芦口白光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此人是一名***,身穿艳丽宫装,姿容也算上佳。只是她的下巴有些歪,好像被人用巨力强行扭过,后来又勉强恢复,看上去有一丝不自然。

    「琵三娘!你怎么在她的葫芦里?「人群之中传来了轻咦之声。

    霍光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开口道:「琵三娘,你是不是被这个梁致道劫持了?不用怕,有什么难处只管说出来,我们十大部族的修士都会为你做主!」

    他的声音十分轻柔,但眼神之中却闪过一丝狠厉之色。

    琵三

    娘和他对视,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但是回头一看,正对上梁言的双目,心中胆怯更甚。

    纠结片刻之后,琵三娘最终还是面向梁言,低头道:「梁道友,有何吩咐?」

    「他们都说‘封脉指,只有神农山的人会,琵三娘,你去露一手给他们看看。」梁言背负双手,淡淡道。

    「遵命!」

    琵三娘对他十分惧怕,不敢违拗,转过身来面对众人。

    她先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并指向前,体内功法运转,按照某种特殊的法门,将体内的灵力尽数凝聚在指尖。

    众人不明所以,全都凝神看来,在场十大部族,总计三百多个修士,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琵三娘的指尖。

    忽见一道青芒,从琵三娘的指尖探出,只有蚕豆大的一点,在她指尖上吞吐不定,忽明忽暗。

    琵三娘涨红了脸颊,银牙紧咬,似乎想要使尽全力,让这点青芒迸射出来。

    然而那道青芒始终卡在她的指尖,无法像韩彩蝶那样射出,更无法像唐真那样随意挥洒。

    终于,这点青芒在她指尖熄灭。

    琵三娘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慌忙转身,朝着梁言磕头便拜。

    「对.......对不起!三娘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资质不够,无法领悟这门神通,所以在夜明教中也不堪大任.......」

    琵三娘断断续续,看上去像是被吓破了胆。

    可在场众人没有一人在意。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她指尖的青芒,虽然没有真正使出,但他们都认得。

    这股力量,正是神农山七大绝学之一的:「封脉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