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九百一十九章唯有一声长叹

第九百一十九章唯有一声长叹

    柳明志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淡笑着把酒杯端在了手里。

    “有酒便好,有酒便好。”

    韩妈妈默默的舒了一口气,立即端起了自己的酒杯。

    “多谢柳大人体谅,灵芝。”

    “嗯,韩妈妈?”

    “来,快赔妈妈敬柳大人一杯。”

    灵芝忙不吝的点了点头,连忙端起酒杯朝着柳大少望去。

    “先生,小妹敬你一杯。”

    “柳大人,奴家敬你一杯。”

    “共饮,共饮。”

    见到柳大少,二人已经放下了酒杯,灵芝立即提起酒壶为他与韩妈妈先后续上了一杯美酒。

    韩妈妈见状,笑盈盈的轻瞥了灵芝一眼,双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了。

    这丫头的眼力劲不错,不枉自己辛辛苦苦的培养了她们姐妹们那么多年。

    “先生,小妹再敬你一杯,小妹先干为敬。”

    柳明志轻笑着拿起了酒杯,径直朝着嘴边送去。

    “一起喝。”

    “灵芝,别总让柳大人喝酒,你也为她夹点菜垫垫肚子。”

    “哎,女儿知道了。”

    柳明志见到灵芝正要为自己夹菜,立即伸手将佳人的玉手按了下去。

    灵芝神色一愣,目光有些紧张的朝着柳大少看去:“先生?怎么了?”

    韩妈妈看到柳大少的举动,在灵芝的话音落下后,神色也略显紧张疑问道:“柳大人,是不是这些菜肴的种类不合你的胃口呀?

    若是如此的话,奴家马上吩咐人去给你柳大人你更换其它的菜肴。”

    柳大少看着韩妈妈,灵芝两人忽然有些紧张的表情,神色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韩妈妈,你不用多想,并非是你准备的这些菜肴不合口,而是本少爷我现在真的是吃不下去了。”

    “这,难道柳大人你今天的早饭吃的很晚吗?”

    “早饭吃的不晚,可是大约在小半个时辰之前,朱大侯爷他又请本少爷吃了一顿丰盛的酒菜。

    从早上到现在,本少爷已经一连着吃了两顿饭了。

    韩妈妈你觉得,现在我还能在吃下去很多的东西吗?”

    听完柳大少的解释,韩妈妈顿时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奴家还以为是自己招待不周了呢。”

    柳明志反手将六道菜肴推到了韩妈妈,灵芝二人的面前,轻笑着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口。

    “灵芝,你吃过早饭了吗?”

    “回先生,小妹已经用过早饭了。”

    “韩妈妈,你呢?”

    韩妈妈风韵犹存的俏脸微微一囧,神色略显尴尬的说道:“柳大人,不瞒你说,朱候爷去找奴家的时候,奴家还在被窝里面睡懒觉呢!”

    柳大少看着韩妈妈有些尴尬的神色,乐呵呵的竖了一个大拇指:“呵呵呵,不得不说,韩妈妈你这日子过得,真是好生自在呀。”

    “哎呀,柳大人呀,奴家也不想这样呀。

    这不是最近的这段日子里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了吗?

    外面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不停,除了特殊的情况之下,几乎很少有人一大早上就出门的。

    因此,来天香楼寻欢作乐的客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奴家就算是天一亮就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客人好招待的。

    既然如此,奴家还不如待在房间里面睡懒觉呢。”

    柳明志乐呵呵的点了点头,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

    “通透。”

    “嗨,让柳大人你见笑了,奴家这也是没有办法。”

    “喝一个。”

    “奴家敬你。”

    “韩妈妈,既然你还没有用早饭,这些饭菜就交给你了。”

    韩妈妈连忙用手绢擦拭一下嘴角,看着柳大少说道:“柳大人,这不合适,这不合适。

    这乃是奴家给你准备的酒菜,奴家自己怎么能吃呢。”

    “韩妈妈,咱们也算是认识了二十多年的老相识了,没必要在意那么多。”

    “可是……”

    柳明志抬手示意了一下,淡笑着说道:“这么好的菜肴,总不能浪费了吧。”

    韩妈妈神色迟疑了一下,苦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柳大人你都这么说了,奴家敢说不吃吗?”

    “那就动筷子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柳大人,奴家怎么能继续待在这里打扰你和灵芝叙旧呢?

    这些菜肴奴家带回去再吃,我就不耽搁你和灵芝继续叙旧了。”

    “如此也好。”

    “柳大人,奴家担心灵芝一个人陪不好你。

    你看,用不用奴家马上让人去把晴雨,夕月,铃仙……她们姐妹几人喊过来,与灵芝一起陪着你?”

    韩妈妈的话音一落,灵芝的俏脸顿时变得幽怨了起来。

    “韩妈妈。”

    韩妈妈起身走到灵芝的身边,故作没好气的在她的额头上面轻点了一下。

    “臭丫头,妈妈这样做是为了你们姐妹好。

    待会你去抚琴之时,总不能让柳大人一个人在这里干坐着吧?”

    灵芝看了柳大少一下,这才神色乖巧的点了点头。

    “嗯嗯嗯,女儿明白了,多谢妈妈。”

    韩妈妈轻笑着颔首示意了一下,转身朝着柳大少看了过去。

    “柳大人,你看?”

    柳明志神色迟疑了片刻,捏起一颗瓜子丢到了嘴里。

    “晴雨,铃仙她们姐妹几个都在干什么呢?”

    “回柳大人,晴雨她们几个丫头,现在要么在房间里忙碌自己的事情,要么就去后院闲逛了。

    只要柳大人你同意,她们姐妹几人随时可以上来陪你喝酒。”

    柳明志轻轻地转动着拇指上的翡翠扳指,双眸微眯的沉默了起来。

    不一会儿。

    柳明志神色唏嘘的轻吁了一口气,抬眸看着韩妈妈淡笑着颔首示意了一下。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们姐妹一起过来吧。”

    韩妈妈顿时神色一喜,满脸笑容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双手。

    “是是是,柳大人你先稍坐片刻,奴家这就派人去把晴雨她们姐妹五人喊上来。”

    “且慢。”

    “柳大人?”

    柳明志抽出了腰间的旱烟袋,起身朝着身后半开的窗户走了过去。

    “咱们也不知道晴雨她们姐妹们吃过早饭了没有,因此饭菜不用撤了,留给晴雨,夕月她们姐妹几个吧。”

    韩妈妈毫不犹豫的说道:“好好好,奴家知道了。”

    柳明志将火折子收入了袖口里面,对着窗外轻轻地吐了一口轻烟。

    “还有。”

    “柳大人你说,奴家听着呢。”

    “朱润他们几个,现在还在楼下的大厅里面?”

    “没错,奴家上楼之前,朱候爷,宋大人他们几个人正在大厅里面等着柳大人你呢!”

    柳明志抬手扇了扇面前缭绕的轻烟,回眸看了韩妈妈一眼。

    “韩妈妈,待会等你通知了夕月,晴雨她们姐妹几人一声后,就去把天字号雅间给安排一下吧。”

    韩妈妈笑呵呵的朝着柳大少走去:“柳大人,咱们都已经相识几十年了,奴家自然清楚你的习惯。

    因此,奴家早在上楼之前,就已经派人去雅间那边收拾了。”

    柳明志先是脸色一愣,继而轻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本少爷就多谢韩妈妈了。”

    “哎呦喂,柳大人,这都是奴家应该做的小事情罢了。”

    韩妈妈说着说着,笑眯眯的瞄了一下身后的灵芝。

    “柳大人,不知你是现在就带着灵芝移步天字号雅间呢?还是过一段时间再移步过去呢?”

    柳明志轻轻地吁了口气,端着手里的旱烟袋,转身趴在了窗台上面。

    “韩妈妈,你只需要派人把朱候爷他们几个请过去就行了。

    至于本少爷,我就不过去了。”

    “什么?柳大人你不过去天字号雅间吗?”

    柳明志默默的砸吧了一口旱烟,神色唏嘘的打量着天香楼外的风景。

    “你觉得本少爷若是过去了,朱润,老王他们几个还能玩的尽兴吗?”

    韩妈妈先是脸色一怔,双眸轻转的稍加思索了一下,瞬间便反应过来柳大少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看着柳大少俯身在窗台之上,散发着淡淡惆怅之意的背影,韩妈妈在心中默默的感叹了一番。

    “这……柳大人,奴家明白了。”

    “嗯,明白了就好。

    本少爷就不过去了,你只需要让姑娘们把朱润他们等人伺候好就行了。”

    “好的,柳大人,那奴家就先下楼了?”

    “嗯,去吧,”

    韩妈妈转身走到房门后面,拉开了房门之后,径直朝着房中的灵芝看了过去。

    “灵芝。”

    “哎,韩妈妈?”

    “好好的陪着柳大人,妈妈就先下去了。”

    “嗯嗯嗯,灵芝知道了,韩妈妈你慢走。”

    韩妈妈淡笑着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灵芝看着关上的房门,倾着柳腰拿起了凳子上面的大肠,莲步轻移的走到柳大少的身后停了下来。

    “先生,窗户这边冷风大,要不你还是披上大氅吧。”

    柳明志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佳人,轻笑着摇了摇头。

    “灵芝,不用了,先生不冷。”

    “先生,可是!”

    “灵芝,我真的不冷。”

    “好吧。”

    “灵芝。”

    “哎,小妹在。”

    柳明志转身倚靠在身后的窗台上,伸手将佳人的玉手攥在了手里。

    灵芝娇躯一颤,用贝齿轻咬了几下红唇,微微侧身依偎在了柳大少的怀里。

    “先生。”

    柳大少低眸看了一眼依偎在自己身前的佳人,目光柔和的轻声问道:“灵芝,跟先生说实话,想归为良人吗?”

    灵芝娇躯再次轻轻地颤栗了一下,微微扬起玉颈,美眸复杂的朝着柳大少望去。

    “先生,你问的是赎身归为良人吗?”

    柳明志淡笑着回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赎身归良了。”

    柳大少本以为自己说出这番话,灵芝会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然而,这一次他想错了。

    灵芝听完柳大少的话语之后,俏脸之上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欣喜之意,一双轻灵的美眸之中,反而流露出了淡淡的迷茫之色。

    柳大少见到佳人迷茫的眼神,神色不由的怔然了一下。

    佳人此时的的反应,与自己心中所想的反应,可谓是截然不同。

    灵芝从发呆中反应了过来,默默的与柳大少对视了起来。

    “先生。”

    “嗯,你说。”

    “小妹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不知当讲与否。”

    柳明志淡淡笑点了点头:“好,你问吧。”

    “先生,你想问的是小妹自己想要赎身归为良人,还是先生你打算为小妹赎身归为良人?”

    “这……这有什么区别吗?”

    灵芝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默默的倚靠在了柳大少的肩膀之上。

    “嗯,区别很大。”

    “不是,灵芝都把为兄给搞糊涂了。

    无论是本少爷为你赎身归良,还是你自己赎身归良,最终都是归为良人的身份。

    这两种情况,怎么会有区别呢?”

    “因为按照规矩来说,若是先生你为小妹赎身归良的话,那小妹从今以后,就永远都是你的人了。”

    柳明志眉头微皱的看着怀里的佳人,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难道你自己就不想去奴籍,归为良人吗?”

    灵芝抬眸看着柳大少,轻轻地将柳大少的手臂揽入了怀里。

    “先生,若是你为小妹赎身归良的话,小妹当然愿意。

    你什么时候为小妹赎身,小妹便随时收拾一下自己的细软,跟随先生你离去。

    若是小妹自己赎身归良的话,那就算了。”

    “为什么?”

    灵芝默默的抿了几下自己的樱唇,面露酸楚之意的朝着窗户外望去。

    “先生,小妹的家早已经已经没了,小妹的家人也早就已经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小妹就算是自己赎身归良,恢复本名了,最终又能去哪里呢?

    京师这么大,却没有小妹家,更没有小妹的家人了。

    既然如此,小妹还不如继续留在这天香楼里面呢!

    起码这天香楼里有韩妈妈,和陪着小妹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一起作伴。”

    “你的家乡在哪里?”

    “顺州。”

    “顺州府那边?”

    “对,顺州府。”

    “那你是怎么来到京城,又怎么来到天香楼的呢?”

    灵芝目含回忆之色的沉默了一会,看着柳大少默默的摇了摇头。

    “快要记不清了。”

    “嗯?记不清了。”

    “对,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当年家乡闹了大灾。

    我爹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我卖给了别人。

    至于最后是怎么来天香楼的,小妹的印象几乎快要模糊了。”

    柳明志什么感慨的沉默了许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着什么为好。

    唯有一声叹息。

    “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