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武侠仙侠 > 白日下的刺客 >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九百五十六章:林家之事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九百五十六章:林家之事

    林洛一反之前,突然改口,落在在场众人眼中却显得正常无比。

    就连林向穹也快速收敛了脸上的愤怒,眼含惊惧地看着来人。

    木青对提剑出现在身边的女子轻轻点头:「青羽姐。」

    叶青羽「嗯」了一声,扫了林向穹一眼,对木青说道:「我刚才还在想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压境出手,结果没想到他们敢找上门却来个雷法如此垃圾的家伙。」

    林向穹低下头不敢看叶青羽,脸色无比难看,感受到叶青羽声音里并不掩饰的杀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他的对手是木青。

    木青无奈一笑,对后方出现在朱雀城众人身边的溪川点头致意,才重新看向林洛。

    叶青羽两人的出现,让试图搬出后台的林向穹彻底没了声音,林洛更是一脸恭敬地走出两步,行晚辈之礼道:「林家林洛,见过溪川城主和叶剑仙。」

    叶青羽清冷说道:「把我刚才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你家老祖。」

    林洛嘴角刚挤出的一丝笑容快速僵硬,心中有一股怒火猛然而生,但很快心中一悸,连忙压了下去。

    不远处,一道视线看了过来。

    溪川似乎正一脸「和蔼」地看着他。

    随着北荒雪原上的事情传开,现在的修行界都知道了一件事情——有两位长生大物从绝灵之域内的破碎天地中回归了如今的世界。

    古家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和叶青羽打架,就得考虑一旁还有一个溪川的情况,即使是站在修行界的长生大物,不关乎生死存亡,也不会和这样的人物轻易起衅。

    林洛此刻不敢去回应不远处来自溪川的目光,低着头,苦涩回应道:「前辈说笑了,晚辈不敢。刚才是林长老失言了,我们此次陪同狄宗主来朱雀城,便是想在规矩内解决问题。」

    叶青羽看着这个态度非常恭敬的年轻人,却是发自本能地有些不喜,皱眉道:「我没有说笑。」

    林洛有些震惊地抬头看着叶青羽,叶青羽的目光冷漠锋利,却有一种洞穿一切伪装的能力。

    林洛只觉得四周生出了一把把无形的利剑,皮肤阵阵刺痛,似乎下一刻就要被利剑透体而入,这才反应过来叶青羽刚才的话是一个命令而非警告,连忙说道:「我明白了。」

    叶青羽点点头,说道:「你们的运气不错。」

    林洛身上的刺痛感顿消,满心苦涩。

    直到直面一位长生大物带着杀意的目光,林洛才发现之前的判断是有多么离谱。

    他以为即使叶青羽出面,也会因为他身上这个「我老祖是长生大物」的身份而有所顾忌,毕竟这样做的后果是撕掉修行界约定俗成的规矩,你杀我晚辈我杀你晚辈的局面会显得无比糟糕。

    但他却没有料到叶青羽是一个明显脾气不怎么好的女子剑修。

    叶青羽对于杀死他没有任何心里阻碍的。

    如果叶青羽一时不爽,随手一剑就把他宰了,即使林明达事后知道了会替他报仇,一切也没有意义了。

    林洛终于明白此行的最大错误出在哪儿,他就不该明知这里有长生大物还跑来朱雀城!

    叶青羽看向木青,木青点点头,拿出一枚玉简递给林向穹:「你们知道怎么做。」

    林向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认清现实接过玉简,面无表情地说道:「公子并没有说假话,我们并没有修习过完整的帝经,我可以把知道的雷法和体术刻录进去。」

    木青其实并不在在意帝经的完整,正要点头答应下来,留意到木青表情的林洛突然说道:「我修习了帝经中的心法,其它部分没有接触。」

    林向穹猛地抬头看向林洛,张了张嘴,却没有说

    话。

    木青看着这一幕,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们一个有天雷之术和淬体之法,一个有基础心法,帝经的内容还缺什么?」

    林向穹摇了摇头,脸色难看地说道:「不清楚。」

    林洛表现得很坦然,无奈笑道:「合在一起确实是完整的帝经,有两位前辈在这里,我想骗你也不敢。」

    林向穹满眼诧异地盯着林洛,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连忙说道:「我修习的心法脱胎于帝经,所以勉强能够催动雷法和体术。」

    木青目光一闪,他修习了适用范围极广的「食气之法」,若非林向穹突然的解释,都快忽略了像林向穹施展的雷法是需要相对应的心法才能催动的。

    林向穹刚才在战场上已经拼尽了全力,所施展的雷法也完全不像是勉强施为,所以林向穹一开始是在有意隐瞒,但比起这件事,但林洛差点把林向穹害了的「突然坦诚」更加奇怪。

    林洛似乎有意想要来让自己拿到完整的帝经。

    玉简经过林向穹和林洛的手,很快就回到了木青手中,木青拿着玉简,神识粗略一扫,对林向穹说道:「可以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林向穹想到此行不仅输了,还把完整的帝经交了出去,脸色无比难看,经过林洛身边时,也不停顿,大步离开这里。

    林洛面对这种局面无奈一叹,临走前对木青说道:「你的实力很强,之前有消息传你战胜了古家那位化凡后期的祭祀,林家许多人包括我都觉得那是个假消息。恐怕林长老都没有让你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吧,我很期待下次能够见识到你全部的实力。」

    木青皱眉听了这家伙一段废话,听到最后一句话,冷声道:「你下次还要来的话,最好把你的老祖宗一起喊来,不然不会再有今天这样的运气。」

    林洛愣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木青一眼,摇头笑道:「你误会了,我可不想再来这里。我说的‘下次,是在黑海的那几座岛上。」

    林洛看了一眼不远处人群中的叶韵,说道:「以你和叶家小姐的关系,你难道不会去参加那个秘境试炼吗?」

    木青目光微动,说道:「我知道澹台家主邀请了林家,只是没想到到时候代表林家参加试炼的优秀子弟里会有你。」

    木青一句坦诚直白的话,却让林洛嘴角抽搐了几下,最后还是压制着情绪,自嘲笑道:「不说实力,便是境界,你或许也能居于同辈中人首位,我自然是远不如你。」

    「但我兄长在知道你的存在后,不仅一反常态主动去隐峰接受了一位剑修前辈的传承,更是在家主的带领下去了我林家真正的禁地,他应该够资格做你的对手。」

    木青平静说道:「我听说过你哥林修,若是葳蕤不回去,林家的下一任家主很有可能是他。我接受他做我的对手。」

    林洛听出了木青话里的自信,微微一笑,话里却带着一丝恶意:「我哥疯狂追求实力,确实是想打败你,不过不管是输输赢,都无法影响到你说的家主之争,而是另外一件事。」

    木青看到了林洛脸上的幸灾乐祸,皱起眉,猜到了什么。

    林洛主动说道:「我哥见过葳蕤表妹后,便一直想取她为妻,而就在我离开西山境之前,家主已经和老祖约定,若是我哥战胜了你,会认真考虑这件事。」

    ……

    木青一瞬间想起了很多,想起了林琅天说过不会阻拦林家一些人找他麻烦,也想起了林琅天说过不会在葳蕤的终身大事上掺和进其它的事情,心中自然而然地有些不舒服,但更多的却还是早有预料。

    所以木青只是短暂地沉默后,便说道:「你既然要跟你哥一起去,那就替他多带点丹药吧。」

    林洛微微一愣,收敛起笑容:「我刚才甚至做好了被你攻击的准备,没想到你能如此自信和……平静。」

    木青眉头一挑,缓缓朝林洛走去,「你确实提醒了我。」

    林洛表情微变,向后退去,「这件事在林家也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我提供给你如此重要的信……」

    林洛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木青的拳头到了。

    反抗中,林洛以脱凡中期的境界甚至发挥出了脱凡后期的实力,但木青根本就没用上任何额外的手段,只用肉身的防御和力量便将林洛压制得还手之力。

    在把林洛揍得鼻青脸肿后,木青好心地拿出了几枚普通丹药,将丹药和林洛一并交给了野狗道人。

    林洛此时连站直身体都要靠野狗道人扶着,却不忘眼神恶毒地看着木青,嘶声说道:「你已经引起他们的注意,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

    木青听着这似是而非的威胁,面无表情地说道:「滚吧。」

    野狗道人早就被吓到了,闻言连忙背着林洛追向了不知去向的林向穹。

    木青注意到一道身影不动声色地跟上了野狗道人,说道:「狄宗主,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狄云停下脚步,转身艰难无比地挤出一个笑容:「城主,能不能换一个要求,那丹方……」

    木青说道:「他们刚才没提这个建议。」

    狄云笑容一僵,眼含惧意地看着木青,吞吞吐吐地说道:「丹方太多,我记不全,试着写出来可以吗?」

    木青摇了摇头,朝狄云走去,「既然现在记不全,那何必强求?」

    狄云连忙后退,还没开口,木青已经来到他身前,一指落在眉心。

    「啊!!!」

    识海中的剧痛让狄云差点以为木青施展某种搜刮记忆的邪术,但木青很快就收了手。

    狄云感受着识海中多出来的一柄金色小剑,惊恐地望着木青:「城主,你做了什么?」

    「不用紧张。」木青露出面对灵枢子时也有的笑容:「既然一时记不全,那便留在朱雀城慢慢回忆,只要不想着跑回西山境,你的识海就不会奔溃。」

    狄云一想到会被永远留在朱雀城,连忙说道:「城主,我已经全部记起来了,我现在就把火云宗所有丹方都交出来。」

    木青收敛笑容看着狄云,说道:「你应该庆幸现在还活着,而不是跟我讨价还价,明白吗?」

    木青每多说一个字,狄云识海的撕裂就加深一分,感受着死亡的临近,狄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嘶声道:「明白了,我会留下来。」

    木青轻轻点头:「在朱雀城留三年,这三年你若是能好好做事,我会放你离开。」

    狄云听到还有离开的可能,连忙保证道:「请城主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