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伐清1719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至高无上的荣耀

第六百七十三章 至高无上的荣耀

    尽管雪晴仓久希望能够和衷共济,可是对于这几个日本人来说,他们这一次来到南京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特别是公家和武家依然存在着很大的矛盾——简单来说就是公家并不愿意给武家让位。

    当年因为复杂的历史条件,使得公家还能在德川幕府下侥幸求存,可是未来武家将不再会以一个整齐的形式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是一个零散的,支离破碎的,乃至于混乱的武家团体,因此公家如果再不巴结上真正的大腿,只怕是就彻底完蛋了。

    藤原秀志自然是希望在这一次‘公武合体’中,能够为公家讨到更多的好处,他低声道:“雪晴公所言极是,眼下的日本非同以往,乃千年之大变局,无论是公家还是武家,绝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互相残杀,否则只会让其他人得利。”

    当藤原秀志说到其他人的时候,三井高平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他自然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排斥,可是他又不是很肯定对方说的到底是不是自己。

    不过,在三井高平的心里,他的的确确有自己的图谋,那就是要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脱武家对其的钳制,哪怕他将所有钱财奉献给大楚皇帝,也心甘情愿。

    几方人各怀鬼胎之下,暂时达成了要团结一心,可是他们心里又都明白,一旦在利益上出现了矛盾或者分歧,这种口头上的团结自然是不值一提。

    果然,等到宁渝分别召见众人之后,这些日本人在利益面前很快就忘记什么叫团结,他们纷纷跪在地上,争先恐后的表达着自己的忠诚。

    “陛下,无论公武合体改制结果如何,臣永远都是陛下的忠臣,永远在陛下的指挥下行动!为陛下制衡公家和其他武家!”

    这是雪晴仓久说的,他最后只提了一个很简单的要求,那就是将目前的雪晴藩领土再扩大一些,再多一些人口。

    “陛下,大楚华夏九服,当以华夷之论而区分,日本决意成为大楚之下第一藩国,为陛下的大业牺牲一切!”

    这是公家藤原秀志所表达的内容,当然他的要求是能够给与公家一定的权力,至少可以跟武家一般,可以分到一些土地,也可以为此来制衡武家。

    对于武家和公家的要求,宁渝都选择答应了,他给雪晴藩本来就比较大,如今再加上一点想必他就能知足,而对于公家自告奋勇成为狗腿子的想法,宁渝自然也是赞赏的,无非就是他准备再加一百份公家领土,将目前的日本变成四百份而已。

    具体是三百家还是四百家,这对于宁渝而言重要吗?

    当然,唯一还没有说话的则是最后觐见宁渝的日本商人三井高平,他匍匐着身子跪在地上,额头贴在冰冷的地板上,整个人显得极为谦卑。

    “日本商人?似乎还是一个很有钱的日本商人!”

    宁渝手中捧着一份折子,他轻轻瞥了一眼三井高平,笑道:“刚刚进来的那些人,都给了朕一些想要的东西,那么你有什么能奉献给朕的?”

    “小人.....小人只有三井家的所有积累......”

    三井高平脸上带着些许惊惶,他不知道自己更应该说什么,他只是努力的冷静下来,低声道:“在如今的日本,已经不可能再有三井家的生存之地,未来的日本只会成为一片毫无希望之地,小人愿意用所有的家产换取一个大楚人身份的机会。”

    宁渝微微颔首,他对三井高平的眼光还是颇为满意的,的确,等到将来公武合体彻底完成之后,日本所有的资源都将会彻底被分割开来,成为四百多个领主的私有物,而商人一旦要在这片土地上发展,那么他所经历的困难将会远远超过现在,这其中不仅仅会面临着市场和原料的碎片化问题,也会因为大量的领主存在而导致商路彻底断绝。

    特别是对于这些武家和公家而言,他们到时候完全可以自己扶持商家力量,为自己服务,那么三井家也只能选择其中的一家,并且彻底关上了其他三百九十九家势力的大门,到了那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商业可言?

    三井家如果执意要坚持,那么只会彻底倒在重重困难之中。

    宁渝轻轻一笑,“朕可以给你大楚人的身份,也不需要你的钱财,反倒朕可以让皇室财团投资你。但是朕要你做一件事,那就是引领皇室财团进入日本,拿下目前日本的所有优质产业,而这件事情只能通过你们来做。”

    “为什么?如果陛下需要,整个日本.......都是陛下的.......”

    “原因很简单,朕还不想过早的引起日本民众反对,正好三井是一个不错的壳,拿来用用倒还不错。”

    宁渝轻描淡写的说道,他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三井高平就此退下。

    “未来的三井财阀,就由朕的人来帮你掌控吧。”

    ........

    在经过了持续一个月左右的会议之后,作为兼职日本国王的宁渝,正式向雪晴仓久、藤原秀志等人宣布‘公武合体’完成,并且正式公布了新出炉的日本舆图,上面被划分了一百个公家领地和三百个武家领地,超过四百块土地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上面,让人看着眼晕。

    当然,在宁渝等人看来眼晕的地图,对于雪晴仓久等人却是那么的爱不释手,这意味着他们将会彻底成为自己领地里的土皇帝了,只需要听从明面上的这个‘日本国王’的话,可是实际上他们将会彻底大权独握。

    而在彻底完成了对日本行政板块的划分之后,新的一系列协议也很快完成,那就是日本将会成为华夏帝国属下诸夏,将会彻底放开市场和原料供应,他们的经济也将会成为大楚经济的其中一部分——届时三井商会将会同大楚皇家商会进行一系列的合作,来促进日本经济向大楚经济下游靠拢。

    所谓的经济下游,也就是不再作为一个独立的经济系统,而是成为承接大楚一部分低端产业和原料供应地,日本届时所有经济命脉将会直接掌握在大楚的手里,完成了对其国家最深层次的经济控制。

    对于这一个险恶的未来,那些日本人不是不明白,可是他们也别无选择,而且对于雪晴仓久和三井高平看来,他们自己已经不再属于低劣的日本人,而是成为了高贵的大楚人,又何必为此张目?

    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下,宁渝算是踏出了经济整合的第一步,等到日本这边完成经济改制之后,到时候朝鲜、缅甸、安南、大城王国等地也将会逐渐融入到整个大楚经济大循环当中来,并且通过他们继续为大楚的经济发展添加燃料。

    “大楚将会对日本经济规划进行扶持,只是这些也不是白白付出的,届时日本将需要对大楚进行交纳税赋.......”宁渝神情淡淡的说道,浑然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模样。

    “纳哩?”

    这一下连铁舔狗雪晴仓久都有些不太能理解,他一边望着宁渝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低声道:“陛下,日本贫瘠困苦,更无财货,实在难以承担天朝赋税.......”

    宁渝却是一副微笑的样子,浑然不在意道:“哎,雪晴公,你要明白,日本眼下苦不代价将来也哭,等到我大楚的产业布局完成后,到时候全日本都可以去种甜菜,可以去熬糖产糖,还可以往大楚输出劳工,或者往南洋输出女子.......这些都能赚到大钱啊!”

    “甜菜?”

    “熬糖?”

    “劳工?”

    “女子?”

    几个日本人顿时面面相觑,光说甜菜和熬糖,他们还是能够理解的,可是这劳工和女子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旁的首辅宋恩铭连忙笑道:“其实这个政策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个好事,就像朝鲜目前,每年都会通过劳工输出和派遣军赚取了大量的利益,他们的财政收入也是年年升高,金一镜他们上次来的时候,还要求我们放开限制,派遣更多的朝鲜劳工呢!”

    “哦?真的嘛?一个人能开多少钱?”

    还没等到雪晴仓久说话,三井高平却是主动询问了起来,很显然他对这项政策很感兴趣。

    宋恩铭摸了摸胡须,道:“眼下大楚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大型工程在建设,特别是十五府建设和大楚铁路建设等项目,而眼下大楚基本上已经取消了绝大部分徭役,并且鼓励以钱代役,因此对于劳工的需求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眼下一个寻常的劳工一个月能开到四块银元。”

    说实话,放在如今的大楚境内,像这种辛苦无比的工作,四块银元根本就找不到人,哪怕是码头上的劳工一个月也是十块银元起步,因此并不算多——可是对于朝鲜和日本人而言,一个月四块银元却是想都想不来的好事!

    一旁的雪晴仓久等人不由得开始盘算了起来,他们如果在日本招人基本上只需要开一块银元,就能够招募到大量一把刀一条命的贫穷武士,至于那些吃不上饭的农民更是一大堆,如果把这些人输送到大楚来,那么也就意味着剩下的三块银元都可以被他们吃掉!

    还没等众人算明白这个账,宋恩铭继续道:“当然,很多项目都非常艰苦,如果死在了项目当中,那么我们会给出二十四块银元的抚恤金,相当于是半年的工资收入。”

    当然,这也是针对国外劳工才有的政策,因为对于本国劳工而言,一旦在项目上出事之后,不光项目方会被问责,而且他们赔偿给本国劳工的抚恤金往往在二百块银元以上,其中悬殊几乎能达到十倍,因此这才是国外劳动兴起的缘故。

    可是在眼下几个日本人看来,这却是一个大大的发财机会,因为这二十四块银元自然也是要被截留的,到时候到那些劳工家人手里的钱估计只能剩下个零头,其他的钱自然是都让领主们赚去了——反正对于这些领主们来说,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多少少死一些未必是一件坏事,还不如给他们做做贡献。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三井高平却有些不满足了,他急迫地望着宋恩铭,道:“那女人呢?女人有什么用?”

    “是这样的,眼下不少大楚男子移民前往南洋,却没有多少相应的女子前往,因此这些大楚男儿都苦于无法配对繁衍,如果日本和朝鲜能够针对南洋的大楚男子开展跨国婚姻,那么也将会非常赚钱,他们一般都愿意出一百块银元以上来讨个老婆!”

    宋恩铭依然是一副道貌岸然的首辅模样,丝毫没有为自己拉皮条的行径而感到羞愧,反倒是他越说越起劲,又继续道:“当然,眼下也有不少朝鲜和日本的女子来到我大楚各大城市,充当了风俗艺伎,这也是一项能赚大钱的生意!”

    一旁的宁渝也微微一笑,他对于这件事还是颇为了解的,实际上眼下的大楚各大城市,特别是像上海这种地方,已经成为了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十里红场,像朝鲜女子、日本女子、暹罗女子、还有安南女子以及各式大洋马都来到了上海,她们也受到了很多楚商的喜爱,赚了很多白花花的银元。

    因此,眼下大楚君臣对这一套根本不会感觉到陌生,反倒是积极地鼓励日本和朝鲜对大楚展开劳务输出和婚姻输出,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使得更多资源流入到大楚控制的环境里,到时候即便他们返回了本国,也会在无形中宣扬了大楚和华夏的影响力。

    几个日本人听得满脸发红,他们这可不是害羞,而是因为马上就要发财而感到无比兴奋,对于这些日本人而言,做这些事情并不存在道德上的顾忌,毕竟那些低贱的日本平民能够为武家的老爷们奉献自己,是他们至高无上的荣耀......

    “感谢皇帝陛下,感谢首辅大人,我们回去就开始立马组织起来,到时候也会积极向帝国进行交税!”

    雪晴仓久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他将整个额头贴在地上,高声地诉说着自己的忠诚。

    “将来大楚的男儿,将会感受到来自日本女子的温柔和体贴!而服侍大楚的男子,也将会是弊国至高无上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