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伐清1719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真实的法国

第六百七十四章 真实的法国

    当宁渝正在加快整合华夏九服之时,时间很快也就来到了革新十七年的五月,也就是公元1740年,而经过了接近十个月的航行之后,以皇长子宁承泽为代表的使团终于抵达了法国,并且乘坐马车前往这个时代欧洲的中心——巴黎。

    在资本主义发展到1740年的时候,法国可谓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强国,在欧洲的影响力甚至更高于欧洲,其中光从人口因素而言,就能够看出当时法国的国力之强盛——此时法国的人口已经有一千八百万人左右,而同时期的英国只有六百万人,而普鲁士也只有八百万人。

    正因为如此,当年好大喜功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才能在关键性的法荷之战当中成功复仇,并且成为了欧洲名副其实的霸主,而且在后续接连参加了大同盟战争和西班牙王位战争,这种接连不断的战争,使得法国最终成了西班牙王位继承的赢家,并且从此消除被哈布斯堡王朝两面夹攻的忧虑,还收获了一个西班牙盟友。

    当然,这也就导致了一个现象,在目前的欧洲真正流行语言并不是英语,而是法语,西欧的上流社会人士以不会说法语为耻,如果有人在法国说英语,那么会受到当地的不欢迎。

    “殿下,对于如今的法国人而言,他们拉拢西班牙人,敌视普鲁士人,防备英国人,厌恶犹太人,充满了对政治的狂热以及对未来的幻想,就像如今的法王路易十五.......”

    恩斯特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言语中却是充满了对法国人的不屑,“如今法兰西的精英们热衷于沙龙聚会,他们喜欢在巴黎的咖啡馆中讨论宗教、政治、艺术......还有那些组织沙龙聚会的女人们,噢,她们可真迷人!”

    坐在马车上面的宁承泽并没有急于探讨法国的艺术或者女人,只见他此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手绢,然后便捂住了鼻子,他实在没有想到此时欧洲的中心,竟然是一个这么肮脏污秽的地方——自从一进巴黎之后,他就闻到了一股子难以言说的恶臭。

    此时巴黎的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说不清楚的臭味,似乎夹杂着腐臭、屎尿臭以及尸臭等各种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比他在港口前闻到的腥臭味还要更加恶心,也更加无孔不入,让宁承泽感觉到胃部一阵翻涌。

    “巴黎......难道巴黎一直都是这种味道吗?”

    “没错,这就是巴黎的味道。”

    恩斯特不仅没有捂住鼻子,反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带着几分沉醉的语调道:“在法国人看来,洗澡是一种会损害健康的行为,认为热水会导致充满杂质的空气附着在皮肤上面,还会破坏人体的机能,所以他们都不会洗澡,哪怕是法国的皇帝!”

    在南京生活了十六年的宁承泽自然是每天都必须要沐浴的,对于这种生活方式实在无法理解,甚至在他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丝对欧洲人的蔑视——就这样肮脏的国家,也能被称为欧洲文明的明珠?

    恩斯特很快就看到了宁承泽脸上的一闪而过的不屑,他笑道:“无论法国人是什么样子的生活习惯,可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需要联合他们来实现一些目的。”

    宁承泽轻轻叹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手绢,强行忍受着那股子恶臭直冲鼻翼,他低声道:“恩先生的意思我很明白,还请恩先生继续为我介绍法国的一些情况。”

    “是的,我的殿下。很乐意为您效劳。”

    在恩斯特的介绍下,法国并非宁承泽想的那么简单,实际上无论是从经济层面,还是军事层面,此时的法国都可以说是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

    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加持下,如今的法国贸易网络已经覆盖了整个欧洲,且触角也已经开始蔓延向了全世界,法国人在北美进行皮毛贸易和非洲奴隶贸易,在西非塞内加尔海岸边建立贸易站,并且也在东方建立起贸易商旅,如孟加拉的金德讷格尔、印度的本地治里等,仅仅是出口商品总额就增长到了2亿里佛尔,与地中海东部地区利凡特的贸易也实现了大幅度的增长。

    除了原发辽阔的殖民帝国之外,法国目前的工场手工业发展亦十分迅速,特别是采矿业和冶金业更是欧洲首屈一指,像当地著名的昂赞煤矿规模巨大,设备先进,拥有12台蒸汽机,雇佣4000工人,而像克勒佐冶金公司则是率先开启以煤代炭为燃料进行生产的大企业,拥有有两个冶铁工场,四座高炉,拥有蒸汽机、汽锤等先进设备。

    另外,像阿尔萨斯的色布和印花织品、里昂的丝织品、巴黎的化妆品、服装、家具、工艺品等,在目前的欧洲都十分闻名,而在文明之外的地方,法国的奴隶贩子们将从波尔多、的特等港口出发,将枪支、酒、且用工业品等运往几内亚沿岸出卖,低价“买进”黑人,运至西印度群岛髙价卖给当地种植园主,再购买大量咖啡糖、蓝靛等物再回,在本国和欧洲市场出售。

    眼下法国工业革命才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甚至都谈不上是一种‘革命’,因为这个时候的法国在工商业的发展上处于一种分散状态,比较先进的大规模手工工场为数极少,更多的工厂依然只是原始的手工作坊形态,工商主的实力远远无法同大楚相比较。

    但是有一点不同,法国由于从十六世纪就开始建立国债制度,因此以购买公债为重要经营项目的银行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就好比目前欧洲绝大部分银行都集中在巴黎,而且除瑞士、荷兰、比利时等国银行家兴办以外,其余大部分银行都是法国人创办的。

    因此法国的金融业发展要比大楚深厚许多,而这一点体现在更现实层面上,则是大量的自由派贵族也成为了金融资产阶级,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法国更具备资本主义国家的潜质。

    而更明显的一点,就是法国目前的封建土地所有制已经开始陷入了瓦解状态,反倒是农民土地占有制得到了发展,即法国的土地在法律意义上依然是属于贵族领主的,可是土地却慢慢演变成了永佃田,也就是农民可以自由经营、世代相传,甚至还能专卖,只不过在专卖时需要收笔钱,领主则不能收回永佃田。

    “当然,眼下的法国农民依然需要交纳象征性的贡赋,不过这笔钱并不算多,大概只占一个法国农民二十分之一的收入,而教会的十一税差不多也是这个数.......不过在这之外,农民还需要向朝廷交税。”

    恩斯特将马车上的窗帘拉了下来,挡住了外面刺眼的阳光,然后才低声道:“然而就是这般沉重的负担,放在整个欧洲国家当中却并非最悲惨的存在.......有不少的法国农民在掌握了一部分生产资料后,通过租地或买地扩大经营,雇佣日工、短工,来进行一些商业生产,比如酿酒。”

    宁承泽十分认真地听着,他并不会在这个过程中随意打断恩斯特,只是等到恩斯特话音停止后,他才轻声道:“父皇曾经说过,对于一个国家的了解,不仅仅只从他们的上层阶级去了解,还需要深入到他们的底层百姓生活中去,特别是他们的农民生活状况,将会是最直观发映出这个国家底蕴的资料。”

    恩斯特笑道:“没错,在大楚,陛下为了稳定人数占据绝大部分的农民,不惜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正是基于这个道理。而法国人也很重视农民,与英国的资本主义农场相比,法国更重视小农式的资本主义,也就是华夏人眼中的富农经济。”

    宁承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那么这种富农经济模式可否在大楚进行实践呢?”

    “暂时恐怕不行。”

    恩斯特轻轻摇了摇头,道:“即便是在法国,像这种富农在全体自耕农中间也占少数,只有其土地超出维持一家温饱水平的人才能成为富农,而相对于法国,大楚农民实际能够获得的土地更少,因此即便大楚农民负担更轻,可是依然无法大规模成为富农。”

    说白了,哪怕华夏眼下更强大,可是由于人口多了太多,反倒在人均方面要落后于西方各国,而更直接的反馈就是西方目前的农业经济更加粗放,而华夏农业却尽可能要求在有限的耕地上提高单位产出,才能养活更多人。

    不过恩斯特又笑道:“不过随着大楚在周边的开拓,如今也获得了很多耕地,特别是对南洋诸岛和对美洲的开拓,使得大楚的人口压力会得到缓解,到时候富农经济未尝不能实现。”

    宁承泽沉吟了一番,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很多东西还看不太透,这一次访欧之旅本身也是一次学习之旅,倒也不会着急,只是他心里却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一个还只是处于朦胧状态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