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君王血途 > 第六百七十章血丝虫皇尼咕噜噜

第六百七十章血丝虫皇尼咕噜噜

    立身在耸立的巨大冰山之上,看着那翻卷的尘土和下方的巨大湖泊,李太黑提着奈奈应熊,身形一动,已然消失在了冰山之上。

    简单的在奈奈应熊的意识灵魂和数据中搜寻了一番,再与母船那边得来的数据和信息两相印证,李太黑向着一个方向扫了一眼,随手将奄奄一息的奈奈应熊丢在一边,脚步一抬,已然大步而去。

    而那个方向,赫然正是血城的所在,虽然中间还相隔着血鸽和血鹰两座基站,但是任谁见到李太黑此刻的面色之后,俱都不会觉得,那两座基站会是他的目标。

    “那是什么?”

    远远的,在那缓缓散去的滚滚尘土之中,王畿阴沉着脸,直视着那边道。

    “一轮明月?”

    彭鹏亦是一脸愕然的道。

    说实话,对于月这种东西,他们的记忆和认知,仅仅局限在一些关于源宇宙的资料之中。

    虽然原始之地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东西,但是他们知道,那只是母船模拟仿照出来的而已,和真正的伴星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和不同。

    不仅是原始之地,就连元初之地也同样是如此。

    倒是外界的永生大陆,确实有这么一颗伴星,不过那轮月亮,也毁在了后来的一战之中,如今所存在的,也只是一些漂浮在虚空之中的碎片而已。

    所以在永生大陆之上,除了圣城所在之外,其他的浮空大陆所能看见的月相,俱都不全,甚至有些浮空大陆之上的月亮,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变化。

    但是,王畿和彭鹏等人却知道,无论是源宇宙,还是当年的永生大陆,月这个字,所代表的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同时也是一种力量的象征。

    好比永生大陆的月,便与那久远前的精灵魔族有关,而源宇宙的月,则与那位有着月皇之称的强大存在有关。

    是以,看着那轮透发着淡淡月辉,看着有些清冷的明月,王畿和彭鹏等人的面色不禁一沉。

    因为他们可以肯定,那轮有些部分明显有些稀薄、模糊的明月,定然与那李太黑有着关系,甚至于血露基站的毁灭,也与其有着至关重要的干系。

    看着那轮明月,罗森一脸肃然的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是精灵魔族的月幻之轮,也是精灵魔族所制造的两大至强武装之一。”

    “大日金轮,月幻之轮……”

    王畿闻言面色微变道:“两大至强武装?精灵魔族有能力制造出这样的武装出来?”

    罗森沉声道:“你们还年轻,没有经历当年那一战,所以你们根本无法想象,当年为了消灭精灵魔族,我们又付出的怎样的代价,甚至将那永生大陆都给轰碎了。”

    对于当年那永生大陆都给打碎的一战,很多人其实都知道,不过至于是怎样的一战,当中又具体的涉及到哪些人,说实话,就连其中的一些当事人,也无法具体的说清。

    因为那是一场堪比位面战争的一战,而那远古精灵魔族所展露出来的强大,也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是的,相对于母船和源宇宙之上的科技水平,当年的精灵魔族,确实十分的低阶和落后。

    但是,那远古精灵魔族在另外一些方面,却有着堪比源宇宙的技术水平,她们在某些方面的技术,可以说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极致。

    其典型的代表便是精灵魔族的那两件圣器,大日金轮和月幻之轮,已然发展到了源宇宙的至强武装水准,理论上远超精灵魔族能够到达的水平。

    甚至于当初便有人怀疑,那两件圣器有可能并非精灵魔族的产物,而是在这个位面诞生之初,便已经存在两样东西。

    所谓的精灵魔族,只不过是在此基础之上,发挥了一些她们的想象和行动而已。

    只是很可惜的是,远古精灵魔族已经覆灭,所以也就无人能够知道,那两件堪比至强武装般的圣器,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如何诞生的。

    在母船和源宇宙的数据之中他们知道,当年源宇宙能够被称之为武装的武器,都是一些位面武器,意味着这样的武器,已经足以摧毁一个位面。

    而那些武装当中的至强武装,乃是这些武装之中的佼佼者,就连当年的源宇宙,这样的武装也不多,且大多都掌控在那位身具无穷伟力的大帝和神宫手中。

    好比月皇脑后的那轮明月,传说便是一件至强武装,据说洒落的一道月辉,便能够轻易摧毁一个位面。

    只不过,月皇的实力实在太强,出手的次数可谓是少之又少,所以无人知道,其脑后的那轮明月,具体有着怎样的伟力。

    然而,说是武装,精灵魔族的那两件无上圣器,与源宇宙的那些武装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和不同。

    所以同样无人知道,精灵魔族的那两件无上圣器,其真正的伟力又是怎样?

    毕竟,当年的那一战,精灵魔族的那两件无上圣器,虽然展露出了无尽的伟力和恐怖的威能,但是同时,当年有幸见证过那两件无上圣器之人也都知道,当年的精灵魔族,并没有那么的能力,能够将这两件无上圣器的威能,彻底的催动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人觉得,大日金轮和月幻之轮,虽然一直都传说那是由精灵魔族制造出来的,不过具体如何,泽也就不得而知了。

    最起码,有些人觉得,如果精灵魔族真有能力能够制造出这种层次的武器出来,那么当年那一战,她们也不至于最后会退出永生大陆的舞台,当年的原始之地,所付出的代价和牺牲,起码也得增加数倍不止。

    嗯,指不定当年付出极大代价的原始之地,随后也不会发生后来那一系列的事了。

    所以,看着那轮明月,即便知道当年那一战,那月幻之轮已经破碎,如今即便是被人重聚,也可能有损,但是罗森只是看了一眼以后,便如同奥恩和于苣三人一般,没有一丝与其对抗的心思了。

    而罗森如果知道,在李太黑的身上,除了月幻之轮这件堪比至强武装的残缺圣器之外,还有着一幅完整的白银武装,不知道他又会被震惊到怎样的一个地步。

    事实上,别说是他罗森,就算是一名原始之地始祖在此,在得知这这一切之后,只怕也会因为李太黑身上的配置,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更何况,李太黑除了身具月幻之轮和白银武装之外,尚还身具源血之力,以及融合了那未完全成型的永恒粒子。

    如此强大和豪华的配置,估计换成任何一名至强者遇上,第一时间也会被震惊到直接爆粗口的地步,暗骂李皓白和无冕之王君洛等人太过于奢侈和不讲道理了。

    他们将李太黑当作了什么?一台人形的战争机器?还是一座移动的战争堡垒?

    这样的配置,如果李太黑的层次跟上,力量足够,只是他一个人,便足以攻下一个个层次不算太低的位面了。

    血露基站的毁灭,早在第一时间便远远遁走,以免受到暗里的罗森等人,自然远远的见证过了。

    虽然如此,不过罗森等人的面色,却看不出有多少的愤怒和悲哀,相反却有着一种异样的平静和淡然。

    仿佛对于那血露基站,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归属感,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留恋和感伤。

    也是,以他们的实力和层次,即便是血露基站不再,他们也可以去到其他的基站,同样也会受到重用和欢迎。

    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安全的到达下一个基站才行。

    毕竟,血色城墙所控制的这些基站之间,因为彼此利益和其他方面的一些原因,距离并不算太近。

    而失去了能量补给,又没有巨型冰肌护持的他们,要想穿过这段距离,经历重重险地去到下一个基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是以,看着那逐渐消失在血露基站上空的明月,罗森等人的目光,也跟着一沉。

    因为那轮明月所消失的方向,与他们所要去的方向,正好相同。

    “该死。”

    一名黄金一阶的战士情不自禁的怒喝了一声。

    然而,就在这时,罗森却是哈哈一笑道:“妙极、妙极,有他在前面开路,我们再去的时候,岂不是简单、容易多了?”

    罗森此言一出,王畿和彭鹏等人先是一愣,随后跟着一阵狂喜。

    因为他们突然想到,罗森所言,确实极有道理,如果李太黑也是往血鸽基站而去,那么沿途的险地和凶险,那李太黑必然会为他们淌平,到时候他们岂不是能够安全无恙的通过了?

    “走,跟在他的后面。”

    彭鹏神色一动道。

    而也就这时,王畿的面色突然一变,随即他身形一动,已然冲天而起,向着一个方向疾掠而去。

    与此同时,彭鹏和罗森也是如出一辙的疾掠而起,紧随王畿而去。

    轰然一声就在罗森等人掠起的瞬间,土石翻卷之间,一道血光猛然从那地面之下冲了起来,随后猛地一卷。

    啊……

    随着一声惨呼,一名来不及避开的黄金战士,已然被那道血光当场洞穿。

    随即,滚滚的血气顿时自那名黄金战士的体内倾泻而出,眨眼之间,那名黄金一阶的战士,已然化作了一具失去生机的干尸。

    呼的一声!

    没有丝毫的犹豫,其余的那几名瞬间明白发生了,也明白罗森等人为何极速而去的黄金战士,已然冲天而起,极速而遁。

    只可惜,他们的动作虽快,但是那自地面之下冲起的那道血光,不,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一根拳头粗细的血丝,比他们的速度更快。

    噗、噗、噗!

    几乎在那些黄金战士掠身而起的瞬间,三名实力相对最弱的黄金战士,已然被那根血丝洞穿,一身血气瞬间被抽干,化作了三具干尸。

    “吼。”

    同一时间,随着一声咆哮,一道透发滚滚血气,头生双角,满身鳞甲的身影,已然冲天而起,向着其余的那几名黄金战士追了过去。

    那是一名身具人形的生灵,甫一出世,其掀起的滔天的血气,便已经将方圆里许之地尽数覆盖。

    不仅如此,自它体内散溢而出的能量波动,是那样的强大而又特别,极具吞噬性,它立身所在,除了一片血色之外,其他的一切俱都被其吞噬一空,就连天光也不例外。

    “人形的血丝虫皇。”

    剩下的那几名黄金战士,在见到那名人形生灵之后,可谓是亡魂皆冒。

    因为那名人形生灵,乃是一头真正的血丝虫皇,也是这片生命禁区的真正主宰,尼咕噜噜。

    甚至可以说,这片禁区的所有血丝虫,以及寻常见到的那些血丝虫王,俱是因为它而存在。

    至于尼咕噜噜有多强,哪怕与之相邻,甚至也打过几次交道,整个血露基站也没有人能够说清。

    因为仅有的那么几次交道,血露基站俱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甚至于如果不是血鸽和血鹰基站的战士及时来援,恐怕不用李太黑出手,早在多年以前,血露基站就已经被其直接抹平了。

    只不过,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那几次冲突和大战之后,血丝虫皇尼咕噜噜便很少再现身,平日间俱都沉睡在那片禁区的深处,也正是因为如此,与之相邻的血露基站才能够暂时的相安无事。

    不过,即便是如此,每次巡查这片禁区的边缘,观察这片禁区所有动静,也是血露基站一众战士每日例行的一件公事。

    然而,就在今天,就在血露基站被人从地平线上抹去的下一刻,这片禁区之王的血丝虫皇尼咕噜噜,居然破天荒的直接出世了。

    逃!

    死命的逃!

    不用多想,也不用做任何的抵抗,深知尼咕噜噜强大的一众黄金战士,根本不敢与那尼咕噜噜有任何的交集,只是催动着体内的能量,将自己的身法速度发挥到了一个生平的极致。

    甚至于有人为了能比其他人快一步,不惜燃烧自己的生命本源,也要让自己的速度更快一些。

    然而,即便是如此,随着那道犹如催命符一般的血光闪动,还是有两名黄金战士未能幸免于难,被血丝虫皇尼咕噜噜口中喷出的血丝洞穿,抽干了体内的血气和生机,瞬间死于非命。

    而做完这一切的尼咕噜噜,看着那三名极速而去的黄金战士,以及第一时间便遁出老远的罗森等人,它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也没有展开追击,而是向着一个方向扫了一眼,随后犹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尼咕噜噜的消失,它方才所在的地面之下,亦是一阵的蠕动,无数的血丝虫沿着它所去的方向,迅速的跟了过去。

    而它们所去的方向,正是血鸽基站所在的方位。

    只不过,如果罗森等人还在的话,定然会发现,随着血丝虫皇尼咕噜噜而去的那些血丝虫,其规模似乎并不大,最起码比起这片禁区的血丝虫数量而言,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的程度。

    很显然的,那些紧跟着血丝虫皇尼咕噜噜而去的血丝虫,定然就是常年伴在尼咕噜噜近前,犹如护卫一般的存在。

    而这其中不用多想,必然有着不少实力强大的血丝虫王。

    换句话说就是,随着血丝虫皇尼咕噜噜的离去,这片禁区内的血丝虫,亦可谓是倾巢而出了。

    这不过,没有人知道血丝虫皇尼咕噜噜此次出世的目的为何,又是不是与血露基站的毁灭,以及李太黑有关。

    不过,一场血雨腥风在不久之后会席卷这片区域的场景,已是显而易见。

    远的不说,就说这一路过去,血露基站与血鸽基站之间的那片禁区,其内的那些血魂兽,便与这些血丝虫极为的不对付,两者每每相遇,必然都会爆发一场冲突和大战。

    以往这个时候,便是血露基站和血鸽基站各自收获的一个季节,因为那些血丝虫的血液,可以抵御原始之地的那股无形腐蚀之力,而那些血魂兽的血液和骨骼,作用同样十分的大,有着多种的用途,也是原始之地用来研究暗位面生物的一种主要材料之一。

    而以那些血魂兽的骨骼,融合其他的一些陨金和特殊材料所制造而出的战争傀儡和战争领主,其战力和性能可比以往的那些战争领主和傀儡强出太多了。

    甚至有个别的战争领主,足以与母船所制造的战争领主相抗衡,不会有丝毫的下风。

    一切只因为那些血魂兽的骨骼,在经过特殊融合和处理之后,能够将那些战争领主的攻击和破坏力,进行一种放大,也能增强它们体内的能量输出。

    说起来,如果不是很技术还没到位,有些地方还没有被攻克,有些战士甚至准备将那些血魂兽的骨骼融入自己的体内,以此来增强自己的战力。

    只是很可惜的,他们虽然提取道理血魂兽的生命因子,但是那种生命因子却难以与他们融合,也无法用它们来进行替换。

    所以直到如今,对于血魂兽的利用,大多都体现在那些战争傀儡和战争领主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