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武侠仙侠 > 以武当之 > 第563章平常

第563章平常

    “呵呵,真有意思。”

    最终黑脸大汉也只是一笑而过,虽然都是一方霸主,但是他也是属于最弱的存在,若不是因为上面有人,他早就被生吞活剥了。

    和这小娘们开个玩笑还行,真要扯起了,怕是等不到上面来人,他就被围攻致死了,再说了,如今来的这些家伙里,除了最强的童光秀,这位真正的入真境强者以外,其他人出身的地方,都只能算是穷乡僻壤!

    “好了,各位道友,今天这地,我谁也不给,我自己要了。”

    轩辕澈独自一人,站了出来。

    他看着这帮家伙,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这地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各位都是此界大能人物,外界还有很多尚未开辟的方外之地,按照惯例,此地便是本座所得,各位,请回吧!”

    轩辕澈说得轻松,但是话语中,却充满了不容争执的语气。

    场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望向了一个人,中间的那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少年,他生得甚好看,比起一般的仙子,那也是绰绰有余。

    别说是女人,就是男人看见了他也忍不住要动一些歪心思。

    这位便是赫赫有名的童仙溪,童修士,同时也是一个大星界的界主,据说他父亲乃是灵界一大能之后。

    所以家底丰厚,而且天资卓越的他,早早就修炼到了入真境,别说是在本星界了,就是在整个星河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大能。

    因此,在场修士,都很服他。

    这座大陆虽然是轩辕澈发现的,但是这里靠近童仙溪星界,不然,他也不会突然驾到了。

    事实上,在这里的二十个修士,包括轩辕澈在内,都是因为距离够近,所以才能够很快的抵达。

    现在要对这座大陆的所有权进行瓜分,那自然而然的,这位童修士的看法,是必须要尊重的。

    轩辕澈倒是没多在意,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徒弟和徒媳,至于这座大陆,他不要也没什么,他轩辕澈在天相大星界也是前面几位的强者。

    还不至于沦落到和人争夺一座地阶上品大陆的地步,太丢份了。

    果然。

    那童仙溪淡淡摇头,“这里是轩辕兄先发现的,那于情于理,自然就是归轩辕兄处置了,当然,其他道友也可以通过买卖的方式,和轩辕兄换取了,各位应该清楚规则。”

    他的话一说出来,基本上就盖棺定论了。

    在场诸位即使不给轩辕澈面子,那也是不敢和这位做对的,所以他说的话虽然很让人沮丧,但是没有人反对。

    “那好,既然童兄都这么说了,我等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既然如此,轩辕雄这大陆就归你了,我等在此恭贺轩辕兄!”

    一众老狐狸修士,尽管心里面有再多的不愿意也只好闭嘴了,而且还得祝贺轩辕澈。

    “那既然如此,就谢过各位道友了,轩辕去了。”轩辕澈对着众人拱拱手,携手带着玉娇娇消失在了原地。

    ……

    天云大陆外围。

    天云子露出千里真身来,他把整个大陆都藏了起来,然后提心吊胆的看着外面的那20多个大能修士。

    一旦情况不对,他就会及时跑路,不会有任何丝毫的犹豫。

    毕竟他又不是傻,在这些大佬面前逞强,那不是找死吗?

    天云子紧张无比的等待着,可是想象中的大混战并没有到来,反而是过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那几十道强横的气息分别消失在了远处。

    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干干净净的。

    “?”

    天云子很疑惑,他利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发现大陆方圆万里以内已经没有了其他同境界修士的踪迹。

    再扩大三万里……

    五万里……

    终于,他发现这帮人已经走了。

    “?”

    天云子内心疑惑更甚。

    而此刻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拍卖行的地下室里。

    轩辕澈和玉娇娇并肩而立。

    看着面前的两具包裹在冰层中的尸体,正是姜洛凝和姜洛霜二女的,从她俩被宁川包裹起来,直到现在,才过去了不到三天。

    “你那傻徒弟呢?怎么没在?”

    四下环顾,没发现任何一个男的,玉娇娇好奇的问道。

    “呵呵,现在他可出不来,再说了,他恨我入骨,要是见面了也不是很痛快的,你就别再找了。”轩辕澈笑道。

    “哦,”玉娇娇点点头,她也没多想,继续打量着这两具尸体。

    她们的灵魂早就毁掉了,唯有肉身保存下来,如果按照寻常的看法,这二女肯定是死了的,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当初二女知道那灵魂力量的可怕,知道宁川是不可能凭借寒冰的力量就能阻挡下来的,只有二女合力,以她们的灵魂为盾,才能让宁川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否则,都得死。

    “幸亏她是我朱雀宗的传宗弟子,已经被种下了灵印,否则,即便是大罗金仙,只怕也无能为力!”

    玉娇娇靠近观察了一下,才点点头说道。

    “情况如何?”

    轩辕澈问道。

    “朱雀印,第一轮转世需要的能量不需要太多,重要的是修士本身的力量,来与其融合,契合度高的话,只需要沉睡个一两年,便能恢复。”

    玉娇娇介绍道。

    “一两年……那还是太久了,不行,你想个办法,你能不能传一部分修为,减少这个时间。”轩辕澈问道。

    “嗯……这样吧,我将一部分神识留在她的朱雀印上,这样,我可以暂时控制这朱雀印,然后,就可以在这段期间里慢慢的吸收这朱雀印上的能量,这个速度虽然很慢,但总归还算是有点效果。”

    玉娇娇想了一下,说道。

    “最快多久?”

    “十个月左右。”

    “还是太慢!”

    “这还慢?要不你来?”

    玉娇娇立马就不乐意了,她瞪着轩辕澈,“你以为我们朱雀宗传承的这功法,很好修炼么?我修炼了一千四百年啊,一千四百年!十个月已经是逼近我的大限了,轩辕澈,你最好别太过分了!”

    ……

    “那好,就十个月,不过,你能破开这一层冰霜吗?”轩辕澈接着问道。

    “难道这应该不是你干的活?”玉娇娇盯着他,“轩辕前辈功力高深,威明远扬,神通广大,高深莫测,怎么可能连这小小的冰霜都解冻不了呢?您说是吧?”

    “别开玩笑了,我真不行。”

    轩辕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傻小子哪里来得机缘,这天地间所生的万物中,万年难得一见的奇物,居然被他遇见了好几样,这冰霜就是其中一种。”

    “这冰霜有什么奇怪的,难道能比五方冰精更可怕。”玉娇娇撇撇嘴,不屑一顾的说道。

    她口中的五方冰精,是一位灵界的大能所修炼的灵物,张口喷吐之间能够冻结一方大陆,无比可怖!

    不止如此,五方冰精还有吞噬万物的诡异功效,若是被五方冰精附身,除了自爆,根本逃不脱。

    但这东西,只怕也只有那些灵界的顶级强者才拥有吧!

    “呵呵,如果我说五方冰精的主体是这冰霜的一部分,你信吗?”轩辕澈笑了笑,说道。

    “什么?”玉娇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了,好了,先试试吧,看看你的朱雀真火能不能够把它给融化了,不行的话,我再找几个人来。”轩辕澈道。

    “好。”

    玉娇娇说着,玉手一伸,一股绚烂的火焰出现在了她的掌心,旋转着,然后飞出一只朱雀一样的火鸟,然后扑入了面前的冰层里!

    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玉娇娇皱眉:“咦?”

    她发现这些冰层居然能够抵抗住她的朱雀真火的炙烤。

    过了好久,这些冰霜居然是一点没动!

    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轩辕澈在旁边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玉娇娇止住了行动,看向轩辕澈。

    ……

    宁川一路往北,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的距离,反正是挺长的了,大概走了两天吧,这两天的时间,他都没有停下。为什么呢?因为他感觉到了水白明就在前方。

    水白明的实力在金丹境,超过了现在的他。虽然自己的意志力是远远胜过水白明的。

    但是,现在毕竟人家是金丹境,而自己只是筑基境巅峰。所以宁川也知道自己的实力究竟是不能够再对他发起强行的进攻的。

    水白明似乎也知道宁川在跟着自己,但是他并没有主动的来对付宁川,也没有提高速度。

    可能是把宁川当成了甩不掉的臭虫一样。也就让他跟着了,反正自己也不会身上少一块肉什么的。宁川还在很有耐心的跟着。

    没办法。水白明身上的那股神秘的液体对它的吸引力很大。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自己想要的一样东西,所以他必须拿到。

    因此,这两天的时间,水白明走走停停,他也跟着走走停停。

    走的距离并不长。

    不过也是走出了一百多里的距离的。

    宁川感觉到水白明的踪迹在前方五六十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也就跟着停了下来。

    自己还是不敢靠的太近,也可能是心虚。也可能是其他什么的别的原因。宁川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他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是普通的山道。

    除了旁边是浓密的树林以外,其他地方感觉还不错。其实这地方的土匪除了被自己给整没了的那个南边的寨子以外,就没有其他别的了。

    所以说这地方比其他地方安静了许多。

    宁川相信附近的土匪都聚集在某个地方,所以他现在是找不到任何土匪的,所以就比较安静。

    他坐在石头上,慢慢的,拿出了那个画轴,看到了画上的三个人。左边是他,一脸英气,看上去英俊潇洒,很有魅力。

    右边是姜洛凝,一身白衣,恍若天仙临世。

    二人一手牵牵着一个七八岁的俏生生的女童。

    虽然明知道这是另外一条时间线上的自己。这个姜洛凝也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姜洛凝,但是,宁川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心安。

    他看着这幅画,以至于一时间都入了神。周围的环境自然而然的就被他有意无力的给忽略了。

    所以,他也没有看到旁边的浓密的树林子里突然窜出来的一只黑熊。这可不是一头普通的黑熊。它站起来足够有两三个人那么高。个头很大。

    最关键的是,它的块头也很足。

    它看了宁川一眼,然后发出了一声吼叫。宁川反应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黑熊,吓了--跳,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退。同时收起了手里的画轴。

    他看着那黑熊,手里的力量在凝聚,准备给它来上狠狠-拳。忽然他呆住了,他发现这头黑熊的境界很高。

    起码得是元海境修为。

    这是一一个怎样的概念?

    要知道当初在万妖窟的时候,宁川看见的那些妖魔。都才是凝液境修为能够抵达元海境,已经成为妖王级别的人物了,都已经是能够统领一方妖魔了。

    再看面前的这黑熊,还是个光杆司令呢。

    那头黑熊见到宁川,紧张的看着自己,充满了戒备。它自己却不恼怒,也没有上前来扑宁川的心思,反而是冲着宁川吼了吼,随即转身朝着浓密的林子里走去。它那意思好像是要逆穿跟上来瞧瞧。

    宁川怎么可能去呢?

    他看着这头黑熊,不知道它肚子里在搞什么鬼,也不知道这林子里有什么危险。所以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正在思考是不是要赶紧离开的时候,那头黑熊突然又从林子里窜了出来。然后对着他吼了吼,然后转身又朝林子里跑去。

    这下意思很明显了,它就是要宁川,跟着自己走。宁川看到这个情形,皱了皱眉头。

    他想了想,决定跟上去瞧瞧。反正自己在这个世界死了,在现实世界会恢复过来,也没什么损失。所以他准备跟上去瞧瞧。既然这头黑熊想要自己去看看,

    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想到这里,宁川也不害怕了。

    大不了就是一一个梦醒了罢了。

    于是他跟着向密林里走去。林子很茂密,那些树叶枝繁叶茂的。

    宁川随手一击,震散了那树枝,树枝四散而开,露出了一个缺口。这才发现林子里有-条小路蜿蜒着通往山谷。那黑熊正不紧不慢的朝着山谷里走去。

    ……

    “那是什么?”

    顺着黑熊,宁川也看到了,山谷里,掩映的古建筑群,他恍然大悟!

    原来这地方是有一个遗落的宗门遗迹啊!

    宁川联想到黑熊的修为已经抵达了元海境,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没有猜错的话,这黑熊应该是这个宗门的护宗灵兽的后裔。

    “去看看。”

    秉持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宁川准备去看看。

    他脚下的步子轻快,速度施展的很快的他,轻而易举的就追上了面前的黑熊,不过他并没有超过黑熊,也没有跟着它一起走,反而是跟在了黑熊的后面,大概一丈左右的位置。

    这个位置刚刚好,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能够及时反应过来。

    ……

    很快,来到了这遗迹的面前。

    宁川首先看到了那破败的大门,看着那高达十几丈的大门,可以联想到它没有破败,以前是多么的金碧辉煌,宏伟壮观,这种规模的宗门。

    也只有元婴境大能才能开得起了。

    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这个遗迹身份的牌匾之类的东西,宁川暂时还不了解这个遗迹,所以他准备再往前深入了解一下。

    这个时候黑熊不见了踪影。

    不过也不重要了。

    宁川穿过了大门,往最近的一个宫殿走去,这个宫殿的门匾还算清晰,远远的就看到了三个大字——“云雨宫”

    保存的还算完好,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距离大门只有不到10丈的距离。

    “嘎吱……”

    ……

    “那是什么?”

    顺着黑熊,宁川也看到了,山谷里,掩映的古建筑群,他恍然大悟!

    原来这地方是有一个遗落的宗门遗迹啊!

    宁川联想到黑熊的修为已经抵达了元海境,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没有猜错的话,这黑熊应该是这个宗门的护宗灵兽的后裔。

    “去看看。”

    秉持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宁川准备去看看。

    他脚下的步子轻快,速度施展的很快的他,轻而易举的就追上了面前的黑熊,不过他并没有超过黑熊,也没有跟着它一起走,反而是跟在了黑熊的后面,大概一丈左右的位置。

    这个位置刚刚好,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能够及时反应过来。

    ……

    宁川首先看到了那破败的大门,看着那高达十几丈的大门,可以联想到它没有破败,以前是多么的金碧辉煌,宏伟壮观,这种规模的宗门。

    也只有元婴境大能才能开得起了。

    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这个遗迹身份的牌匾之类的东西,宁川暂时还不了解这个遗迹,所以他准备再往前深入了解一下。

    这个时候黑熊不见了踪影。

    不过也不重要了。

    宁川穿过了大门,往最近的一个宫殿走去,这个宫殿的门匾还算清晰,远远的就看到了三个大字——“云雨宫”

    保存的还算完好,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距离大门只有不到10丈的距离。

    “嘎吱……”

    推开大门,宁川浑身一震周围的灰尘都被震散,并没有任何的灰尘落到他身上。

    他又几下操作,周围的灰尘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并没有遮挡视线。

    他这才观察起整个大殿来。

    只见殿内,一片空白,什么摆设都没有,就好像空旷的礼堂一样,只有最中间摆着一个蒲团,上面有一具骨骸,从穿着的衣服来看,应该是这个宫殿的主人。

    宁川走了过去。

    看到了骨骸穿着的衣服,上面的云雨两个篆字,更加确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四下看了看,这个大殿已经被搬空了,没什么遗留,他想了想,朝着旁边的后后殿走去,一进去,这才发现进去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这是一处山水华庭。

    宁川出现在小亭之中,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盘已经干瘪的不像样子的葡萄,只有远处的假山上,流下来的水,还有些许生气。

    周围全是一些小亭子之类的,远处是一个大大的宫殿。周围有很多附属宫殿,宁川自然知道这里就是真正的云雨宫了。

    他来了兴趣,顺着旁边的小路,往远处的宫殿行进,可是没有走几步他就碰到了一处断层。

    这里的木板铺成的道路,距离对面有一丈左右的距离,而中间的木板,不知去向,从裂缝来看好像是被撞碎的。

    “池子里会不会有什么怪物?”

    宁川这么想着,突然看到池子里,飞出了一个白花花的身子,然后朝着自己伸出长长的舌头,就是卷向了自己的脖子!

    宁川瞬间出手,手一挥,一股狂风带起来,朝着那长舌头卷去!

    那长舌头似乎早有预料,竟然一缩,直接躲过了这狂风,继续缠绕上宁川的胳膊,想要将他给缠绕起来!

    宁川脸色一变,用另一只胳膊挡开了长舌头,身体一矮,避开了长舌头。

    “轰隆!”

    他刚避开,他刚才站着的地方,就炸响了一阵闷雷声。宁川的背脊一凉,抬头一望,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蛇头,正盯着他。

    宁川一惊,他这个时候终于注意到,这个蛇头竟然足足有三尺多大!

    “这是什么怪物蛇?”

    宁川心中一跳,他看了半晌,发现眼前这条巨蛇,身上没有鳞甲,像是泥鳅一样滑腻,半个身子都沉浸在眼前的池子里,只有头和上半部分漏了出来。

    “嘶……”

    这条巨蛇,冲着宁川吐出了蛇信子,看样子挑衅意味十足,宁川胳膊上还缠着那白花花的身子吐出来的长舌头,行动受阻,不敢多耽搁。

    立马往对面跑去。

    但是,这像泥鳅一样滑腻的巨蛇,哪里会让宁川如意,就是怪叫一声,立刻追击了上来!

    宁川“噗通”一声,掉入了水池里,很快就消失了。

    那白花花的身子一扯,长长的舌头,回到了它嘴里,那巨蛇尖啸一声,居然是一头扎了进去!

    它个头大,破坏力极强,仅仅只是扎了一个大猛子,炸出来的水花,都有好几米高。

    不远处的小亭子边。

    一双湿淋淋的手,抓住了池子边的栏杆,然后爬了上来,一个湿漉漉的人影,出现,不是别人,正是宁川。

    他甩了甩手,正准备离开,忽然觉得水里的脚一痛,随即整个身子再次被拉入了水中!

    “嘶!”

    也几乎是同一时间。

    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池水里冒出来,它个头很大,光是蛇头就有三尺方圆,此刻,嘴里还叼着一个青年呢!

    这蛇口吐着长信子,将宁川拖入到了池子之中,如今又带着上了半空!

    宁川拼命挣扎了几下,却根本无济于事。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

    ………

    面前,一阵白光闪过。

    只见周围的池水中,突兀的升起数十道黑色的水柱,对准了这巨蛇,然后便是齐齐喷射出水柱来!

    “这是……”

    宁川一呆,这攻击的手段,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他这么想着。

    已经是有两道水柱攻击落在了身上的巨蛇头上!

    巨大的冲击波传来!

    巨蛇发出一声尖啸,嘴里一松,宁川便是直接掉了下去!

    就在宁川以为自己要和水面来个脸贴脸的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双手,勾住了他的腰,然后带着他,飞了起来。

    在空中转了几圈,才落到了旁边了小亭上面站定。

    宁川看着怀里的白衣女子,叹了口气,“你终究是没走。”

    “我要是走了,你现在就被这大蛇吃了!”姜洛凝说着,手一扬,周围池水里再度升起十多根黑色的水柱,都朝着那巨蛇的身上,砸了过去!

    “轰隆,哗啦!”

    巨大的爆炸声和水花四溅的声音响起来。

    那巨蛇显然也愤怒了,尾巴一拍,水面激荡翻滚,水花乱舞,紧接着,

    巨蛇尾巴狠狠抽打过来,直接朝着小亭上的宁川和姜洛凝而来!

    姜洛凝冷哼一声,一把挽住宁川的腰,朝后退了两步,直接飞起来,离开了这小亭上。

    而随着他二人的离开。

    小亭子被巨蛇的一尾巴,扫成了废墟!

    “照顾好自己,这家伙,交给我了。”姜洛凝眉头紧锁,对宁川说着,随即扔出来一柄飞剑,踏了上去,宁川被姜洛凝的一股灵力保护着,落在了不远处的假山上。

    站住了脚步,宁川看着远处的姜洛凝和巨蛇战斗的身影,心里感觉有些异样,联想到刚才姜洛凝的动作,他沉默了。

    而此刻,场上的局势却不容乐观!

    姜洛凝修为大跌,如今只有元海境初期修为,而这巨蛇,却是元海境后期!

    如果是普通的元海境初期,那肯定的是打不过的,不过,姜洛凝不是普通人,她也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天才。

    战斗天才。

    她脚踏飞剑,看着那巨蛇巨大的身躯完全露出水面,没有一丝慌张,手指一张,一把金针就飞了过去。

    金针遁速很快,

    眨眼之间就已经刺在了巨蛇的身上。

    “吼!”

    剧烈的疼痛,使得巨蛇彻底暴怒,它仰天怒吼一声,顿时就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席卷过来。

    “嘭!”

    一道强劲的劲气袭来,姜洛凝连忙运转功法,撑起护盾,但是她依旧被震退了几步!

    而且伤到了肩膀!

    这一番争斗下来,姜洛凝和巨蛇,都受了伤!

    巨蛇受了重伤,身上被金针重创过的地方,血肉模糊。而姜洛凝的香肩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痕,都见了骨头,鲜红的鲜血正从里面缓缓流淌出来。

    这让姜洛凝好看的眉毛轻轻皱了起来:“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受伤……”

    她低声细语着。

    同时,迅速的,再次从周围的水域里,拔出来几道黑色水柱,朝着巨蛇冲击了过去!

    ……

    宁川坐在假山上,看着远处的战斗情形,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这个姜洛凝究竟是什么实力,但是,他却是看得清楚,场上可是五五开啊!

    “呼——”

    一阵寒风吹过,吹得树木哗哗作响。

    “咔嚓咔嚓!”

    树林里面的草叶子纷纷抖落,似乎在躲避什么东西,宁川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一只黑漆漆的巨大鸟儿,停在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上,目光阴森森的盯着他。

    这只鸟,和那只黑熊差不多大,看起来很是吓人。

    “乖乖,捅了妖兽窝了?”

    宁川忍不住这么想道。

    就在他惊讶的合不拢嘴的时候。

    “吼!”

    一声咆哮,从不远处的池子中央发了出来,一瞬间,原本就不平静的池面,陡然间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条长达十丈的巨蛇,破开湖面,游了上来!

    宁川瞪大了眼睛,这又来一只?

    “宁川哥哥,不行了,我打不赢,我们跑吧!”姜洛凝果断选择了撤退,她丢了黑色水柱作为掩护,立马飞到了宁川面前。

    宁川没有丝毫犹豫,就站在了她身后。

    “抱紧我!”

    姜洛凝说着,随即指挥着飞剑,往不远处的宫殿方向飞去!

    宁川感觉重心不稳,虽然觉得这样不好,但是还是从后面,抱住了姜洛凝,这才稳住了身子。

    一开始,还没什么。

    可是不一会儿,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姜洛凝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就连控制飞剑也歪歪斜斜的,差点掉下去!

    “对不起……宁川哥哥,你能不能,别靠太近了……”姜洛凝忍住羞意,勉强说道。

    “好。”

    宁川退开一些距离,见姜洛凝好受了许多,这才松了口气,刚才那亲密的接触,让他也心猿意马的。

    这该死的,问题是,触感也根本没什么分别啊!

    宁川抓狂了,这到底是不是他的洛凝?

    “吼!”

    那远处巨蛇的咆哮声越来越远,很快没有了,此刻,才算是安全了。

    宁川跟着姜洛凝落在了宫殿门前,刚准备说什么,却发现姜洛凝直接跌倒在地上,吓了他一跳。

    “怎么了?受伤了?”

    宁川关切的问道。

    “嗯,我储物袋里有一些疗伤的丹药,你把我拿了吧!”姜洛凝虚弱的说。

    宁川看到了她香肩上的伤口,没有问为什么触手可及的,她不自己拿,而是低下头,从她腰间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两枚丹药。

    姜洛凝看着宁川,眼神里,满是星星。

    “你别告诉我,要我喂你吃。”

    宁川无奈道。

    “我好难受啊,宁川哥哥……”

    姜洛凝开始装病。

    “行行行。”

    宁川说着,无奈的照办了。

    一分钟后,姜洛凝生龙活虎的盘腿坐了起来,开始慢慢的疗伤。

    宁川坐在一边,看着她,手在虚空里,下意识的抓了抓,他表情严肃,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这一切被姜洛凝看在眼里,她又羞又恼,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狠狠的盯了一眼宁川,便是红着脸,又疗伤了起来。

    等到她调息好之后。

    宁川才开口问她。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回来保护你啊!”

    姜洛凝说得理直气壮,叫宁川一脸无语。

    “不是说好了吗?你又反悔了?”宁川道。

    “我就想再多看你几眼,这都不行吗?”姜洛凝委屈巴巴的看着宁川。

    宁川扶了扶额,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宁川哥哥,你没事吧?”

    姜洛凝这会儿主动凑了过来,她担心的看着宁川,不过,从她的眼神里,宁川读取到了别的信息。

    他往后退了退,居然是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是的,他怕这妞。

    “我看你受伤不轻,还是养伤要紧,我没事。”宁川摆摆手道。

    “我没事,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嘛!我说你呢,哎呀,你的手,流血了,我给你治疗一下吧!”

    姜洛凝惊讶的捂起了小嘴,然后抓住了宁川的手,上面,的确是破开了一个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弄的,不过宁川根本不在意。

    倒是姜洛凝,她心疼的看着宁川,“你看你,就是这么粗心大意,幸亏有本姑娘在,嘻嘻,没事了!你看!”

    姜洛凝说着,伸手,一股灵力很快出现,缓解了宁川的伤势。

    宁川没说话,继续观察,他倒想看,姜洛凝究竟是要闹哪样?

    果然,很快,姜洛凝伸手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然后道,“有点晕,哎呦,哎呦……”

    说着,一边哼哼,一边往宁川怀里靠去。

    宁川想躲开,但是被姜洛凝牢牢的抓住,躲不开,就这么让姜洛凝靠在自己身上了。

    姜洛凝闭上了眼睛,伸手将宁川的手抓在自己胸前,然后是发出了匀称的呼吸声。

    ……

    本来担心会对自己做出什么过分举动,没想到这丫头却是睡着了,宁川也就放下了戒心,如果只是这样,那也没什么。

    他没有动,就这么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他和姜洛凝降落的地方,应该是宫殿的偏殿,二人落在了门边,并没有进去,反而是就靠着门边,休息了起来。

    “云术房”

    抬头,看到这房间的三个篆字。

    宁川没猜错的话,里面应该有东西。

    他这么想着,正准备叫醒姜洛凝,却发现她睁开了眼睛。

    正看着自己。

    “你没睡啊?”

    宁川有些尴尬。

    “我哪里睡得着?”姜洛凝反问了一句。

    宁川沉默了一下,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就闭嘴了,姜洛凝,慢慢的坐起来,红着眼睛,看着宁川。

    “宁川哥哥,你真好,谢谢你。”

    她由衷的说道。

    “别太难过了,如果能让你舒服些的话,你先和我待在一起吧。”宁川叹了口气说道。

    “嗯,我保证不会做出让你为难的事情的。”姜洛凝点点头,擦了擦眼泪,强笑着,说道。

    ……

    “嗯……别哭了,丫头,再哭就不好看了。”

    宁川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泪痕,姜洛凝看着他,“你真的很好。”

    宁川动作一僵,然后收了回来了手,苦笑摇摇头。

    “你要进去看看吗?”

    宁川看着这门,准备推开进去。

    “小心,让我来!”

    姜洛凝说着,伸手丢出一把金针,立刻就把门打开了,金针迅速飞入,转了一圈,最后落回了姜洛凝手上。

    “好了,没什么事,进去吧!”

    收起金针,姜洛凝说道。

    宁川盯着她手里的金针,莫名觉得腰子一疼,想起了自己被姜洛凝拿针“伺候”的日子,用的就是这金针。

    “怎么?宁川哥哥又想尝尝这针的滋味么?”姜洛凝也注意到了宁川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了,不了,进去吧。”

    宁川连连摇头。

    ……

    与此同时,天云大陆。

    整个大陆陷入了漆黑。

    宁川寄住的小镇上。

    杨家烛铺,后堂。

    一个青年躺在地上,周围,站着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书生,他看着地上的青年,神情怪异,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旁边,走进来两个面带星纹面具的蒙面人,走到中年书生面前。

    “确认是找到那方世界的入口了?”

    黑暗中,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抖着响起。

    “回长老,的确如此。”

    那中年书生淡淡回道。

    “桀桀,梦主说的果然没错,那既然如此,你二人,就给我找到那小子,逼他拿出那件界器的下落,懂了吗?”

    那苍老的声音沉声道。

    “回长老,我的两位弟子,必然会竭尽全力。”中年书生替蒙面的二人回答道。

    “最好如此,我们长老会会全程密切关注,出了什么难以应付的事故,我们自会出手,现在,开始吧!”

    那长老如是说道。

    “是!”

    中年书生说着,他的面前浮现出两个蓝色的油灯来,那两个带着星纹面具的蒙面人接过,然后瞬间倒地,失去了知觉……

    “这二人靠谱么?”

    那黑暗中的苍老声音,突然问道。

    “此二人魂内有我施加的三重印记,不可能够反的,长老放心便是。”中年书生自信的说道。

    “希望如此……”

    那苍老的声音,销声匿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