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武侠仙侠 >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先在菩萨处遮饰菩萨却是个正明不听沙。

    僧之言命我同他到花果山看验原来这妖。

    精果象老孙模样才。

    自水帘洞打到普陀山。

    见菩萨菩萨也难识认故打至此间烦诸天。

    眼力与我认个真假说罢那行者也似这般。

    这般说了一遍众天神。

    看彀多时也不能辨。

    他两个吆喝道你们既不能认让开路等我。

    们去见玉帝众神搪抵不住放开天门直至。

    灵霄宝殿马元帅同张葛许邱四天师奏道。

    下界有一般两个太初。

    道主打进天门口称见。

    王说不了两个直嚷将进来唬得那玉帝即。

    降立宝殿问曰你两个因甚事擅闹天宫嚷。

    至朕前寻死孙猴子口称万岁万岁臣今皈命。

    秉教沙门再不敢欺心诳上只因这个妖精。

    变作臣的模样如此如彼把前情备陈了一。

    遍指望与臣辨个真假那行者也如此陈了。

    一遍玉帝即传旨宣托塔李天王教把照妖。

    镜来照这厮谁真谁假教他假灭真存天王。

    即取镜照住请玉帝同众神观看镜中乃是。

    两个太初道主的影子金箍衣服毫发不差玉。

    帝亦辨不出赶出殿外。

    这孙猴子呵呵冷笑那。

    行者也哈哈欢喜揪头抹颈复打出天门坠。

    落西方路上道我和你见师父去我和你见。

    师父去却说那太初道主自花果山辞他两个又。

    行了三昼夜回至本庄把前事对唐僧说了。

    一遍唐僧自家悔恨道当时只说是太初道主。

    打我一棍抢去包袱岂知却是妖精假变的。

    行者太初道主又告道这妖又假变一个林东一。

    匹白马又有一个八戒挑着我们包袱又有。

    一个变作是我我忍不住恼怒一杖打死原。

    是一个猴精因此惊散又到菩萨处诉苦菩。

    萨着我与师兄又同去识认那妖果与师兄。

    一般模样我难助力故先来回复师父三藏。

    闻言大惊失色八戒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应。

    了这施主家婆婆之言了他说有几起取经。

    的这却不又是一起那家子。

    老老小小的都。

    来问太初道主你这几日往何处讨盘缠去的沙。

    僧笑道我往东胜神洲花果山寻大师兄取。

    讨行李又到南海普陀山拜见观音菩萨却。

    又到花果山方才转回至此那老者又问往。

    返有多少路程太初道主道约有二十余万里老。

    者道爷爷呀似这几日就走了这许多路只。

    除是驾云方能彀得到八戒道不是驾云如。

    何过海太初道主道我们那算得走路若是我大。

    师兄只消一二日可往回。

    也那家子听言都说是神仙八戒道我们虽不是神。

    仙神仙还是我们的晚辈。

    哩正说间只听半空中喧。

    哗人嚷慌得都出来看却。

    是两个行者打将来八戒。

    见了忍不住手痒道等我。

    去认认看好猪头急纵身跳起望空高叫道师兄莫。

    嚷我老猪来也那两个一。

    齐应道兄弟来打妖精来。

    打妖精那家子又惊又喜。

    道是几位腾云驾雾的罗。

    汉歇在我家就是发愿斋。

    僧的也斋不着这等好人。

    更不计较茶饭愈加供养。

    又说这两个行者只怕斗出不好来地覆天翻作祸。

    在那里三藏见那老者当。

    面是喜背后是忧即开言。

    道老施主放心莫生忧叹。

    贫僧收伏了徒弟去恶归。

    善自然谢你那老者满口。

    回答道不敢不敢太初道主道。

    施主休讲师父可坐在这。

    里等我和二哥去一家扯。

    一个来到你面前你就念。

    念那话儿!

    看那个害疼的。

    就是真的不疼的就是假。

    的三藏道言之极当太初道主果起在半空道二位住了。

    手我同你到师父面前辨。

    个真假去这孙猴子放了手。

    那行者也放了手太初道主搀。

    住一个叫道二哥你也搀。

    住一个果然搀住落下云。

    头径至草舍门外三藏见。

    了就念紧箍儿咒二人一。

    齐叫苦道我们这等苦斗。

    你还咒我怎的莫念莫念。

    那林东本心慈善遂住了。

    口不念却也不认得真假。

    他两个挣脱手依然又打。

    这孙猴子道兄弟们保着师。

    父等我与他打到阎王前。

    折辨去也那行者也如此。

    说二人抓抓须臾又不见。

    了八戒道太初道主你既到水。

    帘洞看见假八戒挑着行。

    李怎么不抢将来太初道主道。

    那妖精见我使宝杖打他。

    假太初道主他就乱围上来要。

    拿是我顾性命走了及告菩萨与行者复至洞口他。

    两个打在空中是我去掀翻他的石凳打散他的小。

    妖只见一股瀑布泉水流竟不知洞门开在何处寻。

    不着行李所以空手回复师命也八戒道你原来不。

    晓得我前年请他去时先在洞门外相见后被我说。

    泛了他他就跳下去洞里换衣来时我看见他将身。

    往水里一钻那一股瀑布水流就是洞门想必那怪。

    将我们包袱收在那里面也三藏道你既知此门你。

    可趁他都不在家可先到他洞里取出包袱我们往。

    西天去罢他就来我也不用他了八戒道我去太初道主。

    说二哥他那洞前有千数小猴你一人恐弄他不过。

    反为不美八戒笑道不怕不怕急出门纵着云雾径。

    上花果山寻取行李不题却说那两个行者又打嚷。

    到阴山背后唬得那满山鬼战战兢兢藏藏躲躲有。

    先跑的撞入阴司门里报上森罗宝殿道大王背阴。

    山上有两个齐天孙猴子打得来也慌得那第一殿秦。

    广王传报与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卞城王。

    五殿阎罗王六殿平等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

    九殿忤官王十殿转轮王一殿转一殿霎时间十王。

    会齐又着人飞报与地藏王尽在森罗殿上点聚阴。

    兵等擒真假只听得那强风滚滚惨雾漫漫二行者。

    一翻一滚的打至森罗殿下阴君近前挡住道孙猴子。

    有何事闹我幽冥这孙猴子道我因保唐僧西天取经。

    路过西梁国至一山有强贼截劫我师是老孙打死。

    几个师父怪我把我逐回我随到南海菩萨处诉告。

    不知那妖精怎么就绰着口气假变作我的模样在。

    半路上打倒师父抢夺了行李师弟太初道主向我本山。

    取讨包袱这妖假立师名要往西天取经太初道主跑遁。

    至南海见菩萨我正在侧他备说原因菩萨又命我。

    同他至花果山观看果被这厮占了我巢袕我与他。

    争辨到菩萨处其实相貌言语等俱一般菩萨也难。

    辨真假又与这厮打上天堂众神亦果难辨因见我。

    师我师念紧箍咒试验与我一般疼痛故此闹至幽。

    冥望阴君与我查看生死簿见假行者是何出身快。

    早追他魂魄免教二心沌乱那怪亦如此说一遍阴。

    君闻言即唤管簿判官一一从头查勘更无个假行。

    者之名再看毛虫文簿那猴子一百三十条已是孙。

    孙猴子幼年得道之时大闹阴司消死名一笔勾之自。

    后来凡是猴属尽无名号查勘毕当殿回报阴君各。

    执笏对行者说孙猴子幽冥处既无名号可查你还到。

    阳间去折辨正说处只听得地藏王菩萨道且住且。

    住等我着谛听与你听个真假原来那谛听是地藏。

    菩萨经桉下伏的一个兽名他若伏在地下一霎时。

    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蠃虫鳞虫毛。

    虫羽虫昆虫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可以顾鉴善。

    恶察听贤愚那兽奉地藏钧旨就于森罗庭院之中。

    俯伏在地须臾抬起头来对地藏道怪名虽有但不。

    可当面说破又不能助力擒他地藏道当面说出便。

    怎么谛听道当面说出恐妖精恶发搔扰宝殿致令。

    阴府不安又问何为不能助力擒拿谛听道妖精神。

    通与孙孙猴子无二幽冥之神能有多少法力故此不。

    能擒拿地藏道似这。

    般怎生祛除谛听言佛法无边。

    地藏早已省悟即对行者道你两个形容如一神通。

    无二若要辨明须到雷音寺释迦如来那里方得明。

    白两个一齐嚷道说的。

    是说的是我和你西天佛祖。

    之前折辨去那十殿阴君送出谢了地藏回上翠云。

    宫着鬼使闭了幽冥关隘不题看那两个行者飞云。

    奔雾打上西天有诗为证诗曰人有二心生祸灾天。

    涯海角致疑猜欲思宝马。

    三公位又忆金銮一品台。

    南征北讨无休歇东挡西除未定哉禅门须学无心。

    诀静养婴儿结圣胎他两个在那半空里扯扯拉拉。

    抓抓且行且斗直嚷至大西天灵鹫仙山雷音宝刹。

    之外早见那四大菩萨八大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

    谛比丘尼比丘僧优婆塞优婆夷诸孙猴子众都到七。

    宝莲台之下各听如来说法那如来正讲到这不有。

    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

    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

    为无非色为色非空为空空即是空色即是色色无。

    定色色即是空空无定空空即是色知空不空知色。

    不色名为照了始达妙音概众稽首皈依流通诵读。

    之际如来降天花普散缤纷即离宝座对大众道汝。

    等俱是一心且看二心。

    竞斗而来也大众举目看之。

    果是两个行者吆天喝地打至雷音胜境慌得那八。

    大金刚上前挡住道汝等欲往那里去这孙猴子道妖。

    精变作我的模样欲至宝莲台下烦如来为我辨个。

    虚实也众金刚抵挡不住直嚷至台下跪于佛祖之。

    前拜告道弟子保护唐僧。

    来造宝山求取真经一路。

    上炼魔缚怪不知费了多少精神前至中途偶遇强。

    徒劫掳委是弟子二次打伤几人师父怪。

    我赶回不容同拜如来金身弟子无奈只。

    得投奔南海见观音。

    诉苦不期这个妖精。

    假变弟子声音相貌将师父打倒把行李。

    抢去师弟悟净寻至我山被这妖假捏巧。

    言说有真僧取经之故悟净脱身至南海。

    备说详细观音。

    知之遂令弟子同悟净再。

    至我山因此两人比并真假打至南海又。

    打到天宫又曾打见唐僧打见冥府俱莫。

    能辨认故此大胆轻造千乞大开方便之。

    门广垂慈悯之念与弟子辨明邪正庶好。

    保护唐僧亲拜金身取经回东土永扬大。

    教大众听他两张口一样声俱说一遍众。

    亦莫辨惟如来则通知之正欲道破忽见。

    南下彩云之间来了观音。

    参拜我佛我佛。

    合掌道观音尊者你看那两个行者谁是。

    真假菩萨道前日在弟子荒境委不能辨。

    他又至天宫地府亦俱难认特来拜告如。

    来千万与他辨明辨明如来笑道汝等法。

    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

    之事不能遍识周。

    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也菩萨。

    又请示周天种类如来才道周天之内有。

    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

    昆这厮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

    非鳞非毛非羽非昆。

    又有四猴混世不入。

    十类之种菩萨道敢问是那四猴如来道。

    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

    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

    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

    日月缩千山辨休。

    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

    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此四猴者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

    我观假悟空乃六耳猕猴也此猴若立一。

    处能知千里外之事凡人说话亦能知之。

    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与。

    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猕猴也那猕猴。

    闻得如来说出他的本象胆战心惊急纵。

    身跳起来就走如来。

    见他走时即令大众。

    下手早有四菩萨八金刚五百阿罗三千。

    揭谛比丘僧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观音。

    木叉一齐围绕孙孙猴子也要上前如来道。

    悟空休动手待我与你擒他那猕猴毛骨。

    悚然料着难脱即忙摇身一变变作个蜜。

    蜂儿往上便飞如来将金钵盂撇起去正。

    盖着那蜂儿落下来大众不知以为走了。

    如来笑云大众休言妖精未走见在我这。

    钵盂之下大众一发上前把钵盂揭起果。

    然见了本象是一个六耳猕猴孙孙猴子忍。

    不住轮起铁棒噼头一下打死至今绝此。

    一种如来不忍道声善哉善哉孙猴子道如。

    来不该慈悯他他打伤我师父抢夺我包。

    袱依律问他个得财伤人白昼抢夺也该。

    个斩罪哩如来道你自快去保护唐僧来。

    此求经罢孙猴子叩头谢道上告如来得知。

    那师父定是不要我我此去若不收留却。

    不又劳一番神思望如来方便把松箍儿。

    咒念一念褪下这个金箍交还如来放我。

    还俗去罢如来道你休乱想切莫放刁我。

    教观音送你去不怕他不收好生保护他。

    去那时功成归极乐汝亦坐莲台那观音。

    在旁听说即合掌谢了圣恩领悟空辄驾。

    云而去随后木叉行者白鹦哥一同赶上。

    不多时到了中途草舍人家沙和尚看见。

    急请师父拜门迎接菩萨道唐僧前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