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吴云肖雪燕 > 第2785章 魔化,复仇

第2785章 魔化,复仇

    不觉间,一日夜,已经过去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天际远处,有着一道明亮的鱼白。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是太阳升起的光亮。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本是希望的象征,可吴云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希望。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眼里,只有洛瑶。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只有已经没有任何气息的洛瑶。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又一天,又一个日夜,过去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朝阳再次的落在吴云的身上。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暖暖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吴云的心,却是冰冷冰冷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又是一天。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这一天,没有天亮。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当然不是时间停止,不再天亮,只是吴云在这日深夜,有了些变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夜黑,风冷。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周遭一片寂静,黑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吴云那跪立呆滞的状态,变得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这样的变化,却明显不是好事。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吴云的气息,开始紊乱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原本,前两日他保持呆滞状态时,就算看起来不太好,可至少他的气息,是平静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现在,他的气息,突然变得紊乱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五官与表情,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变。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他那双眸子。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特别是那对瞳孔。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猩红猩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红的仿佛要滴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在这黑夜里,看起来,更是如同夜叉的双眸般,令人望之心悸。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此刻,周遭没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如果有人,甚至但凡是有任何一个在修炼方面,稍有造诣的人,都必然能够看的出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吴云这是要走火入魔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且,此刻他这样的状态,甚至已经是走火入魔的最后阶段。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倘若此刻没有人来制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或者说吴云没有自己想通的话。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么走火入魔,恐怕也只是迟早的事。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很显然的是,此刻根本没有人会来阻止吴云。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同样,这种状态下的吴云,也根本不可能自己想通。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所以,吴云的状态,变化的很快。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气息,越发的紊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双本就猩红的双目,变得更加的赤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瑶儿,不怕,瑶儿不要害怕,我来了,我回来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会陪你,我会永远陪着你!”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瑶儿!”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是,你等等我,瑶儿,报仇,我要报仇!”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冥元宗害你,是冥元宗害的你,我要让冥元宗,不复存在。”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要灭他全宗满门!”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是一番很平静的话。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并不是说话的内容很平静,只是说,这是吴云用一种极度平静的语气,说出来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或许,也不能称这种语气为平静。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是冰冷,没有情绪,仿佛机器一般,吴云在给自己下达指令。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片刻后,吴云将洛瑶,缓缓的放在地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是三日来,吴云第一次从怀里放下洛瑶。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接着,吴云脱下自己的长袍,盖在洛瑶身上。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瑶儿,你冷对不对,别怕,我在这,我很快就回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说完这句话后,吴云缓缓站了起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气息,依旧还是无比的紊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双眸,依旧还是无比的赤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在吴云站立起来的那一个瞬间,竟只见吴云的长发。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那一头原本乌黑的长发,竟是瞬间化作了雪白之色。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或者说,这不是雪白,而更像是苍白。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一瞬白发,可见吴云心中悲痛,有多么剧烈。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一瞬,吴云便仿佛是老了十年。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模样未变,可气质变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种沧桑,悲痛,绝望的气质,笼罩了吴云整个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除此外,还有暴戾。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疯狂屠戮的暴戾。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因为在吴云满头黑发,化作苍白之后。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以清楚的察觉到,吴云那浑身肆掠的紊乱气息,突然暴增了数倍不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就仿佛是直接达到了巅峰一般。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他那双赤红色的双眸,也是猛地闪烁出一道璀璨血光。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只是一种无比暴戾凶煞的血光。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变化的,不止如此。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随着那满头白发,一同转变的,是吴云的修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或者说,这其实并不是修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是一种释放出来的战力。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也就是说,吴云,变强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修为没变强,但战力,变强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种状态,是无法去分辨实际强弱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只是可以从那种肆掠在吴云周身的气息,感觉得到。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如今的吴云,竟是比之那冥神,都已不弱分毫。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甚至可能还会更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不是走火入魔,这是,魔化!介于走火入魔,和正常中间的一种状态。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也就是说,吴云此刻的状态,已经不太正常了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却还没有跨过走火入魔的那条线。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再过去点,便走火入魔了,只是吴云刚好卡在了那条线前面,魔化!走火入魔,是会导致死亡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这魔化,也许不会直接导致死亡。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魔化过后,吴云再想回头,便恐怕是不太可能。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魔化,会增强自己战力。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恐怕世上都没有人能够解释得通。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只能说,这种战力的增幅,是吴云用自己的所有将来,来做赌注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可能往后每强大一分,都要以自己的生命,来做代价。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只是,此刻吴云并不在乎这些。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此刻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杀人,报仇!“我要谁死,谁就得死!”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冥神,我要杀的人,便是你,还有,当日入侵洛家的,所有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冥元宗,我要你们,不复存在!”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蕴含着刺骨寒意,从吴云的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陡然,只见吴云右臂猛地一抬。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杀伐之剑,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狂暴的杀伐之力,也是疯狂的在吴云周身席卷。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杀伐之力,与吴云此刻本身所存在的暴戾气息,再有那双猩红的眸子。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几相融合,更是让吴云变得无比可怕。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当真是如同一尊万古不灭的魔尊一般,令人望而心畏。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这次,吴云也只是释放出了杀伐之道。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并没有和此前一样,将冰之极致武道也释放出来融合。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之所以没这么做。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能是吴云忘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也可能说,吴云是故意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能魔化过后的吴云,觉得自己仅仅只需要动用杀伐之道,便足够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不管怎么说,这都已经不重要。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重要的是,就在刚刚,吴云已经动身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带着那一身魔化过后,紊乱,却又极其强大的一身恐怖战力,正在朝着冥元宗所在,激射而去。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一趟,吴云只为复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