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光灵行传 > 第3731章 湮没之于月陨 (二百三十一)

第3731章 湮没之于月陨 (二百三十一)

    第3731章&nbp;&nbp;湮没之于月陨&nbp;&nbp;(二百三十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你没事吧?"两个小时后,伊莱恩在浴室门外喊道。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对,弗里曼跑进去洗澡接近两个小时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要是洗澡洗一个小时的话,伊莱恩能忍,毕竟他平时也有可能花这么长的时间洗澡。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洗两个小时?真的?这也离谱了点吧?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贝利嚷着想洗澡,最后实在等不下去,跑去房东家借浴室。他现在已经洗完澡,和那只小灰狼一起在打电子游戏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伊莱恩也想去洗澡,但他没道理丢下弗里曼一个在家不管,只能在门外这样问道。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没事。"浴室里传来猫人少年的回应,那小子至少没有在浴室里自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伊莱恩稍微放心了一点,但还是不放心"你、你洗好澡了没有?"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还没好,等我一下。"弗里曼有气无力地答道。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弗里曼没有道理自杀,但伊莱恩有点担心猫人少年在浴室里泡太久晕过去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伊莱恩也有点担心弗里曼会被那些黑影怪物袭击,但现在的弗里曼应该是在消沉或者恐慌,应该没有余力去召唤那些黑影怪物。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些黑影怪物今天本来是有机会出场的,就在弗里曼表演成功,受到人们赞赏的时候。但是兰斯老爷爷随后出现并公布的事情,直接打乱了弗里曼的思绪,让本来应该很高兴的猫人少年突然转变了心情。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也在兰斯老爷爷计划之中吗?也许。但是这样一来,老爷爷是不是有点太坏心眼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我可以进来一起洗吗?"白狮人少年于是提出一个大胆的要求。反正他就是想查看一下浴室里的弗里曼到底是什么情况。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浴室里的猫没有回应。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空气凝固在这尴尬的沉默之中好几十秒。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以。"然后弗里曼才回应道,"这是你家,为什么不能。而且我们也不是没有一起洗过澡。"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伊莱恩愣了一下,脸红了起来。本来并不算是很尴尬的事情,被弗里曼这一说,搞得很尴尬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不过伊莱恩没有退缩,他推门进去了。且不提尴不尴尬,弗里曼占着浴室近两个小时,伊莱恩也受不了,总不能惯着那小子。他自己也想洗个澡,刚进行了一天的音乐演奏他也满身汗腻,极其难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不管了。伊莱恩推门进去,在浴室前的隔间就脱下身上的脏衣服,然后走进那水雾弥漫的浴室里。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弗里曼在浴缸里躺着,看起来几乎脱力了,可是这蠢蛋似乎没有离开浴缸的意思,可能是想借泡澡来舒缓一下不安的情绪。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你真的没事吧?"伊莱恩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坐下,一边清洗身体一边问。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没事……"弗里曼心不在焉地答道,仅仅是泡着澡。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哼嗯……"伊莱恩于是加快了清洗身体的速度,洗干净之后就往浴缸跳了下去。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嘿!"被扬起的水溅了一脸的弗里曼抗议道"搞什么!"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也、也许这能让你清醒点?"伊莱恩露出恶作剧的表情"而、而且别忘了,今天可是恶作剧节,你无权冲我发火。"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恶作剧节是小孩们能对大人恶作剧,大人不准发火,而不是反过来。"弗里曼瞪了伊莱恩一眼。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啊,所、所以你终于肯承认我是大人了。"伊莱恩反驳道。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这……"弗里曼闷哼了一声,被呛得没法回话。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所以,你、你怎么看那个什么[金太阳杯]比赛?"伊莱恩紧接着问"你、你要参加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猫人少年露出无奈的表情,回避着伊莱恩的目光"我不知道。我还没心理准备,突然就被兰斯老爷爷推上了舞台。我现在怕得要死。一想到我必须在真正的舞台上演奏,没有面具可以遮挡我的真面目,没有别人的背影可以让我躲藏,我就好害怕。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一想到从世界各地而来的有名的音乐家,坐在台下听我的音乐,对我那幼稚可笑的乐曲进行评分,我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你的乐曲并不幼稚可笑,它很棒。"伊莱恩打断道。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别开玩笑了,我知道我是什么水平。如果今天的演奏没有你带着,没有其他人一起帮我打圆场,它绝对又是一场灾难吧。"弗里曼把目光投向天花板。那个缭绕着水雾的天花板上射下灯饰的金色光芒,有一种让人向往的神圣感。他看着这个,为了让自己得到暂时的平静。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弗里曼这孩子一辈子被这个世界无视、冷落、轻视甚至蔑视,他的自尊心早就被摧毁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想要从绝望的泥潭里爬出来,需要巨大的勇气。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个过程会很痛苦,很可怕,让你恨不得重新钻回那个泥潭里去,在空无一人的世界里,安然待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如果习惯了那种绝望,人就会窒息,会逐渐麻木,最后变成对世界一切都毫不关心的行尸走肉。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想要回避痛苦的人,最终都是以麻木不仁收场,那绝不是什么好结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直面痛苦,也并不一定能成功战胜它。这样做很有可能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你总得去尝试。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今、今天的观众们可不是这样想的。"伊莱恩道,"如、如果兰斯老爷爷没有说谎,那么他的同僚们肯定是听过了你的演奏,觉得你值得被推荐,才会推荐你。老、老爷爷虽然人脉很广,但他不至于厉害到能摆布那么多人帮他办事。而且音乐家们都是自负随性的,不可能听从老爷爷摆布。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如、如果他们不喜欢你的演奏,他们绝对不可能推荐你参加[金太阳杯]的比赛,即使兰斯老爷爷也不可能劝得动那么多著名音乐家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所、所以你懂吗?是、是你的努力为你自己赢得了这一切。老爷爷能做的只是给你这个机会而已,真正把握到这个机会的是你自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是有才华的,只是至今为止人们都没有机会看到它而已。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是真正的金子总是要发光的。越是在黑暗的地方,它的光芒就越是弥足珍贵。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真的要放弃这次机会,埋没你真正的才华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仅仅是因为你害怕?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且,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害怕呢?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你最黑暗最屈辱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即使这次比赛失败了,你的生活还能变得更糟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听完伊莱恩的劝说,弗里曼又沉默了一会儿。少年在犹豫,在纠结,在挣扎。这挣扎是人生必经的部分,没有挣扎,人就不会成长。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是当然,弗里曼在那绝望泥潭的底端,想要从那底层爬上来是非常困难的,他会需要一些帮助。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我也会和你一起参加比赛。"伊莱恩低声说。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猫人少年的眼神变得微妙起来"明明自称是大人,却跑去参加青少年组别的比赛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我不会亲自参加。"白狮人少年摇头道,"但、但我咨询过兰斯老爷爷,他告诉我,我可以以伴奏者的身份协助你,和你一起参赛。比赛可选的乐曲里,有一些实在太复杂,无法单人完成,你也许会需要伴奏者。所、所以我可以帮助你,在不喧宾夺主的前提下帮你赢得比赛。"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要为我做到这个份上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我、我实际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伴奏就永远只是伴奏而已。如、如果像今天那样从伴奏上升成和你二重合奏,那就是违规了,你会输掉比赛的。"伊莱恩补充道"终、终究而言,你还是需要拿出勇气来主演。那、那个舞台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也不能逃跑,你要独自面对这一切。我、我能做的只是站在你身旁,给一点小小的协助而已。……你、你能做到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好卑鄙,你和兰斯老爷爷都这样卑鄙。"弗里曼嘟囔着,"你们为我做到这个份上了,我岂不是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不、不,你想拒绝还是可以拒绝,没有人会责怪你,没有人会逼你。"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怎么就是不懂。"猫人少年一脸不悦地从浴池里爬起来,用更小的音量嘀咕道"我明明根本不在乎别人喜不喜欢我的演奏,我在乎的明明只有……"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嗯?"因为那声音越来越小,伊莱恩根本听不清,他就露出一脸好奇地追问"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没什么了!笨蛋!"弗里曼逃离了浴室"我会考虑一下。别抱太大期望!"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孩子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伊莱恩没搞懂弗里曼在想什么,而他自己也泡得够久,想回去睡觉了,就放掉了浴池的热水,也跟着出去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原本应该用大毛巾把身体擦干,就这样穿上干净的衣服回去睡觉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是当他拿起大毛巾准备擦拭的身体的时候,突然发现毛巾上有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的东西。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再仔细一看,被吓得心脏都快从嘴里蹦出来"噫啊啊啊啊啊啊啊蜘蛛啊啊啊啊啊啊啊!!!————"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被吓得半死的伊莱恩原地跳起好几英尺高,然后往后倒,扑通一声摔了个肚朝天。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头被磕到了,好疼!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嘻嘻嘻嘻……"伊莱恩能听见隐约的笑声。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忍耐痛楚迅速爬起,看到贝利那张狐狸脸(其实是狮子脸,因为有幻术)从浴室的门外冒出了偷看和偷笑。伊莱恩瞬间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他转眼看了一下那擦身用的大浴巾,发现伏在上面的巨大的黑色蜘蛛,其实是一只捉弄人用的橡胶玩具。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这就是恶作剧!"贝利和他一旁的小灰狼西里奥一起摆出一个似乎很帅的姿势,在气伊莱恩。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你这臭小鬼!!"伊莱恩勃然大怒,杀气腾腾地走向两个小鬼。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今天是[恶作剧节]哦,今天之内大哥哥你不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咚咚!!——伊莱恩才不管什么恶作剧节,照揍不误。闪电般的二连击落在两个臭小鬼的脑门上,让他们感受一下伊莱恩感受过的痛楚。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呜哇啊啊啊!大哥哥太赖皮了啦!!"贝利和西里奥捂头哭着跑了(虽然是装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伊莱恩揉了揉还在疼的后脑勺,那里肿了一个包,虽然瞬间又消肿了,只有疼痛残留下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该死的恶作剧节。这讨厌的一天赶紧结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