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直播鉴宝:宝友你很不对劲啊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图穷匕见查理斯,就在这里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图穷匕见查理斯,就在这里

    查理斯额头渗出冷汗,紧张神色一闪即逝。

    “你不会真的杀我,这是恐吓,对么?”

    米勒抬着枪管:“你猜。”

    查理斯深呼吸平复下心情,认真看着米勒:“我猜不到,但是我相信你不会的。”

    说话间抬手拨开顶着自己额头的枪管。

    “我很熟悉这种猎枪,每年打猎季的时候,我也喜欢用它。”

    “所以呢?”

    “有子弹的时候,这种枪里会有一种莫名的黄油味,那是保养的很好的子弹拆出来的味道,你这个是空枪。”

    “还算不错。”

    米勒收手,没有半点被戳破的尴尬。

    “说说他们让你来的理由。”

    “没有空。”

    “果然,还是这套东西。”

    米勒撇撇嘴:“他们到底在担心什么?”

    “或许,你不准备刚才的东西,他们就不会担心了。”

    轻松下来的查里斯甚至有心情开玩笑,可米勒只是冷冷看着他:“你还没有完全获得我的信任,这件东西不可能给你带走。”

    “或许,你可以再联系他们试试看?”查理斯很自信。

    “好,你出去等着。”米勒道。

    查理斯耸耸肩,没有争辩,转身出门。

    米勒则是拨通电话。

    片刻后沉着脸重新喊查理斯进门。

    “东西在桌上,穿在肩膀上,扣好开关就可以了。”

    查理斯缓缓走向桌子,沉着,淡定,颤抖的手指却还是暴露出他内心的紧张和慌乱。

    “慢着。”

    米勒开口,发白的眼睛重新看向查理斯。

    “这件东西脱下来会影响个人身体,我觉得他们不会告诉你。”

    “我明白。”

    查理斯低头,尽量显得谦卑恭敬:“为了组织的伟大事业,我愿意牺牲这一些健康。”

    “可不只是简单的健康。”

    米勒暗道,却不再提醒什么。

    片刻后,查理斯穿上装置,眉头紧锁:“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因为还没有启动。”

    米勒查看他的设备,握拳,狠狠砸下。

    查理斯想要躲开,可看米勒的样子,还是闭上眼站在原地。

    下一秒。

    “噗!“

    查理斯喷出一口血,整个身子发红。

    “浑身毛细血管涨破,这个要休息几天才可以恢复,不过你也可以试着收回一些。”

    查理斯赤红着眼,心跳如雷。

    “力量!生命力!我感受到了!就是这样!”

    “我……我知道了!”

    查理斯低头,回忆着着周围的所有设备,眼中闪过深深的贪婪,却在抬头时变得苍白,甚至咳出血来。

    “我知道了,我会如实告诉他们这个设备的情况。”

    “好,你可以走了。”

    “期待下次见面。”

    查理斯起身,拍打干净身上的尘土,微微一笑,格外优雅。

    “让他离开。”

    宁帆传下消息。

    其他人虽有不解却还是照办,只有梅森按照一开始说好的跟上去。

    “为什么?”

    王多鱼回来,很不理解宁帆的安排。

    “宁大师,这明明这是最好的留下他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出去?一个带着装置的人出去,我们可很难找到他的。”

    “不会,他在里面加了跟踪装置,不会走丢的。”

    宁帆看向米勒。

    “而且,在确认东西能用之前,他们不会有任何举措的。”

    “那我们现在还要做什么?”

    “准备撤退。”宁帆淡淡道。

    “就这样?”王多鱼傻眼。

    “不然你还想做什么?”宁帆挑眉。

    “不应该还要把这里毁掉么?”王多鱼有些疑惑。

    “你来?”

    “我……感觉有点难。”

    宁帆摇摇头。

    “你是生怕他们不知道这里出事了是么?而且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可能是外交事件,到时候是你来摆平?”

    王斗鱼连连摇头。

    “王家虽然有点面子,可是在这种情况,怕是真的要让我去送死了。”

    “那这里怎么办?”

    王多鱼看到这里直觉有点可惜,这么多实验设备和实验的东西,一旦留下来后患无穷。

    “不会。”

    宁帆微微一笑:“我做了点别的改动。”

    “什么?”

    “之前近卫文家族的东西,现在用在他们身上了。”

    王多鱼面色微变,良久,感慨出声:“不愧是宁大师,这一招,真狠,釜底抽薪了是。”

    “还好。”

    宁帆笑一笑,而且这里还可以交给一个人。

    “谁?”

    “安妮亚当斯。”宁帆点点桌面:“反正还答应告诉他家族中的叛徒是谁,现在应该可以交代的。”

    “家族为何要叛族?”

    王多鱼想到这里,脸上也忍不住挂上笑意。

    “那她答应的奖励怎么办?”

    “梅森,他会替我们收好,到时候走外交途径送回国就好。”

    “万一他们不承认?”

    “那就只好让米勒出去讲点什么了。”

    宁帆平静开口。

    王多鱼这下彻底没有了声音。

    方方面面宁帆全部考虑到位了,这就是算无遗漏的实力,服气了!

    本来王多鱼还担心这里面的研究人员不愿意离开。

    可米勒出面,加上宁帆展示的完全不一样的缚龙阵法后,他们完全没有半点推辞,甚至主动提出还可以介绍别的研究人员过去。

    不到半小时就做通了所有研究人员的工作。

    “厉害了!”王多鱼感慨道。

    说完看向那些正在收拾东西的学者:“他们这些人要是出去,怕是能吓死学界了吧?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纯粹的研究人员,不容易。”

    “哪里纯粹了?”宁帆挑眉。

    “为了研究,连一切都可以放弃,难道不是纯粹么?”

    “你是说他们连国家都不要的表现么?甚至不去管这个技术会带来多少人死亡和怎么样的改变么?”

    王多鱼沉默,半晌,低下头:“我没考虑到这一点。”

    宁帆摇头:“不怪你,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却忘记很多年前一个人说过的话。”

    “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有祖国。”

    “那我们还带他们回去?会不会不太好?”

    “刀本身没有好坏,为我所用就好。”

    宁帆不再解释,让王多鱼自行理解,他前往刚才的实验室处理最重要的压缩设备。

    之前改装的管子只是存储,如果不处理这台机器他们还是会慢慢走到之前的发展上面。

    好在原本的设备其他功能完善,只有压缩功能需要微调,宁帆也只是修改了几个地方就改变了之前的用处。

    现在依然还是会压缩气息,却会额外引入一些其它的气息和配比进去。

    会发生什么事情宁帆也不好说。

    毕竟五行失调在医学上有不少的表现,也不清楚他们会遇到哪一种。

    前后不过两小时,宁帆带着众人走出这个基地。

    外交部门派来接应的人早都等在外面,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几十辆车一次出现,带走这里所有人。

    为了确保安全,甚至没有直飞夏国,而是根据安排,分别从几十个国家转机,最后从港岛回去。

    当然宁帆不会负责这些事情,全部交给了莫冉联系安排。

    他从永生组织的基地出来后直接联系了安妮亚当斯过来找他。

    “宁……祖父?!”

    安妮亚当斯进入包厢的第一眼就愣在原地。

    “怎么会?你怎么会和……”

    安妮一瞬间不知道该先问谁比较好。

    “我知道你,安妮亚当斯。”

    “为什么这么说?”

    安妮亚当斯皱起眉头,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言论。

    “他不是罗格亚当斯。”

    宁帆缓缓开口。

    “具体的原因很复杂,你可以认为他失忆并且被人洗脑后了成为了另一个罗格亚当斯。”

    为了避免安妮询问通过多,宁帆选了一个最容易接受的理由。

    米勒也配合点头:“我只是在照片中见过你们,为了避免穿帮所以没有接触。”

    “不可能!这一定不可能!”

    安妮亚当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我只是想要查出危害家族的成员,没有想过要查出这个结果!”

    安妮抱住头。

    “假的,这是假的,对不对,宁先生?这是假的!”

    “很抱歉告诉你这个结果,不过这确实是真的。”

    宁帆交出一份DNA检测报告:“这是生物检测标本和资料,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做鉴定。”

    安妮沉默。

    “宁先生,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

    宁帆耸肩:“事实如此,不管你相不相信,都是这样。”

    “还有,我是王多鱼,希望安妮小姐记住从来没有见过我,否则你会有很大的麻烦。”

    “报酬可以直接送到大使馆处,我相信你知道的。”

    宁帆起身,米勒跟在他的身后,两人都没有看安妮的样子。

    一直到离开房间,米勒才感慨宁帆太过狠心。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总算理解夏国这句话真正的意思。”

    宁帆微笑:“这是你们的过错,我只是告诉她真相而已,如果接受不了,说明是她的问题。”

    “确实。”

    米勒点头,又想到什么:“宁先生,我还是好奇你之前演示的阵法,这太神奇了,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变成科学的一部分?”

    “难道你现在还觉得这属于神学吗?”

    米勒认真思考数秒,皱起眉头。

    “不,神学是虚无缥缈的,并不会有这样的展示效果,而我也从未在任何神职人员和占卜师身上看到过这样的能力。”

    “那你可以叫这个东西为玄学,就像是你在研究的那些书一样。”

    “玄学吗?好的!我记住了。”

    米勒跟在宁帆身后,如同学生一样用不算标准的普通话念出玄学的名字,又反复念叨几遍。

    “那我们到时候要如何研究这个东西?”

    “去了就知道了。”

    宁帆并不想透露太多,反正到了之后莫冉会告诉他们,这个恶人也不用自己去做了。

    “谢谢。”

    到大使馆门前,米勒告别宁帆,即将进去时又停下脚步。

    “宁先生,通过这个装置真的可以永生吗?”

    “或许可以呢?你是亲历者,应该更明白的。”

    米勒的眼神亮起又慢慢变得暗淡。

    “如果可以,为什么她还会死去呢?如果不可以,为什么我要活这么久呢?”

    呢喃着,步履蹒跚走进夏国大使馆内部,宽大的黑伞遮住他的身影,一直到走廊尽头消失不见。

    “他说什么呢?”

    王多鱼听得清楚,等离开大使馆才顾上询问宁帆。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斯人已不在,只留未亡者。”

    “说人话呢?”王多鱼鼓起勇气。

    “他妻子用了装置死了,但是他却活了下来。”

    王多鱼呆滞原地,半晌,眉头狂跳。

    “等等!宁大师你等等!他不会是想到夏国尝试更疯狂的做法吧?”

    “或许吧。”宁帆揉揉脑袋,不明白为什么谁都想和他聊这种话题,明明他只是一个鉴定师,长出口气,“要不然你去问问神奇海螺?”

    “啊?”王多鱼皱眉,傻眼了。

    还要说话,拧干的电话响起。

    “头儿,已经跟到地方了。”

    “我现在过去。”

    宁帆没有想到梅森的效率这么高,不过几个小时就弄明白了查理斯和他们见面的地方。

    “就在这里。”

    梅森指着眼前一座房屋。

    “根据信号指示,他在这里停留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移动,不是最终的目的地也是一个安全屋了。”

    宁帆点头,一眼看去就确认这里确实不简单。

    虽然外面看起来和一般的住宅没有区别,可是墙体内层有专门的防弹夹层,连玻璃都是最顶级的防弹玻璃,可以抵抗火箭弹轰炸,房屋整体更是可以抵抗八级以上地震。

    而更加笃定的是屋内,他感受到一股很熟悉的波动。

    查理斯在里面启动了设备?

    这里面会有什么人存在?

    宁帆带着梅森和王多鱼靠近房屋。

    监控中没有任何波动,仿佛他们完全没有出现一样。

    打开门,黑暗的房间出现一道光,劈开座椅,落在查理斯脸上。

    “你们,跟踪我?”

    “果然,我就知道,你们都不是好人都是一样的懦夫!”

    话音未落,两声干脆利落的金属碰撞声响起。

    “枪!”

    宁帆没有半点犹豫,手中短刀飞出,狠狠扎在查理斯手腕。

    一声闷响,枪砸在地上。

    梅森见状大吼着冲上前压制住查理斯。

    整个屋子重新恢复平静。

    宁帆上前,终于看到这间屋内的一切摆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