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嫡女毒妃 > 第1756章 求情的反向操作

第1756章 求情的反向操作

    纳兰曜和纳兰永自从把那封信送出去,就开始另外一种忐忑。

    他们很担心,太子那边回复的不够及时,或者已经被人怀疑了。

    “父亲,他们暂时想不到太子头上吧?”纳兰永心里真的没有底。

    像是莫君夜和尹素婳这种大脑开挂的人,为什么他们那个自以为聪明的皇上,要把他们弄过来啊?

    现在好了,不但没有得到大周宝藏,还要让不少人折在他们手里。

    “不知道,我要是能够预料他们的想法,我就不在这了……”

    纳兰曜心情不太好,不知道是嫉妒,还是自暴自弃了。

    纳兰永听着这个语气不对,就没有继续问。

    反正太子那边,也应该明白事情发展的跟他们当初计划的不同了。

    他们好像也是刚刚反应过来没有多久,当初他们只顾着太子画的饼了,却没有想过失败的后果。

    “行了,不要在这里烦我,出去走走……”纳兰曜的语气,变得更加烦躁。

    想起自己的儿子还不如自己有智慧,就更加闹心。

    别人都是青出于蓝,他们这是一代不如一代。

    百里长安让下面的人把卷宗都整理了一下,然后一一核对诉状上,关于贺家的罪名。

    他们并没有着急提审,先收集证据,这样也能减少一些麻烦。

    到时候贺家人应该会有所隐瞒,甚至是狡辩和不承认。

    这些因素,他们都要考虑在里面。

    “贺大人,这部分的问题,交给您没有问题吧?”

    百里长安称呼贺大人,是为了区别这是在忙于政务,而且有外人在,一声您,则是尊敬。

    三司的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想着或许应该让洪定宇轻松一点,结果百里长安把最重要的一环,也是贺家通敌的事情交给了洪定宇。

    三司的人也不敢懈怠,自然是乖乖的接受自己的任务。

    “这些罪名需要的证据,还需要各位大人按照规则之内的方法收集,提审他们的时候,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另外这里是我罗列的一些方向,你们可以按照这个方向去找,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听到这个话,三司的人都觉得,这位三皇子绝对不是临时被选中主审这件案子的。

    看来他早就有所准备,只是等着皇上把任务交给他而已。

    只不过是简单的安排了一下任务,这些身居高位的大臣们,已经知道百里长安的水平,远在另外两位皇子之上。

    这次就连皇上都没有看出来三皇子的套路,看来这大梁的天,是真的要变了。

    “三皇子果然心思缜密……”洪定宇都要高兴死了。

    看来自己选了这个女婿,真是捡了大便宜。

    这种头脑,难怪这些年皇上都在忌惮。

    有百里长安的聪慧,加上南宫家的势力,他们想要做什么,大概都会成功。

    “下官知道了……”

    他非常配合,女婿的任务,他这个当岳父的,自然要带头完成。

    三司的人看到接到最难任务的洪定宇都这样表态了,当然不敢说别的。

    当皇上知道这些的时候,才开始有些心慌了。

    刚好这个时候贺贵妃过来了,这几天皇上一直都在躲着她,不想跟她谈论贺家的事。

    今日,他也是有一肚子话要说。

    “皇上,臣妾不是来求情的,是来请罪的……”

    贺贵妃一身素淡的装扮,没有什么精致的妆容,甚至钗环都很简单。

    这个态度,就很端正。

    她说完之后,就直接跪了下去。

    皇上看到之后,果然有些不忍心。

    “起来说话吧,你是朕的贵妃,又不是下跪的妃子,怎么动不动就喜欢跪……”

    贺贵妃听到这个语气,就知道皇上并没有完全放弃贺家。

    其实保住了贺家,也是保护皇上自己的面子。

    贺家的太多事,都是皇上的授意之下才做的。

    不然这些年,贺家不会升迁的这样迅速。

    “皇上,哥哥犯下的错误,臣妾听了之后,也是非常惶恐……”

    贺贵妃要把戏演下去,当着皇上的跟前,让他明白贺家人不会把皇上供出来的。

    “这些年,他们为了博得皇上的信任,竟然如此倒行逆施,臣妾骤闻之下,也是心中激荡,完全不敢相信,可是告状的人是贺家逐出门的庶子和姨娘,想必他们确实知道些什么,臣妾没有办法无条件维护兄长,身为皇上的嫔妃,没有办法帮皇上分忧,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给家人求情,让皇上大事化小,只希望皇上保重身体,不要为了这件事让自己心中不快,贺家该承担的责任,自然要承担,臣妾明白,这些事情无论是怎么处理,都不为过,请皇上不用手下留情……”

    贺贵妃这番话,看似无情,其实是非常机智的求情。

    只要保证贺家不会攀咬皇上,那皇上自然会想办法保他们,也算是顾念了他们的衷心,不然将来不会再有人给他们卖命了。

    皇上果然很是了然的看着贺贵妃,仔细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你说的话,朕都听到了,朕定然会秉公处理,不过不该他们承担的罪名,旁人若是强加,那也不行……”

    贺贵妃也听懂了皇上的暗语,就是会争取保护他们。

    看着贺贵妃那个憔悴的面容,皇上知道,其实保住贺家,也是在保贺贵妃和二皇子。

    他们从来都是一体的,如果不是贺贵妃和百里长空要争夺储君之位,贺家不用这样贫拼命。

    “如今案子在三皇子手上,他已经让人去搜集证据了,可是他好像是完全相信了贺修品的一面之词,皇上,这样真的合适么?臣妾知道,这些罪名一旦成立,贺家自然是躲不过,可是有些别人的罪名,如果这次也放在了贺家身上,是不是说明,朝中还有这样的人隐藏?三皇子这样,就不怕把所有的罪过都堆在贺家身上,反而错过了同样最大恶疾的人?”

    贺贵妃知道纳兰曜和纳兰永的事,她可不想这样放过纳兰家。

    贺家保不住,他们还想心情愉快的享受仕途?

    “朕已经告诉三司的人,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查就是,不用拘泥于长安给的任务和线索……”

    果然,这次皇上还是在背后有小动作了。

    只不过他不清楚,百里长安手里早就有所有的证据了,分派给那些人,只是走个过场。

    贺家,就连贺腾龙都放弃了,谁也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