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网游竞技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王者的蜕变

第二百九十七章 王者的蜕变

    但就在这时,一种清新淡雅的潮湿气息,突然弥漫开来。

    随即……

    “撤!!”

    惊叫声从基路杰口中传出,让在场的其他人都不由一愣。

    几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擅长收集,或者说在基路杰提醒前,擅长信息读取,并且进行破解的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

    相比他来说,剩余五人的反应却是有些慢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至那圆球状的监牢当中传出,随即……嗡嗡嗡的怪异声响彻整个虚圈,乌云遮蔽了虚圈的圆月,并且以虚夜宫为中心,不断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虚圈……

    在这一瞬,竟是下起了暴雨,但雨点却没有落地,而是形成了一片汪洋,将邦比五人尽皆淹没在了当中。

    浓郁的潮气,充斥整个虚圈。

    轰隆隆——!

    这一切变化看似许久,但实际上仅仅只是一瞬间。

    海浪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漫无边际的海洋笼罩了大半个虚夜宫,漂浮在半空中的汪洋,看上去就宛若蔚蓝的天幕一般。

    铛铛铛铛铛——!

    撞击声,不断至海洋中心传出。

    如果有人从高空下望,就会发现,那海洋的波浪并不是向着一个方向翻滚,而是向着海洋中心那‘灵子牢笼’不断的冲刷而去。

    这一幕,看上去极为震撼。

    哪怕是使出灵子牢笼的基路杰,此时眼中都充斥着震撼。

    他的‘灵子牢笼’虽然是灵子凝聚而成,但当中却是融入了他的圣文字,可以说是一种规则的体现,无论对方灵压多么强悍,都不可能从当中脱离。

    甚至于……

    哪怕基路杰自身死亡,那牢笼也不会消散,而是会将对方永久的拘禁起来。

    但也不是毫无缺点,灵子牢笼对于同为灭却师,或者具有灭却师血统的人无效。

    还有这种规则是双向的,也就是说……里面的人虽然出不来,力量也无法传导到牢笼之外,但外面的人也无法对当中之人进行攻击。

    不过,基路杰也没打算继续对其进行攻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无法打败对方。

    当然他也不需要去打败对方,在自己的圣文字面前,无论她实力多强,都不可能脱困,就算那些被陛下所特别记录的特记战力,也绝对没办法突破自己的灵子监牢!

    ……本该是这样的……

    基路杰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第3十刃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情况下,居然能够改变天象,从而凭空凝聚出一片海洋。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那海洋中除了灵压外,还有一种规则存在。

    磨损!

    一切事物,都将在海洋的冲刷下迎来改变,这改变可能是毁灭、也可能是新生、还有可能是性质变化……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在浪潮之下,都不存在不会变化的东西。

    包括规则。

    砰砰砰砰……

    轰鸣声,依旧在不断传出,那坚不可摧的灵力牢笼在海水的不断冲刷下,表面光芒逐渐变得暗淡无光,好似在一瞬间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洗礼一般。

    咔~

    微弱的脆响声传出,声音虽小,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基路杰面色大变,抬头仰视那片汪洋的中心。

    自己的灵子牢笼……

    要瓦解了!

    轰——!

    几乎在基路杰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爆响声传出,灵子牢笼分崩瓦解,显露出当中赫利贝尔的身形。

    当看到赫利贝尔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收声。

    不仅是星十字骑士团的人,就连对于赫利贝尔极为熟悉的十刃,此时看向赫利贝尔的目光中都充满了诧异。

    关于赫利贝尔的二段归刃,在刚刚接受改造之初,在场十刃其实也有见过,其形态以漆黑为主,上半身为橙黄色胸甲,而下半身则是犹如鱼尾般的三分裙摆。

    而如今赫利贝尔所展露的形态,却是与众人记忆中截然不同。

    虚夜宫上空那翻滚不休的海洋回归了宁静,但在那平静的海水中央,却是波纹荡漾。

    波纹中心,一节黑色的物体在左右摆动,时而翻出水面,时而推动波浪,那是……鱼尾!

    漆黑的鱼尾!

    此时的赫利贝尔,整体看上去就宛若人鱼一般,上半身颇为暴露,仅有橙黄色的海浪状灵子火炎罩住胸口部位,皮肤比之先前更显黝黑,但却诡异的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腰间延伸出两根犹如鱼鳍般的丝带,随海浪飘舞。

    原本的金发变为齐腰白发,头部两侧有类似于鲨鱼腮般的装饰物,好似王冠一般。

    从下腹虚洞为起点,以下呈现出的是完完全全的鲨鱼尾状,黑色的鳞片、巨大的尾鳍、于轻摆间,操控着整片海洋的流动。

    看上去……

    就宛若海洋的王者一般。

    而在海洋当中,则是束缚着五道身影,正是邦比五人,此时皆是双眸紧闭,一脸的痛楚之色。

    对于同伴,她会如身下海洋一般,温柔的包容一切;

    对于敌人,她会如身下海洋一般,无情的摧毁一切;

    她是虚圈的王……

    ——蒂雅·赫丽贝尔!

    这是……

    属于为王之人的蜕变。

    美丽而危险!

    这是所有看到赫利贝尔之人,脑海中所浮现出的念头。

    “雫~”

    清冷的声音从赫利贝尔口中传出,伴随着其鱼尾一摆,平静无比的海洋瞬间发生了变化,海浪咆哮声犹如海神怒吼一般,回荡在整个虚夜宫上空。

    漫无边际的海水,从天而降。

    这一幕,宛若天倾!

    海水几乎笼罩了所有人,但不同的是……

    那海水在经过破面身边时,会如同母亲一般,将其温柔的包裹在当中;但那些灭却师与星十字军团之人,面对的却是能够毁灭一切的海浪冲刷,充斥着灵子的海水,每一滴都仿佛万钧之重。

    在其面前,一切防御都如同虚设。

    凡是被海浪所席卷之人,无一不口吐鲜血,向着后方倒射而出。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救我…陛下,救救我……”

    “圣唱!”

    “完圣体!”

    “……”

    有人绝望、有人求救、也有人在奋力抵抗。

    但一种绝望感,却在悄无声息中于无形帝国间蔓延开来。

    虚圈的强横,已经完全超出了星十字骑士团的预料,如果只是赫利贝尔一人如此也就罢了。

    但眼下却是……

    每一名十刃,都表现出堪称恐怖的实力。

    高空中,那个在记录中鲜有记载的第9十刃与着重标记的第1十刃,两人拖住了他们心目中无敌的陛下。

    而其余十刃,也大多以一己之力,同时阻拦下数名星十字骑士团成员。

    甚至连情报中没有记录,连十刃都不是的家伙,也能够与星十字骑士团的成员力敌。

    在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个念头。

    也许……

    陛下选择将虚圈当做进攻尸魂界前哨站的计划,是一个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起点!

    虚夜宫的一栋建筑顶端,亚斯金望着淹没大半个虚夜宫的海洋,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那个叫蓝染的家伙,旗下有这么多的怪物,到底是怎么败给尸魂界的??”

    好在自己先前有承受过对方的灵压,否则现在自己大概也跟下边那些家伙一样,被海洋所淹没了。

    不过……

    “龙霰架!”

    寒气升腾,空气中无比潮湿的水汽刹那冻结。

    自己现在的情况也称不上好啊。

    亚斯金看着背后凝聚出冰晶双翼的罗嘉,重重的叹了口气,果然……

    灵压性质又变了!

    明明自己是在与一个人进行战斗,但他总觉得有种面对千军万马的感觉。

    此时的罗嘉,脸上面具已然消失,露出娇美的容颜,身上的服装也变为了纯白色的连衣裙,展露在外的肌肤上铭刻着树枝状的灵虚纹。

    “你真的是生物吗?”

    亚斯金颇为狼狈的躲闪开来,一边用灵压击散身上冰晶,一边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罗嘉:“我周围的毒气领域可是以灵子、氧气、氮气等混合型毒气形成,你这毫无反应的模样,未免也太打击人了吧?”

    要知道这种毒气,换做一般人,不要说战斗了,应该早就已经死了。

    萝嘉没有回话,周身反膜丝聚集,形成八条顶部带有尖刺的触手,同时向着亚斯金追击而去。

    “茑娘!”

    不过,在攻击的同时,萝嘉嘴角却是渗出一丝殷红。

    并不是毫无效果……

    这一点,亚斯金其实也看的出来。

    但却无法让对方失去战斗能力,也正因此,他才会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生物。

    耐性!

    不知为何,这个女人对于许多毒素,甚至于混合毒素,都具有和自己致死量一般的耐性,颇有些百毒不侵的感觉。

    亚斯金却是不知道……

    他现在所使用的大多毒素,萝嘉都曾亲身体会过。

    曾经还是人造蜘蛛型亚丘卡斯的萝嘉,在其创造者萨尔阿波罗眼中不过是实验动物罢了,在诞生后的两百年间不断被萨尔阿波罗以游戏心态在她身上进行解刨与改造。

    这两百年间,萝嘉的哀嚎声从未有过停止。

    各种各样的剧毒、五花八门的实验、疯狂残忍的解刨……一次次从濒死到新生的惨痛经历,再经过两百多年的岁月沉淀,让萝嘉……对于各种毒素都具有惊人的耐性!

    可以说整个虚圈中,没有人比萝嘉更适合与亚斯金进行对决!

    ……

    与此同时,高空中。

    友哈巴赫看着下方乱做一团的战场,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虽说他本就抱有让星十字骑士团吃些亏,整治一下他们轻敌的问题。

    但……

    星十字骑士团如此不堪的表现,却是让他脸色有些难看。

    友哈巴赫眼中光芒一闪,一种莫名的波动瞬间降临,感受到这波动的瞬间,所有的星十字骑士团成员面色都不由大变。

    这感觉是……

    圣别!!

    “不~陛下……再给我一些时间!”

    “陛下,绕我一命,我一定会打败这些十刃的。”

    “等等……”

    “……”

    哀嚎声四起,但随即他们便察觉到了不对。

    因为……

    他们并没有被剥夺一切,而是……

    嗡嗡嗡嗡嗡。

    怪异的嗡鸣声中,一道道灵子光柱从虚圈各处冲天而起,无论是白沙之上,还是大虚之森,都有密密麻麻的光柱降临。

    而每一道光柱当中,都存在着一个面露绝望的灭却师。

    那是分布在虚圈各地,数以万计的虚圈征讨部队队员。

    整个虚圈……

    除了位于虚夜宫之内的星十字骑士团成员外,所有灭却师都被光柱所笼罩,瞬间化作灰烬。

    然后……

    数以万计的光柱,逐渐聚拢,凝聚为数十条光柱,将虚夜宫当中每一个星十字骑士团成员都笼罩在内。

    在光柱笼罩下,残缺之人身体快速痊愈、囚禁之人挣脱了束缚……甚至于就连死亡之人,在这一刻都睁开了双眸!

    并且,所有的星十字骑士团成员,身上都涌现出一种远超先前的灵压波动。

    不是剥夺,而是赋予!

    这让所有星十字骑士团的成员,脸上都不由露出狂喜之色。

    陛下,并没有放弃我们!!

    “仅此一次。”

    友哈巴赫的声音传入所有人耳中,声音中流露出一种冻彻心扉的冷漠,让所有人都不由收敛脸上喜色,转而露出疯狂之意,将目光转向面前敌人。

    如果不是还需要以这些人为‘楔子’来进攻尸魂界,友哈巴赫完全不介意像对待虚圈征讨部队一般对待星十字骑士团。

    收回目光,友哈巴赫看向远处天空的两道身影。

    星十字骑士团的表现,让他更加坚定了将这些十刃收归于旗下的想法!

    ……

    “嗯?”

    葛力姆乔看着缓缓从地上站起的巴兹比,眉头微微一皱。

    他可以确定,刚刚自己已经杀死了此人,其身上的生命气息也已经完全消失。

    可在被那光柱笼罩后,对方却突然活了过来,并且灵压变得比先前更加强悍。

    “哈哈哈哈~~”

    巴兹比在经过最初的迷茫后,隐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扬天狂笑起来。

    “依靠她人帮助的家伙,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巴兹比一边斥骂,一边伸出双手,当看到手中有赤红火炎升腾而起时,脸上再次露出先前那种嚣张无比的表情。

    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强了!

    先前被那个第3十刃能力所压制的圣文字,此时终于能够重新运用。

    回想起意识陷入黑暗前的记忆,巴兹比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虚空中的赫利贝尔。

    等杀掉眼前这个混蛋后,自己一定要将空中那片海洋蒸发,将那条鱼烤成鱼干!!

    “哼!”

    葛力姆乔见状冷哼一声,身形一动间,径直冲向了巴兹比。

    他却是直接放弃了去想对方为什么会复活。

    既然活了,那再杀一次即可!

    ……

    感谢‘祖师村的一口井’的盟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