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我在神诡世界偷经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卢氏聚神枪!(一)

第一百六十六章 卢氏聚神枪!(一)

    面对卢延山的请求,公输琼低声问道:

    “你是岩州枪王卢青苍之后人?”

    卢延山点头。

    “什么枪王之后,不过一落魄将门之后而已,有劳恩公了!”

    公输琼恍然。

    兵器或是拳脚之后缀之以王,乃炎朝江湖之中,在各自领域独领风骚的命劫强者之专属!

    这也是除九道异姓王之外,炎朝上下唯一承认的王。

    而卢氏聚神枪,    更是早在数百年前就博得了赫赫威名,名声甚至从南御道传到了炎都!

    一如卢延山所说,此枪法,聚力之人越多,发挥而出的威能便越强!

    据传乃卢家祖辈早年征战沙场之时所创。

    若非太祖定鼎天下,带来了千载和平。

    卢氏聚神枪,必然还会在战场之上大放异彩!

    公输琼心中敬佩唏嘘,却也并未阻拦,    依言控制盛日乾坤舟降低高度。

    直到此时,卢延山终于将目光放到了吴讳身上。

    他并未再压低声音,语速极快。

    “吴小兄弟,我辈武者,确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若是真无半分可能,我必定不会阻拦你。

    可现在,有这诸位好汉相助,我还能搏出哪怕一成不到的生机,就绝不是你慷慨就义之时!

    你自入武道,半载雷音,三日通脉!

    即便是有九峰一县之血药与秦大人功法之助,也难以掩盖你那无双天资!

    九峰需要你,而今邪教祸乱之炎朝更加需要你!

    倘若今日让你就义,便是救了九峰万民,我也是炎朝罪人!

    你当留待有用之身,拯救更多的炎朝百姓!”

    四下鸦雀无声。

    方才卢延山对吴讳示意之时,众人都看到了,还当是卢延山有私心,心中不免有芥蒂存在。

    此刻听完这番话,    众人皆是面露恍然,心中芥蒂尽皆消除!

    吴讳之名,自送信归来之后,早就传遍了九峰内外。

    且在红月惊变、妖诡袭来之后,他也带领一众雷音冲在最前面,斩灭了不知多少诡物凶妖,救下了不知多少武人百姓。

    “卢大人说得对!

    吴小哥,你既有盖世天资,便该去救更多的人!”

    “对!你不该早早陨落在这九峰荒山!”

    “不必介怀!

    相好的!你记住咯,去了净州,谁敢说吴小哥半个不是,你就堵他门前咒他!”

    “好嘞!”

    吴讳听得鼻腔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这群人,或许有人苟且偷生,或许有人自私自利。

    但更多的,却是这些不惮于挺身而出、会为公道鸣不平的可爱之人!

    随着飞舟降落,妖蜈与青莲的攻击频繁了数倍还多。

    说来奇怪,    随着以卢延山为首的百多名九峰武人站在舷梯入口,    准备舍身就义后。

    这道还未来得及收起的舷梯之上,    竟再无一人流露害怕慌乱之色!

    五百丈、四百丈、三百丈,时间仿佛被人拉长,变得慢了许多。

    随着大地临近,不知何时生出的一股悲壮氛围将这道舷梯笼罩。

    心绪翻涌的吴讳耳边,再次传来了卢延山的用武域包裹着的声音。

    那话语,充满期许。

    “你一定要好好修行,不要辜负了秦大人。

    你送信郡城之后,他曾对我说过,你练了那门鲸血神滔劲,已经算是他的师弟了。

    唯一的师弟。

    所以那句话,你一定要带给你们的师尊。”

    吴讳双拳指节发白,脑海之中,秦玉弩离去时的身影变得无比清晰。

    他微张着嘴,无声念了一句‘老秦’。

    “这些话其实我不该说,但秦大人为官无私、为人仗义,嫉恶如仇,实在不该只留下那么一句话。

    我告诉你了,起码你能记住他。

    哪怕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他日你站在武道之巅时,也会有人记得秦大人。”

    距地面百丈。

    吴讳喉头滚动。

    他直到此刻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也交下了如秦玉弩这般亦师亦友的人。

    还有如卢延山这般,真的没有半点私心的清官!

    还有张少阳、还有左虞

    他完全相信,若是没有他拜托杜青山照拂老爷子和周家,老早就进了船舱,那人绝对会是就义队伍中的一员!

    “我去了。

    我这一生,端的是无聊得紧。

    双亲早逝。

    没有刻骨铭心的爱人。

    也没有两肋插刀的兄弟。

    更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

    话未说尽,距地三十丈,卢延山带着一身多处破损的知县官服,持枪跃下舷梯。

    得他事先传授过聚力心法的百多名九峰武人紧随其后,狂喝震天!

    这间隙,正值劳二纵身猛击飞舟、妖蜈身处半空无处借力!

    因为这一人一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立于舷梯入口处的百名蝼蚁,竟会故意让飞舟降下、跳出找死!

    燃血?

    九峰内外就秦玉弩一个巅峰灵窍。

    顾帆被他打至垂死,无血可燃。

    为阻幽王,秦玉弩早已燃尽一身灵血,大半身子已经入土。

    他卢延山就算当真练了二品神功,也掌有封脉燃血之秘法。

    可他一个先天巅峰,燃了最多灵窍而已,跳下来是给他送诡魄原身来了?

    这般想法之中,劳二还当是幽王发力,以命劫道行拽下了飞舟!

    更不用说一直随人指使的天龙了。

    它还想出工不出力,落地之后再跃起吐一口毒雾。

    不料还身处半空,就惊见卢延山人枪合一朝他飞刺而来!

    天龙结结实实吓了一跳,慌忙忙甩尾抽击。

    蓄势多时的卢延山哪里会放过这般良机?

    自上击下,他还借了蹬梯之力,直接毫不犹豫的将毕生修为灌注于这一枪之中。

    “嘭嗤!”

    尾甲碎裂的妖蜈嘶鸣不休,被卢延山一枪钉于巨大土坑之中。

    卢延山并未恋战。

    一击将天龙重创,他抽身飞退,默念聚力秘法,与身后结成百人方阵的九峰武人融为一体!

    曾于武考之时现身,在九峰西城大战他和秦玉弩的无毛青莲含怒攻来。

    卢延山牙关紧咬,死死忍住周身大脉逐条爆裂的极致痛苦。

    青莲那势大力沉的一掌已然攻至他身前半丈,他才拧转枪身,奋力一扫。

    “嘭!”

    大意之下,劳二直接被那股已经与他相近的修为之力扫得凌空飞退,登登登狂退数十步,步步裂地!

    刚一稳住身形,他便失声喝道:

    “秘技同气连枝!?

    竟以先天修为强聚百人之力?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退!”

    卢氏聚神枪,见多识广的公输琼听后都会惊讶,劳二又哪里能看出其中玄妙?

    他只当卢延山山穷水尽,许是从那公输氏后人口中得到了他教中秘技,妄图以此尝试一番。

    至于那方阵?

    只要同修秘技,合力之时便不拘于形。

    许是这群人觉得,方阵安全些吧?

    劳二因此冷笑连连,想道:

    ‘必是那公输氏后人从炎都知晓了我教秘技!

    这卢延山竟一次合百名武人之力,修为还参差不齐。

    不出十息,绝对炸得连灰都不剩!

    只可惜了一个先天诡魄,我且退远些,看他被秘力炸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