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武侠仙侠 > 谁还没把剑 > 第409章 劫人

第409章 劫人

    沈贯鱼又给小娃娃拿出个果子吃,她道:“来时,解大贵分明冲着你的方向。

    可给我带路,却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女修拱手一礼:“前辈观察入微。”

    沈贯鱼自认并非多聪明的人,她只是大胆推测,小心求证。

    那位解老族长说没有再见过弟弟,但她知道有个叫老四的宁可自废丹田也要回家。

    说明龙湾是不阻止修士探亲的。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人,会在还活着的情况下多年不探亲?

    她凝视两人,很直接的道:“无需多言,告诉我,你们真的在海上看到外来修士了?

    我耐心有限,别让我动手搜魂。”吓唬人她也会地。

    女修摇头,“我还未接上头就在云水县带走故人之女时被追杀。”看到沈贯鱼的手托在女娃娃脑头,她又连忙道:“我们副门主,是两百年前灵界来的。”

    沈贯鱼悄悄施展引真幻术:“什么修为?多大年龄?什么名字?”

    “据说是受伤了,现在筑基境。”女修咬咬唇,“年龄超过二百了。

    副门主姓辛单名一个素字,是灵界大宗门弟子。”

    沈贯鱼打量她几下:“她是你师父吧?”

    女修征一下,“正是家师。

    她老人家说,若真遇到灵界修为高些的道修,可报她的姓名。”

    沈贯鱼不得不说,真巧!她看向另一人:“你呢?”

    解大贵却是点头道:“我收到了确切的消息。

    然而联络的人,却是陨落了。只好再寻战道友,可她迟迟不到。”

    “带路吧。”沈贯鱼放在飞剑,让两人上来,同时把驴车收进灵兽袋。

    解大贵看着灵兽袋,目不转睛,他们这里只有专司养灵兽的筑基长老,才有灵兽袋的。

    飞剑的速度很快,三人很快到达海边,远处的海面上,泊着好些灵舟。

    沈贯鱼没有用神识代替眼睛去看,她能感应到那片灵舟上有筑基修士。

    留下一套阵锁住了女修带孩子躲着,她自己带着解大贵到达他要去的地方。

    放解大贵下去归队时,她道:“解大贵,该怎么说想清楚,否则欢迎你成为第一个在双派同门面前爆体而亡的……”

    解大贵不知道她战力,只知道比自己修为高,“前辈,我会有分寸的。”

    他一离开,沈贯鱼就开启了隔绝神识的隐身玉,悄无声息的扎进灵舟群里。

    她真的看到了几张在宝船上见的面孔,但这几人无一例外都丹田破了,且没有意识。

    注意到解大贵被人骂一通,然后跳上一条船跟上领队开拔。

    她才跟着行了不远。又见几个灵舟被龙湾修士驾着。

    这一回,她看到了阿桐,只是阿桐这几人的丹田都没有事。

    就听解大贵的领队说:“这几个是怎么回事?龙王们不要?”

    有人回道:“要的,但是海里起大风了,几个龙王先离开,要我们在这扎营,等他明天果腹。

    头儿,我们一群里就您是筑基后期,你可得留下和我们一起。”

    领队沉吟片刻,道:“你分出两人,和解大一起把人送矿上。”

    沈贯鱼眼看解大贵他们带着丹田破裂的修士离开,自己却是接近了没走的灵船。

    她想着,等天色一暗就把阿桐捞出,只是不待她有所行动,就有人先一步来劫人。

    “凌真人!”沈贯鱼传音几掌结果三个筑基七个炼气的凌璋。

    凌璋定睛一看,沈贯鱼从暗处出来了:“那边有个隐形的小阵,是你的吗?”

    “是。先唤醒阿桐他们。”沈贯鱼希望多几个帮手,所以她提供了丹药。

    阿桐一醒来,看到两人就道:“朱丹师被几个龙王卷走了。”

    “几个?几阶”沈贯鱼和凌璋异口同声。

    阿桐:“好像三个,四个?反正有两个六阶的一个七阶的。”

    其他三个筑基也在此时醒来,有个筑基大圆满道:“那些是蛟龙。

    可我看到那七阶的,却是用妖植吸走了好些道友的修为。”

    沈贯鱼十分警醒:“什么样的妖植?”

    这修士快速用灵力汇出,她眼睛盯着道:“幻蛊纱蝶的伴生灵植。

    果然,又是蓝萝在这里搞鬼。”

    阿桐他们满脸不解,凌璋身为九章宫亲传却是知道的:“域外妖族?”

    “嗯。”沈贯鱼道:“我和你同去寻朱丹师吧。”

    凌璋摇头:“蛟龙里有受伤的,它们一时半会不会杀朱丹师。

    我们得从长计议,找到其他几个结丹道友。

    否则凭我们几个,捣不了他们蛟龙穴。”

    沈贯鱼取出朱丹师的传讯符试,灵光闪动。“看来朱丹师暂时安全。”她现在有更担心的事。

    他们只一个结丹,确实不方便救人。

    沈贯鱼带着众人回到布阵之地,里面的战婳吓一跳,她是头回见到结丹修士。

    但沈贯鱼没功夫理她,而是单独把凌璋喊一边,给他看了蓝萝在天南界苍洱所为,她道:“凌真人,你醒来时也在海上吗?”

    凌璋点头:“辛家老祖和古幽王都不见了。

    紫凰剑当时被辛老祖研究着,也跟着一起不见了。”

    “他们,会不会和蓝萝撞到一起?”沈贯鱼以为蓝萝就在这片大陆。

    然而,困住辛力寻等人的另有其人。

    此时,紫凰剑十分恼辛力寻这个化神,剑术太次了,拖后腿。

    它又斩了一根藤之后道:“问问这些剩下的结丹,谁用剑更好?”

    远处和一个化神男妖修战到一处的古幽王,也在喊:“那个老头儿,你倒是快快出剑呀!”

    辛力寻受了重伤,右腕经脉被破开还没长拢,他这会只能用炼器炉先护住玉渊几个结丹。

    他极力打出火诀配合婴火烧藤:“你快去帮古幽王吧,这几个结丹出来,马上就会成为妖藤的养料。

    先打跑那个男妖修,才能脱困。”之前,有三个结丹已经被吸干成粉了。

    紫凰剑快愁死了,但辛力寻说的对,咻咻咻,它飞到古幽这边助战……

    沈贯鱼并不知道这回出现的是蓝萝的手下,她此刻御使破云舟,带大家去找问天门。

    至于解大贵带走的丹田已破者,他们暂时不打算救。

    破云舟的速度超乎战婳的想象,不过几个时辰就到了问天门的据点。

    待沈贯鱼停下飞舟,看到凌璋冲着个白发女修飞去,忽然想起忘告诉他,辛素在问天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