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我能拨动因果线 > 第十三章 被神遗弃的人?

第十三章 被神遗弃的人?

    纪无瞳孔一颤,握着林路的手开始忍不住颤抖!

    神迹真的降临了!?

    这是个什么概念?七国所有民众同时举行盛宴,就算以家庭为单位计算,那也是近十亿个家庭在同时向神明祈祷!

    这可是十亿分之一的概率!

    祂没有降临在教会,没有降临在王宫,竟然降临在这一艘小游艇上?

    纪无松开手,急忙在眉间画了个倒三角,自称语言艺术家的他现在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相较于纪无的手足无措,林路好像早就猜到这一幕会发生。

    她用餐刀挑起一片鱼肉,恭敬地放在那抹虚影前,并同时祈祷道:“执掌众生因果的命运,希望您能让我在命运之都见到我想见的人。”

    听到林路的愿望,纪无突然就呆住了。

    神迹的珍惜程度不言而喻,祈祷的人通常会都会将自己最渴望的事物作为愿望。

    比如地位,财富,又或者获得某一种指定的异能。

    尤其是生命女神作为盛宴主神的时候,向祂祈祷,甚至能让已经死去的人复活!

    可这个大妹子怎么回事?面对神迹,就许了这么一个愿望?

    纪无虽然疑惑,但很快就回过神。

    他也将一片鱼肉放在命运女神的餐盘之中,并同时在眉间画了个倒三角:“执掌众生因果的命运,希望您能解开我身上的诅……”

    话音刚落,还未等纪无把话说完,那抹紫色虚影就消失在船舱中,只留下一枚淡紫色的猫眼石悬在空中。

    盘中的鱼肉消失了一片,却还留有一片,从摆放位置来看,消失的那片,是刚才林路放在盘子里的。

    而纪无放过去的那片鱼肉,还留在盘子边缘。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两人竟然从消失的神明虚影中,看见了一丝慌张。

    “这……什么情况?”林路忍不住惊呼道。

    她翻阅过很多次神迹降临的情况,却从未见过,甚至是听过这种事!

    神迹降临,餐桌上的人都拥有一次向神明祈祷的机会。

    只要不是太离谱的愿望,神明都会将其实现。

    就算是实在无法实现的愿望,比如让某个国家灭亡之类的,那都会让那个国家的某个地区爆发灾难。

    可从没听说过连愿望都没听完,祭品都不收取的案例啊!

    “我这是……被神给遗弃了?”纪无也有些发懵。

    虽说他从未寄希望于这渺茫的盛宴,但既然神迹出现了,他还是有那么一丝希冀的!

    可现在算怎么回事?

    难道连命运之神都要遗弃我,和我撇开关系么!

    纪无低头看着面前的餐盘,双拳紧握,额角青筋暴起,像是在压抑心中的怒火。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枚悬在空中的紫色猫眼石缓缓飘到两人中间,顿时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按照惯例,这枚猫眼石应该是命运赐予林路的神恩。

    神恩并不是某种特定的东西,而是根据愿望的不同,衍生出来的不同产物。

    “你继续吃吧,我出去透口气。”纪无已经没有了食欲,也不想再在船舱待下去,转身就要离开。

    “好。”林路应了一声。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猫眼石,可就在她伸手的瞬间,那枚宝石便朝纪无飞去,直接砸在了他脑袋上!

    “嘶!”

    纪无立即捂住后脑,转头看向林路:“你干嘛!就算我被命运遗弃了,也不用你个信仰夜月的来打我吧!”

    “不是我……”林路被吼得一愣,指了指纪无脑袋后面的罪魁祸首:“这个东西,好像不是给我的。”

    “嗯?”

    纪无一愣,目光这才挪到那枚紫色猫眼石上。

    刚才还没注意,现在仔细一看,纪无总感觉这颗猫眼石不像是宝石,更像是真正的猫眼。

    他试探着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这颗猫眼石,指尖感知到一丝清凉的同时,竟真的将这颗猫眼石握入掌心!

    如果这不是属于他的神恩,是绝对无法被他触碰的。

    “这……这真是属于我的?”纪无难以置信的看着林路问道。

    虽然宝石已经拿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能看见自己身上的因果线。

    难道这宝石的用法还有讲究?

    “应该是没错。”

    林路回了句,不过却又皱起了眉:“不过这就奇怪了,命运之神明明连你的愿望都没听完,祭品也没有带走,为什么会给你留下这个东西?”

    “可能因为我是最虔诚的信徒吧!”

    纪无不要脸地回了句,突然又有食欲了。

    他转身走了回去,将宝石放在桌面上,看着眼前的林路问道:“你对神恩的了解应该比我多,之前有过这种情况么?”

    “从有记载的第一次盛宴开始,一共3513次盛宴,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林路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估计我不会相信。”

    “可现在七神历不是才2801年么?哪里来的三千多次盛宴?”纪无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就当我胡说八道!”

    林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随口敷衍道:“你刚才原本想对命运许什么愿?好像是关于‘诅’什么的,祖宗?祖屋?还是诅咒?”

    纪无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看着林路。

    他是很想和对方开诚布公地聊聊,不过因为刚才的那一幕,他对她也有了戒心。

    是,他们俩身上是有一根金线链接,而且一直不变色,甚至当自己将枪口对准她的时候都没有变色。

    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如果对方想杀自己,自己也不能再利用那种能力反制对方了?

    “聊聊吧。”

    纪无思索了一会儿,知道这样也不是事。

    他将枪拍在了桌上,推到一边:“开诚布公地聊聊。”

    “好啊。”

    林路也将藏在衣服里的刀给拿了出来,推到一边:“你打算怎么聊?”

    “国际惯例!”

    纪无伸出一只手:“石头剪刀布,赢的人问,输的人答,必须是真话!”

    “好!”

    林路同样伸出一只手,嘴角挂着微笑:“比运气,我还从来没输过。”

    “那就试试咯!”

    纪无随口回了句,仿佛已经看见了林路输急眼的惨状。

    要知道他在孤儿院里可是号称拳王的存在,一手石头剪刀布,不知道赢了多少糖果零食。

    运气?

    这东西,可从来不会站在夜月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