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我能拨动因果线 > 第二十三章 第五人

第二十三章 第五人

    众人就这么站在驾驶室。

    按照纪无给出的计划,当游艇靠近小岛的时候,他们再次调转方向,蹭着小岛的边缘驶离,准备用这个方法打破怪圈。

    不过他们明显低估了魏殊,既然纪无能想到这一点,他肯定也将这点计算在内了。

    游艇很快到了小岛边,可之后不论陈硕往哪个方向开,他们都会重新陷入迷雾中,直到再次回到岛边。

    “这咋办?”

    陈硕已经尝试了两次,要是再这么下去,游艇内的燃油恐怕不足以支撑他们接下来的航行计划。

    纪无眉头微皱,很快就做出一个决定:“我先下去,陈哥,你们在船上再开一次,要是出去了,就找人回来救我。”

    “这样能行么?”陈硕问道。

    “至少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理才行。”纪无说着就朝甲板走去,打算登上那座小岛看看。

    “我也一起下去!”鹿琳急忙跟上。

    她早就想下去看看了,现在听见纪无这么说,自然是要跟上的。

    “小姐!”

    “冰黎叔,相信我。”鹿琳随口回了句,跟着纪无身后就跳到岛上。

    冰黎也没办法阻止,只能站在陈硕边上叹了口气:“你也不知道说说他们。”

    “……你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一个怨妇。”

    “滚!你的脸不疼了么!”

    纪无两人踩上沙滩,挥手和船上的陈硕两人道别。

    刚才众人在船上的时候就绕着小岛转了一圈,他们发现这座小岛的形状极为奇怪,像是一个极为规整的圆形。

    圆形的外沿是一圈沙滩,里面则是一片圆形森林,森林的中央还空置了一个圆心,好像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两人看着船身越行越远,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直到两人看见船身消失时的情景,便同时皱起了眉。

    纪无沉声道:“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了。”

    鹿琳知道纪无想说什么,可又不敢确定:“你是说……”

    “球体。”

    纪无抬手指着远方的船身:“游艇最后消失的部分是在第二层的驾驶室,只有我们身处在一个球体上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如果这个球体是我们所在的星球,那出现这种情况的距离也太短了些,所以这应该是一个新的小球体。”

    鹿琳刚才想到的可能也是这个,所以她点了点头:“可如果这是魏殊做的,那就不对了啊。”

    “怎么不对了?”

    “你想,能做到这一点的异能者,等级至少在大祭司,甚至是大祭司以上的存在。不论是冰黎叔还是陈大哥,都不可能拦得住他。

    这种存在如果想杀我们,又何必搞这些幺蛾子,直接动手就是了。”

    “有道理。”

    纪无点了点头,不过却苦笑道:“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件事?”

    “什么?”

    “他可是我病友啊!”

    纪无叹了口气,迈步沿着沙滩,朝海岛的另一端走去:“连我这个精神病都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你个正常人怎么会明白?”

    “……算你说的有道理。”鹿琳顿了一下,完全没办法否定纪无的观点,快步跟了上去。

    既然现在确定附近海域是个小球体,那陈硕他们待会儿应该会回到岛的另一端,现在当然是过去找他们会合。

    可两人没走多远,还没等到陈硕,反倒是看见了另一艘小船朝这边驶来。

    当他们发现小船的时候,小船上的人也发现了他们。

    虽然还看不清船上的人是男是女,可那人已经踮起脚,激动地朝他们挥手了。

    “纪无。”

    鹿琳站在原地,扯了扯纪无的衣袖:“那个人是在跟我们打招呼么?”

    “好像是。”

    纪无往前走了几步,仔细看着那艘小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艘船有些眼熟。”

    “先别管眼熟的事了,你把枪带下来了么?”鹿琳问道。

    “随身带着呢。”纪无转头看向鹿琳。

    “带了就好。”

    鹿琳好像有些激动:“如果船上那个家伙是魏殊,你到时候就直接开枪!就算杀不死,重伤也是好的。”

    纪无:???

    小姐,如果船上那人真是魏殊,那他可能是传说中的大祭司诶!

    我要是拿枪对着他,重伤或死亡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纪无在心里吐槽着,不过并没有说出声,因为随着小船的不断靠近,他已经通过因果线认出船上那人是谁了。

    黑风衣,生命教会,魏廷。

    这家伙的名字和魏殊就差了一个字,该不会真是那老疯子伪装的吧?

    谨慎起见,待会儿还是先问问再说!

    毕竟众人乘坐的游艇原本就是属于魏廷的,他完全有机会在船上动些手脚,嫌疑很大。

    随着小船越来越近,魏廷也看见了沙滩上的纪无。

    他刚想起身打个招呼,纪无就把手枪给掏了出来,瞄准对方:“别动!”

    “干啥呀?兄弟,是我啊!”

    魏廷以为纪无是把自己给忘了,还开口介绍道:“魏廷,昨晚咱们见过的。”

    “黑吃黑的那个,我记得。”

    纪无没给对方好脸色:“你先停船,我有问题要问你。”

    “好好好,你别激动,万一走火就不好了。”

    魏廷原本是修士,现在是执事,除去一些极个别的异能者外,这个等级的异能者同样畏惧子弹。

    他将小船的动力系统关闭,双手举过头顶:“兄弟,你要是求财,大不了我把东西还你就是,没必要闹这么僵吧?”

    “别废话,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纪无看着自己身上忽黑忽金的因果线,想着怕猫姐麻烦,就转头看向鹿琳低声道:“还是你来问吧,我怕待会儿猫姐不耐烦了。”

    “行。”

    鹿琳不知道猫姐会怎么麻烦,也还是开口问道:“你是谁?”

    “都说了我叫魏廷啊。”

    魏廷想也没想就答道:“生命教会的执事,虽然才刚执行完神谕,还没有通过认证。”

    “你和魏殊什么关系?”

    “魏殊?”

    魏廷突然瞪大双眼:“你们也认识魏殊!?”

    “当然,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猥琐老头,嘴里总叼着根雪茄,时不时还露出猥琐的笑。”

    鹿琳故意把烟斗说成了雪茄。

    这是在测试魏廷是否真的认识对方,要是他见过,应该能轻易找到其中的区别。

    “雪茄?我记得应该是烟斗吧?”魏廷迟疑道。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魏廷眉头一皱,不再回答:“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哟?还挺硬气。”

    纪无好奇地看着魏廷:“你就说你脑袋防不防弹吧。”

    “威胁我?”

    魏廷反问一句,极为硬气道:“我魏廷今天就算是死在这里,也绝不会出卖魏爷爷的!”

    “是条汉子!”

    纪无朝他竖了个大拇指:“看你这么讲义气,我也可以不逼你。”

    “真的?”魏廷疑惑着开口。

    “嗯,不过作为交换,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并以生命女神的名义发誓。”

    “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