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我能拨动因果线 > 第九十九章 乖巧、可爱、又懂事

第九十九章 乖巧、可爱、又懂事

    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以纪无现在的精神力水准,猫姐能维持他身上两百多根因果线不变色,已经算是超负荷运转了。

    一旦这个数字超过千根,就算是猫姐也难以控制其余因果线的颜色,如果超过万根,那……就只能拜托各位找家饭店,看他们团购办席能不能打折了。

    所以根本不存在绑架一说,要么相安无事,要么直接吃席。

    纪无之所以这么说,只是纯粹向老太太表达自己的不满,并顺带着试探老太太的态度。

    “呵。”

    老太太只是冷笑一声,弹了弹烟灰:“且不说你能不能做到这点,就算你不这么做,身为命运的受膏者,命运教会除了支持你,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么?”

    这个回答,纪无先前确实没想到。

    他原以为老太太会给他一个教训,或者用同样有威慑力的话威胁自己,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服软了?

    纪无的套路被打乱,不由挠了挠头:“外婆,您的意思是……”

    老太太深吸一口烟,将整根都抽进肺里,又长吐了一口气。

    “如果让你放弃摄魂和夺魄,包括里面可能存在的启魂者传承,你会放弃么?”

    “会啊。”

    老太太:(▼ヘ▼)?

    你丫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好吧,换个问题。”

    老太太翻了个白眼,她原本还想委婉一点,可现在看来不直接是不行了:“如果让你放弃鹿琳,看着她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你愿意么?”

    “这个……外婆,其实我和她还是纯洁的革命友情!”

    老太太强忍着把这二货拖到教堂里暴揍一顿的冲动,再次质问:“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作为朋友,绝不会!”

    纪无认真回答:“尤其是那样一个变态。”

    不论怎么说,米启的行为都称得上是一种变态行径。

    就算他再爱鹿琳,在对她的生活造成影响之后而不更改,那就是一种趋近畸形的爱情。

    天知道这样一个变态以后会做什么。

    别说是鹿琳了,就算是小鱼面对相同的事,只要她自己不愿意,纪无也会不遗余力地帮她解决。

    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如果可以,纪无也希望他们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那不就成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再次说道:“米启是米衍定好的接班人,他想要的东西,就是米家想要的。

    你如果想制止这件事发生,那就必须和米启,乃至整个米家对抗,这点你有心理准备了么?”

    “有,可……”

    “有就好。”

    没等纪无把话说完,老太太就再次开口:“虽说米家是世家,讲规矩也守规矩,但也不是所有东西都放在明面上。

    等到小鹿的仪式结束,我会对外宣布你受膏者的身份,再加上你又是神使,米家就算对你动手,也不会走台面下的路子。

    这就是我这个老太婆能为你做的一切,至于其他的,那就只有靠你自己努力了。

    出去吧,那小子应该已经在找你了。”

    “等等!”

    纪无见老太太要走,急忙喊道:“外婆,如果您不想鹿琳嫁给米启,完全有更简单的方式。

    只要您代表命运教会表态,米家不可能拒绝的。”

    “这就是游戏规则。”

    老太太转头看向纪无:“我和那丫头的父亲不动用教会干涉小辈的事,米家也不会动用人脉关系逼迫鹿琳承认米启。

    尤其是现在这种特殊时期,连命运和夜幽都有可能合作,更别说为了这种事得罪一个启魂者家族。”

    “小纪,你别以为米启做到这些,全都是靠米家的势力。如果你这么想,那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刚才的那些问题吧。”

    “……我明白了。”

    纪无沉吟片刻后点头,又看向老太太,刚要开口就被打断。

    “行了,我已经说的够多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就全看你自己的想法了。”老太太说着就要转身。

    “外婆,我还有问题!”

    “真是的,你烦不烦啊!老年人是很需要休息的知道么!”

    老太太赌气似的坐回地上:“最后两个,你问吧!”

    “您这么做真不是为了报复我?”纪无试探道。

    “我报复你做什么?”

    老太太说着就来气,咬着牙看向纪无:“难道你耗费了我一年冥想成果,又让我损失了一件教皇级遗物,我就会报复你么!

    我可是命运教皇!是那么小气的人么!是么!”

    好吧,我现在算是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做了。

    “不……不是。”

    纪无厚着脸皮撒了个谎,又问道:“那是不是只要放在明面上,我对米启做任何事,米家也都只会在明面上对我个人进行还击?”

    “你们是一代人,一代人的事归一代人解决,这是规矩。”

    “那我明白了。”

    纪无起身就打算离开,他心里已经有数,再留下和老太太聊天也没意思了。

    剩下的时间,他需要去做一些准备才行。

    反倒是老太太,她看见纪无转身离开的背影,眉头微皱,突然开口叫住了他:“你等等。”

    “外婆,还有什么吩咐?”纪无转身询问。

    “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当老太太看见纪无转身的时候,心头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总感觉这小子没憋什么好屁,还是先问一句为好。

    “没什么呀。”

    纪无露出‘和’善的微笑,边走边说:“米启的年龄应该比我大上一些吧?像他这么大的孩子还不懂事,在我们孤儿院,可都是要被院长教训的。

    既然院长不在,那就由我这个当班长的代劳咯。

    外婆您放心,我保准还米家一个乖巧、可爱、又懂事的新米启。”

    神特么孤儿院!神特么院长!还乖巧、可爱、又懂事……你以为是训狗呢!

    老太太气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也没去管离开的纪无,转身就去查这小子的资料了。

    当时资料上写的精神病不是伪造的么?这小子怎么越看越像真的了?以后生了孩子不会传染吧?

    不对,生个屁的孩子哦!这有精神病就该送到医院里去吧!

    我家小鹿才是可怜,这追她的一个是变态,喜欢的一个又是精神病,这……

    算了!不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等晚上事情处理完,再去赌两把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