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我能拨动因果线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真正的仲裁者

第一百六十六章 真正的仲裁者

    又是两本异能之书浮现。

    其中一本上面记载了三个异能,【纯净之心(增幅系)】、【力量源泉(体质系)】、【锥刺(异化系)】,至于另一本……

    就在众人看向那本书封面的时候,只有两个字从书封浮现!

    【虚无】!

    虚无者!

    这第五组之中竟然真的有一个虚无者!

    就连纪无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展开方式。

    得亏第三组是在靠近的时候发动突袭,否则还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第三组的那对男女重新化作人形,毫不犹豫地将后背暴露给纪无两组,并看向第四和第七组:“现在, 我们的话语权应该够了吧?”

    纪无正疑惑着呢。

    可还没等他开口,牧云骁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纪哥你放心,他们俩可以信任。”

    “他们是你的人?”纪无不由皱眉,之前可没听牧云骁说过啊。

    “当然不是。”

    那个女孩子转头看向纪无,自我介绍道:“我叫季魂鸢,是季家这一代的传承者, 他叫司灵启,也是司家这一代的传承者之一, 同时也是我的未婚夫。

    我们和牧家是合作关系, 谈不上什么是他的人。”

    纪无没有说话,只是看向牧云骁,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后者点头表示认可。

    其实要不是纪无刚才自爆,他就动用自己的关系让他们帮忙打掩护了。

    “联姻?”

    纪无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启魂者家族不是最重血脉纯净么?”

    这话说得已经算是委婉,可还是难掩语气中的怀疑。

    毕竟说到底,这九个启魂者家族都是彼此的竞争对手,联姻这种事就算其中两个家族愿意,另外七个家族也会联手反对才是。

    尤其是在联姻双方都是启魂者的情况下。

    谁会愿意看见一家做大,拥有把其他家族吞没的实力?

    但凡是丁点可能都会被抹杀在摇篮中才对!

    “也算是联姻吧,不过他俩也算是两情相悦。”

    牧云骁语气里流露出一丝羡慕:“原本九大启魂者家族的传承者是不能联姻的,毕竟得防止一家做大的可能性。

    只是他俩的情况有些特殊,大家也就没说什么了。”

    “怎么个特殊法?”

    “司灵启和季魂鸢原本都不是各家的传承者,只是有次两人偷食禁果后,突然都觉醒了启魂者天赋。

    而且这能力只能两者同时为一个个体启魂时才能生效,效果还要好于一般的启魂。

    由于这种情况实在特殊,司家和季家说出来后,其余七家也不好坏了这段姻缘,干脆就由他们了。”

    纪无顿了下。

    要真是这种情况, 其他七个家族还真就不好说什么。

    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啊,启魂者天赋还能这么触发,简直比我见过的死法还要奇怪……

    “误会解除了?”

    季魂鸢看着纪无,好似压根不在乎他俩当面聊自己的八卦,只是挑眉问道:“那现在可以聊聊了么?”

    “当然。”

    虽然他们和牧家早就有合作协议,可也不代表他们会无偿帮助自己这一方的人,他们现在跳出来除了占据有利阵营外,更多的当然是想获取利益。

    纪无笑着就看向剩余的第七和第四组:“不过有些东西三组人分就够了,要是太多人参与,难免会变得有些尴尬。”

    众人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时动手!

    本来这场游戏才开始没多久,两组虽然早早达成了合作,可到手的异能还未形成体系,战力明显不如纪无六人。

    也许是因为牧云骁的关系在,季魂鸢和司灵启似乎并不担心纪无反悔,出手的时候愣是放心将后背交给四人,没有半点担忧。

    光凭这份胆气, 就能看出两人的性格。

    只用不到三分钟,在场就只剩下六人。

    四本异能之书再次浮现。

    【迅风(风系)】。

    【山躯(异化系)】。

    【精神同频(精神系)、控魂(控制系)】。

    【盘山寻宝(瞳术系)、分影(化身系)、明魂(增幅系)】

    算上前面的十一种异能,现在奖池里一共有十八个异能,外加一个虚无者的身份。

    谁都没有先开口说分赃的事,而是分别间隔一段距离坐下,恢复精神力的同时,也观察着半透明人影的变化。

    现在就还剩三组人,如果按照纪无的思路,众人想要破局,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个半透明的家伙击溃!

    不过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玩意儿可不是一时片刻能解决的。

    幸好还有个好消息。

    至少到现在为止,这家伙还没有动手的倾向。

    众人足足休养了一个小时,环节就一直卡在第八组的提问环节上,甚至连系统都播报了一次六个虚无者的坐标,那人影也还是没有动静。

    “纪哥,要不再动手试试?”牧云骁见众人休息得差不多,就开口提议道。

    纪无没有回答,只是随手捏了个最低级的信徒级火系法阵,星火落到半透明人影头上。

    人影再次溃散,瞬间又恢复原样。

    显然这种方式是不奏效的。

    “你们也都看见了。”

    纪无耸了耸肩:“用这种方式显然是行不通的,破局的关键是在这人影上没错,不过不应该是用这种蛮力去尝试。”

    “那你的意思是……”季魂鸢眉头微皱,似乎猜到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还记得完成这个任务的奖励是什么吗?”

    纪无问完后直接给出答案,将自己先前明悟的东西说出来:“是仲裁。

    真正的仲裁者,不应该由别人来制定规则,参与投票,而是成为制定规则的人。

    显而易见,现在制定规则的人不是我们,而是他。

    他是仲裁者,同时也身处规则之中,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么?”

    “所以你的意思是……”

    鹿琳已经明白了纪无的意思,便开口应和道:“我们只能在规则之中,将他抹除?比如投票?”

    “对!”

    纪无应了一声,不过又摇头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

    如果猜想成立,那当最后一个问题问出后,我们全部将票投给他,这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可如果猜想错误,那接下来的事……我没法预计。”

    这也是他为什么非要把其余两组都淘汰出去的原因。

    就算三票在手,全都投给人影,万一人家有个豁免权什么的,第七和第四组又将票给纪无,这不就完犊子了么?

    为了保险起见,就只能先把这两组给淘汰了。

    “管那么多做什么。”

    季魂鸢突然开口:“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是么?”

    “还是举手表决吧。”

    牧云骁也觉得纪无的猜测有理有据,便直接举手道:“同意这个方案的,举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