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大唐男保姆 > 第0208章 鸡生蛋蛋生鸡

第0208章 鸡生蛋蛋生鸡

    前店内早已狼狈不堪,两个汉子正在头对头顶牛。

    薛三娘气得拎起笤帚照两人的屁股上抽打起来。

    两人吃痛不已,这才将互相撕扯衣服的手儿松开。

    “你俩又怎么了?是不是吃酒吃嗨了?就想发酒疯啊?老娘这里只准吃酒,不准发酒疯。要想发也可以,喏,看见河边的小树林了吗?那里地儿宽敞,也凉快,    你们去哪儿掐,没人拦着,更不会碍着旁人的事儿。”

    两人仍旧不服气,互相瞪眼,狠甩袖子,又是跺脚。

    倪土知道这样下去,    两人的火气还是不能彻底消灭。

    要处理问题就要从根部解决。

    倪土问道:“两位兄台看上去都是斯文之人,    为何要动粗呢?缘由何在?难道是他家的公猪拱了你家的母猪了吗?”

    另一人愤怒地说道:“我才不给他这么一个大便宜沾光呢!要知道贡献一次公猪要三十文钱!”

    倪土想想也是,小时候,    家乡农村里的种猪,每做一次是要收费的。

    倪土有些懊恼了,种猪做活,种猪要收费。轮到人了,怎么成了种子选手要缴费了?

    人不如猪,人不如猪啊!

    倪土正在愣神儿的功夫,另一人说道:“这位贤弟,一看便是知书达理之人,你来做中,给我俩评评理,说说到底谁的理论是对的。”

    倪土正颜恭敬一番,问到:“兄台请讲。”

    那人也正色说道:“贤弟听好了。”

    此人咳嗽一声,摇头晃脑吟诵起来: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

    一儿曰:“我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

    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    及日中则如盘盂,    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

    孔子不能决也。

    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这位贤弟,我说早上太阳刚升起时距离咱们近,因为看起来大。”

    另一人接着反驳道:“那为何中午的太阳阳光热呢?都知道靠近炉火越近才会感觉到热,所以中午的太阳距离咱们最近。”

    另一人接着驳斥道:“那为何中午的太阳看起来那么小呢?”

    两人正在争论不休,薛三娘捅了一下倪土的腰眼儿,问道:“那人刚才吟诵的是什么内容?”

    倪土笑笑,解释道:

    孔子到东方游历,见到两个小孩在争辩,便问是什么原因。一个小孩说:“我认为太阳刚出来的时候离人近一些,而到中午的时候距离人远。”另一个小孩说:“我认为太阳刚出来的时候离人远些,而到中午的时候距离人近。”一个小孩说:“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像车盖一样大,等到正午就小得像一个盘子,这不是远处的看着小而近处的看着大吗?”另一个小孩说:“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有清凉的感觉,等到中午的时候像手伸进热水里一样热,这不是近的时候感觉热而远的时候感觉凉吗?”孔子不能判决(谁对谁错)。两个小孩笑着说:“谁说您的知识渊博呢?”

    薛三娘听闻也皱起眉头来:“两个人好像说得都有道理嗳!”

    此时,    整个店里的人都开始思索起来。

    有些人想不透这些问题,便愁眉不展地用手背干拍着另一个手掌。

    对于此千古难题,倪土自然知晓,但不着急告诉他们答案。

    若解释一番天体运动,恐怕会把这些呆板的人吓死。

    他们还不得把自己当做异星兽,把自己驾到火上给烤了啊。

    倪土微微一笑,问道:“两位兄台,再解开此难题前,我再问一个问题。”

    “贤弟请讲。”

    倪土说道:“我这个问题同样询问在座的各位,请问这个世上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

    此时,坐在角落里的一人不服气了,直接高声回答道:“当然是先有的鸡,有了鸡,才能孵蛋!”

    另一人不服气了,直接怼上了:“可鸡都是从蛋孵化而来的!”

    “呃……是啊!”

    此时,大伙儿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半晌,一位老者捋着花白胡须说道:“若说先有鸡,那么,这个鸡从何而来?回答当然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岂不是蛋比鸡早?若说先有蛋,那么,这个蛋从何而来?还不是鸡生的,岂不是鸡比蛋早。如此循环下去,不知道最开始的时候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此问题真是愁煞人呢。”

    有人回应了:“也行世界上并没有最早的鸡,也没有最早的蛋。鸡生蛋,蛋生鸡,可以上追到无穷远,到那个时候,并没有先有鸡也没有先有的蛋,而是跟女娲造人一样,也许是泥巴哆的呢!”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一旁的薛三娘捅了一下倪土的腰眼儿,问道:“到底先有的哪个?”

    倪土笑着摇了摇头,叫着甄真儿来到了后院子,找了一个漆了黑墨的大木板,又找了一个茶碗,反着盖上,用白色粉块在上面描画着印子。

    之后在它周围描画了六个大大的圆。

    随后又在旁侧描印了一个圆圈,在其周围描画了六个小小的圆。

    在黑板的另一半区域,找了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但容量相等的竹筒,描画上去。

    随后,倪土临时做了一个木架子,让甄真儿抬着黑板和架子走进前店。

    倪土手里把玩着那只茶碗,还有两个大小不一的竹筒,心里盘算着课堂讲座思路。

    找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倪土将架子架设好,又将黑板放置在上面。

    倪土找了一截小竹竿敲了敲黑板,让大家安静下来,说到:“各位师长,各位兄长,各位贤弟,各位小娘。”

    在座的众人都纷纷安静下来了,齐刷刷地朝倪土看去。

    薛三娘听闻最后面竟然还提到了小娘的身份,顿时有些脸红。

    这么多汉子,只有自己一个小娘子在忙碌,倪土这么一提,自然说的是自己啊。

    一想到自己在倪土心目中竟然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不由得脸红了。

    今晨,听甄真儿说起倪土的真实身份来,薛梅儿就感觉自己走了大运一般。

    长久封闭着的内心开始缓缓打开了门,对着倪土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