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在app圈错账号以后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回家的路上,林星窝在副驾里刷手机,天气预报好像有了变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们说明天雪就会慢慢变小停下来了,”林星说,“被阻碍的交通也会马上恢复正常的,我晚上可以再蹲一蹲高铁票。”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以买到吗,如果买不到的话也可以直接在这里等开学吧?”池桐说。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说“可以买到的,我安排了抢票软件了,我可是氪金玩家。”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来这里的票我就是这么抢到的。”林星补充。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在过年前就收到了充足的诈骗资金,在过年的时候还收了一大堆红包,家里长辈的,池桐单发的,加起来比头一笔诈骗资金还多。虽然成长环境和池桐不一样,不过在物质上面林星也没有过烦恼。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抿唇不语。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扭头看他“我这次回去也待不了几天了,还有一些朋友我都没走动,也没有约他们出来玩过。”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每每不说话时,总是有些冷的。不过林星一点都不怕,他轻轻晃着足尖哄人,像个耐心十足的小老师“你乖的话我就早点回来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车窗外还有斜斜打在窗上的,雨丝混杂的小雪,林星怀里抱着一只靠枕,望着窗外大言不惭地感慨“昨天我来找你就下了这么大的雪,我准备回家了雪就停了,这场雪怕不是为了我才下的吧。”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自己讲讲还不够,还要转头让池桐捧他场“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原本已经因为林星前面的话而心情舒缓下来,闻言愈发有笑意“很对。”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就是很对,”林星点头自己为此盖章,“这场雪是我的雪,我分你一点,这就是我们的雪,你的生日是我们的纪念日,这场雪就是我们的雪花,最浪漫的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紧闭着双眼,梦境当中一切感知破碎而凌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厚重的大门在颤动中乒乓作响,坚硬的材质在反复的剧烈冲撞下摇摇欲碎,捶打声就快要冲破某种限制,四边门缝中不断渗透进阴冷的风,疯狂渴求着门里站着的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站在门内,他双腿无法移动,像是被千钧重物压住。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神经被某种细丝牵扯着不断往深渊坠落,无数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在他的脑海中跃动喧嚣。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小池,妈妈很想你,到我这里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忘了看医生了吧,医生给你开的药你偷偷扔了是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需要治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风声当中是所有池桐恐惧的,或者曾经恐惧过的声音,依旧在每个梦里在他的脑海当中跌宕不休。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梦境就像是纠缠住溺水者的水草,从彻骨寒冷的水中紧紧束缚着不幸的人。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直到朦胧间好像有外力推搡,池桐从梦境中挣脱清醒,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他的感官一时仍旧没有能够完全从梦中脱离。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而即便是已经回到现实,经历过这种梦境以后,池桐通常也会一晚上都睡不着,就算能睡着,要闭上眼睛梦境就会延续下去,不如不睡得好。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记室内的温度足够,柔软的被子并没有完全覆盖池桐的上身,他的手臂完全露在外面,此时指尖从被面轻轻划过,逐步感受指腹与布料摩擦的触觉。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在床头小灯的照亮下,池桐抬头看见床头的黑猫正看着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那是标本摆放的方向,也像是猫再次有了自主控制的形态。此时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当中,池桐并不能很好的分辨出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的余光当中,被面忽然动了一下。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的视线被吸引,凝视着方才鼓动的地方,那里微微隆起一个小小的坡度,像是有什么未知的事物隐藏在里面。也许是幻觉,也许是梦境未散的恐怖异想。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然后那个小小的鼓起又动了一下,有一道温热的触觉与之同时落到了池桐腿上,像是某个物体攀附住了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池桐的目光落在那一处。鼓起的小包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直至一下把被子掀开。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也许会出现由梦境延伸的恐怖,也许会闪出光怪陆离的脑海中投射的怪异猛兽,有无数种可能,曾经在池桐的眼前或者脑海中,他几乎习惯了的恐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但真当牌底被揭晓,所有想象的画面全都没有发生,落回现实时钻出一个睡眼惺忪的林星。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的几缕头发翘起来,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浅色睡衣,脸颊因为在被子里憋了太久而红彤彤的极可爱。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如果是梦境的话,这也是一个蓬松柔软的意象,但池桐的梦里向来没有这样的温度。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直到这个时候,池桐才从梦中完全抽离出来,与现实接轨。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没有溺死在梦境的水草中,林星救起了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还在困顿的睡梦中尚未完全清醒,不过他感觉到了被池桐拧开的床头灯的光亮。他巴着池桐的腿和腰慢慢爬坐起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你要撒尿吗?”林星问他,讲话的时候眼睛几乎是完全闭着的。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不是池桐要撒尿,是林星自己憋着尿。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坐了几秒钟,这才睁开眼睛肯定地说“我要去尿尿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自己摸到卫生间去,尿完回来人清醒了许多。他看见池桐还坐在床上看着自己,又问池桐“你怎么还不睡?”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刚才穿越整片黑暗又安然无恙的回来,没有比这能证明黑暗震慑的不堪一击,以及想象赋予黑暗的全都是虚张声势。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走到床边拿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是凌晨,是应该很好睡觉的时间点。他端起床边池桐的水杯喝水。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刚才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池桐开口道,“没想到你从被子里钻出来。”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独睡惯了,夜间身边有人的时候池桐有些不习惯,刚才甚至下意识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人是林星。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端着水杯还没放下,隔着玻璃杯看池桐的脸,听池桐讲完话才放下水杯有些不好意思地讲“我睡相不太好。”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爬回床上,躺到内侧记把被子整了整,坦诚公开自己的黑历史“小时候我睡觉就经常从床上滚下去,我妈妈说好几次我脸都摔青了我都没醒过来,神奇吧。”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说到这里,林星猜想“刚才是不是我把你弄醒了啊?”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对弄醒池桐心怀愧疚,但池桐却笑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他无法和林星说自己在噩梦惊醒以后看见林星有多高兴,在噩梦之后等待他的不是难熬的冰冷的长夜,而是林星。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林星钻进他怀里“那你现在想睡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嗯,有一点。”池桐拧掉台灯,真的有了困意。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灯光转灭,室内重新陷入黑暗。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黑暗里没有嘈杂的声音,只有林星打了个哈欠的小小响动。如同任何一个寻常的宁静的夜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