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单纯的就是贱!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单纯的就是贱!

    他同初二那日的喜庆不同,今日依旧穿上了熟悉的玄色,以至于手里头的红色格外的鲜艳。

    “沈大人。”乔文清随即抱起了拳头,众人也跟在乔文清的身侧同沈秋河见礼。

    沈秋河面上带着笑,手还能抱着拳头,只是他字迹朝外,让人全都瞧的清楚,“揽故人入梦,得心愿所成。”

    似乎是意有所指,可是无人猜测里头深意,只清楚的看到故心二字。

    乔文清眼神微闪,脸色不善,可是却无力坏沈秋河的姻缘。

    褚翰引临走的话他还记着,可是谁知道举子的案子这么复杂,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有定论了。

    乔文清也曾问过顾氏,怎么这么着急。

    顾氏无奈说,老太太怕是等不急了,更何况,钦天监亲算,说好听是沈秋河求的,说不好听,谁知道是不是宫里的意思?

    皇权在上,无能为力。

    是以现在,乔文清压下了心头的不喜,还是多说了句,“沈大人也来放孔明灯?”

    沈秋河仿佛没有瞧见乔文清的异色,只笑着点头,“总想着讨个吉利。”

    既然碰上了,一众人便一起往外头走,瞧着这一排排的孔明灯,大约也只有冯昭萍是真的在选。

    “我帮你。”乔故心低头绑的时候,沈秋河突然径直走了过来。

    明日便是大定的日子,他靠近一些也算不得失礼。

    乔故心斜了沈秋河一眼,却没有放手的意思,自己很利索的绑着,只是那上头一字未有却让沈秋河微微皱眉。

    “稍等。”在乔故心点火的时候,却突然被沈秋河隔开了。沈秋河没有挑选自己的孔明灯,而是将他的愿望与乔故心的挂在一起,伸手点上火,看着孔明灯高升于天际,似乎这样,便就是得偿所愿。

    乔故心抿了抿嘴,没理会沈秋河,转身朝乔文清走去。

    “县主是不是觉得我脾气特别的好,屡次三番的如此冷脸待我?”沈秋河扬声将人喊住。

    乔故心随即回头,那一瞬间,一个个缓缓升空的孔明灯,衬着乔故心眉目清明真切,只是话却没有这画面好看,“我却也好奇了,沈大人的脾气怎么就变的这么好,都被人屡次冷眼相待,怎么还能,屡次出现?”

    就不能,离着我远些?

    看乔故心似有些生气,沈秋河却笑了,“那大约我真的是,脾气好。”

    “沈大人。”乔文清放飞了自己的孔明灯,一回头瞧见沈秋河竟然在同乔故心单独说话,想也没想便走了过去。

    沈秋河收回视线,冲着乔文清点头,“等着成亲的时候,我可是要给压轿的兄弟一个大红封,乔大人心里可有想要的数?”

    只一句,便将乔文清想说的话给憋了回去。

    乔故心回头瞪了沈秋河一眼,“沈大人可真是大方,大理寺现在这么赚银子?”

    “这话可乱说不得。”沈秋河连连摆手,大庭广之下让人听的误会。

    乔故心哼了一声,带着乔文清往前走。

    既然两边碰上了,沈秋河自也同他们一道,只不过由于沈秋河的加入,大家的话也没有刚刚的多。

    元宵佳节灯会上热闹,各路小贩都显神通,只是有一个小贩那排起了长长的队,看着大家都好奇的很,沈秋河让王四过去打探一下。

    说是前头小贩有手艺,能用人的名字作画,画在灯笼面上。

    这可是头一次遇见这事,而且只要两个铜板,价格公道所以这摊子人满为患。

    “我可头一次见还能用名字作画的。”冯昭萍眼睛瞬间就亮了,只觉得果真是京城大地方,什么稀奇事都有。

    冯兆安揉了揉冯昭萍的头,又抬头看向乔文芷,“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排队。”

    女子嫁人后便冠上了夫姓,这是她们难得的机会能用自己的名字,所以冯兆安第一个上前。

    本来是可以让下头的人去排的,可是总觉得不够心诚。

    瞧着冯兆安一脸的虔诚,仿佛这不是在买画,而是在拜佛。

    看着乔故心面上含笑,沈秋河的心思一动,也跟了过去。他虽没明说,可是大家都知道,肯定是给乔故心去求了,总不能他一个大男人爱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吧?

    乔文柄一看他俩去排队了,赶紧寻个人少一点地方歇息歇息。

    冯昭萍喜欢热闹,便跟着冯兆安去排队了,乔文柄在那忍不住抱怨了句,“那丫头真是太能逛了。”

    一晚上就没个歇着的时候。

    乔文清在旁边笑了一声,“就你是个爱挑的,将来让母亲给你寻一房就这般爱闹的媳妇,治治你!”

    乔文柄当下惊的站了起来,“呸呸呸,大过年的别说这么晦气的话。”

    也就是他顾忌冯兆安,不然总得让冯昭萍闭嘴了,一路上絮絮叨叨的比自己还能说,脑门都觉得疼了。

    等会儿瞧着马上快到他们了,一众人也歇息的差不多了,便围了过去。

    用名字做山水画,乔文清自认都达不到这先生的水平,瞧着他下笔如神助,一副山水画跃然与纸上。

    大约真的大隐隐于市,那一瞬见乔文清都觉得,这大概是哪位大家在体验烟火味。

    冯兆安在前面,先给冯昭萍求了一副,在说乔文芷名字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脸上好像还有些不自然。

    不过大家都被冯昭萍吸引着,也都没注意他。

    冯昭萍在那大喊着好看,闹着说这灯笼面谁舍得用,应该裱起来挂在墙上,那一笔一落多是神韵。

    而乔文芷画的却比冯昭萍收敛许多,淡然优雅,看一眼便觉得宁静。

    到了沈秋河,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果真说了乔故心的名字。

    等着沈秋河的画做完,乔文芷已经将她画握在手上了,此刻都好奇的看向沈秋河。

    沈秋河拿着灯笼面,一步步的朝乔故心走去。

    “我瞧着这先生作画,配的上大家二字。”沈秋河说着便将灯笼面递到了乔故心的跟前。

    小桥流水,泛舟湖上,画中锦绣似乎要有千万句话述说,可又散与漂泊的水中,如此意境值得细品,果真如同沈秋河所言,配的上大家二字。

    乔故心低着头看着上面的画,却迟迟的没伸手。

    “走水了,走水了。”不远处突然有人喊了起来,人群立马慌乱了起来。

    不过下头人救火也快,每年几乎都会出这么一场,元宵佳节的时候官差可是忙的很。

    人群中躁动起来,人来回的乱串,乔故心似被挤了一下,便往沈秋河的那边倒去,沈秋河连忙扶着乔故心,只听得撕拉一声,是画被扯开的声音。

    火势很快就下去了,来往的人也都平和下来,乔故心站定,“多谢沈大人。”刚才扶了她一把。

    沈秋河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那一半,沾染了泥土,肯定无法再修复了,“县主客气了。”沈秋河抬头,只是手却慢慢的卷着,将那剩下的一半灯笼面收了起来。

    “我瞧着时辰不早了,咱们各自回府吧。”乔文清看沈秋河脸色不对,也没跟同多言,只冲着冯兆安说了句。

    这该逛的地方也都逛了,确实该走了。

    待大家都点头,乔文清才侧头看了沈秋河一眼,“沈大人,告辞。”

    抱了抱拳头,也不等沈秋河说话,直接抬脚离开。

    乔故心随即转身,沈秋河望着她与冯昭萍不知在说什么,笑容可掬,明媚愉悦。

    “主子,刚刚小的瞧的真切,是乔大姑娘故意撕碎的。”王四全程都在后头站着,对于乔故心的小动作他瞧的一清二楚。

    沈秋河自嘲的笑了一声,“我知道。”

    手拿着那半卷灯笼面,紧紧的攥了攥,随即扬声扔在地上,“我倒是要瞧瞧,她能硬到什么时候?”

    看着,似乎心里已有了盘算。

    只是王四在后头暗自撇嘴,沈秋河每次就嘴硬,真到办事的时候,不还是乔故心赢?

    屡次三番被甩脸子,沈秋河不还是该往前贴便往上贴?

    元宵节的事,大家都只字未提,除了冯昭萍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冯昭萍那孩子,怎么也不可能看明白,那灯笼面是乔故心故意撕的。

    无论元宵节闹的多么不痛快,正月定总也少不了,院子外头闹哄哄的,唱礼的人声音高昂,一声接着一声,唱了有好一阵了。

    沈秋河下的大定破了规格的事,乔故心没同顾氏说,突然国公府的人一抬抬的来下礼,倒将顾氏给吓到了,京城中可从来没有下这么大的礼的人。

    顾氏有些坐不住了,宴席上让张氏帮忙照看着点,她急匆匆的来到乔故心的院子。

    正月十六,诸事顺意,乔故心昨日走的累了,晚上可睡了一个舒坦的觉,今个醒来只觉得精力充沛,还让念香拿了攀脖,她戴在身上,自个在院子里玩起了投壶。

    “你倒是得了清闲。”顾氏一进来,边说着边将攀脖给乔故心取下来,这么冷的天露了半截胳膊,也不怕冻着。

    “这不是外头我也帮不得什么忙?”今个大定,按照规矩乔故心是不用出去迎人的。

    顾氏白了乔故心一眼,拉着人往屋子里走,“你试试这手冻成什么样了?”进了屋子,顾氏随即吩咐念香赶紧将手炉给乔故心取来。

    待乔故心缓和过来,顾氏才往乔故心跟前凑了凑,“你同母亲说句实话,你跟这沈二公子可有私交?”

    这话若是在寻常顾氏肯定不会问的,可现在就娘俩在屋里,她有什么便说什么了。

    按照顾相的意思,无论是请封县主还是宫里赐婚都跟沈秋河脱不了关系,之前就当是沈秋河看重老一辈的情谊,毕竟这婚事是两家老人定下来的。

    可今日下定这阵仗,却将顾氏给吓到。

    前些年,顾家嫁姑娘都没这排场的一半。

    不说旁人了,当初国公还在,世子迎亲都没有这规格,顾氏也不得不多想了。

    乔故心想都不想便摇头,她跟沈秋河有什么私交?除了偶尔碰面讽刺他几句,几乎就没有旁的交集了。

    “母亲,您莫要多想了,也许国公府的人,单纯的就是,贱。”乔故心在顾氏跟前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原本顾家给他们脸面的时候,一个个眼高于顶就好像有多么高贵一样。如今没人把他们当回事儿了,一个个也都懂得了做人了,不是贱还能是什么?

    “小姑娘家家的,说话别这么不着调!”顾氏斥了乔故心一句,不过乔故心这也是话糙理不糙,这定礼肯定是何氏准备的,既然是长辈准备的,必然就没有私交。

    只能说现在看来,定然是何氏对郑氏的气没消,故意给郑氏难看的。

    想到这,顾氏的心也才放了下来。而后平和的问了句,“你小库房还有多少银子?”

    乔故心不明所以,“应该,也没有多少了吧?”主要这走了三趟镖,拉了不少走。

    顾氏叹了一口气,“我的意思是,你那些东西都得拿出来当嫁妆,母亲手里头东西也没给你陪嫁完,还有一大家子人,母亲也要有所顾忌。”

    不说乔文清了,乔文芷寻了一个探花郎,肯定不光只有公中拿的那些来,她这个当主母的也得表示表示。

    本来,这陪嫁已经准备好了,可偏偏沈秋河下了这么多礼,这些让乔故心都带走,自个娘家也得多添些,免得让人觉得侯府嫁不起女儿一样。

    莫名的就是要,论个高下。

    “母亲原来怎么安排便怎么安排,这种事没必要争长论短的。”乔故心笑着摇头,这下定是心意,陪嫁也是心意。

    再则说了,陪嫁的东西都是给乔故心用的,又不是给国公府,与他们何干?

    顾氏点了一下乔故心的额头,“平日里挺精明的一个好孩子,怎么现在傻了?人生在世谁能免俗?就算你不在乎,可是有人在乎,闲言碎语也一样会伤人。”

    跟乔故心说了几句后,顾氏又急忙忙的去前厅了。

    被顾氏说的,乔故心无奈只好先去小库房瞧瞧,看看盘算着能带走多少。

    正好收拾陪嫁东西了,乔故心也顺带问问念珠念香,她们是想跟着自己去国公府,还是留在侯府。

    ------题外话------

    编辑说我浓眉大眼的,长的好看大气,所以现在,嗯没错,我飘了~~~

    p,我们编辑是女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