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皇叔掌中娇 > 第203章 对质

第203章 对质

    “从一开始你就恨我母亲,算计我的嫁妆,我对你们还能生出什么情意来?”姜瑜停下脚步,转身看她,一字一顿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要以为你掩饰得好,我就察觉不到,你若真心待我,又怎么会任由赵启跟姜瑗暗自苟合而装作不知情?人在做,天在看,你有什么脸面问我对你们的情意?”

    “原来你早就知道……”殷贵妃笑得凄凉,“所以,即便裕王没有纳姜瑗入府,你也会跟他退婚的,对不对?你从来就没想过要嫁给裕王。”

    “是又如何?”姜瑜冷冷看她一眼,转身就走,“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娘娘还是自求多福吧!”

    赵启败局已定。

    殷贵妃绝不可能全身而退,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而已。

    “阿瑜,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一定要去查药膳的事,等你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或许你就不会如此恨我了。”殷贵妃在背后喊道,“虽然一开始就是错的,可我也有我的不得已,我也不过是一个可怜人罢了。”

    “你再可怜,也不该拿别人的命来暖自己!”姜瑜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嘉和公主表情复杂地上前道:“她的话不可信,你不要放在心上。”

    “多谢公主陪我来一趟。”姜瑜不想跟她谈论殷贵妃的事,浅笑道,“翡翠阁近日会新切出一批玉石,若公主喜欢尽管过去挑选,班师傅的技艺还是很好的。”

    “本宫早就听说你跟三叔祖去鬼市买了好多玉石回来,正想前去一饱眼福呢!”嘉和公主笑笑,又问道,“听说三叔祖去了锦州,他什么时候回来?”

    “具体哪天我也不清楚,应该就这几天吧!”姜瑜望着眼前重重叠叠的宫墙,肃穆依旧,安静依旧,却终究跟之前不一样了。

    前世她也曾游荡在这宫墙之中。

    看见悲愤投井的宫女,对食太监和宫女的花前月下,看见顺庆帝对群臣发号施令,暴怒时,奏折洋洋洒洒了扔了一地,备受冷落的嫔妃却站在窗前跟年轻的太医眉来眼去。

    这世间的芸芸众生,各有各的缘法。

    锦衣玉食的嘉和公主又怎么会知道她心中的仇恨和苦楚……

    “三叔祖心仪姜二小姐,定会早日回来的。”嘉和公主打趣。

    姜瑜笑而不语。

    路过御花园的时候,一个小太监见了两人,匆匆掉头就跑,嘉和公主厉声喝住他:“站住,你是做什么的?”

    “回禀公主,小人没做什么?”小太监支支吾吾。

    “没做什么,你跑什么?”嘉和公主快走几步,端详他一番,瞧着有些眼熟,“你是小皇孙身边的人?”

    “小人宋安见过公主……”小太监见嘉和公主认出了他,忙如实招来,“小皇孙听说凉国赢小王爷入宫面见皇上,便差遣小人前来一探虚实。”

    “赢小王爷有什么好看的?”嘉和公主一头雾水。

    “小皇孙听说赢小王爷是个跛子,好奇地很。”宋安忙道,“小皇孙没见过跛子,所以……”

    “无趣!”嘉和公主冲他摆摆手,“罢了,你去吧,记住,不要弄巧成拙,让外人笑话。”

    宋安一溜烟跑了。

    待姜瑜出宫后,嘉和公主便吩咐身边的心腹侍女:“殷贵妃诬陷皇后害死了国公夫人,可姜二小姐并不相信,执意认为是殷贵妃所为,这话务必要传到坤宁宫去。”

    “是!”侍女会意。

    第二天,这话就传到了容皇后那里,容皇后冷哼:“那个贱人竟然敢攀咬本宫,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姜瑜不足为惧。

    但她终究是三府的人,若因此得罪了赵桓允,那就得不偿失了。

    “母后,当年的事……”太子妃宁氏斗胆问道,容皇后迅速道,“当年的事自然跟本宫无关,都是那个贱人善妒,才害了殷氏。”

    “母后,妾身觉得这消息来得蹊跷,会不会是嘉和故意为之?”宁氏到底是宁府的人,心思缜密:“据说今儿是嘉和陪姜二小姐一起去的冷宫。”

    “不会,嘉和一向胆小怕事,她才不会趟这个浑水,是冷宫的人过来禀报的。”容皇后对嘉和公主的印象还停留在苏妃尚未得宠时的唯唯诺诺,不以为然道,“这事你不用管,本宫自会收拾那个贱人。”

    太子妃再没吱声。

    入夜。

    姜瑜坐在窗前出神。

    之前夜风说过害她母亲的人是皇后,她当时还不信,觉得他是为了糊弄她,才随口那么一说的。

    如今听殷贵妃这么一说,她倒是信了七八分。

    想到这里,她便凝神听了听坤宁宫那边的动静,木鱼声响了好一会儿,才听容皇后道:“皇上那边怎么样了?”

    “皇上已经睡下了。”身边的婆子道,“田公公说小皇孙陪着,皇上晚膳多喝了半碗小米粥。”

    “那就让赵灏经常过去陪着。”容皇后说着,起身吩咐道,“你陪我去一趟冷宫,不要惊动任何人。”

    婆子道是。

    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过后,门吱呀一声开了,蜡烛晃了晃,殷贵妃看清来人,一脸木然地上前行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眼下凉国使臣入京,皇上还没工夫搭理你,你不要以为他会饶了你。”容皇后嫌弃地看她一眼,直接了当道“你死到临头,还想拖本宫下水,真是卑鄙至极,殷氏的事你休想赖在本宫头上。”

    “不过十几年的事,娘娘怎么说忘就忘了?”殷贵妃缓缓抬头,看了看守在门口的宫女,那宫女触到她的目光忙低下头,殷贵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缓缓道,“当年殷氏在臣妾宫里喝下的那碗药膳粥,明明是娘娘所赐,臣妾不信那碗药膳只是一碗药膳!”

    “哼,本宫好心好意地让御膳房熬了药膳送来给她补身子,怎么会加害于她?”容皇后上前一步,一改往日地慈眉善目,厉声道,“明明是你嫉妒皇上对她念念不忘,迫不及待地动的手,殷氏就是你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