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蜗牛姑娘勇敢向前走 > 第95节:014微笑面对(6)

第95节:014微笑面对(6)

    苏惠拿开杯子,又躲到被窝里去,"没必要吧,你也不缺钱。"

    "谁嫌钱少啊!"

    "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是谁啊?"苏惠眉眼低垂,"看起来很不得了的样子,我跟他说话一句都不回的。"

    "那人脾气怪的,我都是花好长时间才说上话!"杨万琴不在意地道,"不过人还算讲信用,不跟有些王八蛋一样就知道说大话耍花招,没用的家伙!"

    "要是以后我结婚了,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啊?"苏惠缩进被窝里,"难道还这样天天来跟我挤啊?"

    杨万琴呵呵笑,"嫌弃我了啊!"

    "满身酒臭的!"

    杨万琴冲苏惠哈气,"不臭你臭谁呢?"

    "找个人嫁了吧!"苏惠揉揉眼睛,"我是能一直跟你做好朋友啊,也不嫌弃你,就你自己不满足老嫌弃我!"

    "成啊,给我找个肖谨那样好的!"

    苏惠在被窝里沉沉笑两声,缓缓睡去。杨万琴起身披上大衣服去阳台上抽了一阵烟,就着手机看了半天,倦极了才又上床。

    林晓做了一段时间的家教做出滋味来,主要是那个女学生太听话,对她提出的任何要求都是务必百分之百完成,偶尔动作慢了一点,在一边观察的家长还呵斥几声,交代林晓要拿出一个老师的威严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管骂,打也是可以的。

    林晓被这个爸爸吓呆了,她从小是在夸奖里长大的,怎么也想不通会有家长主动要求老师如此严厉对待女儿的,她讷讷道:"要让小孩自由发展自己的个性,多做他们喜欢的事情。"

    家长并不是很满意林晓的说辞,对家长来说,所谓的素质教育、课外兴趣之类的东西都是虚话,最主要的还是成绩的提高。

    林晓有点迂,看不出来家长的脸色,当然也不明白自己的话哪里有问题,还是尽心尽责地教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偶尔发工资的时候家长不在,林晓还会偷偷拉着她一起去楼下的小卖部挑选零食请客。小女孩笑得脸上的酒窝深深的,一看就很开心。

    "知道吗?不要跟别人说,这是我们的秘密!"林晓再三交代,小女孩猛地点头。

    偶尔林晓也有烦恼的时候,小学的奥数题目也是很难的,她刚拿到题目那一会儿解答不出来,脸涨得绯红的,觉得蛮丢脸,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还做不出来小学生的题目,可是看着女学生亮晶晶充满期待的眼睛,她又说不出来自己不懂的话,只好说回去研究研究。

    林晓四处找小朱,小朱兼职工作忙碌,哪里有时间帮助她。林晓咬了半天的嘴唇才想起来给肖谨打电话,肖谨刚开始还推三阻四的,林晓委委屈屈道:"明天还要去学生那里,都说了明天给讲解,要是做不出来多丢人啊!"

    肖谨一听,马上就同意了,约在自习教室里见面。

    此刻,大多数的毕业生都在忙毕业设计,而肖谨除了毕业设计还有实习要应付,每个周末能休息上一天也艰难。林晓也知道这些状况,所以肖谨能分一点时间给她,她已经是非常地满足了。她翻箱倒柜找出自己认为最漂亮的衣服,淡淡地描了眉毛,抹了点唇蜜,十分清爽漂亮,既清纯又妩媚。

    林晓下楼的时候肖谨已经不耐烦地等了很久,林晓马上很乖地跑过去低头认错。肖谨没说什么,摆开阵势就要林晓拿题目出来,林晓把东西拿出来然后看肖谨。肖谨的侧脸十分的漂亮,浓黑的头发,饱满的额头,修长如剑的眉毛,直挺的鼻梁和丰润的嘴唇,还有线条柔和的下巴,偶尔皱一下眉毛抿一下嘴角,思考题目入神的时候还会无意识地把笔头放在嘴巴中间,林晓看得面红耳赤,低头不好意思地在草稿纸上乱写乱画。

    肖谨写写画画半天,道:"你来看,这样的!"

    林晓忙用冰凉的手捂一下脸消热,然后探头过去。

    肖谨在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步骤,还在空白的地方写了思路,一条一条划给林晓看,随口道:"明白了吗?"

    林晓被肖谨身上清爽的味道冲得发晕,哪里听得清楚他说了什么。肖谨皱眉道:"你干什么呢?魂都飞了?"

    林晓不好意思地低头,把草稿纸拖过来认真看,肖谨无奈地叹气,"现在小孩的题目也很难呢,不认真你这个老师就丢脸了。"

    "已经很丢脸了啊!"林晓不自在地道,被心上人小看可真不是滋味。

    "那你还发愣?"肖谨数落完,就坐一边去看自己的资料去了,摆明了再不跟林晓说话。林晓瘪瘪嘴巴,按照肖谨写好的思路认认真真再做一次,然后起身去厕所。

    肖谨看了半日的书,抬手揉揉酸酸的脖子,果然又没看见林晓的人了,摇摇头见地上掉落了几张草稿纸,弯腰捡起来,却发现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写满的都是自己的名字。肖谨粉红的嘴唇又抿了几下,扯了一张纸给林晓留了个纸条说自己有事先走了,然后抱着自己的书重新找了个教室继续努力看。

    林晓回来没见人,瞪着肖谨给自己留的纸条上那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咬嘴唇,眼睛里晶晶亮的水珠儿没落下来。林晓实在?语,不知道该说肖谨不识风情还是该说他太固执。

    肖谨安安静静看了半天的书,略有收获,心满意足地收拾东西去食堂吃饭。刚下教学楼就被叫住,回头一看果然是林晓。

    肖谨觉得这姑娘看着挺聪明,其实挺笨的,一点也不明白别人给她留的后路,也一点不知道给自己留后路,何苦把她自己往死胡同里逼呢,难道真要他说更直白拒绝的话才好?肖谨觉得自己有点搞不明白女人这种东西了,苏惠好像太识趣了点儿,林晓又太难缠了些,中和一下多好。

    "我就知道你还在!"林晓脸上得意地笑着走过来,"走吧,咱们去吃食堂!"

    肖谨看着来来往往的同学,不好意思在人多的地方发作,默默地走到食堂去,一路上也遇到不少三三两两的情侣蛇一样交缠在一起走着。

    "我学的是文科,做这些数学题就差了点儿,教小学生都这么吃力就更不用说高中了。肖谨,你可真厉害,看一看就能做出来!"

    肖谨笑一下,"你怎么就突然想起来做家教了?"

    林晓看看肖谨,喜滋滋地道:"你不是说我不明白你的生活吗?我想尝试尝试,你能做到的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啊,有什么不明白的!"

    肖谨呵呵笑,真是幸福的小姑娘,如果愿意,他也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在十五岁之前的生活,没有一点儿忧虑和烦恼,或者有烦恼也不过是因为某一个喜欢的玩具家里不给自己买,父母不同意自己出去玩,或喜欢的某个女生不理睬自己,那个时候以为那些不满就是天大的事情,现在看来多么的微不足道,不过,他没有必要去戳破这个可爱的姑娘的幻想。

    "行了啊,别凑我身上来,都是你自己想干的事情。"肖谨马上给自己撇清关系,这姑娘太能打蛇随棍上了。

    林晓呵呵笑,完全沉迷在与肖谨交谈的乐趣中。大多数人沉迷在对一个人的痴恋里的时候,完全不会去想公平与不公平之类无关紧要的事情,也不会去想自我与失去自我,只会认为自己要做的事情都是出于本心。

    肖谨请林晓吃小炒,林晓笑眯眯地看着肖谨修长的身影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她十分享受肖谨为她做哪怕一点点的事情。

    菜上桌,肖谨接了个电话,然后低头猛吃饭,三两下吃了个半饱,抬头道:"我有事要回家去一趟,你自己慢慢吃!"说完,马上起身就走,林晓看着桌子上还没怎么动过的菜生气,她刚才分明听见了苏惠的名字,苏惠苏惠,这个名字怎么就那么讨厌呢。

    不过,林晓还是不算伤心,毕竟她现在和肖谨的距离已经近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