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我的长生天 > 第18节

第18节

    悟空这家伙,最近不太对劲。前两天公鸡冲我说,他晚上值班时,发现有人在后山偷看团里的女人洗澡。我说,那你还不赶紧汇报?他一脸犹犹豫豫的,最后来了一句,那人影有点眼熟,像是悟空。我心里咯噔一下,忙说,不可能,你肯定看花眼了。公鸡犹疑地看着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后来我们没再聊这事儿,但说实在的,我也有点心里犯嘀咕。想着这两天是不是得和周少爷说说。我站在那里,看着周少爷和悟空,心里无意间就开始琢磨上了这事儿。台下依然是纷乱如麻。周少爷这时双手叉腰,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下,一脸的义愤,却说不出话来。悟空蹲在地上,吞吐着烟圈,手指头冲着腮帮子一捅一捅的,像只蛤蟆一样,冷不丁来了一句,屌!一帮乡里鳖!脱衣舞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就看搓油曼唦!猪脑壳!自己不晓得回去搓!

    一听这话,我和周少爷都笑了。周少爷顺势踢了悟空一脚,悟空转过头来冲我们挤眉弄眼的,做出一个龌龊的搓油曼的动作来,活像个色鬼。搓油曼这个说法是录像厅里的典故。有一次,我们一行七人在黑咕隆咚的录像厅里专心致志地看毛片,全场黑压压的上百人,鸦雀无声,偶尔一两声咳嗽都弄得像炸雷一样。所有人的目光仿佛都嵌在了那块巨大的投影布上,因为画面中的那个男人正在全力以赴地进行着前戏,他正使劲地揉搓着一个女人的胸部,搓了又搓,搓了又搓。起初我们是激动的,呼吸也是沉重的,但这个男人搓的时间实在太长了,画面也就是一个固定镜头,死卡住不动,更可气的是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太平公主,哪里有什么胸。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就跟那个女人的平胸干上了,一口气搓了十几分钟,画面换也不换。我们终于愤怒了,也终于泄气了,你想想,在一块近五米高的投影幕布上,两只巨大的手在一对似是而非的哺乳器官上搓了又搓,搓了又搓,一连搓上十几分钟,你怎么可能不发怒?正当我们准备集体发飙,拍椅子狂呼老板之时,黑压压的录像厅里忽然清晰地传来一个低低的童声,妈妈的逼,他是在搓油曼吧?两秒后,全场疯癫,狂笑不已,笑得老板撩了帘子进来,一脸的莫名其妙。

    自那次以后,我们每次去看录像,就不叫去看毛片了,直接叫:走,兄弟们!去搓油曼去!“搓油曼”成了我们的一个秘密口号,一个关于男女之事的另类切口。185

    拉幕布的大姐手一挥,我们三人一边偷笑着,一边踩着音乐的拍子上场了。如果那天你在台下,你一定会看见这么有趣的一幕。台下正在吆喝喧天地吵着要看脱衣舞,台上三个黑裤白衣的小伙子唱得兴高采烈,台下越吵,他们就笑得越高兴。后来台下索性不吵了,大家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三个人,怀疑他们的脑子被烧坏了。

    其实我们一心想的是搓油曼,哪里还想了别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