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酥糖公子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酥糖公子

第18章

书籍名:《酥糖公子》    作者:楚惜刀


礼部侍郎成护大人究竟是不是个老古板,会不会不中意她,她心里小鹿乱撞,忧惧不安地想了一下午。

小轿停在成家大门口,掀开轿帘,瞥见成茗身著对襟大袖衫,正在翩然守候。由他牵引踏入成家的那一刻,卢绣儿恍如隔世。

“慢一点。”他自然地挽起她的手,叫她小心高突的门槛。

走至游廊,正遇上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太太,身边簇拥了一堆仆佣。成茗笑了领卢绣儿迎上,恭敬请安道:“给奶奶请安。这是孙儿的朋友,卢奉御的千金。”卢绣儿慌忙行礼。

成家老夫人和蔼地一点头,深澈的目光看了卢绣儿一圈,对成茗道:“不许怠慢了客人,一定要好生款待。”成茗含笑答应。

等到内堂坐定,卢绣儿忽觉眼前一亮,闯进一个英姿飒飒的女子,胡服窄袖,尖头软靴,腰上束了蹀躞带。

“成荃见过绣姐姐。”她迎面道过万福,退后两步把卢绣儿打量仔细,笑道:“果然像大哥说的秀淑慧敏,人见人爱。绣姐姐忙了一日,我还劳烦你过府,真是抱歉。”

卢绣儿见成荃言辞可亲,心里喜欢,道:“荃妹妹想学什么,绣儿如知一二,一定好生和妹妹切磋。”说着,送上早已备好的贽见礼,一盒金丝蜜枣。

成荃称谢还礼,道:“家母持斋,我想学制素食。”

“荃妹妹原本会做哪些?”卢绣儿携了成荃坐定倾谈。

两人打开话匣说得投机,成茗自在一旁取了香茗,怡然聆听。卢绣儿偶尔瞥他一眼,相视微笑,都觉一切尽在不言中。

聊了一阵,成茗邀卢绣儿入席用膳,她不得不硬了头皮拜见成家上下。成老夫人已经见过,眉眼间对她很是留意喜欢,拉了她的手说了好一阵话。礼部侍郎成护和成夫人神情亲切,待她有如家人,卢绣儿惴惴的心这才安了。

卢绣儿坐在左下席,就在成夫人下首的尊位,与成茗面对面。成夫人客套两句,大致是叫卢绣儿不必拘礼,又说家常小菜,让她见笑。卢绣儿回谢几句,大家方举筷邀杯。

席间暖意融融,灯火通明,卢绣儿只觉犹在梦中。她从来仅跟老爹对坐用膳,虽都是烹饪高手,自家吃饭却简单之至,一素一荤一汤一主食。难得遇上一大家子欢聚用膳的场面,倍觉温馨,不由下箸如飞。

成家老小见她吃得开心,纷纷招呼她吃这样又试那样,一顿饭下来,卢绣儿吃了十分饱,但心下特别畅快。这是和成茗共进的一餐呀!每每想到这点,再飞快地瞥他一眼,卢绣儿吃得就特别香甜。

等正筵撤了,成护夫妇陪了老夫人离席,剩下他们三个年轻人,卢绣儿方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有四味茶点奉上,色泽金黄,酥松香肥。成荃道:“这是我家特制的点心,外边尝不到,绣姐姐试下口味如何。”

卢绣儿逐一尝过,甜糯绵软,清香滑嫩,果与京城其它人家不同,便道:“莫非成家来自浙东?”

成荃抚掌笑道:“猜得不错,我家正是越州人氏。大哥吃不惯北食,绣姐姐在拟定寿筵菜谱时,须照顾他们这些南人的口味。”

成茗忙道:“荃妹,绣儿久制御膳,早就明白这个道理。”

卢绣儿头一回听他唤“绣儿”,芳心暗喜,点头道:“这回巧了,我和苏傥定的菜谱正是按地域划分,成大哥一定可以吃到中意的口味。”

这也是她头一回唤成茗叫“成大哥”,可是她没有留意,竟又无意地提到了苏傥。

“绣小姐,这是老夫人特意交代送给小姐的翡翠裙。”三人说话的工夫,一个丫鬟笑眯眯地端上一袭彩裙。卢绣儿捧在手中,被这隆遇给弄懵了。

翡翠,雄赤曰翡,雌青曰翠,用翡翠鸟羽毛织成的裙衣宝气蓝光,耀眼无匹。成荃双目一亮,拿了翡翠裙在卢绣儿腰间比划,赞叹道:“寿筵那日你就穿奶奶送的这条裙吧!管叫一班妃嫔都被你压下去。”

卢绣儿受宠若惊道:“我又不想做妃子,花枝招展的在宫里争什么宠。这裙子太华丽,奶奶的大礼我不敢收。”

可抚着翡翠裙轻柔的质地,她竟放不下这一分妖娆,不由为成家上下的体贴眷爱暗暗感动,尤其想到成茗就在身旁,脸就红了。

“嘻嘻,我看这是给孙媳妇的见面礼,你可推辞不得。”成荃察言观色,故意把话挑明。

“哎呀,你这小妮子!”卢绣儿的心怦然一跳,登即佯作恼怒,推开她的手。

那一边成茗吃茶不慎呛了一口在喉间,放下茶盏咳个不停,把脸涨得通红。

此时,明月也躲入了云层,是在害羞罢——

第二天,卢绣儿哼了小曲走进香影居,心情仿佛新嫁娘,周身洋溢喜悦之情。

早早候着的苏傥腾地从椅子上蹦起,趋向她,带了审问的目光道:“昨晚去成家似乎一帆风顺?”

卢绣儿白他一眼,这家伙没安好心想看她笑话,眉开眼笑地回应:“是呀,成侍郎成大人留我用了晚膳不说,老夫人还送了厚礼,我真不知如何回报。”

苏傥用手刮脸:“你羞不羞,一点蝇头小利就乐不思蜀。成家的膳食我记得水准平平,你有没有下厨做帮手?”

“呸!”卢绣儿一眼就看出他有意讥讽的坏心思,“就你把我当厨子看!成家上下可都叫我‘绣小姐’,而且我爱吃成家的菜,比尚食局的还香。”

是呀,有成茗始终陪伴在旁,吃什么都香甜难忘。

苏傥看了她沉醉的神情,竟是格外光彩耀人,仿佛桃花丛里嫣然一笑的落花,被风吹得轻飘飘,旋着身向青天飞舞。

可恨。他心里可没一丝柔情蜜意,绝不能输给那小子。不就是送礼嘛,苏家好东西有的是,且让我寻几件逗她开心。

于是在卢绣儿寻思再拟一份菜谱时,他里里外外忙活坏了。先是想法打听成家老夫人究竟送了什么,又使尽钱财求到裕仁帮他跑腿,回家向苏媚娘讨他想要的物件。


r  />卢绣儿伸个懒腰,伏案多时腰酸腿乏,该起身走走。咦,窗边一支翡翠簪、一对翡翠钗,玉色玲珑剔透,正配得上那条翡翠裙。

她暗自揣度,是否成茗又花心思,苏傥没事人似地走进,若无其事地道:“哦,你看到了,我送你的。”

她一惊,他几时心细如发,竟特意为她搜罗这些?不是不感动,她小心收好,道了声谢。

苏傥绝口不谈她去成家的事,如常和她讨论寿筵。

可当晚一回到家,苏傥急不可耐地奔到苏媚娘处,一诉愁肠。

“她们走得太近,要是绣儿的心被成荃鼓动了就惨!”苏傥殷殷劝导苏媚娘,“媚姨,你是苏家最聪明的一个,帮我想个法子。”

马屁拍到这份上,苏媚娘想不出手也不成。

“唉,法子简单。”苏媚娘想,除了牺牲她自己还能怎样?“你让卢小姐单日到成府,双日就请来苏府,我也要学烹饪!”

苏傥哈哈大笑,媚姨果然聪慧,这样他不仅白天能见到卢绣儿,晚上还能相陪左右,并做护花使者送佳人回府。

卢绣儿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生意特别好,难道京师流行露一手烹饪手艺炫耀?个个都要学烧菜。可她对苏媚娘印象极佳,勉为其难和成荃改约了日子,来到苏府。

苏家张灯结彩,犹如贵客临门,苏媚娘特意从大门迎了卢绣儿进屋,一路呵护备至。

“媚姨想学什么菜呢?”卢绣儿边走边问。她知道以苏媚娘的出身,必有一手值得称道的手艺,说学烹饪不过是想更上层楼。

“药膳。”苏媚娘有备而来,“我自个儿学制膳汤,火候总不够,你慢慢教我。”

煲膳汤自然费工夫,苏媚娘得意地想,不怕你不陪我到半夜。

“饮食烹饪重口味,而药膳则重保持原料本有鲜味,以炖、煨、蒸为主。媚姨既有心思学,绣儿自当言无不尽,倾囊相授就是了。”

苏媚娘大喜,拍拍她的手背夸赞不停。到了正厅,刚一坐定,就着人端上一盘小点。

“这是交趾出产的槟榔和孔雀肉做的脯腊,绣儿你来尝尝。”苏媚娘手一招,下人又奉上岭南的椰浆供卢绣儿饮用。到底是商贾之家,卢绣儿暗暗赞叹一声,饮馔原料不输大内。

苏媚娘看出她眼中赞赏之意,忙道:“凡是想做的膳汤,没有找不到材料的,绣儿想教什么只管吩咐。”

卢绣儿想,该是苏媚娘想做什么汤才教什么呀,怎么本末倒置,倒成了她想制药膳了呢?不过也对,老爹的咳嗽是顽疾,不如顺便在这里煲了药膳,拿回家喂他喝。想到这一层不由暗笑,真是主次不分。

“食养食治需辨证施食,食物有寒、热、温、凉四气,人的体质亦有阴阳之属,媚姨是想做了给谁吃呢?”

苏媚娘眉头一蹙,这可没想过,随即舒展秀眉:“苏傥。”

“啊?”卢绣儿心想,原以为是苏恒朱呢,不过苏傥这小子有厌食症,食疗一下未尝不可。

她微一沉吟,回想所阅典籍,道:“苏傥总是食欲不振,依我看——”她还没说出口,苏媚娘招手向厅外道:“傥儿,说你呢,快进来自个记着。”

苏傥老老实实走进,想是在门外候了半天。卢绣儿难得见他仿佛一个乖孩子,温顺地叫了苏媚娘一声“媚姨”,然后向她一点头,也不多说话。他莫非是……害羞?卢绣儿想到这一点,暗自发笑。

“好了好了,绣儿你说给傥儿听。”

卢绣儿脸一红,在尚食局天天见面,可为什么此刻的情形竟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