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周采采的南瓜车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周采采的南瓜车

14 玻璃杯的烦恼

书籍名:《周采采的南瓜车》    作者:淡月小鱼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让我和一帮男人打交道。和他们一块学习,会渐渐的懂得更多的知识,是从女孩子那里学不到的,也会了解到一些男人的生活。

        股票,历史,地理,工作……是他们每天谈论的比较多的话题,其实他们生活的很简单,他们不爱逛街,不爱买东西,不爱乱花钱。有的时候觉得养活一个男人好像比女人更简单,只要一日三餐管饱;给他们足够自己的时间,精神世界管好;不过这些了解也只是趋于表面,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内心世界,不过更喜欢北方男孩子,会比较直接一些,也不会太爱计较,有问题和他们请教,也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和男孩子在一块学习,真的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糟糕。

        不知道我在他们的眼里会是怎样的我,等和再他们熟悉一点的时候,一定要知道答案。现在有疑惑的问题,就一定想办法知道答案,不知道是好是坏……”

        .                                                                                                                                              ————周采采的博客

        ******

        关于个人签定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完全不去想了。谢大人就算写我不够沉着稳重,工作不够细致耐心,我也完全无话可说,因为全是事实。

        桃红蓬蓬裙彻底被我打入冷宫,青青说的对,有时一件衣服也能左右你一天的运气。这裙子,一穿上就那么背,就算再美,我也坚绝不要了。

        最可恨的是李风远,听说了我那天早晨的郁闷遭遇,不但没有对我表示一星半点的同情之意,反而笑的把桌上的水杯都打翻了。李大人,你要是把自己的水杯打碎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可你打碎的是我的水杯耶!

        我岂能就这么饶了他,反正谢大人今天出去开会,不在公司,我就一个上午都盯着他,要他赔我杯子。他上楼去计算机中心,我也去计算机中心。他下楼去门卫室找报纸,我也去门卫室。他上班时间溜号去便利店买面包吃,我也跟着溜号去便利店。他上厕所,我也。。。呃,我不能跟着进男厕所,就在厕所门口等着。

        总之,李风远最后被我烦的没办法只好把他那只全是茶垢的紫砂杯捧到我面前说:“这个赔给你总行了吧?”

        我嫌弃地拎着那看起来脏兮兮的杯子说:“这个你也好意思赔给我吗?再说了,我才不要被你喝过的杯子!”说着我一脸鄙夷地将杯子扔还给了他。

        李风远无奈地挠了挠头说:“那一会儿晚上我去商场买个赔给你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我今天一整天都不用喝水了?”我横眉冷对。

        “不是有一次性纸杯嘛!你先将就一下。”李风远向门边滑着身子,又想溜。

        “纸杯?你不知道纸杯都有荧光粉,喝了会致癌啊?”我一把将他揪了回来。

        “那你想要我怎么办?我又变不出合你心意的杯子来!”李风远欲哭无泪。

        “我不管!”哼,谁让你兴灾乐祸笑话我,我周采采也是会为难人滴!当我是软柿子好捏?我就当回石头硬给你看看!哈哈!李风远,你也有今天!

        李风远叹了口气,忽然眼珠子一转,头上叮地冒出一个大灯泡来。

        “有了!采采,你等我三分钟,我保准给你一个漂亮的杯子!”

        “真的吗?你不会又想耍花样吧?”我一脸不信任地看着他。

        “周采采!”李风远忽然收起笑很认真地说:“我可是你的领导,你可以这样怀疑你的顶头上司吗?”

        呃——因为李风远一向对我说笑随和惯了,所以我从来没真正把他当成什么领导,与谢安玄比起来,对他的尊敬程度,那是地球与火星的距离。我是不是真的有点过份了?

        “那。。。那好吧!”我撇着嘴松开了他的衣角。

        放走了李风远,我坐在电脑前又开始整合我的新模块。上个月开始,谢大人要求我不能只掌握MM模块,还要去学习别的模块,我的头那叫一个大~~MM模块有时都还搞不掂,现在又多出个SD模块,天天晚上不看电视不上网,坐在桌前熬夜拼命学习。唉,谢大人,我一不想升职,二不想独挡一面,你对我要求这么多做什么?

        “采采!你看这个杯子还喜欢吗?”李风远带着一阵凉风冲到我桌前喜滋滋地说。

        “咦——”我抬头望着他手中那个剔透晶莹的玻璃杯惊叹了!真是漂亮啊,淡蓝透明的杯身,没有任何纹饰,就只是纯净的玻璃,却如工艺品一般精致绚目。

        “这个送给我?”我有些不敢相信地接过玻璃杯。

        “恩,送你——一个下午。”李风远摸着下巴说。

        “什么意思?”我皱眉问。

        “意思是,这个杯子你可以用一个下午,晚上我会另买个赔给你!”

        “只有一个下午啊~~”我有些遗憾地抚摸着水晶般的杯身,“那你可不可以赔我一个和这只杯子一模一样的?”

        李风远倒吸口凉气说:“小姐,你倒是会挑!知道这杯子多贵吗?”

        “怎么?李大领导连个小杯子都赔不起吗?”我把玻璃杯放在眼睛上,透过淡蓝的杯身向李风远看去。

        李风远显然觉得自己领导的架子有些摆不住了,呆了半晌,咬牙切齿地说:“好——吧!”

        “嘿嘿,谢谢啦领导!”我乐呵呵地捧着杯子去了茶水间。

        *****

        下班前,李风远来跟我讨杯子。

        我泡了一大朵玫瑰在杯子里,粉红的花浸在淡蓝的晶莹之中,美的让人不忍心就这样倒掉。磨菇着跟他商量能不能明早还,却被他一口回绝。

        小气鬼,反正要赔我一个一模一样的,现在这个给我多留会有什么关系?偏不让他称心如意!我捧着玻璃杯在办公室里绕来绕去就不还给他。

        李风远竟是急了,吵着喊着在身后追我。

        “周采采,你这毛手毛脚的小丫头给我当心点!别把杯子摔了!”

        “哼,当我和你一样手上没罗啊,会摔杯子的是你好不好!”我躲到山东大叔身后对他做鬼脸。

        在李风远的恶意揭露下,办公室里的人大都已很了解我的本性。初时还惊奇了一阵,后来也都习以为常。我呢,虽然恼怒淑女形象完全崩塌,却也不必再每天辛苦演戏,谢安玄在时我还收敛点儿,若是谢大人不在,我在办公室里可谓是无法无天。

        山东大叔拾收好包,无奈地转头对我说:“采采,别再欺负李总啦!小孩子要乖乖听话才好!”

        唉,没办法,山东大叔因为自己三十四岁的“高龄”,总是在大家面前以老人家自居,我呢,到他嘴里竟成了小孩子!有这么。。。老的小孩儿吗?

        大家都拎着包下楼吃饭去了,只有我还和李风远在办公室里玩着追来躲去的无聊游戏。

        到最后,我终于累了也饿了,举白旗投降,表示愿意把杯子还他。

        “我说你干嘛这么紧张这杯子啊?对了,这会儿才想起来,你到底从哪里找来的杯子?”

        “呃——”李风远眼珠子转了转说:“借来的。”

        “哦,跟谁借的啊?主人很有品味嘛!”我一边说一边拿着杯子往茶水间走,准备把杯子洗干净。

        “你还是别知道主人是谁比较好。。。”李风远的声音很低。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我扭头大声问,人却继续往门口走着,却没想到和正从门口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接下来脚边玻璃清脆地破裂声让我心头一紧,随后抬头看见谢大人的脸,我的心跟着又是一抽。

        再这么下去,我迟早会得心脏病的。

        “谢总!”我慌里慌张的打招呼,望着他胸前的一滩水渍不知如何是好。

        “啊——”身后的李风远发出一声惨叫,“安玄!你的杯子!”

        什么?谢安玄的杯子?我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李风远在说胡话吗?

        谢安玄望着一地淡蓝色的玻璃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周采采,你跟我到会议室来一下。”谢大人扔下硬邦邦地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我呢?再次在傍晚的暖风中石化。

        “李风远~!”我恨恨地回头用杀人的眼神死死盯着李风远,发现李风远却是一脸的绝望。

        “完了,完了!这个杯子是安玄的心爱之物,一直都放在抽屉里舍不得用,他要是知道是我自作主张拿给你用。。。”李风远抱头趴倒在桌上。

        “可是。。。”我毫无生气地讷讷说:“他刚才只看见是我把他的杯子给摔了吧?也只是叫我一个人去会议室吧?”

        李风远抬起头,用手捂着脸,却从指缝里偷偷看着我说:“采采,你就去吧!你是好同志,一会儿我一定负责把你送到福州最好的医院!”

        “李—风—远!”我气的牙咬的咯咯响,“你现在就去买杯子回来赔给谢安玄!我马上先跟他倒歉!”

        真佩服我自己,这时候还能做出这么英明理智的决断。

        ******

        战战兢兢走到会议室门前,轻叩木门。

        “进来!”

        好清冷的声音。

        “谢。。。谢总,那个杯子的事情是这样的。。。。”我结结巴巴地准备主动承认错误。

        “你这两天新模块学习的怎么样了?”

        “呃?——”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谢大人叫我过来不是为了杯子的事?

        “SD模块是最大的模块,学好了对你很有用处。上次给你的两本书看完了吗?”

        “还没。。。还有一点点,有些地方,我实际操作起来还有些困难。。。”

        谢安玄对我点了点说:“SD模块是有点难度的,不过以你MM模块的优秀基础,想做好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

        我那也叫MM模块的优秀基础?汗——谢大人,你真是太夸讲我了,我低头没敢答话。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学SD模块吗?”

        我完全小白地摇了摇头。

        “北京总部最近要抽调几个人回去做一个新项目的试验,回去的人至少要掌握两个模块的流程。”谢大人如同点了墨漆似的亮眸盯着我,让我心头一阵阵发虚。

        “这两天,总部随时会有人打电话给你们面试。记住,是随时,一但面试通过,过段时间就可以去总部参加新项目的工作。福州的项目已经接近尾声,本来也要不了这么多的人手,所以,就算你们现在离开一些人,也没关系。这是个好机会,我希望你能抓住。”

        “恩。”我木木地点头答应着,北京总部?我还从来没去过。但我的水平真的可以去总部参加新项目吗?不会把好好的项目给搞砸了吧?

        “吃饭了吗?”谢安玄抬手看了看表。

        我摇了摇头。

r  />
        “食堂也许关门了,一起出去吃吧!”谢大人很自然地起身走到我身边说。

        “啊?不。。。不用了!”我连连摆手说:“我要去找李风远,买杯子赔给你,就不吃饭了  !”

        谢安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倾城的笑容说:“李风远说他要赔给我吗?”

        “恩,”我拼命地点头答道:“而且,他之前还答应说要送我个一模一样的!只是。。。这会儿不知算不算数了。。。”

        “可是杯子不是在你手上打破的?”光线渐暗,夕阳淡红色的温暖光线缓缓移到谢安玄的侧脸上,带着笑意的脸看起来竟然是出奇的柔和。

        “是。。。我有责任,杯子我也应该赔一半的。”我老老实实点头,在谢大人面前,我可不敢撒泼耍赖。

        谢安玄忽然伸手点了点我的头笑道:“你该赔全部!应该谁打破谁来赔,不对吗?”

        “呃——对。。。”不会吧,谢大人竟然想让我一个人赔,之前可是听李风远说过这杯子很贵的!郁闷啊,最后要掏钱买杯子的人却是我!

        谢大人,你不公平!我在心中呐喊着,却不敢说出口,苦巴巴地跟在谢大人身后往门外走。谢大人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我凑在边上一听,对方好像是李风远。

        “风远啊,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杯子?呵呵,杯子没关系,你不用放在心上。那个面试的事情,总部今天说就要开始了。恩,对。好,再见!”谢安玄挂断了电话。

        杯子没关系?不用放在心上?谢大人,你是在开玩笑吗?为什么对我就揪着不放,而对李风远就全不追究,还要说宽慰他的好话?

        我好冤呐!现在是六月,为什么老天还不下雪呢?

        “采采,我们先去吃晚饭而后再去买杯子。”站在公司大门口,谢大人发话了。

        “是!”我如同旧社会被地主家使唤的丫头般低声下气。

        “你在这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

        “是。”

        依然是那辆黑色的SUV,谢安玄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握着方向盘,气质和车竟是出奇的相配。

        “采采,你想吃什么?”不知为什么,李风远他们叫我采采,我一点感觉也没有,谢大人这么叫我,我脊梁上就一阵阵发凉。

        “呃——随便,我不饿。。。咕——”这不争气的肚子啊,为嘛在我说不饿的时候发出这种丢人的声音?我忙不好意思的用包捂住肚子。

        “想吃家乡的菜吗?”

        “恩,想!”我可是做梦都想吃小笼汤包和鸭血粉丝汤。

        “那我们就去江浙公馆吃好了,听说还算是地道的。”

        “好!”我终于有了点小开心的感觉。

        ****

        江浙公馆的菜很不错,据说大厨和我是同乡,都来自石头城。

        能在这样的时节,在榕城,吃到只生长在长江边某一小段的新鲜芦蒿,让我很意外。

        芦蒿清香鲜嫩,与臭豆干放在一起炒,滋味妙不可言。可惜谢大人是北京人,对于南方的野菜还不太适应,只动了两筷子就不吃了,倒是便宜了我,几乎把一盘都扫荡的干干净净。

        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我心满意足地从江浙公馆走出来。

        “菜还喜欢吗?”坐上车,谢安玄笑问。

        “喜欢,和我家乡的几乎一样!只是,”我略有遗憾地说:“其实我最想念的还是南京的小笼汤包和鸭血粉丝汤。莫愁路上有一定尹氏汤包店,皮薄汁多肉鲜,轻轻咬一口一吸——滋,那叫一个美味啊!”闭上眼睛,我努力回忆着汤包入口时的美妙感觉。

        “听你这么说,有机会我倒是很想去尝尝。”谢安玄从抽纸盒里拿出一张面巾纸递给我。

        摸摸嘴角流下的口水,我不好意思地接过纸巾。

        “现在,我们去买杯子。”谢安玄发动了汽车,表情有淡淡的开心,“买你要赔给我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