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周采采的南瓜车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周采采的南瓜车

17 寻找丢失的勇气

书籍名:《周采采的南瓜车》    作者:淡月小鱼


        .          “通过上一次失败面试的经验,知道什么事情都要事先准备好,做一个有准备的人。可能太久没有面试了,我居然应付的那么糟糕,失败~~~~~~~~

        我们经常觉得自己没有别人的好运气,或者羡慕朋友幸运总是降临在她的身上,还有奇迹为什么都没让自己遇上……

        通过悲惨的教训,我现在是彻底明白了。不是我没有机会,不是别人比我幸运,更不是别人才能有奇迹。因为他们一直准备着,只有做了充足的准备,当机会来临时才能有把握的抓住,抓住了才能有幸运,才能有创造奇迹……

        最近脑子很清醒,被吓的,也许人在受到惊吓时,会激发你潜在的能力。

        今天的面试,感觉明显有很大的进步,自我感觉良好,因为我这两天做了充足的准备。有准备的等待面试,会让自己很有信心,虽然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是我努力了,对自己的付出也有所交待。

        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不管是否能进入工作项目,这一次的经历得到了很好的收获,OK了~~~~~~~~~~~~~~~~”

        ————周采采的博客

        *******

        坐在床上看书,心里却乱的很。项目主任问的那些问题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都会,只是那一会儿,大概是太紧张了,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老爸说的很对,我这个人,最厉害的功夫不是别的,就是马后炮。事后英雄,谁会理你!

        看书也不能把困神给招来,我干脆把笔记本抱到腿上上网。

        打开□□,所有头像都黑着。这深夜,还有谁会像我一样烦恼的睡不着觉呢?

        点开青青灰色头像的对话框,就算她不在线,我也想要给她留言。

        爬不上屋顶的猫(和MSN的名子是不一样的哦!):青青,我现在心情很糟,很难过。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人,从小妈妈就说我有点拙,可我从来没因为这些而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每次我惹了祸,做错事,虽然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却从没人真正责怪过我,相反,大家一边为我善后一边还把这错误当成个乐事笑上半天。我呢,自以为乌龙也没什么大不了,反而像是大伙的开心果,也就悠然自得地乌龙下去。今天,我为自己的乌龙性格付出了代价。

        我长大了,如果说小乌龙可爱,大乌龙就是可厌。外面的世界,没有家人和朋友呵护的世界,并不适合我这只乌龙生存。

        呜~~青青,我好想哭,讨厌自己这样懦弱,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坚强起来。

        在电脑上敲完这段话,我就真的哭了。

        对话框忽然闪了起来,青青竟然在线了!

        寻找北落师门(青青的□□名):采采,还在吗?到底怎么了?今天又闯什么祸了?不要怕,大不了回家来,我保证养你,让你天天吃的饱饱的好不好?

        “青青!”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开始往下落。

        爬不上屋顶的猫:刚才总部的项目主任给我电话面试,我因为太紧张几乎都答错了!

        寻找北落师门:刚才?你们公司变态吧,谁三更半夜的给人面试啊!(喷火的表情)

        爬不上屋顶的猫:恩,他们就是这样的,说是突袭才能看出真本领。我冤啊,那些问题要让我好好答,我都是能答上来的!

        寻找北落师门:别急,这个电话面试是作什么用的?

        爬不上屋顶的猫:北京有个试点项目,要从我们这边选几个人过去。

        寻找北落师门:哦~~~~那就不要把这事放心上啦,最坏不过是去不了北京罢了,对不对?

        爬不上屋顶的猫:话虽这样说,可我们谢领导给我下死命令了,说我要是面试通不过,就要罚我!(痛哭的表情)

        寻找北落师门:谢领导?谢安玄?

        爬不上屋顶的猫:恩,就是他!他整天让我学习学习的,恨不能拿个小鞭子在后面抽着我走!唉,这次电话面试,他原本对我期望挺高,明天知道结果,不气的把我丢到北极去才怪!(被一脚踢飞的洋葱头表情)

        寻找北落师门:呵呵,是谢大人说要罚你的啊!安拉!不要怕,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爬不上屋顶的猫:你怎么知道?他生起气来,脸冷的比冰山还可怕!

        寻找北落师门:(捂嘴偷笑的表情)你们谢大人要是知道你这么形容他,一定气的吐血。好啦,你信我这一回,谢安玄啊,把你捧在手心里疼都还来不及,不会舍得罚你的!

        爬不上屋顶的猫:(狂喷血的表情)青青同学,你是在说梦话吧?你再乱讲话,我会得脑溢血的!

        寻找北落师门:(奸笑的表情)笨蛋采采,你再这么反应迟钝下去才会得脑溢血。

        爬不上屋顶的猫:少来了,你反应难道比我快吗?你也很迟钝的好不好!

        寻找北落师门:我嘛,得看是什么事。但凡是和你有关的事,我反应不要太快哦!哈哈!

        爬不上屋顶的猫:青青,能借我点勇气吗?

        寻找北落师门:因为我也不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所以,借不了你勇气。不过,我可以送你一首能让自己找到勇气的音乐。

        爬不上屋顶的猫:什么音乐?快发来听听!

        寻找北落师门:神思者新出了一首曲子,叫《Brave  soul》,我现在正在听,我们一起听吧!

        青青开始占击□□共享音乐,我忙把耳机插到电脑上。



        大提琴,小提琴,钢琴,笛子,节奏鲜明的鼓点,起伏跌宕的乐符,美妙到不可言语的旋律,完美的电乐混音。我的心,随着音乐一点点跃动起来。

        日月星辰会灿烂,碧海蓝天会晴朗,生命是如此美好。

        谁不会遇到挫折,谁不曾因为自己而受伤?没有挫折就不会成长,没有受伤就不会知道以前曾得到的关爱是多么可贵。

        为什么要自怨自哀?应该勇敢面对自己的错误与失败。

        我想,我找到了我所需要的勇气。

        爬不上屋顶的猫:青青,我找到勇气了!真的!我肚子鼓鼓的,里面全是勇气了!哈哈!

        寻找北落师门:呵呵,我就知道这音乐会有效!不过,你肚子里那鼓鼓的恐怕不是勇气,而是胃胀气吧?(捶地大笑的表情)

        爬不上屋顶的猫:哼,还胃胀气呢!别提了,我晚上都没吃饱!说起来就伤心。

        就这样,我和青青絮絮叨叨地聊了许久,诉说着彼此的快乐与烦恼。

        互相道晚安前,我问青青有没有找到北落师门,她说,夏天看不见,要等到秋天,很深很深的秋天。青青忽然又问我,相不相信奇迹。

        我想了半天,回答不相信,因为我从没遇到过。青青说我是小笨瓜,因为生命本就是个奇迹。

        青青,我们俩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倾心相待,这算不算是个奇迹?

        *******

        第二天早上照镜子,我如愿以偿地欣赏到了难得一见的国宝大熊猫。嘿,那俩黑眼圈,都快挂下巴上了。

        取了冰用毛巾包上敷着,完了又用热水蒸,未了把眼霜当面霜似的毫不怜惜地拼命擦,黑眼圈总算小了些。好在我今天有了一件宝贝——勇气,所以收拾停当,我就雄纠纠气昂昂地出门了。我要主动去找谢大人,告诉他面试失败都是我自己的原因,请他随便处罚!

        昂首挺胸走到公司大门前,我觉得自己很像即将英勇就义的□□!

        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衫,我大步向前。

        “周采采!”

        “有!”

        “来的挺早啊!跟我到会议室来一趟!”谢大人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明明是我要先去找他的呀,为什么又变成他找我谈话了?

        会议室里很安静,安静到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昨天晚上,北京的项目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谢大人的声音有点凝重,我的心像被压了大石般呼地一沉。

        “昨天晚上来找我,是因为面试的事吗?

        我点了点头,想要说话,嗓子却像被粘住了般干涩。勇气呢?我准备的满满的勇气这会儿跑哪里去了?

        谢安玄忽然叹了口气,在会议桌边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以为你真的是送年糕给我。。。呵呵,原来是来行贿的。”他虽像是在开着玩笑,语气中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脸色这么差,昨天晚上没睡好?”

        我又点了点头,经历了这么失败的面试,能睡的好我就是猪头了!

        “别想太多,我知道你昨天是太紧张才会发挥失常的。已经和项目主任打了招呼,会再给你一次面试的机会。”

        谢大人竟然没有骂我?还为我找理由?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

        “不罚我吗?”我仰起头有些不可置信地问。

        谢大人又叹了口气,伸手敲了敲我的头说:“再通不过,就一定罚!”

        “哦!。。。”看来我还得再经历一次痛苦的电话面试。

        *****

        连着好几天,我每天都把神精绷的紧紧的,那个随时可能出现的电话面试已经快把我逼的崩溃。

        晚上终于忍不住跑去中医院宋蓝天那里蹭饭,刚把饭碗端上,小三就唱起了歌。

        我一看,正是那个让我天天做噩梦的号码,我捏着电话,手又莫名地抖了起来。

        “采采,怎么了?”宋蓝天的声音永远都平和的让人心安。

        “电。。。电话面试来了!”

        “别怕,不过是回答几个平常工作中的问题罢了,你不要想这是面试,只当成是和同事讨论问题就好。”宋蓝天微笑着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背说。

        手竟然真的不抖了!

        “你好,我是周采采!”我沉着地接通了电话。

        这次的面试显然比上次要成功的多,至少我把我真实的水平给发挥出来了,就算没选上也用不着自怨自哀。

        忽然发现,宋蓝天对于我,就像是一剂清凉宁神的特效药,有他在身边,心跳动的都特别稳当。

        “怎么样?不紧张的话,回答的就很流利吧!”宋蓝天夹了块排骨放在我碗里。

        “恩!嘿嘿,其实我都会的,只是一紧张就说不出来罢了!”我因为完成任务而心情大好,整个人像是脱了桎梏般松快,“要是上次面试你也在我身边就好了,说不定就不会那么惨了!”

        “是吗?”宋蓝天见我心情好,笑容也越发灿烂,“那天都说要送你了,你偏不让。”  />


        我挤挤鼻子,冲他做了个鬼脸。

        已是六月下旬,榕城的夏天来了。

        吃完饭,宋蓝天切了一个大西瓜,我们坐在葡萄藤下一边吃西瓜一边乘凉。

        小猫猫拱着背讨好地在我腿边蹭来蹭去,毛茸茸的身子擦着皮肤,痒痒的却又很舒服。隔壁院子里的樱桃树有几枝伸过墙头,枝头缀着一簇簇淡红色的樱桃。我把小猫猫抱到腿上,望着那簇樱桃,想起小时候外婆家院子里的樱桃树不禁有些失神。外婆家也曾有一只小猫,夏天傍晚,我总抱着它倚在樱桃树下一同痴望着一树还未熟透的嫣红樱桃,外婆会笑着站在堂屋门前说,采采啊,你和啊咪一样是个小馋猫!

        “采采!采采?”宋蓝天将西瓜递到我手中。

        “哦~~谢谢!”正神游的我终于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宋蓝天看了看墙头的樱桃。

        “宋医生,我忽然想家了!好想好想!”我慢慢地咬着红红的西瓜。

        宋蓝天沉默了好一会,忽然抬头望着我的眼睛问:“采采,你真的打算在外面这样工作三年吗?”

        “恩。。。应该是吧!我当初接受这职位时就已经做好流浪三年的打算了。”

        “采采,你应该只比我小两岁吧?”宋蓝天将椅子往我身边拉的更靠近了些。

        “呜,所以啊!你竟然是青青的舅舅!刚开始差点没笑死了!”我扒拉着小猫的爪子教它做第八套广播体操。

        “那么三年后,你回南京时就已经三十岁了。”宋蓝天推了推眼镜很认真地计算着说。

        “啊?。。恩。”三十岁!是啊!等我结束这次漫长的流浪后就要三十岁了!“会这么老了吗?”我有点茫然。

        “恩!”宋蓝天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采采,你有没有想过,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家?我有啊,我有爸爸妈妈,姐姐姐夫,还有舟舟!”

        “我的意思是,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家。”

        天虽然已经黑了,但晴朗夜空中的月华却是足够明亮,我看见,宋蓝天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

        “你就没考虑过要谈恋爱,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吗?”宋蓝天不再望着我的眼睛,转而把目光转向屋角边的丛丛白玫瑰中。

        “谈恋爱?结婚?”我皱着眉头有些失神,已经很久没去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这又确实是个问题。

        “下个星期,我要回南京了。”宋蓝天轻轻说。

        “恩,啊?什么?”我吃惊地睁大眼睛瞪着他,“你要回去了?”

        “是,这里的交流学习已经结束,我必须回去了。”

        我嘴巴一撇,哭丧着脸说:“那我可怎么办?”再也没有可以白蹭的晚餐了!

        “采采,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

        “回家。。。对哦,这个月我的探亲假还没用。”

        “采采,我说的回家,是回到南京工作生活,每一天都可以和家人朋友在一起。”

        宋蓝天望着夜空中的一片灰色薄云,语气就像问我要不要再吃一片西瓜般平淡。可这平淡的一句话,却在我心中激起了千重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