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周采采的南瓜车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周采采的南瓜车

19 电梯里的奇遇

书籍名:《周采采的南瓜车》    作者:淡月小鱼


        “今天和平常的每天一样,刷牙洗脸,泡一杯柠檬蜂蜜水,一边看电视一边收拾昨天摊在桌子上的东西。水凉了,也该到下楼吃饭的时间了。

        今天和平常的每天一样,按了电梯按钮,在等待的短暂时间里猜着每天都猜的游戏,1,2,3哪一扇门会打开。

        今天和平常的每天一样,电梯门机械的打开,陌生的面孔,却奇迹般的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哎呀妈啊!这不是在做梦吧!呵呵呵………和对方亲切的打了招呼,估计他也没能想象得到会在这个地方遇见我。感觉到他的惊讶,不过我们都很开心在这个电梯里,遇到熟悉的人。虽然只是曾在一个公司不同部门的同事,但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遇到熟悉的人,心里感觉真的很亲切,家乡的气息好像就在自己的身边,会让你误以为原来我一直没离开那里。

        和他一块去了餐厅吃了早饭,每天都是相同的早餐,今天吃起来却特别的有滋味,清淡的小米粥也能喝出鸭血粉丝汤的味道。如果再加上一笼汤包,我会觉得今天我是最幸福的人!

        因为他还有工作,我也要继续我的工作,所以很快我们就和对方告别。继续我的向左走向右走的路线,天空湛蓝,芒果树上挂满了果实,遗憾的美好,却也觉得温暖!”

        ————周采采的博客

        ********

        回家的计划受挫,让我很是沮丧。

        不由对谢大人生出些恨意来,在此之前,我虽怕他,却从未真正恨过他。这次,他不但强行让我跟他去北京项目受苦,还取消了我本就少的可怜的探亲假!所以,想起初见时把面条泼在他身上,后来又误打了他心爱的茶杯,心里竟隐隐觉得痛快起来,只恨当时没多泼他点面条,没多打碎他几个杯子!

        宋蓝天要回南京了,我却要去北京。

        从此一南一北,天各一方,咫尺天涯。

        我梦里的那个冰糖肘子,只怕是永远也吃不到嘴了。

        为什么?我刚刚看到点幸福的希望就被命运无情地抛进深渊?不,不是被命运,而是被狠心的谢大人!

        谢安玄!你要怎么赔我一个新的希望?!

        倒是没有再失眠,在对谢大人的怨恨中安安稳稳睡了一夜,早晨起床赌气没给小茉莉浇水,也没用南瓜杯喝水,算是对他小小的报复。

        大约是睡饱了的原因,心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磨磨叽叽收拾好东西出了门,到了电梯口,正猜着今天会开哪扇门,正面前的3号梯停住了。

        银白色的不锈钢门机械地打开,还好,没满。抬头正要进去,却在众多陌生的面孔中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

        “周采采!”

        “俞波!”

        俞波是我的老同事,大学毕业后与我同一年进的公司。但人家不像我这么不求上进,人又特别聪明,同样是工作了五年,我在原位动也没动,他却早已做到了分部总经理的位子。即使是这样,他也并不满意,去年突然辞职后就没了消息,没想到我在南京一次也没碰见过的人,却会在福州的三千水里与之相遇。只能感叹,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奇妙。

        一同去餐厅吃了早餐,小聊了一会,才知道他辞职是因为考上了国家审计总局的公务员,这次来福州也是来审计的。我不知道公司的分部总经理与国家审计总局的公务员之间孰高孰低,却明白他既然这么选择,一定自有他的道理。

        因为各自都有工作要忙,吃完早餐我们交换了手机号后就跟对方告了别。

        天空湛蓝,我走在熟悉的芒果树小道上,心里像是被放进了一个烤的暖暖的小桔子,酸酸甜甜,混着空气里淡淡花生酱的味道,挺舒心的感觉。

        说起俞波,他在公司里时我俩关系应该还算是不错的。想当初他要追我们办公室里的崔小萌,我帮了他多少忙啊!又是打探情报,又是深入了解敌情,没少费脑细胞。当然,也没少敲他的竹杠,家乐福里的费列罗,我也不知吃了多少。费列罗还不算什么,像我这么贪吃的人岂是小小巧克力就能打发的,再加上俞同学也是知恩图报的那种好孩子,从希尔顿的自助餐,到公司边上的四川酸菜鱼馆,我都带着俞波这自动刷卡机吃了个遍。

        嘿嘿,现在想想,当年的我还是太年轻,不知轻重,换了现在,怎么着也不好意思这么折腾人家了。再说,最后也不知是为什么,俞波和崔小萌没成,让我很为那些吃下肚的费列罗惭愧。

        今天是在福州项目工作的最后一天,明天,我就得跟着无良的谢大人去北京了。

        最后一次浏览那些我辛辛苦苦编写出的程序,最后一次为福州项目的MM模块做测试,最后一次看窗外挺拔秀美的白兰树。才发现,对榕城,对这个项目,不知什么时候竟已有了许多感情。

        打算晚上去宋蓝天那里,虽然我的答案会让他失望,但总要对他有个交待,况且,这决定也不是我的本意,我也很无奈。

        避了谢大人一天,我还在生他的气。

        下午却接到了俞波的电话,说晚上要请我吃饭。好不容易在榕城遇到同乡又是故人,我不好意思推却,应了下来。宋蓝天那里,只有吃完饭再去了。

        俞波请我吃海鲜。看来他在审计局混的还不错,以他的聪明才智,搞不好再过十年就能混到个副局长的位子了。嘿嘿,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也许人家志不在当官,而旨在为人民服务呐!

        俞波比以前健谈了许多,记得从前我俩一起吃饭,都是我一个人叽叽呱呱说个不停,他就在一边微笑着倾听。现在呢,他谈笑风生,妙语如珠,直逗的我从头笑到尾。

        忽然想起以前那个没做成功的红娘,我提溜着一只螃蟹腿凑到他跟前问:“能问一个私人问题吗?”

        俞波一愣,很快笑答道:“请问。”


/>        “那时候,崔小萌不是也很喜欢你的吗,为什么没成?你还不声不响的就走了!”我很严肃地用螃蟹腿敲了敲他的碟子。

        俞波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未了长叹了口气摇着头说:“周采采,你没救了!”

        “我怎么啦?”一头雾水,我明明已经很帮他们的忙了呀!

        俞波点了根烟,不急不缓地说:“那时候,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你却一头劲的把我往别人怀里推。”

        一块大鱿鱼噎在我的喉咙里,不上不下地卡着。

        因为受的冲击太大,我后来一直处于恍惚状态,记不得俞波又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自己看了看表说明天要去北京,得去跟一个朋友告别。俞波说他送我,我说不必了,摇摇晃晃出了酒店的门,打车去了中医院,就这么把他给丢在了身后。

        ******

        木木地推开院门,宋蓝天正坐在葡萄藤下整理他的大药箱。

        “采采来了!”宋蓝天抬头笑咪咪地对我说:“厨房里我冰了酸梅汤,我手上全是草药味,

        你自己去拿吧。”

        “噢!”我把笔记本放在他身边去了厨房。

        端着酸梅汤,忽然就想起前年的夏天,我特别馋酸梅汤。在家乐福里买了不下数十种的酸梅粉,却没有一种是我小时候喝过的味道,遗憾之余,便在公司内网上把名子改成:想念儿时的酸梅汤。

        当天下午,俞波晃到我办公室很不经意地丢了一包酸梅糕在我桌上。对我说,一时心血来潮买的,现在却没什么兴趣喝了,送我。我掏出一块糕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味道很正,便欢天喜地的冲成了一大杯酸梅汤,那味道,正是我想要的,遥远儿时记忆里的味道。

        那一大包酸梅糕,我喝了整整一个夏天。

        第二年的夏天,俞波已经离开公司了,我一边后悔没问他是在哪里买的酸梅糕一边又开始了我的寻找酸梅汤之旅。一直到夏天快要过完,我才在江宁的麦德龙里找到那种酸梅糕,收银的小妹妹跟我说,这种糕只有她们家超市才有。

        江宁的麦德龙与我们公司,是从北到南穿越整个南京的距离。

        当时并没有多想,这会儿端着紫黝黝,透着清香的酸梅汤忽然想起,那天,俞波是怎么用一个中午的时间横穿了一座城市?

        “采采,想什么呢?”宋蓝天推了推眼镜走到我身前问。

        “呃——没,没想什么!”我端起酸梅汤一饮而尽,熟悉的味道,浓浓的酸梅香。

        又倒了一杯捧到院子里喝,宋蓝天继续整理他的药箱。

        小猫猫揪着一片葡萄叶在玫瑰花边玩的正欢,上窜下跳,一会追着自己的尾巴咬来咬去,一会把葡萄叶按在地上使劲撕咬。

        “宋医生,”我酝酿了许久,终于开口:“你什么时候回南京?”

        “下个星期。”宋蓝天放下手中的药草抬头望着我,“采采,你。。。。回去吗?”

        “我明天要去北京了。。。”

        宋蓝天第一次在我面前皱起了眉头。

        他锁眉望着我,没说一句话,却又像是说了千言万语。

        “我。。。我不想去北京的,本来已经跟公司领导提了要回南京,可是。。。可是项目上现在实在缺人走不开。”我急忙为自己辩解道,“不过我们领导已经答应我了,北京的项目做完就让我回去!我不用在外面呆三年了!”

        宋蓝天慢慢松开眉头,微微笑着说:“你说的领导就是在厦门的那位谢安玄吗?”

        “恩,就是他!”一提起谢大人,我的火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我这会儿应该正兴高采烈地和眼镜兄讨论我们回南京后怎么死揪住青青给我们开欢迎会才对。

        “他真的答应北京的项目做完就放你回南京吗?”宋蓝天将药箱缓缓合上,从我手里接过酸梅汤轻轻抿了一口。

        呃——宋医生,那杯是我喝过的好不好?你自己的还在厨房里呢!

        不过现在的气氛好像不太适合我打岔,只是乖乖答道:“恩,他亲口答应的。”

        “那么,我在南京等你!”宋蓝天摘下眼镜暖暖一笑,一阵春风拂面而过。

        ******

        回到三千水,想起宋蓝天的那句“我在南京等你!”心头不知为什么就溢满了感动。不想追问为什么要等我,只有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天!我周采采竟然也会有为别人一句话而感动不已的时候!幸许是那时的月光太朦胧,星光太暗,幸许是他的眼神太温柔,笑意太暖。反正,我是彻彻底底的被感动了!

        北京的项目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九月?十一月?回南京时应该已经是秋天了吧,呵呵,正好让宋蓝天请我吃火锅!

        边收拾行李,边想着麻辣火锅的美味,仿佛我现在不是为了去北京而整理行李,而是明天就要回南京去了似的。

        哼着小曲把东西都打了包,突然小三唱起了歌。拿起来一看号码,我却愣了半天没有接。

        是俞波。

        唉,我现在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他呢?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装傻。

        “喂,你好。”

        “采采,你回宾馆了吗?”

        “恩,回来了,正打算休息呢!你呢?也回来了?”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着。
<br  />

        “早就回来了。去你房间找过你,你不在。”

        “我刚回来没多久。。。”我突然发现做演员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装来装去好难。

        “呵呵,还在为我晚上说的话为难吗?”俞波的语气倒是真的轻松,“别放在心上,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还是老同事,老朋友。”

        “恩。。。”我讷讷的答着,可不是老同事,老朋友么,共处五年,别人喜欢我,我却无知无觉,不过他说的也对,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何必为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就不定人家俞波早就没放在心上,现在也只是当成一段少年往事说笑罢了。这么想着,心下也就真的轻松了起来,话也没那么拘紧了。“嘿嘿,放心,我才不会为难了,这哪年的陈年往事啊,俞波你说不定都结婚了吧?”

        俞波却沉声笑了笑说:“我是黄金单身汉,还不急着掉价。倒是你啊,还一个人晃着么?还被公司外派了出来,采采,你真打算一辈子都不嫁人了?”

        哼!敢小瞧我!可是。。。又全都是实话。

        “嫁人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却有勇气代表公司出来公干很有气魄吗?”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叉着腰大声给自己打气。

        “呵呵,佩服!佩服!采采,你在北京要呆多久?”

        “还不知道呢,至少要两三个月吧。。。”我掰着手指头数道。

        “那么,咱们北京见吧!”

        “咦?你也要去北京?”

        俞波笑的更厉害了,“我本来就在北京啊,出来审计才到福州的。过几天就要回去了。”

        对噢,国家审计局摆明了是在首都的嘛!

        “哦,那。。。。那好。我。。。我明天要赶飞机,马上要睡了。”

        “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嗯,晚安!”我急急忙忙挂上了电话,心里却想,到了北京还是别跟他联系了,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说不出的毛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