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那个谁谁谁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那个谁谁谁

第16章

书籍名:《那个谁谁谁》    作者:楚奈


现在你都说他没错了,那你自己还有什么错。”

唐菀沉默,可是包袱太重,她还是放不下。

“菀菀,你别忘了!你尹云她先要害你的!”丁语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沉声说道。

唐菀的身子颤抖着,她不想回忆那件事情……拳头紧紧攥着,她轻阖上眼,抑制自己的情绪,半响,睁开眼睛。

“我知道……”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算了……我不提了……”丁语心疼地皱眉,揉揉唐菀的头发,安静地站在一旁。

“你在等谁?”丁语挑了个话题。

“子文。”刚恢复过来,唐菀的脸色还有些苍白。

“你们干吗去?”丁语顿时来了兴趣。

“去爷爷家吃饭……”她下意识地回答。

“那顺便……带上我吧……”丁语的眼神亮了亮,看向不远处驶来的车子。

纯属过渡过渡

  

“小子文,好久不见哦……”丁语向着乔子文招手,顺便抛了个媚眼给他。

乔子文瞬间石化了,看着她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你……你……你……别过来!”[网罗电子书:WRbook]

“师姐!救命啊!”乔子文一溜烟跑到了唐菀的身边,双手环住,像一只可怜兮兮的树袋熊。

要说乔子文和丁语,还真是有那么一段孽缘。两人还是通过唐菀认识的。

话说那天,风和日丽,唐菀带着丁语去看爷爷。爷爷找唐菀有事情要说,就让丁语一个人去庭院里玩一会儿,乔子文刚好也在那里。

这小子小时候见到漂亮女孩子就要喜欢冲上去亲一口,何况是丁语这个大美人,二话不说,冲上去在美人脸上吧唧一口,然后……最讨厌男人触碰的丁语怒了。

想她丁语是何人也,一个利落的过肩摔,摔地乔子文的腰那个疼啊……不等他解释半句,丁语立马拳头伺候。等到唐菀回到庭院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则是丁语悠闲地看着风景喝着茶,乔子文肿着脸蹲在角落里画圈圈,那个叫可怜啊……

乔子文一看见师姐来了,急忙扑了上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师姐……呜……她欺负我!”

“你是不是轻薄人家了?”丁语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而且还下手那么重。乔子文的性子她最清楚,以前也亲过她。不过事后就没有再做这种事情了……据说……是被陆尤了唐霄“教育”了一次。

乔子文含糊地应了一句:“嗯……”

“丁语是师姐的朋友,以后可不能这么不礼貌了……还好,她没把你打死……”

因为唐菀的这句话,年幼的乔子文同学对丁语这株带刺玫瑰从此充满了恐惧,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他都忘不掉!

所以直到现在,他对于丁语的恐惧深深地刻在了心底。

“你又没做什么,丁语不会随便的出手的。”唐菀叹了口气,安抚地说道。

丁语最擅长用暴力解决问题了……以暴制暴,虽然她不敢苟同,但有时候,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师姐……可我还是怕嘛!”乔子文的小腰扭啊扭,贴在唐菀身上不下来了。

“你再说的话,她真的要动手了。”看见丁语一记眼刀扫过来,唐菀拽了拽他。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没出息啊……小子文……”丁语笑地极其灿烂。

乔子文撅了撅嘴巴,往唐菀身后缩了缩,反正他还有师姐。

“乔子文!”愤怒的喊声突然传来,乔子文一个激灵,连忙撒手,连退几步,蛋腚地站在唐菀的身后。

这声音他绝对知道是谁,那个脾气见长的姐控。

“子文你来得很早嘛……”陆尤浅笑着,给乔子文的感觉却是无比阴冷的。

趁两人交锋的空档(其实只是陆尤单方面挑衅而已),唐霄飞快着窜到了唐菀身边:“姐姐和陆尤哥哥坐一起吧,让乔子文和丁语姐姐一起坐。”

“不要……”某人哭丧着脸,这小子如意算盘打了太好了点,让他和丁语一车,他的肉体不被折磨,精神就要被折磨个半死了。

但是所有人都无视了他的意见,陆尤和唐霄的眼里都是阴谋得逞的笑意。有了小舅子的支持,果然做什么都方便了。

四对一,少数服从多数。乔子文亲近师姐计划落败。

坐到车上,唐霄在心里挣扎了几下,还是乖乖躺在姐姐的大腿上睡着了。虽然这种表现很小孩子,但是……晕车晕船晕机是他的软肋啊!何况,现在是特殊时期,前有陆尤图谋不轨,后又乔子文意图争宠,他一定要牢牢抓紧姐姐才行!

在大脑拐了十八九个弯后,唐霄才找到适当的理由让自己依赖姐姐,别扭的孩子……囧。

经过“长途跋涉”之后……终于到达了唐爷爷的别墅。

五人站在别墅门口,唐菀在最前面,按了一下门铃。然后五人十分默契地开始排队,唐菀最前,再是乔子文,第三个是唐霄,后面依次是陆尤和丁语。

“《道德经》第四十三章。”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稀及之。”

“嗯,下一个,《道德经》第三十六章。”

“将欲歙(shè)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乔子文十分流利地背了出来。

<br  />
“唐霄。《幼学琼林》卷三人事篇。”

“《大学》首重夫明新,小于莫先于应对。其害固宜有度,出言尤贵有章。智欲圆而行欲方,服欲大而心欲小。阁下足下,并称人之辞;不佞鲰生,皆自谦之语。恕罪曰原宥,惶恐曰主臣。大春元,大殿选,大会状,举人之称不一;大秋元,大经元,大三元,士人之誉多殊。大掾史,推美吏员;大柱石,尊称乡宦……”

唐霄可是有得背了的,不过他们都没胆子随便走动,谁知道爷爷会不会突然不爽赶他们走。

唐霄背完之后就是陆尤了,不过老爷子没让他再背:“陆尤等会儿和我下盘棋。”

说完,门便开了。丁语不在唐老爷子门下,是客人,所以不必遵守这些规定。唐老爷子原来是让唐菀他们进门前都要背他出的题目,篇目都是他以前教过的,想来?可以!但是别忘了以前学的那些,不然,直接扫地出门。

唐老爷子家的摆设极其简约,干净舒适,阳光充足,窗台上摆着几盆花草,绿意盎然,落地窗前铺的是竹帘,倒是真有些“草色入帘青”的味道,屋里隐约飘着让人舒心的檀香的香味。

“唐霄这几年倒是长高了不少啊!”唐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子一阵乐呵。

“是啊……都快赶得上陆尤了,不过长高了,营养也得跟上。”唐菀继续蹂躏弟弟的头发,手感真好=w=

“我让人煲了骨头汤,给小霄补补钙!陆尤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唐老爷子将话题转到了陆尤。

“挺好的,今年念完研究生的时候就决定回国发展了,现在在裘氏当技术总监。菀菀现在也在裘氏实习,不过她在编辑部。”陆尤一五一十地将情况说了出来,唐老爷子是大家长,他绝对要坦白才行。

“哦……菀菀也在裘氏?有遇见你夜表哥吗?”唐老爷子故作轻松地问道,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唐菀的眼神忽黯,轻笑着回答:“暂时还没有,我们那里是分部,见面的机会不多。”

“你们毕竟是表兄妹,总该见见面的,生分了可不好。而且……没有谁怪过你们,你也不用做到现在这样,你夜表哥他也不好受。”唐老爷子叹息道。裘夜那孩子他也喜欢地紧,虽然不是唐芸亲生的,但也算他们唐家半个恩人了。没想到会发生这件事情来……

“我知道了,爷爷。”

“对了,最近我买了些新书,你去书房看看吧……”唐老爷子故意支开她。

等唐菀消失在转角的时候,他才开口:“丁语,你跟我说说,现在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尹月还是很维护菀菀的,尹家那边也觉得愧疚,可是唐菀自己的心结还是打不开,所以现在她们两个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她和裘夜也很久没联系,这次答应去裘氏,还是陆尤给劝的。”

“裘叔叔好几次打电话给我,他也不希望这件事情一直影响着裘夜和菀菀的关系。现在唐菀已经松口了,或许能有转机。”陆尤说道。

“不过……现在有人在查这件事情,而且她们不是为了澄清真相,而是想要对菀菀不利。”丁语沉声道。

乔子文的神情也骤然变地严肃:“这件事情早已经被传地不像样了,她们想从头查起也很难,再说,这件事情牵扯的利益太多,他们不可能查到我们的头上来。”

“可是,捕风捉影已经能造成足够的影响了。”陆尤摸着下巴说道。

“你知道是谁吗?”唐老爷子的眸子变得锐利万分。他绝不允许有人伤害自己的孙女。

“大二的路霏,她以前就挑衅过我们,而且还在继续招揽人。还有就是今年的新生叶可心,她的野心很大,假意接近尹月和我,现在直接把注意打到唐菀头上来了,和路霏的关系很亲密。”

“你知道她们是为了什么原因针对菀菀的吗?”

“路霏的目的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叶可心的话,尹月暗示过我,她似乎对陆尤很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