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那个谁谁谁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那个谁谁谁

第18章

书籍名:《那个谁谁谁》    作者:楚奈




就像她当初说的,我得不到,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眼泪忽地就掉下来了,落在桌子上,留下一滴水渍。她让她所有的美好和温暖都烟消云散,让她从天堂掉到地狱,让她背负着对不起她的愧疚……一辈子……

“或许我出现的不是时候。”裘夜的大手按在她的手,轻轻捏着,想要用掌心的温暖让她安心。

“抱歉。”她能说的,或许只有对不起了。

“没关系,我可以再等,等到你可以接受我的存在。”他的独一无二的温柔总是让她不忍心。

其实她是恨尹云的吧……可是,她已经死了。

如果那件事发生之后尹云还活着,或许她可以狠心将她送出B市,没有如果……她死了,这是最大的变数,原本尹云完全没有料到她的精心布局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把自己的命都赔了进去,但是她的目的达到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尹云的死彻底改变的她的生活。

“夜……”这样亲昵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说出口了。

裘夜握着她的手温柔的微笑。

第一次被裘叔叔接到唐家时,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总爱跟在他的后头叫夜表哥,连带着冷落了唐霄和陆尤。她在他的心里的是特别的,长大以后,他更喜欢菀菀叫他“夜”,一声又一声,像是情人间呢喃。

“菀菀,不要想太多。”他微微叹气,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靠在宽厚的胸膛里,感受着久违的温暖,唐菀的眼泪又控制不住流下来了,她不是爱哭的人,可在他面前,却能放下所有的伪装,对他的温柔,总是没辙。

因为,那是对她的,独一无二的,裘夜的,温柔。

如果一个人,满心都是你,只对你一个人温柔,全心全意地爱你,说不动容,是假的。wωw奇Qìsuu書còm网

如果这样可以掳获一个女人的心,那么那个男人绝对会这样做。

只是他能掳获的究竟是哪一部分,是爱情?还是依赖?谁都不知道。

“菀菀,我以后可以经常来看你吗?”裘夜小心翼翼地问道。

“……”唐菀沉默,她现在还接受不了两人频繁的见面……

“一个月两次?”他退让了一步,其实他天天都想待着这里看着她。

她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尹云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你不能一辈子都被这件事绊住,背负,原本不属于你的包袱……试着忘记,不好吗?”裘夜劝着,他是自私的,尹云是他和唐菀之间最大的阻碍,如果唐菀一天不忘记她,奇﹕书﹕网也同样无法完全接受他。

“我一直在尝试……可是……她死了啊……是死了!她的生命,是我永远都无法偿还的。”唐菀的语气有些激动,眼眶红肿着,大滴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菀菀……”裘夜无奈,紧紧抱着她。

“菀菀!”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冲进来的人是陆尤。

他的目光对上裘夜,两人之间顿时有剑拔弩张的气势,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总经理,还有一些事情等着你去处理。请把唐菀交给我。”他的脸上是与以往不同的严肃坚决。

裘夜皱了皱眉,扶起唐菀,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菀菀……”

他只是温柔地唤了她的名字。两年的时间,他无数次想象他们再一次重逢时的样子,他想一遍又一遍地吻她,将她的名字念上千遍万遍,柔情缱绻。

“怎么又哭了……”等裘夜走出休息室之后,陆尤拿出手帕给唐菀擦了擦眼泪。

“……”

“这可一点都不像你……菀菀乖哦!”陆尤在刚才裘夜吻过地方亲了下去,力道重了些,像是像把裘夜的印记给抹去。

“菀菀为什么让你夜表哥亲你……”陆尤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即使知道自己的地位和裘夜在她心中没差多少,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亲亲抱抱是常有的事情,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他可没忘记以前裘夜经常借着“哥哥爱护妹妹”的名号,偷偷吃唐菀的豆腐,想起来就来气。

“……没有为什么啊……”唐菀完全没思考过着个问题,苦恼地歪着头。

陆尤叹了口气……看来他要加把劲了,估计现在唐菀只把他们完全当作亲人看待……完全不懂爱情那玩意儿。

“那就不要想了!”陆尤揉揉她的头发,凑近在她的唇角偷了一个香,虽然不想裘夜也享受这样的福利,不过唐菀太早明白的话,他以后也不能随便吃豆腐了……

“下班以后不要乱跑,我去接你。”

“嗯。”

-----------------我是若谦娃完全没机会只剩下两个男人不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陆尤裘夜谁比较坏还说不定的分割线----------------

(我啰嗦了=口=)

“谁又欺负你了?”唐霄看着下班回来的姐姐红肿着眼睛的样子没好气地问着。

“没有谁欺负我……我回房间玩游戏了。”唐菀故作轻松地捏了一把弟弟的脸蛋,背着包上楼了。

唐霄看着姐姐的背影挑眉一笑。

不一会儿……

“唐霄!我的连连看呢?!”唐菀大开房门对着唐霄低吼着。

“我都删掉了。”唐霄轻描淡写道。

“谁让你整天就知道连连看,都不陪我玩《隐世》……”他轻声嘟囔着。

“……”

>
“姐,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唐霄认真地问,“别想骗我,你一难过,就疯狂地玩连连看。”

“没有拉……”在某一方面,唐菀其实和她弟弟一样别扭。

“还说没有,骗人都不知道补补妆,眼睛都肿得更馒头似的!”

“哪有……才没有呢……眼睛进沙子了而已……”唐菀搬出了用烂了好几百年的话。

唐霄皱了皱眉,他可是第二次见姐姐哭了,上一次是因为尹云,这一次……不会……

“姐?你是不是……见到裘夜了?”他冲到唐菀边上小心地问着,尹云的名字是个大忌,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

“不能直呼名字知道吗!没大没小的!要叫表哥!”唐菀敲了下弟弟的脑门,唐霄一抬头却发现她的脸上都是眼泪。

这可把唐霄给吓坏了,上一次哭,他才十二岁咧……知道干什么,现在他懂事了,想要安慰,其实什么都不会,只能干着急。

“姐……你别哭啊!见了就见了,他没对你做什么吧!”唐霄老毛病又犯了……

“你胡说什么呢……”

“姐……你那游戏我U盘里还有备份,我马上给你存会进去,行了吧!你别哭啊!”唐霄一边用袖子抹唐菀脸上的眼泪,一边把她往房间里推。

唐霄看着电脑上的进度条,时不时转头看看坐在床上抽泣的姐姐,心里干着急,陆尤到哪里去了!用得着他的时候偏偏不在!

现在唐霄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好了!”唐霄那个高兴啊!终于完成了!他怎么那么犯贱,自己删掉还得自己存回去,自作孽,不可活啊!

“嗯……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可是……”唐霄挠挠头,犹豫了一会儿,要是姐姐想不开怎么办?

“没事!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唐菀疲倦地闭上眼,靠在软椅上。

“好吧……姐姐,你千万千万别想不开啊!”唐霄担心地说着。

“小傻瓜,我可没那么不爱惜自己。”她拍拍弟弟的肩膀,眼眶有有些润湿了,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她还想多享受些日子呢……

“那好吧……”唐霄离开了,轻轻地把门带上。

哭了那么长时间,唐菀也累了,晕晕沉沉地倒头就睡,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反常地,唐菀没开连连看,只是点了《隐世》的图标上线看风景。

她的心情很很乱,很糟糕。

所以最好不要有人来打扰她。

不过好死不死有人撞枪口上了。

【私聊】季末流月:你好!我是安小瑾的朋友。

季末流月!不理……

【私聊】季末流月:在吗?我是安小瑾的朋友,没有别的意思,就想和你聊聊。

我不想和你聊=口=

【私聊】季末流月:在吗?我有急事要和你谈,在的话请回复我!

回你才怪!

季末流月……

季末流月终于没有再发信息过来了,不过过了十几分钟,她又不死心地发来一条。

【私聊】季末流月:人在吗?

唐菀冷冷地扫了屏幕一眼,不予理会。

“咚咚——”

“进来吧。”唐菀窝在椅子上懒懒地说着。

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只有电脑屏幕亮着,白光映在唐菀的脸上,显得格外苍白。

进来的是唐霄,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面条,放到了唐菀面前:“姐,陆尤哥哥让我给你端上来的。”只有这个时候,唐霄才会老老实实地叫陆尤一声“哥哥”。

“知道了。”唐菀伸手接过,坐到一旁的小桌子旁开吃,她这一天可没吃什么东西,又是工作又是哭的,累地够呛。

现在唐菀淡定地过分,好像什么都激不起她心里的一点波澜。

唐霄好奇地看了眼电脑,发现上面一连串都是季末流月的信息,却不见唐菀回复一句。唐霄脑子转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姐姐压根就不想理他,他记得季末流月似乎是南星的人,还和攻打东莲的那一战的主谋有关……

“姐……这个季末流月为什么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