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那个谁谁谁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那个谁谁谁

第32章

书籍名:《那个谁谁谁》    作者:楚奈




优雅冷艳,这是旁人给我的评价。无数的男人对我趋之若鹜,眼里满是赤、裸的迷恋和渴望,还有掠夺,我对这样的眼神厌恶至极。所以我讨厌他们的手触碰到我,尤其是西方还有吻手礼。

后来我回到了妈妈的故乡——中国。

这是一个古老的国度,平日里我只在书里了解过它,即使我的中文说得非常流畅。但让我满意的是,这个地方没有拥抱和吻手礼这些礼节。

管家告诉我,我将和我的小表妹还有几个拥有那么点血缘关系的亲戚在一个学校上学,他很希望我能多交点朋友。

男人除外,我在心里默念着。

我曾一度怀疑我是否得了厌男症,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至少长大后的我是愿意和那些高质量的男人玩一场恋爱游戏,我甚至变得风流多情,当然,那是长大后的事了。

在学校里碰到小表妹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后来,我很快就见到她了。她是跳级过来的,听说她的几个青梅竹马的小男生也跳级了,只不过他们不在同一个年级。

小表妹很娇小,很可爱,像真人版的SD娃娃,精致的面容,无辜的眼神,让人想要抱入怀中好好“蹂躏”。我像我看到她的一瞬间,眼睛一定在放光。

听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无论是丁语,还是Cynthia,都让我感到无比满足,我决定要好好宠宠这个小表妹。

原本我也想跳级的,不过为了小表妹,我还是决定留下来。

因为小表妹的关系,我也认识了她的两个青梅竹马——裘夜和陆尤。

两个相当俊俏的东方男孩。

陆尤的相貌更柔美些,偏向清俊洒脱的气质,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像是阳光一样温暖纯粹。不过就属他最喜欢逗小表妹,看起来那么温和无害的人,却相当地记仇,曾经有一次我将小表妹约出去逛街,而那天刚好他也想找小表妹出去玩,小表妹最后选择了我,于是他将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许多男生,害得我每天都要被人骚扰。

裘夜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座大冰山,严肃认真,谁都不敢惹他。五官如雕刻般,这个男人称得上俊美,他对小表妹十分温柔,简直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舍不得小表妹受一点委屈。

这个男人从小就开始爱小表妹了,我想他的感情是最坚定,最明晰的,从一开始就坚持的守护,只给小表妹的独一无二的温柔,只把心对她开放。

我也认为这个男人可以给小表妹幸福,他绝非池中物,早熟聪颖,冷静理智,未来裘氏的继承人,他完全符合一个好妹婿的条件。

我在心里早就给他打了个合格。

不过裘夜这个男人同时也很危险,这是对外人而言的,他才不敢伤害他放在心尖上的小表妹呢……

这两个男人满心都是小表妹,我也乐得看他们从小争到大。当然,还有一个人夹在他们中间,就是小表妹的亲弟弟——唐霄,我的小表弟。

小表弟也很早熟,唐家的教育方式就是放养,学会独立。

唐霄很粘小表妹,而且他对裘夜和陆尤特别敏感,经常故意哭,惹小表妹的注意,不过每次裘夜看着唐霄都是一脸幽深。

我在想,如果小表妹以后嫁给了裘夜,唐霄的日子或许会很不好过。

呐……还要说说另外一个人,也是我的好姐妹,和我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的尹月。虽然名字里有个月字,但性格却跟个假小子一样,就像我,虽然是月亮女神的称呼,但我想我和那啥子月亮女神一点关系都没有。

尹月一直是短头发,瓜子脸,五官很秀气,几乎难辨雌雄,幸好她有一副傲人身材,不然真的男女通吃的。

让我意想不到的死,尹月擅长的是各种各样的乐器,最喜欢的小提琴,还获得过国际大奖。我当时那个不相信,我和常人没什么区别,一直认为拉小提琴的人应该是气质高雅长发飘飘穿着拖地长裙的女人,绝对不是我眼前这个短发衬衫热裤,一脸不羁挑衅的尹月。

她彻底粉碎了我对音乐家的幻想。

我、尹月、小表妹,是最好的朋友,血缘的羁绊让我们更为亲密。听说尹月有一个妹妹,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尹月说那不是她亲妹妹,是父母朋友家的女儿,一直身体不好,在她家暂住修养。

尹月提起她妹妹的时候,声线没有丝毫的起伏,没有怜惜也没有疼爱,和她面对小表妹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想她不喜欢自己的那个妹妹,其实我也不喜欢病美人,柔弱地要命,又需要别人的保护。

喜欢拿柔弱当武器的女人,最讨厌了——BY  丁语

第一次见到尹月的那个“妹妹”尹云是在B大的莲花池旁边。和我同行还有小表妹和她的青梅竹马,那时候我们的乐队已经组建一年了,颇受欢迎追捧。

那个名叫尹云的女孩子,秀美如莲,柔弱万分,不过我丝毫没感觉到从她身上透出的如莲清雅的气质,这个女孩不像表面那么单纯。我仔细观察着她,发现她的视线粘在了裘夜的身上。

蓝颜祸水,我算是见识到了。

不知道她打通了什么关系,竟然进入了乐队,我是很不满的,问过尹月,她摇了摇头表示无奈。尹云或许拿什么逼过她,我这样想着。

她柔弱地告诉我们她有先天性心脏病。所以乐队的演出从来都不参加。

她经常给我们做小点心,却又当着我们的面担心自己的身体。我一直在一旁冷笑,既然身体不好,那为什么还要做东西,难道还想让我们负责?

我讨厌她在我们之中横插一脚,讨厌她拿自己的柔弱当武器,讨厌她对裘夜不加掩饰的迷恋。

裘夜对她十分冷淡,但是她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飞蛾扑火,在所不惜。我突然感觉到这个柔弱的女孩是偏执的,因为敏感,她的偏执一旦爆发出来,会伤害到许多的人,我感觉到危险,尹云一日和我们在一起,总会有一个人会被伤害,或许是裘夜,或许是小表妹。

r  />
有一次我半开玩笑地和尹月说:“你妹妹要为爱疯狂了。”

她牵起一抹冷笑:“你终于看清楚她的本质了。”

她很不待见自己的“妹妹”。

尹云的家世不比尹月,所以她来到尹家之后,就很自卑,但她选择了用另一种方式维护自己。柔弱,让所有人保护她,爱护她,她心安理得地享受这样的保护,忘却自己的自卑,自欺欺人。

直到遇见裘夜之后,她的偏执以及自卑一并爆发了出来,而显得疯狂。

我开始考虑是否应该和尹月商量让尹云回家,她最近变得越来越不理智,看着裘夜的眼睛里是可以灼伤一切的热烈爱恋,看着小表妹的眼神也变得不再友善。

她的所有伪装因为爱情而比抹去。

她的真实完完全全暴露在我们的面前。

在我们的印象中,她却依旧是个柔弱的女孩子。

而正是因为这个思维定势,才造成了之后的悲剧。

她伤害了小表妹,在裘夜当众吻了小表妹之后。这对我们来说习以为常,在B大的学生看来,也很正常。

可是尹云不一样,我们从未让她看见这样的一幕,有意或者无意地避开她的视线。因为我们都是习惯于把真实隐藏起来的人,尹云对我们而言,是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小表妹开始受到意外,不只是一次,而是接二连三的发生,我们开始防着尹云。不再让她接近,可是每次她都以死相逼尹月父母,甚至是尹月,我们还没到可以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死掉那种冷血程度。

而我相信,尹云一定做得出这种事情,因为她已经疯掉了。

此时,我对她恨到极点,也万分怜悯,带着嘲讽的怜悯。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她的疯狂让她失去了她的生命,却拆散了我们。

尹云,你算计地可真好……

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我实在不知道,你究竟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什么位置,如果有重生的机会,你是否还会这么做,如果你知道你会失去生命,你还愿意去爱吗?

不过,现在,你死了。

但我们,终有一天会重新回到一起。血缘的羁绊,抹不去的。

你终究是白费了心思。

风云变幻  ...

今天出门的时候,唐菀发现天空一片阴郁,似乎是下雨前的征兆,低气压让人莫名地压抑,无精打采。她叮嘱唐霄记得带伞去学校。

果然,在他们去公司的路上,就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雨滴顺着车窗落下,留下一道道水痕,湿漉漉地,一片斑驳。她的手指触上车窗,指尖满是冰凉。

“在想什么?”陆尤地声音突兀地响起。

“……不知道啊……心情有点不好而已。”她的声音有些飘忽,懒懒地说道。

“大概是天气的缘故吧……不过游戏里面大部分时间都是晴天呢……”他轻笑着说着,像是在怀念着什么。

“嗯。”唐菀低声应着,《隐世》里的天空的确是永远澄澈湛蓝,如同水彩涂抹出来一般的浅淡天蓝,柔软干净,不会褪色。于蔚蓝的晴空下,每个人书写着自己的肆意人生。

唯有隐世,才有那片湛蓝。

无论是金戈铁马,还是世间的风云变幻,天空还是一如既往地纯粹。就算是杀戮再多、血腥再浓郁,这片天空的色调却不会改变,正如游戏的初衷,只是让每个人能在游戏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而已,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亦不是为了成王而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