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那个谁谁谁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那个谁谁谁

第36章

书籍名:《那个谁谁谁》    作者:楚奈


她的视线粘在了他的身上,是前所未有的炽热和热烈。

我依旧微笑着和她打招呼,在她的要求之下,介绍了乐队里的每一个人。

其实我并没有放在欣赏,爱慕裘夜爱慕地死去活来地多了去了,也不差尹云一个。

但是回家以后,尹云第一次缠着我要进乐队,那样我见犹怜的表情和娇嗔的语气,让我难受,真是不习惯这样的尹云。比起最初的怯懦自卑,这样她的,更让人讨厌。

她已经把柔弱当作一种武器了。

我在爸妈面前语重心长地劝说了一番,以身体不好,训练强度大为由拒绝。却不想她使出了绝食这一招,这样的任性还是第一次,我在心里微微惊愕,但怎么也无法动容。可是爸妈却站到她那边去了,我无奈地答应了。

尹云会不会真的绝食我不知道,不过只要她不要得寸进尺就可以了。

进了乐队之后,她基本没干过什么事,表演一次都没有参加过,训练也很少来,大多时间都是休息时间来送点心的,和个后勤差不多。

而她时时刻刻都偏心这裘夜,粘着裘夜。

丁语也不太喜欢她,有一次她和我说:“你妹妹要为爱疯狂了。”

我冷笑,尹云的偏执,我可是越来越了解了,最初的自卑怯懦是她,最疯狂偏激的,也是她。

当时我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她还曾经问过我尹云到底是怎么进来乐队了,我只是对她无奈地耸肩,我想她会明白为什么的。

我也想爸妈说过好几次尹云不适合待在乐队里面,但他们还是以既然不能参加表演那做后勤也没什么回复了我。

其实我想说,尹云每次亲自做了点心送过来,总是要柔柔弱弱地坐下来,捂着胸口喘气,苍白着小脸故作坚强地微笑,像是做戏给我们看似的,还要加上几句关于自己的病什么什么的。

没人逼她非要做点心啊,觉得累的话就不要做好了,何必在这里装柔弱惹人同情呢?

平常只有我和唐菀丁语她们关心地问个几句,裘夜和陆尤基本无视她。而每一次她的目光都会飘向裘夜,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她越来越明目张胆了,而我已经越来越不喜欢她了,这只是个人感情,和别人没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对她做什么。

我一直认为陆尤和裘夜都是菀菀的候选老公,而且他们也很爱菀菀,而蓝颜祸水,受伤的会是菀菀,我不希望菀菀受伤。

那是对朋友的维护,不管那个人是不是柔弱,是不是有病,只要那个人对于菀菀有害,那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为她辩解。

裘夜曾经找我谈过话,我也将所有的想法告诉了他。尹云留在乐队里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而我也无能为力,她的柔弱的确是非常好的武器。

过了一段时间,菀菀开始连续不断地受到伤害,来自各个方面的。所有人都开始感觉到恐慌,矛头直指尹云,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爸妈。我们凭借各自的势力查到了所有真相,丑陋的真相摊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没有人想到那个柔弱的女孩子有着这样疯狂的心。

但终究是晚了。

我们来不及挽救那一切,无能为力。那一刻,我无比地后悔,我希望时间能够倒流,在父母提起尹云开始,我就应该强制送走她,那么,便不会有以后的一切。

尹云单独将唐菀带了出去,而她们走的那条路,恰好是裘夜今天会经过的路线。

当裘夜的车驶过来的时候,尹云将唐菀推了出去,措手不及,没有人来得及拉住她。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裘夜的车调转了一个头,撞向了路旁的栏杆,而那恰好是尹云所在的方向,当所有的行人都退开的时候,她却直愣愣地站在那里。

然后,毫无预警地倒下。

等救护车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检测为脑死亡,没有复生的可能了。原因是心脏病突发猝死。

这是一场荒谬又可笑的剧目。

尹云想杀菀菀,最后害死了自己,菀菀和裘夜只是擦伤而已。

但是这场突发时间,却带给我们两年的分离,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

菀菀开始躲着我,刻意地躲着我,她没有听到我的任何解释,而她和裘夜同时也如和一样失去了联系。

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第一次这么难过,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原来的五人组已经支离破碎,那些美好的日子也不会重来了,第一次感觉到生命这样的空虚,一遍又一遍地拉着自己的小提琴,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暂时填满我的心。

幸好还有丁语。

其实唐菀现在和我们一样痛苦,尹云的死牵扯住我们三个人。不知道说她够狠还是她从来没想过还会有这样的结果。

她死了一了百了,而我们活着的人,却要因她的死而痛苦,这是不是非常地不公平?尹云啊尹云,为何你走了,还要让我们继续痛苦呢?我真是后悔当初没有送走你。

送走你,你就不会爱上裘夜。

送走你,你就不会让菀菀离开。

送走你,我们依旧和年少时一样快乐。

尹云,其实我挺恨你的。

将你留下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们又聚在一起了,所有,我们将要淡忘你,你连回忆都不会存在了。

现在……有人步了你的后尘呢……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心软了,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次重演。

尹云,再见,再也不见。

我们的回忆,也不会留给你任何的位置。


r  />纯属过渡啊啊啊  ...

荒草遍野,四城屹立在蓝色苍穹之下,静穆庄严。一别往日的繁华,显得清冷凄凉。一如当初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同日,四城降,皇城易主。

这是太多人始料不及的,曾经的四城鼎立的辉煌岁月恍若昨日,只是一夕成败,再也不是过去的四城了。

游戏有着比现实更戏剧性的灭亡,是群体的,是一座城的灭亡,而当这座城寄托了太多人的感情的时候,当它一瞬间消失,那么有多少人遗憾悲痛?

它早已经不单单是一座城,而是成为无数人的归属和情感的寄托。

这样做的确很残忍,当这个消息从丁语那里传来的时候,即使是唐菀自己,也免不了有些沉重。

即使这是她一手策划的计谋,但除了他们几个,并没有人知道这个计划。但为了彻底摧毁月华城,她不得不这样做,虽然代价很大。而且四城鼎立的局面也是时候有一个结局了。

【好友】笙夕袅袅: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好友】陌上笙歌:你去拟一份通知,发给所有六十级以上的人。我们该到反击的时候了。

趁着他们防备最薄弱,警惕性最低的时候,攻下月华城,再好不过了。

【好友】笙夕袅袅:那这件事情不告诉他们吗?

【好友】陌上笙歌:暂时不用。

这样暂时的隐瞒,或许更容易激进他们的情绪,对于战斗越有利。

【好友】笙夕袅袅:我知道了,四城都发吗?

【好友】陌上笙歌:嗯,不过结盟的消息暂时不要放出去,让四城各自的长老发出通知吧……只要稍微提醒他们不要和其他三城争斗就好。

她还在担心四城之中有没有内奸,所以这次的通知缩小了范围,限定在六十级以上,这样就避免一些小鱼小虾叛变了。不过在四城偷香,皇城被围的时候,的确有一大部分的人投降了,看来她还要感谢一下季末流月替他们除了挺多的祸害。

【好友】冥御:你这一手可真够大的,不怕输吗?

【好友】陌上笙歌:你认为四城结盟还没有实力去对付一个刚刚崛起的新城吗?

【好友】冥御:怎么会?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不惜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好友】陌上笙歌:我觉得很值得啊……让她们永不能翻身,彻底地毁灭。借机收揽一个富饶的大陆,得到女皇的奖赏。难道你不觉得其实是我们赢了吗?

所以一直以来,只有她们自以为是的赢罢了。

【好友】冥御:你的确想的很周到,也很有胆量赌。

【好友】陌上笙歌:不赌一赌,怎么知道输赢呢?犹豫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皇城那边修葺一新,和四城的惨败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是这样的奢靡繁华,是否是毁灭的前兆?

唐菀微微一笑,所有的代价,她们都将在不远的未来,尽数付出的。

世界都是浮云……  ...

既然季末流月能将四城从他们手中“夺”走,那么他们也自然能再夺回来。天下大势原本就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只是不会合在季末流月的手上。

战争并没有结束,而是在酝酿着一场新的风暴。

【好友】笙夕袅袅:你说她们会不会有点动作?

【好友】陌上笙歌:棒打落水狗?这件事情的确很适合她们做。

【好友】笙夕袅袅:难道真的要让她们这么散播流言?

一开始他们是在竭力扼制路霏和叶可心,不让她们有任何机会散播对唐菀不利的话,只是现在,为什么反倒不制止了。

【好友】陌上笙歌:人言终究是挡不住的,还不如让她们弄得人尽皆知好,最后反而可以一网打尽。她们知道的,只是一些假消息而已,知道真相的人,还是很多的。

他们的那些学长校友,这时候可要派上用场了。

封锁真相是故意的,放出假消息给路霏也是故意的,让她们一昧地相信是他们害死了尹云,最后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输的一败涂地,那会是什么表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