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 第五百三十章 步步紧逼

第五百三十章 步步紧逼

    罗猎在督军府待到晚上九点方才离开,谭子明送他回去的路上,罗猎道:“蒋小姐有没有提起她这些天的经历?”

    谭子明道:“倒是说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绑匪也没有为难她,就是将她关在小黑屋里面,每天准时给她送饭。”

    罗猎道:“那个挂件你给督军了?”

    谭子明道:“小姐要了过去,说是要留个纪念。”

    罗猎道:“你有没有觉得蒋小姐这次回来发生了一些变化?”

    谭子明想了想道:“还好吧,她毕竟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性情上有些改变也是正常。”

    罗猎道:“你也认为是陈昊东绑架了她?”

    谭子明沉默了下去,他当然不会这么认为,这件事根本禁不起推敲。陈昊东这样做动机何在?对他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如果当真是陈昊东所为,那么他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罗猎道:“这次出海发生的事情一定要严守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

    谭子明道:“督军的意思你明白吗?”

    罗猎点了点头道:“明白,督军是想让我帮他办事。”

    谭子明道:“是合作。”

    罗猎笑了起来:“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督军位高权重,为何会跟我合作?”

    谭子明道:“你是法租界华探督察长。”

    “虚名而已。”

    谭子明道:“你还是盗门门主吧?”

    罗猎道:“过去的事情了。”

    谭子明道:“你不是普通人,督军既然想跟你合作就因为看上了你的实力。”

    罗猎道:“我没什么野心,更没什么宏图大志。”

    谭子明道:“那就是拒绝了?”

    罗猎道:“谭兄,你亲眼见到了那些丧尸,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许多普通人无法看到的威胁,我之所以选择留在黄浦,是因为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谭子明叹了口气道:“我对督军这个人还是非常了解的,他想做的事情就会一定去做。”

    罗猎道:“野心往往会蒙住一个人的心智。”

    谭子明道:“你放心吧,我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督军,会解决好这件事。”

    罗猎道:“谢谢!”

    谭子明道:“你是不是怀疑小姐有问题?”

    罗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是!”

    谭子明道:“我总觉得你有些事并没有向我透露实情。”

    罗猎道:“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过有句话作为朋友我还是应当奉劝你,伴君如伴虎,你也要多加小心。”

    或许谭子明的斡旋起到了作用,蒋绍雄再也没有向罗猎提起合作的事情,黄浦在经历一系列层出不穷的麻烦之后,居然太平了起来,蒙佩罗在任期满之后,并没有按照惯例多呆一段时间,和新任领事进行交接,而是在期满之日直接离开了黄浦,蒙佩罗的离开非常低调,既没有欢送会,也没有和任何人道别。

    蒙佩罗在码头下了车,仍然转身回望了一眼黄浦,这里算得上他的福地,在任的几年间,他已经积累了许多的财富,这些财富足够他和家人后半生衣食无忧。可蒙佩罗对黄浦已经没有了留恋,他也做好了回去退出政坛的准备。

    妻子催促蒙佩罗上船的时候,蒙佩罗的视野中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想不到罗猎居然过来给他送行,在这里见到罗猎蒙佩罗内心中五味杂陈,他们之间有过合作也有过威胁,蒙佩罗之所以急于离开黄浦,其中一个原因就不想活在罗猎的要挟之下,当然他们之中的不愉快是他首先造成的。

    罗猎微笑向蒙佩罗走来,他将一个皮箱递给了蒙佩罗,蒙佩罗诧异道:“什么?”

    罗猎道:“走得那么匆忙,跟我这个老朋友也不打声招呼?”他指了指皮箱道:“里面有我和青虹送给你的礼物,回到国内之后别忘了去葡萄酒庄。”

    蒙佩罗心中一热,虽然他们有过不愉快,可是罗猎夫妇还是信守承诺的,他们并没有亏待自己,蒙佩罗道:“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去欧洲?”

    罗猎道:“这里才是我的家啊,故土难离,你不也是一样?”

    蒙佩罗道:“我们不同,欧洲那边和平安定,你们这里……”他撇了撇嘴,虽然这里地大物博,民风淳厚,可正因为这一点,世界各国纷纷将目光投向这里,想尽办法掠夺这里的资源,蒙佩罗并不认为这样有错,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胜者为王。

    罗猎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安定与和平,所以一定要珍惜现在的生活,你说是不是?”

    蒙佩罗笑了起来,临行之前他给罗猎一个忠告:“新任领事并不好相处,他为人非常的贪婪。”提到贪婪这两个字,蒙佩罗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但是他认为莱顿比起自己要变本加厉。

    罗猎道:“我没打算跟他相处。”

    蒙佩罗道:“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一朝天子一朝臣,在黄浦你和我的关系众所周之,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罗猎笑道:“看来这位新任领事跟您好像有过节?”

    蒙佩罗反正要走了,他也不再隐瞒什么,点了点头道:“不错,的确有些过节,我希望不会因为我而给你造成不良的影响。”

    “谢谢!”

    蒙佩罗和罗猎握了握手道:“有机会的话,来欧洲找我,去葡萄酒庄,我会用最好的酒来招待你。”

    罗猎哈哈大笑道:“一定有机会。”他和蒙佩罗挥手告别。

    目送蒙佩罗登上轮船,罗猎回到了车内,刘洪根道:“罗先生,梁再军约您九点半在春熙茶楼喝早茶。”

    罗猎点了点头,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过去刚好来得及,他轻声道:“走吧!”

    梁再军这次主动邀请罗猎喝茶是为了向他示好,不过罗猎总觉得梁再军的动机没有那么单纯,他已经查出梁再军和日本人过从甚密,此人的背后有日本人为他撑腰,原本罗猎的第一反应是想要拒绝,可转念一想,当面见见梁再军试探一下他的口风,看看此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蒙佩罗离去之后的法租界必然会出现权力的重新洗牌,罗猎对争权夺利并无任何的兴趣,可是自从蟒蛟岛回来之后,困扰他的又多了一件事,明华阳的出现证明,艾迪安娜已经通过时空之门来到了这个时代,此女野心勃勃,她不会甘于沉寂的。罗猎必须要将此事解决,而且不能仰仗任何人,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人能够解决这个麻烦,那个人只能是他自己。

    罗猎迟到了十分钟,这对向来守时的他来说很不寻常,不过罗猎的迟到是故意的,他故意考校一下梁再军的耐心。

    梁再军这次见到罗猎明显带着讨好的意味,听说罗猎到来,马上起身去门前相迎,抱拳道:“罗先生早!”

    罗猎笑道:“梁馆主勿怪,刚刚赶去码头送一个朋友,所以耽搁了一会儿。”

    梁再军笑道:“罗先生能来已经很给面子了。”

    “客气,客气!”

    两人落座之后,梁再军让人送上茶点,又沏了一壶明前龙井,笑眯眯道:“这龙井是我让他们特地准备的,罗先生尝尝。”

    罗猎端起茶盏,嗅了嗅茶香,品了口清香四溢的龙井,茶香在喉头萦绕许久,余味悠长,罗猎赞道:“好茶!”

    梁再军道:“罗先生喜欢就好。”

    罗猎笑道:“梁馆主今天该不是只为了请我喝茶那么简单吧?”

    梁再军呵呵笑道:“罗先生是爽快人,跟您说话真是让人愉快。”

    罗猎缓缓放下茶盏道:“你我之间过去也算得上是渊源颇深,冲着过去的同门之谊,拐外抹角就显得虚伪了,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得好。”

    梁再军道:“我听说陈昊东是和罗先生一起出海的。”

    罗猎点了点头道;“是,听督军说,他是主动要求上船,要和我们一起去救蒋小姐。”

    梁再军道:“看来你们的情报有误,蒋小姐一直都在黄浦。”

    罗猎望着梁再军意味深长道:“陈昊东虽然死了,可并不代表着督军不再追究这件事,梁馆主和陈昊东相交莫逆,这种敏感时刻还需多加小心。”

    梁再军摇了摇头道:“我和陈昊东的交情还是当年在盗门的时候,现在我已经不再是盗门中人,自然不会再跟他来往。”

    罗猎心中暗笑,这梁再军忙着撇开关系,果然所有人都不想被陈昊东连累。

    梁再军道:“您应该知道,陈昊东这个人做事不讲情面,凡事首先想的都是他自己的利益,杨超是我的弟子,都差点死在了他的手里。”

    罗猎道:“说起这件事,我一直都觉得,杨超是你救走的。”

    梁再军否认道:“罗先生,我现在遵纪守法,别说是劫狱,现在连小偷小摸的事情都没有做过,我已经彻底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就是依靠武馆授业为生。”

    罗猎道:“你别紧张,杨超是你的徒弟,当师父的总不能坐视不理,再者说了,你和陈昊东之间生出芥蒂,也不就是因为这件事上产生了分歧?”

    梁再军面露尴尬之色:“罗先生,我的确是很疼他,也想救他,可是我一个开武馆的能有什么本事?黄浦的头面人物,谁又肯给我面子?”

    罗猎道:“梁馆长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

    梁再军道:“我是担心罗先生误会,所以才想当面向您解释一下,毕竟我过去也是盗门中人,就算现在离开了盗门,我也不可能倒戈相向,帮着外人来对付过去的兄弟,您说对不对?”

    罗猎道:“常柴的死你有没有参予?”

    梁再军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发誓,我和他的死没有半点关系。”

    “话不能说的如此绝对,有证据表明常柴的死和杨超有关,杨超是你最心爱的徒弟,你总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吧?”

    梁再军道:“我发誓,我绝不知道这件事。”他看出罗猎在步步紧逼,狡猾地岔开话题道:“罗先生,警方不是已经结案了吗?说这件事是陈昊东干的,是他的个人行为。”

    罗猎笑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没说这件事是你做的。”

    梁再军苦笑道:“我和常柴无怨无仇,过去还是一个门中的弟兄,我怎么可能对他下次辣手?”

    罗猎道:“警方虽然结案,陈昊东也已经死了,可作为盗门中人,我必须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有件事我能确定,杨超肯定参与了这件事,如果我查出这件事跟他有关,梁馆长该不会护短吧?”

    梁再军道:“如果这件事当真是他做得,就算罗先生不管,我也不会放过他。”他装腔作势,心中却开始不安了。

    罗猎道:“那好,我会动员门中的弟兄,发出江湖通缉令,就算找遍天涯海角,也要将杨超找出来。”

    梁再军内心一沉,罗猎绝不是说说罢了,他是盗门门主,盗门的势力梁再军是清楚的,现在有风声,罗猎已经答应复出主持大局,盗门此前虽然处于群龙无首的状况,可毕竟数千年的基业根深蒂固,有罗猎带头必然会迅速团结,如果出现这样的状况,盗门很快就会恢复元气,以盗门的势力范围,抓一个杨超还不容易。

    梁再军内心正在烦乱之时,罗猎道:“最近我让人清理了一下盗门的账目,你虽然离开了盗门,可当年在黄浦分舵的一些账目并没有搞清楚,改日我会让人去登门跟你算一下。”

    梁再军头皮一紧,还没到秋后啊,怎么罗猎就开始跟自己算账了,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应当算清楚,应当算清楚。”

    罗猎道:“振武门的那块地也是盗门的。”

    梁再军道:“可是那块地是我个人出钱买下来的。”

    罗猎道:“你个人出钱买下来不假,可当时收购那块地的价格比正常市价低了七成,也就是说你只花了三成不到的价钱就买到了那块地。”

    梁再军越来越头疼了,他有些后悔提出这次见面了,罗猎不好对付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并没有想到罗猎会把这么多年以前的事情查出来,这件事已过去了好多年,罗猎不说甚至连他自己都忘了。

    梁再军道:“这件事你可能不清楚,当年……”

    “当年你还是黄浦分舵舵主,越是如此,处理门中物业越是要谨慎,你现在虽然不是盗门中人,可并不代表你无需对过去的事情负责。”

    梁再军道:“当年也不是我具体处理这件事,我回去好好查查。”

    罗猎笑道:“不用查,盗门有盗门的规矩,这些规矩您应该是知道的,我给您三天的时间,希望梁馆主能给我一个交代。”

    梁再军也不是寻常人物,他点了点头道:“我回去马上就查,如果这件事真是像罗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会让他们马上按照当时的市价补足地款,决不让盗门遭受损失。”

    罗猎道:“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单单是补足二字恐怕交代不过去。”

    梁再军听出罗猎不会善罢甘休,呵呵笑道:“罗先生做事真是认真。”

    罗猎道:“这世上最怕得就是认真二字。”他站起身来,向梁再军告辞。

    梁再军被他整这么一出,心情搞得一团糟,甚至都没有送罗猎出门。

    罗猎回到车上,一直在等着他的刘洪根道:“这么快?”

    罗猎笑道:“跟他这种人犯不着耽搁时间。”

    刘洪根道:“他跟日本人走得很近。”

    罗猎道:“今天他找我估计是想缓和关系,说服我们和日方合作,可惜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刘洪根笑了起来:“对了,黄启义对他们的事情比较了解,要不要我找他来问问?”

    罗猎道:“过两天吧。”再有几天就是清明节,罗猎在黄浦给福伯办了一个追思会,到时候盗门各大分舵的头面人物都会云集黄浦,黄启义是喇叭口黄家的后人,和盗门渊源颇深,罗猎也让人给他送去了邀请。

    刘洪根点了点头,准备开车的时候,却见梁再军此时又从茶楼内赶了出来,刘洪根道:“他追出来了,看来还有话说。”

    罗猎没有下车,只是将车窗向下摇了一半,梁再军朝他笑了笑:“罗先生走得真快,我想送您都跟不上您的步伐。”

    罗猎道:“不用客气,我还有要紧事先走了。”

    梁再军道:“有个叫陆威霖的人您认得吧?”

    罗猎心中一怔,抬头看了看梁再军,梁再军满脸堆笑道:“我记得他是罗先生的朋友。”

    罗猎点了点头道:“不错!”心中已经猜测到梁再军想要在这件事上制造文章。

    梁再军道:“我也是最近听到的消息,不知准不准确,据说有个叫陆威霖的人涉嫌刺杀日本高官被抓,既然罗先生是他的朋友,我觉得有必要告知您一声。”

    罗猎道:“谢了!”

    梁再军笑道:“举手之劳,毕竟大家同门一场。”

    罗猎示意刘洪根开车离去,刘洪根眼角的余光看到罗猎的一双剑眉皱起,低声道:“此人的话未必可信。”

    罗猎道:“宁信其有莫信其无,梁再军想要利用这件事跟我讨价还价。如果我没有逼他交出那块地,他恐怕还不会将这张牌露出来。”罗猎已经很久没有陆威霖的消息,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友是非常了解的,陆威霖是个激进的爱国者,他赞成采用一切的极端手段来对付外来入侵。

    刘洪根道:“我马上去找黄启义,让他帮忙查查这件事。”停顿了一下道:“黄启义一直都在对付日本人,对日方比我们要了解。”

    罗猎点了点头道:“好的,这件事交给你,一定要尽快落实消息。”

    刘洪根道:“你放心吧。”

    罗猎又怎能放心的下?陆威霖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如果陆威霖遇到麻烦,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罗猎回去之后又联络了谭子明,让谭子明帮他调查这件事。

    梁再军抛出这个消息的目的就是要震慑罗猎,让他投鼠忌器,在梁再军最开始的计划中并没有陆威霖这一节。正是因为罗猎对他的步步紧逼,让梁再军提前祭出了杀手锏。

    罗猎最讨厌别人用自己兄弟的性命来威胁自己,如果陆威霖被捕一事属实,他会尽快将老友救出来,可如果梁再军是在故布疑阵,虚张声势,罗猎也不会轻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