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权路

乐读窝 > 现代小说 > 权路

第一章 山村丧葬(8)

书籍名:《权路》    作者:杨凤举



杨滔进到里间,听到厨房里有水响,那水就像钢琴上弹响的音符叮咚悦耳。杨滔知道那是薇薇在厨房里收拾早餐,小红、小花几人还没有吃,每天都要为她们留着,就把冲上楼的姿势收住扭向厨房。老婆付丽珍要是回来的话,也会在厨房里帮忙,杨滔想把这好消息尽快让老婆知道。

杨滔走到厨房门口,见里面只有薇薇。薇薇低勾着头,专注地切着香葱,天气有些热,薇薇穿着短衫低勾着腰,胸前那里就吊得惹眼,杨滔无意中吞了口口水。

“薇薇,你珍姐呢?”几天不在真有些想老婆,杨滔想把这几天的事告诉她。

“老板,你回来了,珍姐不是还没有回来吗?珍姐下城去了。”薇薇面带惊喜。

杨滔一件白色的衬衫,起着浅浅的兰花,头发三七两分着,脸上轮廓分明很有男人味。薇薇转脸见杨滔神色与平时不同,惊异地看了看他,笑问道:“老板,一回来就找珍姐,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哦?”

“是啊,你说该有什么好事?这么多天不见了。”杨滔笑意横生,他平时很少笑,就算笑那也是无奈地挤出来的。当然,唯一的例外就是杨滔在为“爱丽春”挖人时,那笑就格外地迷人让人无法抗拒。今天,杨滔脸上突然挂着笑,薇薇一愣后又有些着迷。以杨滔的身高,走在街上会比周围的人要高出半个头来,头上极为柔顺的乌黑发质让人第一眼会错认为是女子。脸蛋爽朗清秀,挂着忧郁与沧桑感。眼神有点散淡,只有与人说话时才专注,给人一种极为认真倾听的印象。就这神情,常常会在无意中拨动人心底最柔软的情弦,让人感染。杨滔的手,保养极好,修长圆润。相书上说这是文学大师的手,能出好文章来。但杨滔却给女人一副很男人的印象,那种经历很多成熟的男人味。这种男人味对不少年龄段的女人冲击力超强,店子里的小妹妹们总是找着机会想与杨滔发生点什么。杨滔却总是避着,并不是因为老婆在他身边,而是杨滔为自己划下了一条界线。

“薇薇,空了给我洗洗头,几天没洗了很不舒服。”

“要洗哪个头啊?老板,我现在就给你洗。”薇薇笑着从厨房里出来,人站直了,胸前的骄傲就格外地挺眼。杨滔在县城里初遇薇薇时,与薇薇近距离聊过,还跳了两曲舞,把薇薇引到小镇后。就一直与薇薇控制着距离,薇薇已经有很多次暗示着要与杨滔有点什么事,甚至当着杨滔老婆付丽珍的面直接说,是杨滔把她骗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要杨滔用身体来补偿她。

杨滔见薇薇站立的架势,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靠向楼梯的扶手。薇薇见了,不由绽出笑来。这就是杨滔诱人的地方,毫无装饰显现出纯情。

“怕什么?老板,你早就说过要以身相许的,就是一直赖着不肯兑现。你想赖到什么时候?”

“赖你什么了?”杨滔转身走到前厅在椅子上坐下,拿出手机拨打付丽珍,接通后付丽珍说她和小红在县城采买店子里的消耗品,跟着就要回小镇了。杨滔要付丽珍多买些菜,下午要请客。薇薇把洗发水弄到杨滔头上时,杨滔把下午要说的事,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就觉得身后的薇薇,把身子挤靠在他背上,薇薇的热力与弹性是杨滔所熟悉和警觉的。杨滔不知道薇薇是不是有意这样,只好阴着不做声。背后的热力却明显地烫起来,薇薇的手劲没有变,十指在杨滔柔而细的头发里梳弄与按压,让杨滔稍有些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