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乱乱脑

乐读窝 > 诗歌戏曲 > 乱乱脑

第3章 信念(5)

书籍名:《乱乱脑》    作者:盖瑞·马库斯



反射系统显然更为古老,事实上,它几乎在每一种多细胞生物上都以某种形式存在着。我们的许多日常行为都是由它引起的,比如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上下下行走时自动调节我们的步伐,迅速认出我们的老朋友等等。慎思系统的出现要晚得多,它考量我们对于目标和选择的逻辑性,仅有少数几个物种,也许只有人类具备它。

我们最多可以说,两个系统依靠完全不同的神经基质。部分反射系统有赖于古已进化的大脑系统,像小脑和基底神经节(与运动控制有关)和类扁桃体(与情感有关)。同时,慎思系统,似乎主要集中在前脑,在前额皮层;这部分虽然其他哺乳动物也有,但要小得多得多。

我把后面这个系统描述为“慎思的”,而不是“合理的”,因为没什么能保证慎思系统就能以确确实实合理的方式来进行仔细的考虑。虽然基本上这个系统颇为精巧,不过其推理能力仍不够理想。在这方面,可以把慎思系统看做是类似于最高法院:其决议也许并不总能切合实际,但至少力图做到判断准确。

相反,反射系统则不应该不合理;它无疑比慎思系统缺乏想象力,但如果它完全不合理,也就很可能不会存在了。多数时候,它处理自己能做好的工作,即使(几乎可以说)其判断结果并非仔细思考的产物。同样,我也要告诫诸位,不要把反射系统和情感等同起来,

尽管这样看来似乎很吸引人。虽然可以证明许多情感(例如,恐惧)是反射性的,但像幸灾乐祸,即将快乐建立在对手的痛苦之上这一类的情感却不是。此外,大量的反射系统与情感之间就算有,也没多大关系;在楼梯上绊倒时会本能地抓住栏杆,反射系统显然是为救我们而“现身”的——不过它这么做时完全有可能不带任何情感。反射系统(事实上是一整套系统)所做的就是基于经验(带有情感,或者不然)的基础进行瞬间的判断,而不是基于情感本身。

纵然慎思系统更加精密,算得上进化的最新技术,但由于其决策几乎无一例外是建立在通过不够客观的祖传系统加工形成的二手信息的基础上,慎思系统从来没有真正获得恰当的支配。只要我们乐意,尽可以仔细推理,但是,用一句计算机行话来说,就是“垃圾进,垃圾出”  。没法儿保证祖传系统传递的信息是公正无倚的。更糟糕的是,在我们感到压力重重、疲倦不堪或心烦意乱之时,慎思系统应该首要发挥作用,可它却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弃我们于不顾,任由我们被低水平的反射系统摆布。

我们的祖传系统中,潜意识影响非常大,以至于当我们有意识要控制局面时的结果却事与愿违。例如,一项研究中让人在有时间压力的情况下迅速做出判断。那些被(有意地)告知要压制住性别歧视思想(这些想法本身大概就是源自祖先遗传的反射系统的产物)的人,事实上却变得比对照组更具性别歧视思想。更恶劣的是,进化将推理能力放在关联性驱动的记忆层面之上,给我们留下客观的幻觉。进化为我们深思熟虑和推理提供了工具,却不能保证我们在使用这些工具时不受干扰。感觉人的信念似乎是建立在了客观而坚实的事实上,但我们的祖传系统却经常以我们不曾察觉的微妙方式来塑造我们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