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自助者天助

乐读窝 > 哲学心理 > 自助者天助

第50节:胸怀决定着身价(3)

书籍名:《自助者天助》    作者:塞缪尔·斯迈尔斯




金钱的闪光只能吸引它的所有者毫无价值的注意力,正如萤火虫的光亮只能把自己暴露给它的捕捉者那样。

那些成为崇拜金钱的牺牲品的人们,让人想起一只贪婪的猴子,它对某些人是一幅绝妙的讽刺画。

据说,在阿尔及尔地区,农民把一只葫芦形状的细颈瓶用绳子固定好,系在一棵树上,再在细颈瓶里放入一些大米,这只瓶的瓶口仅能容下猴子的爪子。到了晚上,猴子来到树下,把爪子伸进瓶里,抓住自己的战利品。然后,他试图把爪子拉来,但由于它死死地抓住战利品不放,爪子怎么也抽不出来,它竟然不知道松开爪子丢掉战利品。就这样,直到第二天早晨,当它被人捉住的时候。它还是那样愚蠢地握着爪子,或许它还在为抓住了大米而感到骄傲呢。这则小小的故事中所蕴含的道德寓意对人们的生活有着广泛的用处。

总的来说,人们过高估计了金钱的力量。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不是那些富人所完成的,也不是通过募捐而完成的,而是那些收入微薄的人们的壮举。那些最穷苦的人们基督教的精神传遍了半个世界,那些最伟大的思想家、发明家、发现者和艺术家也都是一些节俭的人,就生活境况而言,他们中的许多人与那些体力劳动者并无多大区别。

事情往往就是如此.对于人们的好学上进而言,财富与其说是动力,还不如说是阻碍。在很多时候,它带来的不幸与幸运同样多。那些家业殷实的年轻人,因为什么也不缺乏,生活过于顺利,很快就会安于现状,对一切心满意足,因为什么也不缺乏。由于没有任何特别的奋斗目标,他会觉得时间无从打发,他的道德与精神仍处于沉睡之中,与随着潮水涨落的水螅体相比,他的社会地位并没高出多少。"他唯一的工作就是打发时间,而这样的工作是多么地枯燥无味,多么的不堪忍受和不胜悲哀。"

但是,如果富人被高尚的精神情操所激励,他就会视懒散为懦弱,把无所事事的生活方式扔进垃圾桶。而且,一旦他想到了与他所拥有的财富和财产相对应的义务,他就会比那些地位低下的人们更强烈地感到使命的召唤。当然,这种使命感必须付诸实施。或许阿果人的祷告语是我们所知的最好的祷告语:"不要使我贫穷也不要让我富有,只要能让我足以养家糊口"。

在曼彻斯特城的皮尔公园中,下院议员约瑟夫·布鲁彻顿的墓碑上刻着这样一句名言,这句名言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我的财富不在于物质的富足,而在于我那点小小的精神追求。约瑟夫出身低微,曾经当过工人,但是,他的诚实、勤劳、守信和节制使他声名远扬、地位显赫。

到了晚年,在退出议院之后,他来到曼彻斯特的一个小教堂里当了牧师,他兢兢业业,尽心尽贵。每一个认识他的人都深知他的为人.他做任何事情都不是要彰显于人,或是赢得赞誉,而是凭自己的良心,尽自己的义务,使那些最底层的小人物也成为一个个诚实、正直、满怀爱心的人。

"可尊敬的人",就其本义来说,是无可厚非的。一个可尊敬的人是确实值得人们去关注的,但是,如果这种"可尊敬"仅仅体现在表面,那就决不值得人们去关注了。一个品行良好的穷人比一个道德败坏的富人要值得尊敬得多,一个地位低下默默无闻的人比一位声名狼藉有犯罪记录的无赖要好得多。一个知识渊博、目标远大而又能权衡利弊的人,不管从事何种工作,都比一般人更具责任心。人生的最高目标就是要形成和具备果敢的品格,使我们的精神和肉体--包括良心、灵魂、智慧和气质--都尽可能充分地得到发展。结果是:除了财产以外,我们对其他任何东西都必须考虑周详。

因此,最成功的人并不是那些获得了最多的感官快乐、最多的钱财、最大的权力或地产、最有影响的声誉或名望的人;而是那些勇敢无畏,勤奋工作,为人类尽职尽责的人。金钱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力量,这没有错;但智慧、热心公益的精神和品质也都是力量,而且比金钱的力量要高尚得多。

柯林伍德勋爵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写道:"让其他人去申请退休金吧,没有金钱我一样富有,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使生活过得优裕。假如不被任何不纯洁的动机所玷污,我会在我的土地上自食其力。我和司各脱可以继续在菜园里种植卷心菜,所有开销也不会比以前更大。"另有一次,他说:"我只求可以支配自我,拿100份退休金和这点做交易我也不干。"

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发财毫无疑问会使一部分人更具社会地位。但是,请特别注意,他们必须具备各种精神、感情和行为的品质,否则,他们就只不过是富人.仅此而己。有一些颇具社会地位的人,富有如克利萨斯,可却并没有引起人们特别的关注,也没有赢得任何尊重,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只不过是一只只钱袋子,他们的力量只能在自己的钱柜里发生作用。

一个人生活在社会里的标志在于他是舆论的导向者和统率者。一个真正成功和有用的人。并不一定要富甲天下,而是要有高贵的品格、丰富的经验,即便穷困如托马斯·赖特,物质财富十分有限,但因他关心人性的改造,懂得金钱的妙用而不滥用,充分运用了自己的财富和能力,也可以毫不迟疑地鄙视那些成为"钱袋子"的庸俗成功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