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纵横捭阖外交战略:三国大外交

乐读窝 > 现代小说 > 纵横捭阖外交战略:三国大外交

第52节:十、外事四夷的延续(4)

书籍名:《纵横捭阖外交战略:三国大外交》    作者:张程




《魏略》说天水人王迁接替仓慈担任太守,继承了仓慈的政策,但政绩赶不上前任。金城人赵基接替王迁担任敦煌太守,干得还不如王迁。

燕国蓟县人徐邈在魏明帝时期来到凉州,担任凉州刺史、使持节、领护羌校尉。他上任的时候刚赶上诸葛亮出祁山北伐,陇右三郡归降。徐邈成功地率领参军和金城太守等保住了辖区。之后徐邈兴办内政,挖掘武威、酒泉盐池的作用;广开水田,招募贫民佃耕;兴办商业取得成功,甚至可以向内地上缴物资;逐渐收敛民间武器,兴办学校,移风易俗。徐邈在处理民族问题上,宽容待人,不问小过;尊重部落首领的权力,如果有大罪要惩办少数民族居民,都会事先告诉部落首领。徐邈时期,中西交流畅通,少数民族向曹魏进贡。徐邈因功封都亭侯,食邑三百户,加建威将军。

与两汉一样,魏国经营西域的目的主要是政治性的,那就是延续中国传统的"夷夏大防"观念,构建心目中的国际体系:中原王朝居中央,教化周边少数民族和政权;周边少数民族和政权要恭敬事从中原王朝,安境保民。这是和平、稳固和分级的国际体系。中国对外交往时重视泱泱大国风范,厚来薄往,以怀柔宣化为主;当时对西域虽然也动用过武力,但行威慑而已,不事掠夺。汉武帝时期的李广利征大宛是一次例外。那次大军征讨大宛,历时三年,造成海内虚耗。西汉破大宛后,仅仅取其良马数十匹而已。但是西域诸国与两汉魏国交往的目的,首先是经济的,即所谓"欲通货市贾",其次是为了吸收后者先进的文化,即所谓"慕乐中国"。此外,帕米尔以东诸国还在于寻求庇护,以避免来自塞北游牧民族的侵掠①。

在中原局势稳定后,中西的交通之盛,贸易繁荣可能远远超过后人的想象。尽管中国典籍都将西方的来访称为"进贡"、"奉献",但所谓的朝贡往往成为西域各国谋取贸易利润的幌子。西域向魏国大规模进贡有六次:文帝,黄初三年;明帝,太和元年;明帝,太和三年;景初三年;齐王芳正始元年(240年)正月;元帝咸熙二年(265年)②。许多西域胡商人假借朝贡之名到中原来进行贸易牟利。

崔林担任大鸿胪主管外交的时候,规范了中西贸易。当时龟兹王派遣侍子来洛阳朝贡,曹魏朝廷嘉许使团千里迢迢而来,给予了丰厚的回馈和赏赐。于是西域各国国王纷纷派儿子们来朝贡,前后相望于道。崔林认为其中有许多虚假成分,西方来的所谓使团很多是贵族疏属结伴而来,甚至干脆就是商队,看重的是中原的赏赐和回馈。但是中央王朝道路护送和接待的费用很高,不仅劳民伤财,而且被西域各国正宗王室所嘲笑。崔林于是向敦煌方面下公文,要求重视这件事,记录西方各国的情况和前后朝贡情况,经常查对,使之成为常态。

曹丕尚未受禅的时候,延康元年春三月,貊扶馀单于和焉耆于阗国王同时派遣使节奉献。曹丕接受汉献帝禅让的典礼上,就有周边少数民族派出的使节。魏明帝太和三年冬十二月,曹魏因为大月氏王波调遣使奉献,封波调为亲魏大月氏王。曹魏王朝显然对在正北和西北取得这样的外交成果非常满意的,主观上没有进一步经略更加遥远地区的决心,客观上也受到吴蜀的牵制,没有实力展开与更远地区的外交活动。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中原正西方向的羌人、氐人的凝聚力没有匈奴、鲜卑那样强,各自分散,始终未能有独立作为。至今存在的羌民族是中国西部古老的少数民族。东汉末年,羌族趁天下大乱大举侵入了凉州领域并定居下来,开始与汉人杂居。当时羌族与当地的豪族联手,或是独立举兵发动叛乱,184年的凉州大乱中就活跃着羌人的身影。三国时期,由于居住地介于魏、蜀两国边界,羌人依然活跃在蜀汉和曹魏的攻防战中。氐族偏南,主要居住在凉州与益州,较善于农耕。他们也参加了凉州的兵乱,在三国时期也时常被卷入蜀汉和曹魏的战火。公元304年,氐族流民首领李雄趁乱占领巴蜀称帝,建立了成汉政权,在名义上继承了蜀汉的香火。

蜀汉对西边少数民族采取了和抚加利用的政策。前者是防止少数民族与蜀汉政权为敌,后者是希望利用他们的兵力与曹魏作战。《后主传》引《诸葛亮集》建兴五年三月诏书说:"凉州诸国王各遣月支、康居胡侯支富、康植等二十余人诣受节度,大军北出,便欲率将兵马,奋戈先驱。"刨除其中的夸张成分,这说明蜀汉政权多数与西域和西边少数民族存在联系,关系似乎还不错。《汉晋春秋》也有这么一句记载:"亮围祁山,招鲜卑轲比能,比能等至故北地石城以应亮。"这表明诸葛亮的手伸得很长,跨越曹魏国境与正北方向的鲜卑势力也有联系。

蜀汉的传统外交重点是在西南。诸葛亮平定南中后,改南中的益州郡为永昌郡①,永昌成了蜀汉南方的外交重镇。

早在西汉时,张骞出使大夏时,在市场上见到蜀布、竹杖等,很好奇地询问何处所来。当地人说:"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入。"原来在四川和印度之间,通过云南和缅甸有一条商路。张骞通西域之前,穿行在川、滇、缅、印古道上的贸易商人,绕过西藏高原东南部,经横断山脉高山峡谷,过缅甸,到印度、阿富汗,开通了联结东西方文化的最古老的丝绸之路。蜀中的丝绸、布匹、铁器就沿此道销往东南亚、南亚及西亚,而印度和中亚的珠宝、琉璃亦沿丝路输入中国。《后汉书·西南夷传》记载,西南地区曾向东汉政府"献乐及幻人"。所谓的幻人,也就是海西魔术师,说明当时通过西南地区,中国与地中海沿岸开始了交往。在永昌郡境内的腾冲城西八里宝峰山下的荒冢中,考古工作者曾一次就发掘了汉代五铢钱千枚,足见西南丝绸之路贸易之盛。三国时期,这一区域是亚洲大陆与中南半岛的衔接处,是民族迁徙、经济往来的通衢,是大陆文化向南传播,岛屿、海滨文化的北上渗透的咽喉地带。南方丝绸之路在历史上的价值不亚于北方的陆上的丝绸之路②。

《三国志》注解说:"永昌出异物。"说的就是该地区中外贸易交流发达的实况。不过因为蜀汉政权地处偏远,国力有限,蜀汉的传统外交活动并不多③。史料也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