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晚明之我若为皇 > 第59章 你不是想要杀敌吗

第59章 你不是想要杀敌吗

    崇祯皇帝还在惦记葡萄牙人铸炮技术的时候,山陕总督孙传庭已经与建虏交战数日。

    “大人,建虏又攻过来了,距离城墙已不足五百步。”箭楼上的瞭望手城墙上的孙传庭大声汇报。

    这几日建虏每天都会发起一两次进攻,但由于孙传庭布防周全,建虏一直没有可趁之机。

    后金黄台极也不傻,在宣府攻城两日发现铁板一块后,留下几百个尸首转战应州,孙传庭又在应州组织防御,黄台极则又继续转战大同。

    数日下来人死了两千多,愣是连城墙都没能爬上去,一向好脾气的黄台极气的差点掀桌子。

    “大人,依咱看这黄台极也是个没鸟的,总是打一杆子就吓的不敢继续攻了,咱大同的红夷炮金贵,不如卑职率一支骑兵由侧门攻出,咱掏他后路!”大同总兵马得忠请示孙传庭道。

    这人一身明式明光铠甲,长得虎背熊腰,下颌的络腮胡毛茸茸的,一双沙包大的拳头杵在城墙墙垛上。

    “红夷炮再金贵也没士兵的性命金贵,快去传令吧,红夷炮准备。”孙传庭目光灼灼的盯着城墙下旌旗招展的建虏军道。

    红夷炮动辄数千斤,虽然比大明仿制的弗朗机炮使用寿命略长,也不过四五百发就得报废。

    又因其造价高昂,从给朝廷报备申请到铸造再到运抵前线,需要很长的时间,再加上有些狗娘养的使银子半路截胡,边镇想多搞几门炮十分困难,所以不到关键时刻马得忠不舍得用这些宝贝。

    孙传庭却比马得忠更清楚如今朝廷的情况,大明已经不是半年多前的大明,如今国库十分充盈,陛下励精图治,各边镇用不了多久就再也不用为火器消耗发愁。

    “轰——”马得忠领命没多久,城头上便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那是一门小红夷炮在试炮。

    大同镇有千斤小炮十六门,另有十门两千七百斤大红夷炮,前者弹重二至三斤,后者弹重则达到六到七斤,小炮为红夷二号炮,大炮则为红夷一号炮。

    除此之外还有数十门各式弗朗机炮,每门弗朗机炮各配备五到十个子铳,射速相较于红夷炮更高。

    但守将却更喜欢红夷炮,原因是红夷炮的观瞄之术,红夷炮从炮口到炮尾逐渐加粗并设有准星和照门,可依照抛物线来计算弹道,极大提高了炮弹的精度。

    试炮结束后,城墙上的炮手根据弹道落点迅速调整红夷炮的角度,随着一阵响亮的号子,炮手门举起手中的点火叉棍,孙传庭一只手紧握成拳,似乎也在等待红夷炮的表演。

    “轰轰——轰轰轰——”

    城墙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炮声,浓烈的白烟顿时笼罩了整个城头,就连孙传庭都感受到了城墙的微微震颤。

    十六门红夷炮炮弹几乎全部落入后金军队列中,在炮弹巨大的冲击力面前,后金军身上的棉甲仿若无物般被穿透,之后带着鲜血的铁质炮弹继续在后金军中肆虐,足足穿透十几个人才失去了冲击力。

    只一轮齐射至少有一百多人死于炮击,后金军中顿时有些慌乱,二十岁出头的多尔衮在军中大声呵斥,其座下战马嘶嚎,接连砍杀三人才稳住了局势。

    多尔衮心里清楚红夷炮的缺点,随即命令手下部队向城墙加速前进,待部队行至城下约两百步距离时,数十门弗朗机炮又开始了轰鸣。

    各红夷炮的炮手则开始用裹着湿棉布的棍子清理炮膛,湿棉布接触炮膛内部发出滋滋声,另外一个炮手则抱来一包新的发射药开始装填,另有炮手用一块湿布捂着火门,防止空气进入引燃正在装填的火药。

    清膛炮手将发射药装入后又用棍子压实,而后再次开始调整角度,红夷炮第二轮射击开始,整个过程差不多有五六分钟。

    城墙上到处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而城墙下则是乌怏怏的后金军,多尔衮率队亲自督战,后金军迫于压力开始攀爬城墙。

    孙传庭当然不会由着鞑子攻上来,一声令下早已装好弹丸的火绳枪架在垛口处点燃了火绳,随着真真枪响后金军先后有人惨叫着从攻城器械上掉落下来。

    红夷炮三轮射击之后,铁炮已经热得烫手,需要等待自然冷却,但弗朗机炮以及大将军炮仍旧没良心的四处乱轰。

    多尔衮身边的亲卫也多有中弹身亡者,野战极少有败绩的多尔衮,面对炮火如此密集的大同城墙也犯了难,在留下上千鞑子尸体后不得不宣告撤退。

    “这些瓜怂跑了个屁的,孙大人,要不咱带一队骑兵去冲他一冲?”马得忠走过来骂骂咧咧的嘲笑道。

    按照以往边镇将领都是以城墙固守,极少敢与后金军野战,马得忠之所以如此积极,还是孙传庭私下对他透露过陛下可能会放开封爵限制的消息。

    “不行,建虏虽然退了,但却不是溃退,我大明骑兵本来就少,且战马不如建虏,不可冒险。”孙传庭捋着胡须道。

    马得忠闻言心中郁闷,但孙传庭是山陕总督,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走吧,带上你的骑兵,虽本官去得胜堡看看。”孙传庭说完便下了大同城墙。

    马得忠其实一直都对孙传庭很好奇,与后金军对阵的这几日,孙传庭总是给他一种运筹帷幄的高深感觉。

    譬如后金军从宣府退却,孙传庭就直接去了应州督战,应州结束之后就直接来了大同,甚至比后金军都先赶到,料事如神到不可思议。

    得胜堡位于大同镇东边八十余里,此地有驻军两千多人,由马得忠的二弟游击将军马得宝驻守,孙传庭赶至得胜堡的第二日,后金军大将多尔衮果然如期而至。

    马得忠佩服孙传庭,然而此时的孙传庭对佩服崇祯皇帝,还是五体投地的那种。

    后金军的动向当然是崇祯皇帝告诉他的,虽然没说具体后金军犯边的时间,但却说了后金军的进军路线,还特别强调了得胜堡,因为崇祯皇帝知道历史上后金军这次犯边,最终是在得胜堡打开的突破口。

    “孙大人,卑职观那建虏营盘,估摸着至少得有上万人,得胜堡只有十几门小炮,怕是不好守呀!”马得忠想起这两日后金军攻大同的势头,得亏大同城墙的红夷炮威力巨大,否则不知要付出多少伤亡。

    “你不是想要立功吗?这次得胜堡本官不打算固守了。”孙传庭瞅着远处旌旗招展的后金军,意味深长的对马得忠道。

    ……

    PS:寒寒在这儿给诸位拜年了,祝大家除夕快乐、阖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