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将军好凶猛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价而沽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价而沽

    “史郎君,你应知我此行九死一生,若非晋卿舍命相护,我怕是都进不了楚山,在寿州就会被淮王府截住——再说晋卿当年随徐侯奔袭太原,也是舍命的交情,徐侯当真吝啬一面不见?”

    赵范拽着郑晋卿的胳膊勉强站住,近乎哀求的盯着史轸问道。

    史轸看了郑晋卿一眼,暗感他生在郑家真是可惜。

    想当初千里奔袭太原,郑怀忠手握数万精兵,却仅遣五百骑兵随行,当时便是郑晋卿统领。

    郑晋卿乃是秦凤路有数的悍将,奔袭太原一路作战也甚是勇猛,立下骄人战功。

    南归之后,郑晋卿虽得赏功,但因为其力主对赤扈人积极作战,又或许是与郑怀忠长子郑聪关系不睦,在河洛、在南阳以及在淮南东路都没有受到重用,未能成为统领神武军精锐的核心将领;这次更是沦为要替赵范出行保驾护行,真真是浪费一名上佳将材。

    当然,郑晋卿乃是郑氏子弟,也轮不到楚山替他打抱不平,史轸只是淡然的拒绝史轸求见徐怀的恳请,说道:

    “陛下病危,人心叵测,徐侯身为一镇之帅,委受重任,私结大臣乃是大忌——倘若不是知道赵公此行艰难,我也不应该见赵公的。再一个,徐侯自听闻陛下病危消息以来,心情沉痛,数日来废寝忘食,在书斋焚香静坐,为陛下祈祷,我等都没有见到徐侯一面。还请赵公见谅啊!”

    “那密诏所书何事,史公可否透露一二?”赵范不甘心的追问道。

    “密诏之所以为密诏,赵公以为史某有缘得以一见吗?赵公说笑了……”史轸哈哈一笑,说道,“赵公此行受了不少辛苦,还请往驿舍暂歇。陛下病危,史某也实在不便给赵公设宴接风,见谅、见谅。”

    …………

    …………

    虽说史轸在舞阳城中也专门给赵范、郑晋卿安排了住所,但赵范心里清楚,他们真要留在城里,不仅会被史轸找借口严密监视起来,行动也将受到更大的限制。

    故而从史轸宅中出去,赵范就与郑晋卿直接出了舞阳城。

    他们得知建继帝病危及密诏的消息之后,就从淮南东路暨淮东大营行辕所在的楚州出发;因为中途要穿过淮王府军的辖地,百余侍卫人马都是分散而行,到了信阳境内才会合起来。

    楚山这边没有禁止百余侍卫人马入境,甚至还专门在舞阳城南腾出一座驿站供他们入驻——楚山当然也是派了人手进行监视,勒令他们不得随意脱离楚山的视野,否则会认为这不是友好的行为。

    楚州并非只有赵范、郑晋卿两个重要人物来到舞阳,还有人只是没有出面,在舞阳城南驿站等候消息,看到赵范、郑晋卿回来,迫不及待的将他们迎进室中,问道:“赵先生见到靖胜侯了,密诏写下什么,靖胜侯怎么说?”

    赵范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楚山狐太滑脱了,我都低三下四恳求了,始终吝啬一面不见;晋卿这次过来也不管用,被史轸那老儿挡在靖胜侯府之外啊!又哪有可能知道密诏里到底写了什么?”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待价而沽而已,还能有什么意思?”赵范叹气道,“陛下应该是真不行了,现在密诏在靖胜侯手里,谁给的好处足,他就倒向哪边,谁能奈他何?”

    “徐怀为人或许没有那么不堪……”郑晋卿说道。

    身为郑家子弟,郑晋卿除了跟郑家站在一起,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特别是这一次,倘若能联手楚山拥立幼帝,郑家子弟,包括他在内,都将受益匪浅,说飞黄腾达也不为过。

    不过,涉及到对徐怀其人的判断,郑晋卿却有不一样的看法,以为赵范等人略有偏硕。

    “这世间谁能逃得‘名’、‘权’、‘利’三字?兴许徐怀抵御赤扈人,是要卖力一些,但也之前乃是求名,此时无求权。你看看这几年靖胜侯将楚山经营跟铁桶似的,谁能插进手去,难道不是权欲熏心?”对郑晋卿有意替徐怀开脱,赵范不屑一顾的说道。

    “……”说到嘴皮子功夫,郑晋卿完全不是赵范的对手,讷然道,“或许如此吧……”

    见郑晋卿样子并未完全信服,赵范继续说道:“陛下若是属意准王继位,有必要留下什么密诏吗,舍此之外,陛下还有什么必要留下密诏?”

    皇子诞生之后,从立后以及郑怀忠争荆湖南路制置使受阻等事,完全可以看得出,士臣对郑家防范极深,基本上都站在淮王那边,更何况淮王还有皇太弟的正当名分。

    大越立朝,太祖皇帝驾崩、太宗皇帝继位,就是兄终弟及的先例。

    有这样的传统,有皇太弟的正当名分,又有士臣支持,同时淮王府一系也掌握十万精兵,有葛伯奕、汪伯潜、杨茂彦等大臣,有韩时良这样的名将为嫡系。

    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来,建继帝倘若希望身故之后由淮王继位,完全没有必要留什么密诏。

    留下密诏,必然是不希望淮王继位。

    而建继帝身故之后,能继承皇位者,除了淮王之外,还有郑贵妃所生之皇子。

    人皆有私心,建继帝希望皇位留给自己的血脉继承,才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建继帝身为景王之时,与淮王的关系绝对谈不上和睦,而在皇子诞生之后,建继帝未尝不想立郑氏为后,只是为群臣所阻罢了。

    “陛下倘若想立皇子,为何密诏要给楚山,不给楚州?”郑晋卿心里终究不服,忍不住问道。

    “陛下欲立皇子,密诏给国公爷有用吗,难不成还担心淮东会反对拥立幼帝?”

    赵范对郑晋卿有些没脾气说道,

    “淮东(楚州)不得士臣支持,持有密诏也没有大用,甚至还有可能会被淮王府指鹿为马构陷。真正能与淮东(楚州)联手压制淮王府与士臣的,唯有楚山。陛下生命垂危之际,实际上将这点看得极清楚,所以仓促间才会写下密诏给楚山!可惜啊,可恨啊,陛下到底是信错了这厮,没料到密诏落到这厮手里,会成为这厮待价而沽的筹码!”

    “那我们要怎么办?”有人问道,“见不到靖胜侯其人,空耗在这里也不办法……”

    “楚山既然想待价而沽,不可能不见我们谈价码,”

    赵范沉吟片晌,有些焦躁的推测说道,

    “或许他在等淮王府来人,不想在淮王府来人之前,给淮王府造成已经跟我们谈妥的印象。这应该才是楚山狐真正的打算与用心啊,算计精着呢。我们现在就要安排人返回楚州禀明国公这事,最好请国公将所有能答应的条件都手书一封送来,我们不能坐看楚山跟淮王府谈妥条件撕毁那封密诏——真要拖到那一步,那就什么都迟了,楚州将走投无路啊!”

    这时候有人走进来,将一封信函交到赵范左首一人手里。

    赵范看过去问道:“什么事情?”

    那人将密函交给赵范,说道:“刚刚有千余精锐骑兵从北城进入舞阳城,今日清晨也听到消息靖胜侯将要远行……”

    除了少量的侍卫人马,选锋军主力平时不驻扎在舞阳,而是驻扎襄城以及梁县等地备敌。

    徐怀倘若在楚山境内走动,两三百侍卫兵马随行就足够了,没有必要调动上千精锐……

    “徐怀要去建邺,他要去建邺亲自谈价码,”赵范拍股叫道,“竖子比我们想象的更要贪心!”

    …………

    …………

    行辕东首回春巷,卢雄独居一栋小院,有两名退下来的老卒服侍。

    除了与赵横一家老小比邻而居外,回春巷与附近的街巷,主要住着行辕将吏及家小,对卢雄甚为尊敬,也清楚徐怀及唐盘、徐心庵等人视卢雄亦师亦友,日子当然不会冷清。

    大半年来,卢雄在迁到舞阳的武士斋舍总舍任武艺教习,每日除了教习枪棍脚拳,也与同僚推敲枪棍刀械在军阵中的实践应用,予以完善。

    夜里回到宅子里,或小酌独饮,或到赵横那里饮酒,也隔三岔五会被徐怀请到行辕后宅饮宴。

    舞阳城里一切如故,完全不知道大越暗地里已掀起如此凶险的暗流。

    午时在斋舍用过午食,卢雄在斋舍署院里小憩,行辕侍卫找上门:

    “卢教习,节帅要前往建邺走一趟,想请卢教习同行,不知道卢教习能否脱开身来?”

    “……”卢雄满心疑惑,一方面他不清楚徐怀为何突然要去建邺,一方面他到舞阳后就在斋舍任事,没有直接参与过行辕军政之事,也不清楚徐怀有什么必要需要他同行,不过卢雄还是应承下来,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今日就走,卢教习有什么需要准备,还请吩咐一声……”侍卫说道。

    “这么急?哦,我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除了刀枪马儿,带两身换洗衣衫就行。”卢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