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我能拨动因果线 > 第三十八章 你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眷念了么?

第三十八章 你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眷念了么?

    梦境之中。

    “还睡呢!给我起来!”

    纪无又一次被中年老师叫醒,他就知道自己又睡着了。

    要是这么下去,自己怕是又得死上个一两千次才能醒了。

    除非……曲线救国,用另一种方式去尝试通关!

    出于试一试的心态,纪无并没有和中年老师互动,而是先转头看向肩头的猫姐,这件事必须要有她的同意才行。

    “猫姐,在么?”

    面对纪无的询问,猫姐没有半点反应,就像普通玩具一样,默默坐在他肩头?

    “猫姐?”

    纪无说着就伸手将猫姐拿了下来,将她握在手里不断摇晃:“猫姐!你醒醒呀猫姐!”

    这可是他先前想过但不敢做的事,不管能不能叫醒猫姐,用这种手段撒撒气也好。

    还没等猫姐回答呢,讲台上的中年老师就站不住了。

    “殊!你到底要做什么!”

    “侄儿你别说话,叔在做正事呢。”

    反正自己一死,对方关于他的记忆都会重置,说些骚话没什么大碍。

    “我……你……我看你是皮痒了!”

    中年老师说着就要动手,随手一挥便在教室中布下一个法阵。

    这是他最擅长的束缚类法阵,低于法阵阶位的异能者一旦进入,就会被限制异能使用,限制身体移动,经过他的改良后还能限制对方说话。

    纪无只是扫了一眼,在法阵生效的前一秒就在自己桌上画了另一个法阵。

    下一瞬,法阵启动!

    就在中年老师打算让纪无开口道歉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这是……法阵反制!

    只有在低阶位法阵师对高阶法阵师使用法阵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对方只要能在短时间内看破法阵核心的布局,并布置出完全相反的微型法阵,就可能会产生这种效果。

    这种情况,怎么会出现在这小子身上?

    不仅是中年老师,周围的学生也全都愣住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猫姐!”

    在他们看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并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而是继续摇晃着手里的‘空气’,并对其嘶吼着。

    如果这里不在教会范围内,他们一定会认为某人是被恶魔附体了。

    “喵!”

    随着一声撕裂的猫叫声响起,纪无急忙松开双手,看着猫姐蹦到桌前,抬头冷冷地瞧着他:“纪无,你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眷念了么?”

    这一刻,纪无总算明白了什么叫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哪怕是不同物种间,这种情绪也能通过眼神传递。

    当然,某荣浩除外,他看什么都一个眼神。

    “你听我狡……不,解释!”

    “哦?你是不打算解释了对么?”

    猫姐反问一句,爪子微微抬起:“那就跟你最爱的世界说再见吧。”

    “等等!我的意思是你构筑的这个世界有BUG!”

    “放屁!老娘我构筑梦境这么几千年了,就没有出过一次BUG!”

    猫姐的愤怒值已经开始见红了:“来!你说!这梦境要是没BUG,我亲自送你上路!”

    “如果有呢!”纪无理直气壮道。

    “那我再额外送你一个骨灰盒!带仙鹤款的!”

    “……你看我像缺骨灰盒的样子么?”

    纪无差点被这渣猫活活憋死,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那你划个道,姐姐我认了就是!”

    “如果我找到BUG,那你就允许我使用自己的能力。”

    “呵,你不会以为就你那个能力,能影响到侯爵级的魔神吧?”

    纪无没有解释,继续逼迫道:“你就说赌不赌吧!”

    “赌了。”

    猫姐在专业方面就没有怂过:“你说吧。”

    “BUG就在法阵上。”

    这是纪无和鹿琳今天讨论出来的一个BUG,从猫姐的反应来看,她应该是真睡着了,没有偷听。

    “法阵有什么BUG?”猫姐反问一句,眉头微微下压,显然是还没想明白。

    “那我问你答。”

    纪无快速问道:“安德雷安富是什么级别的法阵师?”

    “红衣主教。”

    “这个级别的法阵师会多少种法阵?”

    “不限制等级的话,至少上万种。”

    “那他们使用法阵的时候,是否会挑选最合适且简便的法阵?”

    “当……”

    还有个‘然’字没吐出,猫姐的话戛然而止,她已经明白纪无是什么意思了。

    三千多次尝试中,纪无为了对抗那只小孔雀,使用的都是不同的法阵,可安德雷安富从头到尾就只用了一招。

    这确实不符合逻辑,勉强算是一个BUG,不过只能算是勉强。

    毕竟当初的殊可没有那么多次机会,那小孔雀只用了这一个法阵,就被殊给反制击杀了。

    这还是他的成名之战,以主教实力,越级击杀同为法阵师的魔神,也是这一战,奠定了他欺诈权柄的基础。

    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凭空让安德雷安富施展出另一种法阵。

    “猫姐?”

    纪无见效果到了,凑上前笑道:“你说这算不算BUG呀?”

    这可是他和鹿琳合计了好久才找到一个方案,而且在梦境中重现自己的能力,也只是这个方案的第一步而已。

    就算纪无把这个BUG说出来了,猫姐也很可能修复不了,到时候他也能多一张底牌,属于是纯赚了!

    “哼!”

    猫姐没有回答纪无的问题,只是猫爪一挥,又重新跳到了他的肩上:“不许再烦我!烦一次扣一千次机会!扣完就送你骨灰盒!”

    话音刚落,纪无就发现自己又能重新看见那些因果线了。

    不过都这样了,这渣猫也没承认自己构筑的梦境有BUG,还真是傲娇呢。

    纪无心头一喜,但也不忘朝猫姐道谢:“谢谢猫姐!”

    话音刚落,他便迈步朝门口走去。

    这次循环已经没有学习的机会了,就算自己解除法阵,也不可能从中年老师那里学到什么,只会被无尽的猜忌,还不如直接去找小孔雀谈人生。

    大不了再重来一次就是。

    纪无迈过教室大门,便又一次来到了地狱之中。

    和之前那三千多次不同的是,他眼前的每个恶魔和人类身上都缠绕着不同颜色的因果线,在空中不断编织,形成一张大网!

    也是时候尝试第二步了!

    纪无深吸一口气,开口朝周围的人和魔喊道:“全体都有,向我看齐!”

    周围正在厮杀呢,又有多少人或魔会听他说话。

    就算他现在的身份是人类法阵学的天才,但也只是天才而已,不是大佬,他说的话,又有多少人会在生死关头那么在意。

    “我说……”

    纪无随手一挥,从次元袋里洒出大量材料,在周围布下一个大型扩音阵:“都特么的看我!”

    这次效果不错,超过九成的人和魔都看向纪无。

    那张由因果线编织而成的大网,开始朝正中汇聚!

    过关计划第二步……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