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风雨孙大午 > 大午读经典

大午读经典

    孙大午从不讳言他信奉儒家思想,但是他并不着意去研读儒家著作,他甚至从来没有完完整整地读过任何一本儒家著作。对此他不但不心虚,反而认为根本没有必要。

    他说:“为什么说孔子述而不作?就是因为儒家思想是人们日常生活中通行的一些规则,只要人类社会存在,儒家思想就存在。哪怕是不识字的老百姓,尽管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儒家思想,可是他们懂得讲仁讲义讲良心,这就是在躬行儒家思想!”

    2007年8月,山西朋友任建华先生的著作《平民大学》再版,邀孙大午作序。孙大午在序言中写道:

    “我受到一些启发,也有些不同的感悟。比如作者说‘有些人人品很好,但能力很差,不会给自己和社会创造财富,所以道德不能当饭吃’。我认为道德是可以当饭吃的。

    “有德者必有才,有才者不一定有德。道德中的‘道’是形而上,‘德’是形而下,形而上和形而下结合起来,包含品行和得利两方面。我觉得,道德是利己的,通过利己而利他;崇高是利他的,通过利他而利己。既然道德是利己的,它肯定是能够当饭吃的。如开商店的做到‘童叟无欺,货真价实,买卖公平’,他的买卖会红火起来,这不是道德的吗?如‘工人按时上下班,企业家守法经营’,这些都是道德的,道德是利己的,是可以发财的。

    “那么什么时候道德不能当饭吃呢?垄断之下和专制之下,道德是不能当饭吃的。垄断之下就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爱买不买’,这时候道德就没有价值了。专制之下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这种情况下道德也不能当饭吃。

    “人做事有四种方式:利己利他,是道德的;利他而不利己,是崇高的,是奉献;利己而不利他,是道德低下;既不利己也不利他,就彻底是一件坏事了。所以我说的做好人和好事,就是既利己又利他。人品好不一定道德好,人品不等于道德。司马光说:‘才者德之资,德者才之帅’。也就是说,有德者必有才。没有才,德就是空的。道德就是‘道得’,是因道得利,是有结果的,利就是结果。不会给自己和社会创造财富,就没有结果。没有结果怎么叫道德(得)呢?人品和道德是不能划等号的。所以有德之人必有言,有德之人必有才,有德之人还应该有‘道’。因偷抢而富起来的,虽有得,但不是道德(得),是盗窃。”

    作者在书中提到了孙大午,赞扬孙大午多年重视自身道德建设。孙大午解释道:

    “我的体会就是,我所做的事情是一种利己利他的行为,我不愿意被人们拔高。比如说我修路,是利己也是利他;比如说我敬老扶贫,是利他也是利己。我敬老扶贫绝不会跑到贵州去,我跑到贵州去,利他不利己。我做这些事的原则,是‘救近而不救远,救亲而不救疏,救农而不救城,救急而不救穷’,这个原则是利己利他的,或者利他利己。”

    “《大学》是四书五经的第一本书,我觉得它跟孔子的《论语》大不相同。孔子所教的是礼、乐、射、御、书、数这六艺,这是在注重人的全面发展,他之所以述而不作,也是因为他的东西不是只给一个阶层、一个位置上的群体看的,他是给所有的人看的。他讲的是人,而不是民,他在以人为本。‘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先立人,己欲达先达人’,都是在讲‘人’的概念。

    “可是《大学》和《孟子》好像都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以民为本,因为这是要给读书人看的。读书人是要当官的,当官就要治民,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孟子还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讲的就是官和民的问题。这和《论语》是有很大区别的。孔子也有一些言语是讲为政的,他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但是他讲的是平等,我跟大家一样,谁敢不和我一样?

    “我是一个儒家思想文化的信仰者,也是一个儒家思想文化的实践者,但是我读的原文并不多,只是抓住其中三两句,自己认真去实践,去思索。”

    孙大午不是学者,孔子还讲“毋必”、“毋意”,他的解读究竟有几分道理,恐怕只能付诸众议了。但是,对儒家思想的解读,似乎确实不需要读多少儒家著作。实际上,儒家思想是如此深入社会生活,仿佛人人都可以来上一段:

    话要从荆轲村说起。4月8日,易县水务局购买公司红地球葡萄苗一万余株,我跟踪服务,指导栽培。他们的基地真是生长葡萄的佳境。坐北朝南,黄瓦砾土质,背风向阳,一层梯田两行,一排排到山顶。山顶密林丛中有一井泉,川流不息。坐在半山腰环顾四周,左面有孙膑墓,由白杨林环绕,对面是荆轲塔,矗立于苍松翠柏之间,右面山上还有一座白塔,旁边有一座古刹,背后是清西陵,满目苍松迭翠,令人心旷神怡。

    我怀着对古代英雄的崇敬之情,问起了孙膑和荆轲的故事。陪同的崔主任介绍说:“在孙膑墓附近,我们挖出了许多生锈的铁枪、刀戟等兵器。荆柯山下那个小村叫荆柯村,他们可沾了荆柯的光,很富裕。”

    我好奇地问:“是荆柯在天之灵保佑着他们吗?”

    “不光是这个,主要是他们全村有个共同的信仰,讲‘仁、义、礼、智、信’,讲忠孝,有个精神支柱,互敬互爱,十分团结。在那村里,可以称得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就凭这个,富了起来。比如我这儿要招工人,几个队长都争着找荆柯村的人。人家个个干活实在,不讲假话,忠厚传家,名声在外,县城各单位招工,也都愿意花高工资到荆柯村去招工。我这里的工人,其他地方的10元/天,荆柯村的12元/天。”

    我听了崔主任的介绍,心潮起伏,想起荆柯刺秦王的重义轻生,想起孔子周游列国知其不可而为之的苦心,凝视着眼前的荆柯村,不禁肃然起敬,这难道不是精神变物质的见证吗?愿我们的大午公司,愿我们的中华民族,都像荆柯村的村民一样,不要丢掉儒家思想的传统美德,代代相传下去。

    此文题为《“仁、义、礼、智、信”可以致富》,是集团一位老员工之作。

    和孙大午就儒家思想发生争执的朋友大都是些学者。

    有个朋友说:“儒家思想有等级意识、尊卑观念,没有平等精神!”

    孙大午:“社会生活里,各种关系都是对应的,怎么可能没有等级没有秩序呢?尊卑观念有什么错呢?有高有低不对吗?你还是你们研究所的所长,还是你儿子的爸爸呢!没上没下没大没小还叫什么组织?还能组织起来吗?家庭还能存在吗?社会还能存在吗?”

    “我是所长,但是我们研究所上下级关系是融洽的,人人平等,互相尊重,我和我儿子也讲平等,我在家里甚至允许他直呼我的姓名。”

    “你和你的员工、你的儿子真是绝对平等?上下级和谐首先得上下有别,长幼本身就是序,长幼无序家庭岂不乱了套?秩序要求各守其份,各负其责,跟人格平等有什么矛盾?倒是你,我知道你信奉道家,可是你信奉道家就否定儒家,叫平等精神吗?”

    这里有两个意思,一是伦常的非政治化,二是伦常与人格平等并不矛盾。

    按孙大午的体会,儒家思想不仅有平等概念,而且充满自由精神。他自诩是个天生的叛逆者,但是他翻不出儒家思想的掌心,因为儒家思想既没有强制性,也没有排他性。血缘、文化、种族,儒家思想什么都不排除。它建立在尊重文明他者、异己文化的自由基础上,所表现出的文明特性是春风化雨式的同化与包容,有普世价值,高于任何宗教。比如美国化就是多元化,就是对儒家思想的生动演绎。

    1996年,孙大午在德国科隆大教堂看人们做礼拜,那些有信仰的人们,由内到外散发着虔诚肃穆的光辉,使他深受震撼。回国以后,他开始挖掘中国民间的信仰资源,决定在公园里修建一个敬儒祠。

    敬儒祠1997年3月落成,中间塑孔子像,子路、子贡侍立两侧,壁上大书一“仁”字,注道:“心诚且善,万教一统”;左厢塑关羽夜读《春秋》,周仓持刀护卫,上书“义”字;右厢塑岳飞,由岳云护卫,上书“忠”。按孙大午的解释,信仰就是价值观,所以他突出了“仁”、“义”、“忠”这三个传统的价值观念。

    敬儒祠建成后,每到初一、十五,常有周边村民来上香。

    建敬儒祠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孙大午信奉儒家思想。有趣的是他还想建一座庙,请一位精研佛学的朋友来做方丈。

    他说:“‘学者以为文,百姓以为神’。有了庙,就有人去烧香,有了信仰的空间,人们自然会寻找自己的信仰。可惜人情‘贵远而贱近,向声而背实’。什么叫仁?让我说,二人合作就叫仁;什么是善?合作就是最大的善;什么是极乐世界?合作精神就是极乐世界,就是人间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