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周采采的南瓜车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周采采的南瓜车

31 番外二 婚礼

书籍名:《周采采的南瓜车》    作者:淡月小鱼


        都德先生的《磨坊札记》:

        普罗旺斯田野里美丽的风景,阿尔卑斯山顶上明亮的星星,还有那些喜爱在夜里聚在老磨坊院子里,用月光烘脚的小兔子,都德先生笔下所有的描述都让我心醉神迷。

        而后,某天和一帮好友在咖啡店里聊梦想中的婚礼这一话题时,我说,我梦想中的婚礼就是和另一半坐上飞机,穿过半个地球,在阿尔卑斯山脚下随便找一座哥特式建筑的小教堂,我穿着轻薄洁白的婚妙,推开教堂古老的木门,我的新郎捧着红玫瑰站在神圣的十字架下,站在长着金黄色长胡须,穿着黑色教服的神父面前,带着倾城的微笑向我伸出手。。。

        我还没说完,青青就伸手在我脑门上弹了个响亮的毛栗子。我疼的哇哇叫,她们几个却笑的前俯后仰。

        开开说:“采采,什么是倾城的微笑啊?万一你找了个丑的怎么办?”

        我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就算再丑,只要是我真心爱的人,那微笑永远都是倾城的。”

        开开跑到一边吐去了。

        晖晖说:“采采,你懂什么是哥特式建筑吗?”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大约就是卢浮宫那样的吧。。。”

        晖晖立时晕厥过去。

        青青半晌没说话,我捏着她的脸问:“刚才为什么弹我毛栗子?”

        她摇了摇头,迂回了半天终于说:“采采,关键的问题是——你根本不信天主教啊!一个不信教的人,跑到教堂里去结婚,纯属矫情!”

        我被青青同学击溃了。

        好吧,我得承认,现实与梦想之间的距离,绝对比坐飞机穿越半个地球还要遥远。

        在谢安玄的阴谋诡计下,我迫于各方压力,终于同意过完年出了正月就结婚。

        当我对家人提出要旅行结婚的建议时,遭到了史上最强烈的人身攻击。

        爸爸:“从你出生起,我就期盼着有一天能牵着你的手走上红毯,亲手把你交给安玄!等了二十八年啊!你这不孝女,想让你老爸的美梦幻灭吗?”

        采采:“呃~~老爸,我出生时你就知道我要嫁给谢安玄吗?神算啊!不过,在谢安玄出现之前给我安排那么多相亲对象又算什么?!!!”

        妈妈:“什么?想把我们都甩了自己跑到国外去?做梦!结婚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是两个家庭的结合!懂吗!不孝女!”

        采采:“呜~~~妈,难不成你以后还想搬到谢安玄家去住吗?”

        翩翩:“嘿嘿,周采采,我怎么感觉你那所谓的旅行婚礼像是一场私奔啊~~”

        采采(先吐血五升,而后扶着头说):“私奔?呵呵,姐~~现在是爸妈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嫁给谢安玄好不好?我要私奔,那对象也一定不是谢安玄!”

        谢大人忽然如幽灵般出现在我身后,伸手揽住我的脖子,阴侧侧地在我耳边说:“不是我吗?那你要私奔的对象是谁?”

        。。。。。。

        周采采的下场,请大家自行猜测。

        *****

        结婚前一夜,青青和表妹来陪我。她们两个不许我吃晚饭,还给我脸上敷了厚厚的面膜。我如同僵尸般坐在硬木椅子上,一动也不能动。她俩倒好,煮了一锅糖水红薯,坐在我前面的小暖炉边吃的蜜汁甘甜!

        红薯真香啊~~蜂蜜一样的色泽,一定也和蜂蜜一样甜!

        “给我吃一口吧?”我对两个没良心的家伙苦苦哀求,“就吃一口!”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

        我用沉默来抗议,用静坐来示威。

        等她俩吃完糖水红薯,也该睡觉了。正想让她们帮我卸了脸上那些粘糊糊的面膜,表妹却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叫道:“对了!下午买的水果玉米还没吃呢!青青姐,咱们快点煮来吃了吧!”

        “还吃!!先把我脸上这些绿呼呼的东西搞下来!我都快难受死了!”我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好不容易洗干净脸,我也不理那两个没良心的家伙,自顾自拱进暖烘烘的被窝。

        看着被子上的小熊威尼,心中忽然感叹起来,威尼啊!对我来说,这是黄金时代结束前的最后一晚啦!我的黄金青春岁月呵~~~

        “哇!好烫!好烫!”青青抱着玉米拱进被子里。

        “喂!你们想干嘛?还要坐在被窝里啃玉米么?”玉米的清香直往我鼻子的钻,我用力咽了下口水。忽然脚头一凉,表妹也捧着根玉米钻了进来。

        “嘿嘿,姐,知道不,坐在热被窝里啃玉米,这可是帝王级的享受哦!”

        呜~~~过分!我肚子已经饿的直抽筋了,她们还这样来欺负我!

        我攸地坐起身,用仇恨的眼神盯着那两人——和她们手中的玉米。

        “青青姐,你看。。。我姐是不是两眼在冒绿光啊?”

        “是。。。是啊!啊!这会儿又变蓝了!”

        “唉呀!姐!你可别乱来啊!你抢玉米嘛,干嘛咬我的手啊!”

        “采采!!!我们怕了怕了!!给你吃还不行吗?你快松口吧~~~”

        结婚前的最后一夜,新娘子的闺房里却乱成了一锅粥,玉米粒漫天飞舞,小熊威尼被子如印度甩饼般被抛上了天花板,床上三个疯狂的“淑女”滚成一团。

        小三忽然唱起了歌。

        我蓬着头发,斜咬着半根玉米,勉强从床上伸出脑袋来接通了电话。

        “喂,采采吗?”熟悉的声音自电话那端流出。

        玉米从我嘴里掉了下来。

        “宋。。。宋医生。。。”我轻轻答。

        房间里瞬时安静下来,青青和表妹似乎都在那一刹那静止了。

        “采采,明天要结婚了吗?”宋蓝天的声音也是轻轻的。

        “。。。恩。”我回头望了望凝眉深望着我的青青,猜想是她告诉了宋蓝天,青青却摇了摇头。

        “你不邀请我,青青竟然也都没告诉我,呵呵,采采,你果然是把我当成外人了呢!”

        “我。。。对不起,宋医生。”

        “不,没关系!我只想告诉你,我希望你幸福,永远都如那个夏天里一样幸福。”

        “谢。。。谢谢!”眼角微微湿润了,对于宋蓝天,我有太多亏欠。

        “采采,你的结婚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改天让青青带给你。”

        “礼物?是什么呢?”

        “呵呵,现在不能说。等你看了就知道了。采采,很晚了,不打搅你了。早点休息吧!”

        “宋医生。。。”我喉咙有些哽,酸酸地说不出话来。

        “采采明天一定是最美丽的新娘子,晚安,采采!”

        “晚安!”

        电话却依然没有挂断,隔了好一会儿,宋蓝天用似乎是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采采,再见!”

        那笑意真寂寥,我都可以听的出来。

        “再见,宋医生!”

        这次,我说完立刻按住了红色的挂断键。

        嘟——断了。

        青青从身后轻拥住了我,过了一会儿,表妹也挪到我身边,把我搂在怀中。

        于是,三分钟前还打成一团的三个人,此刻却抱成了一团。

        过了好久,久到我终于不能忍受时,我在表妹怀中闷声闷气地说:“妹~~~你再不松开我,明天可就没个活的新娘子了啊!”

        终于熄灯睡觉。刚闭上眼睛,枕边小三叮——地一声响,有短消息来了。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我摸出小三一看,是谢大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只有八个字,再无多言,我的眼泪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安玄。。。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将短信发送出去,我带着最温暖的心情,沉入梦乡。

        *****

        婚礼那天,是个晴寒的天气。晴寒的意思是,晴朗而寒冷。

        二月下旬,春天在将来未来的更替线上挣扎,腊月里的寒气还徘徊在城市里。

        一般的女孩子,结婚时穿着昂贵的白缎婚纱,用价值百万的宾利做婚车,再加上闪闪发光的钻戒和铺天盖地的鲜花,一定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新娘子吧!我呢,以前也曾羡慕过,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一天,能这样的风光,也算是圆满了。

        真的穿着美丽的婚纱坐在宾利车里,却是另一番心情。

        董事长坚持要把他的爱车给我们做主婚车,当然是有原因的。

        谢安玄是他最得力心爱的左右手,他这样感情投资一下,于已无损,于人有恩。

        奸商呵!

        以后万一我们家安玄想跳槽,他老人家只需摇摇头说,小谢啊,我可是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想当初,你结婚,我把最贵最心爱的车都奉献出来给你做婚车,你难道就没体会出我对你的一片疼爱之心吗?然后谢大人就会怀着愧疚的心情,一边自我检讨,一边继续为他卖命了。

        婚宴也很夸张,竟然摆了五十桌。这也是董事长安排的,他大笔一挥说,你们婚宴的费用,公司全包了!

        公司里的同事羡慕的都快晕过去了,我却一点儿都不开心。我和谢家玄两家合起来,要请的人也不过二十来桌,这五十桌里的一大半,全是集团里的人。

        从接新娘,到拍外景,一天下来我累的腰都快断了。好不容易熬到晚上,青青和表妹在我耳边说,真正的战斗终于要开始了!采采你快打起精神来!

        额滴神!结婚真的是像一场战斗了。累死累活,苦不堪言。

        好在,与我并肩奋战的那个人,是谢安玄。心里又有了死撑下去的力量。

        婚礼终于开始了。

        随着司仪一声令下,全场灯火瞬时全部熄灭。爸爸牵着我的手,在花童手中烛火的牵引下,缓缓推开大厅的门,顺着红色的长毯,往站在高处的谢安玄走去。

        谢安玄依然是一袭深藏青的西装,米色的衬衣。因为是结婚,所以结了一条鲜亮些的领带。

        淡粉色的硬绸领带,一下子就渲染出几分喜庆的氛围来。

>
        谢安玄遥站在高台上,望着一步步向他走近的我,晶亮的黑眸中,也流动着淡粉色的光。

        这光让他的眼神如此旖旎,从未曾见。

        爸爸将我的手递给谢安玄时,眼中莹光闪动。

        我怀疑,那不是舍不得嫁女的伤心泪光,而是庆幸终于把祸害送出去的喜极而泣。

        不管怎么样,就算我是个祸害,那个接受我的人,他也甘之如饴。

        往高台上一站,向下面扫了一眼。我倒抽了口凉气。右面三十桌,齐崭崭一水儿的集团制服。

        集团大领导们逐一上台致词道贺。未了,司仪拿着一大摞卡片,站在台上开始念:“山西公司发来贺电,祝谢总贤伉俪百年好合,早得贵子!福建公司发来贺电。。。。。。。。。”

        就这样,等司仪把这些个贺电都给念完,我的腿都快站断掉了。再看看左面二十桌上的那些个亲戚朋友们,个个埋头苦吃。也是,不吃还能让人家作嘛捏?我都听的烦死了。

        接下来是倒香槟和切蛋糕等例行节目。

        无趣。

        我刚觉得无趣,有趣的便开始了。

        董事长大驾亲临,全场哗然。

        右面三十桌的人大都是集团高层,此时全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对往台上走来的董事长行注目礼。

        说实话,我嫉妒了,刚才我走红毯时都没这么风光!这腆着胖肚子的老头子,却像个绝代佳人似的被大家用最热切的眼神拥上了台。

        “安玄呐!”胖胖老头眼中也闪过一缕泪光,“你就像是我亲生儿子一般,看到你成家了!我真是觉得安慰呢!”

        谢安玄灿然一笑,展臂深深拥抱了这个胖胖的老头。

        也许,恩,我是说也许,他们之间的情谊,真的有如父子吧。。。。

        胖胖老头狠吸了下鼻子,笑看着我说:“新娘子是江苏公司的吗?江南果然出美女啊!也算是肥水不落外人田,我们公司内部吸收了!哈哈!”说着伸出双臂也给了我一个大大地拥抱,但我明显能感觉出来,这个拥抱没有刚才跟谢安玄那个深情。

        下面的那些公司精英,似乎都被气氛给渲染了,一个个鱼贯而上,逐一要与我和谢安玄拥抱。再次呼唤我的神,都是那胖胖老头带的歪头,害我被勒的几乎气绝身亡。

        拥抱完了,那些人也不回位置,全都站在台上排成排,我和谢安玄被夹在正中间,不知是谁大吼一声:“来吧!在这个星光灿烂的永夜里,我们一齐来唱一首歌!一首最动听的集团之歌!”

        “好!”众人齐吼。

        于是,胖胖老头董事长找了个椅子站了上去,手上挥着一根筷子,把自己当成是最厉害的指挥家,为他的精英强将们打起了拍子。

        “我们都是**集团的孩子,**集团是温暖的大家庭,让我们在**集团里迎接每一轮初升的太阳,让我们在**集团里共创美好的明天!。。。。。。”

        一曲完毕,大家的热血似乎都涌了上来,每个人都把右手举的高高地大吼:“**集团永远第一!**集团永远第一!!”

        我无力地跟着举起右手,偷眼往左边那二十桌看去。

        果然,大家都是一脸震撼的表情,仿佛在说,他们公司是不是法伦功啊。。。。

        泪奔。。。

        我一生一次的唯美婚礼啊,就这样,演变成了集团的年会,和亲戚朋友们眼中的法伦功大集会!

        ****

        我火,我大为光火。

        我火没处发,只能扣在谢大人头上。

        新婚之夜,被灌的烂醉如泥的谢安玄被我锁在了卫生间里。你就抱着你的抽水马桶过你的新婚之夜吧!

        “采采。。。采。。。采。。。”谢大人在卫生间里无力地敲着门,喊着我的名字。

        “喊我做什么?喊你的集团永远第一去吧!”我气呼呼地大吼。

        然后,没了动静。

        我裹着被子,睡不着。这么冷的天,卫生间里没空调,谢安玄会不会受凉啊?他被灌了那么多洒,胃能受得了吗?这会儿,会不会已经疼地说不出话来了?

        这么想着,我心里就慌乱起来。忙跳下床,把卫生间的门打开。

        谢安玄倚在浴缸边,脸上全是汗珠,颊上因为酒气而泛着桃花似的艳红,星眸半睁半闭,口中还在喃喃念着:“采采。。。采采。。。”

        我又是恼,又是心疼。淘了热毛巾给他擦脸,又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好不容易把他那西装给扒了下来,要解衬衣扣子时,我的手却哆嗦了。

        那个。。。那个。。。。人家还是会不好意思嘛!

        没办法,我强把谢安玄拉起来,把他连人带衣服全丢进了浴缸里。

        “喂!醒醒!快点起来洗澡!”我拍了拍他陀红的面颊,冷不防谢大人伸手将我的手紧紧按住。

        “你。。。你醒了吗?拉着我干嘛?快点自己洗澡吧!”

        “采采。。。别走。。。”谢大人睁开眼睛,将脸放在我掌心中轻蹭,如小猫般乖顺。

        我的心啊。。。当时就酥了一半。

        脸也红了,比谢安玄还要红。


r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谢安玄在我掌心中暖暖地吐着气息,一字一字,如春雨般深深浸润进我的心田。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握住他的另一只手,将那滚热的掌覆在唇上,也一字一字,似要刻在他掌心中一般。

        窗外真的落雨了。

        今年的第一场春雨。

        春雨贵如油。

        *****

        咳——咳——这篇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

        后来的事情。。。不能跟你们这些小孩儿说。

        总之,这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和我原来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真是场让人终身难忘的婚礼呢!为此,我有很多年对那个胖胖董事长都心怀怨念。不过,看在因为是有了他的这个集团我才能与谢安玄相遇,相爱,我就姑且不绑小草人咒他了。还要祝他幸福健康,永远胖胖快乐。

        不止是他,我希望,每一个我所认识的人,读了这篇故事的人都幸福健康,永远快乐。

        你知道吗,幸福和快乐是两个很玄的东西,能不能得到,关键在于你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同学们!~~~~我真是不好意思浮出水面了~~

        因为生病,又因为工作忙....呃,好吧,我承认都是借口。关键是我写不出来。。。

        好在,本周的最后一天,我还是把作业给憋出来了。小逐,小曲儿,对不起呵,让你等了那么久!抱抱!

        这篇特别送约小蝴蝶和小鸟!

        小鸟啊,你看了是不是正在吐血呢?嘿嘿,表急,我马上拿个盆来给你接着。。。。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