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周采采的南瓜车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周采采的南瓜车

32 番外三 谢宝宝日记

书籍名:《周采采的南瓜车》    作者:淡月小鱼


        日记一:

        今天天气特别晴朗,小  说网:/

        早上妈妈挺着大肚子给我熨校服,我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太太叫我去吃早点,我却守在妈妈边不敢走开,倒不是怕她熨衣服会熨累了,而是怕她再次把我的校服给烫出几个大洞来。雪白的衬衣在熨斗的蒸气下渐渐平整,我长吁了口气,还好,这次没出什么事故。今天学校要开大队会,作为三年级新一届的大队长,要是穿着有几个大洞的衬衣在上面给大家演讲,影响不太好。

        妈妈烫完衬衣还不过瘾,又把我的红领巾抢过来烫,说是什么要让她儿子成为史上最英俊的大队长。。。。嘿嘿,妈,你儿子就算随随便便往讲台上一站,那也是史上最英俊的大队长。

        就在我自我陶醉的档儿,鼻子尖里钻进一股焦糊味,衬衣没糊,红领巾糊了!

        亲爱的老妈啊!你是存心想让你儿子出丑吧?

        妈妈拎着破了个大洞的红领巾一声尖叫,把在外屋吃早点的爸爸给吓的魂都飞了。老爸冲进房间,紧张地搂着老妈问长问短,以为她要生了。

        我捧着残破地红领巾,冷静地出去找太太,希望她能帮我把这洞给补上。结果,太太竟然在小柜子里把爸爸当年上学时系的红领巾给找出来了!

        “宝宝,当年你爸也是学校的大队长哦!那时,他也穿着白衬衣,系着鲜红的红领巾,胳膊上别着三条杠,要多威风就多威风!”太太一边给我系已经有些褪色的红领巾一边回忆着她孙子当年的风光。呃,太太,你要是再这么使劲用红领巾勒我的脖子,你的重孙儿可就当不了大队长了。。。

        我曾试图让家里人别在叫我宝宝,而叫我的大名:谢灵运。怎么说我也是八岁半的小男子汉了,还是班长兼大队长,让同学听见,我的形象就全毁了。可是,家里没人正视我的合理要求,还是整天宝宝,宝宝的叫个不停。胡同口卖菜大婶家里也有个宝宝,那天我从菜场门口过,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宝宝!宝宝!”,我忙答应着转身,却看见一只小狗亲热地钻进大婶怀里。“我家宝宝真聪明啊!”大婶怜爱地轻抚着小狗的灰不溜湫的毛,而我呢,一身冷汗,自动变成无数黑线,顺着墙根在阴影中晃回家。

        不能再回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今天是我的好日子,我应该意气风发,春风得意才对!

        大队长的入职演讲非常顺利,我那演讲稿写的,都让老大队辅导员流眼泪了。

        太太,如果有人能比你孙子当年更英俊更威风,那一定就是你的重孙子谢灵运啦!

        吼吼~~

        累死了,睡觉。

        日记二:

        我妈终于生了,我有了一个叫谢小乖的妹妹。

        谢小乖是太太给妹妹起的小名儿,她的大名叫谢灵璟。

        今天妈妈出院。爸爸带我去医院接妈妈和妹妹,一路上就看他抿着嘴在笑。有什么可高兴的,从此家里又多了张要吃饭的嘴,老爸你就没觉得肩上压力很大吗?

        到了医院,妈妈搂着小小的一团包被坐在床上打盹儿,嘴角也噙着笑。爸爸牵着我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和她怀里的小包被一齐搂在怀里,嘴里还一直叫着妈妈的名字,“采采,采采。。。”那语调温柔的,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他们三个搂成一团,我可不乐意了。拱到妈妈身边,拼命把头挤到她和爸爸之间,虽然被挤的快要窒息,但我觉得有一种温暖而酥麻的感觉从脚底一直升到脑门。

        终于看到包被里的小人儿,皱巴巴的小红脸,哪里有我白嫩可爱。妈妈说妹妹的眼睛和我一模一样,我偷偷溜到卫生间照了镜子,剑眉星目,那小家伙怎么可能跟我比!不过她的小手小脚胖乎乎软绵绵的,倒是真的很可爱。

        晚上我给太太捶腿,太太对我说:“宝宝,你现在是哥哥啦,你要一辈子保护好你的小妹妹呵!”

        “唔。。。”我揉了揉困的睁不开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答应着,心里却记往了太太的话。

        我是哥哥,我要好好保护我的小妹妹。

        哥哥,嘿嘿,妹妹什么时候会开口叫我一声哥哥呢?

        谢小乖,哥哥盼着你快点长大,保证疼你爱你,不欺负你!

        日记三:

        我家有一对活宝,我妈和我妹。

        我妈是从来不洗碗的,尽管她曾一再要求担此重任,但还是被其他家庭成员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敢让她洗碗?那你先买两箱放在边上备着吧,不然,让她洗上两天,家里就没碗吃饭了。

        我妹三岁了,痴痴憨憨的大字不识一个。想当年,我一岁就会背唐诗,两岁识百字,三岁倒背九九表,一百以内的算数题如同嚼糖。她呢?我一心盼她叫我哥哥,她却整天看见我就撅着个小嘴说:“吃。。。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那小脸胖的都像个肉圆子了。

        我给谢小乖起了个日本名字,谢肉圆子。她不单脸胖,身上更胖,圆滚滚的小肚子,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肉腿,肉胳膊,连脖子上都是肉。她走起路来,就像是一只小球在地上滚。说实话,真的很可爱。我每次看着她在院子里那么滚来滚去,就会忍不住走上去把她抱在怀里,咬她肉乎乎的小脸。咬肉圆子的小脸,这是我们全家的共同爱好,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太太。

        对了,肉圆子长牙了,最近口水流的厉害,太太在她脖子下面系了个口水兜子,上面绣着一只小猪头,很符合她的形象。

        今天咬肉圆子时她反亲了我一口,虽然沾了一脸口水,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嘿嘿,我妹妹长牙了。。。。

        日记四:


r  />        妹妹终于叫我了!

        “哥哥,吃。。。吃。。。”虽然是为了吃我手里的绿豆糕,但毕竟是开口叫我了呀!一向自认为沉静稳重的我,也小激动了一把。

        傍晚爸爸妈妈带我和妹妹去逛超市。

        妈妈推着手推车,爸爸搂着她。

        我也推着手推车,妹妹坐在车篓子里。

        妈妈特喜欢看瓷器架上那些漂亮的碗和碟子,还有玻璃器皿架上那些美丽的玻璃制品。看也就罢了,便还喜欢拿在手里摩挲赏玩。几千元的一个花瓶,她就像是几元钱一只似的毛手毛脚从架上取下,漫不经心地从左手抛到右手。每次这种时候,我和爸在一边都看的心惊肉跳,手心出汗,随时准备飞身扑救那些美丽却易碎的工艺品。

        妹妹也得了妈的真传,看见什么漂亮的贵的就往手里拖,拖完了就随手往车子里一扔。结果我和我爸不得不一人看住一个,爸盯着妈,我盯着妹,以免她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捅篓子。

        好不容易离开了危险系数极高的玻璃柜,我和爸都从额上抹了把汗,冷汗。

        我和老爸都松懈了!我得自我检讨,我们这样松懈的结果是,在冷藏柜边,妈妈伸手想够远处的一盒冰激淋,冰激淋没够着,扑嗵——整个人栽进了冰柜里。妹妹也不甘落后,从车篓里站起来,咯咯笑着扑嗵跳进了冰柜里!

        其实我那会儿最想做的是,假装不认识栽在冰柜里的那两只乌龙,从那间超市里无声无息消失。我爸肯定也这么想,父子连心,我能感觉出来。

        可是,看着依然在冰柜里挣扎的妈妈和踩着冰激淋傻笑的妹妹,我俩只能顶着周围巨大的爆笑声,伸手把她们俩从冰柜里捞出来。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捞自己的妹妹,让别人笑去吧!

        抱着那惹祸的小胖子,我恨不能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上几巴掌。

        “哥哥。。。吃。。。吃。。。”妹妹举着小肉手往我嘴里塞,捏住她的小手一看,不知从哪个盒子里抠了一块冰激淋。

        得承认,我那巴掌没拍下去,还狠狠地亲了她一大口。

        我妹那么馋的小胖子,好不容易抠块冰激淋,自已不吃却给我吃,我感动啊。。。

        回头看一旁气急败坏的爸爸和一脸委屈的妈妈,唉,老妈又挨批了。。。爸爸正给她焐着冰凉的手,看起来倒是心疼比气恼多。

        我爸,他可真不容易!!

        日记五:

        按惯例,我又带着谢小乖到南京过暑假。

        过完这个暑假我就要上高中,而小乖她也要上三年级。

        外公外婆一早就到火车站接我们,大半年没见,我也很想他们。表哥舟舟也来了,远远地他就盯着我笑,做了个按键的手势。我俩打游戏,那是一对绝配。

        谢小乖被彻底冷落了。

        每天一早我就和舟舟去他们学校打蓝球,到中午回来洗澡吃饭,吃完午睡。睡醒就开始玩游戏,一直打到外婆用根棍子打的我们不得不去睡觉为止。

        前天下午我和舟舟正玩的激烈,谢小乖忽然扑过来,抢过我手中的游戏手柄,撇着嘴哇哇大哭起来,“哥。。哥。。讨厌!不理我!我要告诉爸爸!”

        我刚想发火对她吼,小乖却两眼一翻,咕咚向后倒了下去。

        小乖怒急攻心,中暑了。

        我和舟舟又被外婆一顿乱棍伺候。

        我顾不得分辩,只是急的抱着小乖,掐她的人中。

        谢小乖光荣地进医院了,在被我掐破了人中之后。

        外婆给青青姨打了电话,她让我们迅速把小乖送到了中医院,好像是那里有熟人。

        一位戴着眼镜,看起来温和又斯文的医生给小乖针灸,小乖很快醒了过来。

        “哥哥!”小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我,我忙搂着她,轻拍着她的背让她安心。

        是我不对,光顾着玩,忽略了妹妹。

        “谢谢您,医生!”我感激地对那位眼镜大夫说。

        眼镜大夫微微笑着盯着我,说:“你是谢灵运吗?”

        “是。。。是啊!医生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医生笑着摸着我的头,望着小乖的脸说:“你妹妹和你妈妈长的真像啊!”

        那是,连乌龙的性子都一模一样!还好我完全像我爸,老天保佑!

        正奇怪,青青姨走了进来,她冲眼镜大夫叫了声:“舅!小乖没事吧?”

        舅?我要晕过去了,眼镜大夫看起来明明和青青姨差不多大呀!竟然是她舅舅!

        青青姨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刚上初中的样子。她走到眼镜大夫身边,轻唤了声:“爸爸!”

        原来是医生的女儿。

        慢着。。。。医生是青青姨的舅舅,而那小姑娘是医生的女儿,也就是青青姨的表妹,青青是我的姨。。。那这小姑娘不也就是我的姨????OMG我那奥数全国冠军的脑子都混乱了。

        眼镜大夫说小乖的暑虽然解了,但身体情况并不好,要留在中医院一段时间,好好调养。

        外婆外公举双手赞成,而我,自然是留在医院里陪小乖。<br  />


        舟舟挥手跟我告别,带着他的游戏机和蓝球,被外公外婆赶回了他自己家。

        这个暑假,因为小乖的病,我认识了宋蓝天医生,还有他的女儿,宋筱元。

        作者有话要说:小曲儿!!接着!哈哈~~~~

        同学们,偶憋啊憋,实在是没憋出什么道道来....

        MS没谢大人和采采什么事儿,完全是小鬼当道...大家就当是看着玩吧...

        完全汗的某鱼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