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那个谁谁谁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那个谁谁谁

第24章

书籍名:《那个谁谁谁》    作者:楚奈




“我明白……不过,我可以冒昧问一句吗?”叶可心努力梳理着自己混乱的心绪,她必须从当事人的口中得到一些什么。

“可以。”她的抿唇微笑,细致的唇线在嘴角牵出一个细微的弧度,那样的微笑,很淡很淡。

“你和尹云学姐真的都喜欢裘夜学长?”

“我和裘夜从小一起长大,当然喜欢了,不过他是我表哥。”唐菀耸了耸肩,“尹云,很爱他。”

她可是特意加重了“不过”这个词,他可是她的表哥呢……有血缘关系的人,在法律上可是不允许结婚的。

凭叶可心的能力,她不可能查出裘夜的身世,为了保护裘夜,裘家和唐家将他过去的身世彻底封锁,做地极其隐秘。

“我听很多人说……尹云的死……和学姐你……有关系”叶可心的声音轻如蚊蝇,低着头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

唐菀的眼睛黯了黯,怎么说呢?其实死的应该是她的吧……原本计谋里的最终结果,最后却是尹云出了意外,她的生命可真是无比的脆弱呢……

先天性心脏病。

她至今记得那个无比柔弱的女孩子,那年夏天那个湖边,他们第一次相遇。湖里盛放的白莲也衬地她越发纯洁清雅,却单薄地像破娃娃一般,她的笑容灿烂地如同向日葵,谁是她的阳光?

之前她并不知道,但在遇见他们之后,她知道,尹云的阳光是裘夜……

她清楚地知道裘夜对女孩子有着怎样的吸引力,却没想到尹云那样执着,执着到仇恨她,所有人都被她的伪装骗过了,甚至最后让她加入了乐队,只是因为身体的关系,很少参加演出,但训练却从来不迟到,而且还会带好吃的小点心。

而裘夜的点心份量或是数量,都要比任何人多。尹云通过各种细节昭示着她喜欢裘夜,但是裘夜没有任何表示,他依旧和她亲昵,再其他人的眼里,裘夜和她不是表兄妹,而是恋人。

究竟是什么时候,尹云开始对付她了的呢?

似乎是那一次演出结束后,裘夜当着众人的面吻了她,语气是他们不曾听过的温柔。

然后,她在喝了一杯水之后,莫名地失声了;在最初相遇的湖边,“不小心”掉进了湖里,在家里躺了一个月,还扭了脚;走夜路的时候,莫名被袭;最后……尹云下了狠心要让她死。

之前她已经发现尹云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当她背对着她的时候,那样灼热的视线,带着浓重的恨意和毁灭的欲望。

她从来不知道尹云是那样偏执极端,因为身体的关系,尹家的人都是很宠她的,而她给人的印象,则是柔弱坚强,温柔可人的。

可是,她最终是将这一点当作她的武器,一点点侵蚀着他们的生活,最后,如愿以偿的地毁灭。

她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她只是爱裘夜而已。可是爱不起,爱不得,她内心的偏执将这转变成对其他人的恨,其实尹云,不光是恨她,也恨丁语,恨尹月,恨尹家。

她太敏感,容不得一点地不顺心,那样她的世界就会瞬间天崩地裂。对她而言,他们这些人太过耀眼,耀眼夺目让她自卑,让她妒恨。

她背叛他们所有人。

最后,她毁了自己。

“清者自清。”

那个事件,论不上是谁的错,因而和他们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没有伤到她半分半毫,她却因为自身先天性心脏病猝死。

“……学姐看上去也很心痛,我想也和学姐没关系吧……”叶可心的笑脸有些挂不住了。

这个答案,她根本不好说什么。

“呐……作为大一新生,应该好好适应新的生活,而不是打听这些八卦。”唐菀调皮地眨了眨眼,摆出有爱学姐的样子,教导新生。

“嗯……”这算是,变相的警告吗?果然还是有问题……叶可心还是歪曲了唐菀的意思。

手机铃声想起适时地打断了对话。

“姐姐……快点回来拉……我不想和丁语在一起!”

“嗯,好吧……我马上过来接你,你在哪里?”

“那个射击的摊位,你从咖啡馆出来直走到第一个路口再往右拐,你就会看到了。”

“嗯,知道了。”

“抱歉,我弟弟找我,我要先走了。”唐菀起身对着叶可心抱歉地笑笑。

“没事……没事,学姐你先去吧……再见!”叶可心摆了摆手。

按照唐霄的指路,唐菀找到了那个投镖的摊位,她到的时候,刚好轮到丁语拿着飞镖准备投,却被一群人牵制住了双手,身边围着一大群人。

“丁社长!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们吧!TAT”

“是啊!您一个武术社社长来这掺和什么!您再投下去,我们老本都收不回了!”

“您好人有好报!求您放过我们一马吧!呜……”

=  =|||这是啥情况?

她将视线转回到自家弟弟身上,那厮神色镇定,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全是一些小玩意儿,不会是……

“我刚才投飞镖赢的,丁语也想投……”看着自家小弟淡定的语气,唐菀头疼地按了按额头。

她走到丁语的旁边:“丁语,算了,给他们留点吧……唐霄不是赢了很多吗?”

丁语瞥了唐霄一眼,那厮立即转过头去,不和她对视:“你弟弟太小气了,都不给我……”

“等姐姐挑了才能给你挑!”唐霄跳了出来解释着。

“唐霄,丁语和我的爱好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多虑了。”/>


“……”唐霄没有说话,眼睛越过她们,看向另一个方向。

“怎么了?”唐菀不解地问着。

“尹月。”

“她走过来了。”

唐菀像是突然被石化了一般的僵硬,脚被定在原地,无法迈出一步,眼睛没有任何焦距,身上的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彻骨冰凉。

“……”

她无法转身,只能看着面前的唐霄,她居然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尹月依稀的轮廓,不断地放大,放大。不知不觉,她的手心渗出了粘稠的液体,额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瞳孔不自觉地放大,贪心地想把那个轮廓印入自己的脑海里。

为什么?为什么不转身?转身你就可以看见她了……

难道你想告诉她你不想见她吗?

不……不……

她只是害怕……害怕这仅有的一点牵绊都消失地无影无踪,她不能再失去了,不能!!!

“尹月……”

丁语念出了那个名字,唐菀不由得浑身一颤,她在犹豫……

“唐菀,好久不见……”她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哀和一点怨,这一句话,在唐菀的耳边不断回响着,也许所有喧嚣都已寂静,这一句,她听得依旧清晰无比。

唐菀,好久不见。

你的理由(抓虫)

“唐菀,好久不见……”她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哀和一点怨,这一句话,在唐菀的耳边不断回响着,也许所有喧嚣都已寂静,这一句,她听得依旧清晰无比。

唐菀,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她转过身,轻声说道。名为思念的藤蔓爬满了她的心房,她却只能僵硬着身体说着“好久不见”。

她的目光胶着在尹月的身上,依旧是俏丽的短发,还有一簇挑染成妖娆桃红的发丝,增添了一份不羁和洒脱。白衬衫加短裤,她还是一如既往喜欢这样的装扮啊……当初在乐队里她担任的是鼓手,谁会想到她是那个会在台上优雅地演奏小提琴的女生呢?

褪去年少的青涩,她越发成熟了,满是张扬的自信与骄傲,耀眼夺目。

“聊一聊吧……”尹月的微笑有些无力,纵使眉眼弯弯,却掩不住那一份流溢出的失落。

“嗯。”她点了点头,轻轻应和着。天知道她的心都被吊起来了了,甚至能感觉到心跳扑通扑通地跳着,手心粘稠的汗液已经有些干了。

两个人静静对望着,没有人敢先动一步。

终是尹月迈开了右脚转身,一刹那,唐菀甚至产生错觉,她看到尹月的眼角那一瞬间闪烁着什么,折射着太阳的光芒,刺目的白光。

她跟了上去,唐霄和丁语互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空旷的音乐社活动教室,影影绰绰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金色的暖光倾泻一地。尹月递了一杯水给她。

唐菀双手紧紧握着杯子,杯壁被她捂得发热,汗液又冒了出来,使得她的手滑了,不得不用手托住杯底。她有些不知所措,她能感觉到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声带紧张地绷紧,甚至连脚都有些发颤……

感觉到她的紧张,丁语一只手放上她的肩头,试图安慰她。

“静下心来,你应该和尹月好好聊一聊的,不要再逃避了。”说这话时,丁语的语气是不容拒绝的。

她点了点头。

“菀菀……为什么躲着我呢?”尹月的黯淡的目光,唐菀并没有看见。

“……你明白的。”尹云是你的妹妹……纵使她再做错了什么,她至少是你的妹妹。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两年来明明都在一个学校为什么你从来不曾见过我一面!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还在顾忌那件事……”尹月突然提高了声音,激动地站了起来。

唐菀捏着杯子,指节隐隐泛白突出,肩膀轻颤着,嗓音略带哭腔:“尹云……是你的妹妹。”

“这不是理由!你知道她不是我的亲妹妹,从始至终她只是暂时寄养在我们家而已,从来没有名正言顺的户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