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那个谁谁谁

乐读窝 > 武侠小说 > 那个谁谁谁

第25章

书籍名:《那个谁谁谁》    作者:楚奈


尹月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吼着。

“可是……至少你,在乎她,不是吗?”就算她不是你的亲生妹妹,但是,你还是在乎她的不是吗?

“菀菀……”尹月有些无力,“论血缘,论关系,难道不是你比她更加亲近我吗?而且……我们都知道这件事错不在你,我们不能昧着良心将所有的包袱都放在你的肩上。”

“你应该知道,如果她没有死,她的行为也已经构成蓄意谋杀罪了,依旧没有好下场。无论是唐家、裘家、陆家还是丁语,都不会放过她的,你认为她还能继续活下去吗?”尹月逼着她直视她的眼睛。

两年的折磨已经够了,她不能再放任她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了。

“你不会不明白的,所以,根本不是这个理由。”

唐菀顿了顿,嘴巴微微张了张,开始诉说:“你在乎尹云……我怕你会和我说离开,我已经失去太多了,我不想再失去你……所以宁愿维持着这一点点牵绊,也不想面对你——可能的决裂。”

乐队解散,她的梦想没有了;裘夜和她彼此潜意识地疏离;尹云给她留下的包袱……她太累了,她已经无法再承受什么了,所以选择逃避,选择自欺欺人,选择不知道,麻痹自己。

“傻菀菀,我怎么会和你决裂呢?整天就喜欢胡思乱想……”尹月的手拨开她的刘海,温柔地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

“那你……原谅我了吗?”唐菀有些不可置信地问着。

“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你又何必主动承担那么多呢……果然是傻菀菀。”她捏了捏她的脸蛋。

唐菀忽的笑了起来,发红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以后可不准这样胡思乱想了,知道吗?我没再身边,你这傻丫头还不知道干出什么事来呢……”尹月拍了拍她的脑袋。

唐菀傻笑着直点头。

尹月,谢谢你。

“呐……现在心结没有了吧……以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要想什么有的没有的,裘夜那边要抓紧点!”丁语绽开一个魅惑的笑容,将唐菀揽进怀里。

“姐姐……我饿了……”唐霄拉扯着她的衣角,看着她。

@奇@“知道了……我去帮你们买点东西吃,乖乖和两个姐姐呆在这里,不准乱走哦!”仔细叮嘱了一遍,唐菀才放心离开。

@书@“裘夜那边怎么样了?”尹月抓住了重点,这两年,裘夜也是严重受害者啊!

“陆尤让她去裘氏实习。听说有一次遇到了裘夜,似乎有旧情复燃的趋势。”当然下半句话,是丁语趴在尹月耳边说的。

一听完,尹月就笑开了花,这是好事情啊!当年因为尹云的关系,两人没走到一起还真是可惜,不过陆尤也不错。两人有个共同点,都是祸水一个……整天桃花朵朵开,受伤害的却都是菀菀,欺负菀菀神马的!最讨厌了  =皿=

“什么时候给我自己说说?”

“当然,我多收集点材料,下次有空我约你出来,好好和你聊聊!”

“没问题,没想到裘夜这小子动作比我还快!”

“你别拿自己和他比啊……要比,他要和陆尤比!”

“陆尤和菀菀的名字是挺配的……不过我觉得裘夜也很不错。”

“你也这样觉得!?0  0我也是……很难选诶!两个都很好!”

“喂!你们两个!当事人还在这里!而且……不许提那些野男人!”唐霄突然窜到两人面前,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

太不爽了!怎么可以觉得那两个男人好!那两个男人哪里好了?一个个都是大色狼!只知道整天对姐姐动手动脚的……哼……

“唐霄……裘夜和陆尤不是野男人……”尹月对唐霄这个弟弟很无奈,两年不见,怎么这个小弟弟的脾气见长了?

“你别管他,他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个姐控,除了他之外的男人对菀菀有不轨的思想,就是野男人,那两只饿狼,当然也不例外了。”丁语和她解释着。

“少年……你几岁了……”尹月闷闷地问着。

“十五。”唐霄没好气地说着。

“啧啧……原来叛逆期的少年独占欲也很厉害嘛……”尹月轻挑着眉。

唐霄脸红着扭过头去。

“呐……丁语,唐菀的弟弟还真可爱。”

“喂……你不能欺负他,唐菀很疼他的,那家伙其实和弟控也差不了多少……”丁语叹了一口气。

“恩啊……不欺负就不欺负,不过……这么可爱……”尹月的爪子捏了捏他的脸颊,又揉揉他的头发,好不欢乐。

“说起来……你还记得你以前和我提到过的叶可心吗?”

“嗯……她看陆尤的眼神很不对劲,我警告过她。”尹月的眼神突的变得严肃。

“可是她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呢……还和路霏联手了,刚才还找菀菀聊天,想要套关于尹云的事情。”丁语轻笑着。

“小背景的女人而已,居然这么有胆量。”

“嫉妒是很可怕的,以前是尹云,现在是叶可心……或许还有路霏的份。啧啧……都是蓝颜祸水,受伤的却都是菀菀。”自从尹云的事情发生之后,她对于出现在唐菀身边的女生都极其小心,就怕出现第二个尹云,路霏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她的层次只限于挑衅而已,不过她藏的倒是满深的嘛……居然都开始招兵买马了。

“没办法啊……咱们家菀菀天生好命。是有人闲着没事干罢了……”尹月的唇瓣的嘲讽和冷漠先是地清清楚楚,可见她对菀菀的维护。

“尹月……你说要不要通知裘夜,他现在还不知道呢……”丁语朝她眨了眨眼,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r  />

“你的意思是,我们以后可能会用到他?”尹月问道。

“是的。”丁语点了点头,裘夜其实不错嘛……不过两人进度有点缓慢,她不介意给他们升温。

凤凰的诞生

校庆结束的时候,是尹月送她的回去的。当时陆尤开门看见她时,表情有够惊吓的。

“你……你……你是……尹月?”

“别告诉我才两年你就不记得我了。”尹月好整以暇地说着,唐菀捂着嘴偷笑,谁叫陆尤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似的。

“好了,我今天就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她对着唐菀微微一笑,转身洒脱地离开。

尹月走后,陆尤急忙把唐菀拉进房里,准备关门。显然他忘记了还有一个唐霄在外面,门被死死拉住,他这才发现黑着一张脸的唐霄,立马噤声,打开门,让他进来。

唐霄重重哼了一声,不过今天他没有缠着唐菀,很知趣地回房间去了,他知道陆尤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姐姐。

“你和尹月……和好了?”

“嗯,今天我们已经聊过了。”

“完全打开心结了?”陆尤仍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虽然一时半会儿还放不下,但没有那么在意了。”唐菀舒心一笑。

“那就好……我一直很担心你……”他贴着她的脸,轻轻蹭着,直到她的脸颊上出现淡淡红晕。

“那裘夜那里呢?上一次,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陆尤有些不满地说道。

“我正在试着接受他。”

这句话听到陆尤耳里,就变成了“我正在试着接受他和他交往”。

他的心里有一团火在烧,霸道地将她圈禁在自己怀里。

他的嘴唇似是无意地轻轻擦过她的唇角,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留下一抹水痕。唐菀忽然感觉到一阵燥热,他的双手环在腰上,将她紧紧禁锢在怀里,她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几下。

气氛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暧昧的气息渐渐发酵。

陆尤的呼吸变得急促,环在她腰上的手更紧了些,但又在压抑着什么。他的唇从她的脸颊上缓缓下移,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痒痒的,甚至使得她的身体有些发软。

脖颈上传来轻微的痛感,他在轻轻啃咬着她的肌肤,她的胸口不断起伏着,呼吸也有些不顺畅了。

“菀菀……”沙哑低沉的嗓音轻轻唤着她。

“陆尤……放……开……我……快点……放开……”她的气息不稳,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撩人。

她开始用力推着他,阻止他的靠近。

陆尤像是被唐菀扯疼了一般,终于清醒过来,离开了她诱人的脖颈。

“抱歉……”他太心急了,裘夜一直是他最强劲的敌人,当年菀菀因为他而冷落了自己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

但他和菀菀之间的矛盾又不能不解决,解决了又像给自己找麻烦,裘夜的心眼可不比他少。

该死的……他不禁握紧了拳头。

“陆尤……”唐菀看着他欲言又止。

“我最近,总觉得你怪怪的……”她皱了皱眉说着,以前他喜欢亲亲抱抱,她也觉得没什么,最近她总是有些不适应,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这不是你要思考的,早点休息吧……”陆尤揉揉她的头发,柔声道。

他可不希望她那么早醒悟,自己的福利还没争取完呢……多吃些豆腐总是好的。

“嗯。”唐菀乖顺地应下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呐……今天晚上,她可是有件大事要办呢=w=

唐菀回到了北月城,拿出了凤凰蛋和秘籍,按照秘籍上的说法,她先拿出月见草液,把凤凰蛋泡在里面一个小时,再签订了一份契约。一个小时之后,凤凰蛋上面出现了一丝裂缝,接着又出现了许多裂缝,蛋壳被粉碎成一片一片溶解在月见草液一面。